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雷铜是没有那个头脑,他自然想不到,6逊能成功,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反正他就是知道,就因为己方的伯言先生厉害,要不然的话,能这样儿吗?反正雷铜没有更多的想法,他就知道带兵打仗,然后己方胜了,占便宜了,那就是出主意的人厉害。可不是吗,至少他也承认,自己是想不出来这个主意啊,要只有6逊,伯言先生那样儿的读书人,才能想出来阴别人。

    雷铜自认为自己这样儿的武将,说实话,没有几个有那么多弯弯道的,只有像郭嘉那样儿的,读书人,才有那么多弯弯道,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他知道,不管是郭嘉、贾诩,还是6逊,哪个没有主意?所以他也清楚,也许他们都没有什么武艺,这个不假,可说实话,随便一个,都顶得上千军万马了,不可小看,因为小看他们的,都早已经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雷铜带兵京兆了,当然,他肯定不是往西走,那之前他在兖州军大军后面烧粮,兖州军就是往西走,他要是再往西走,那不是要被兖州军大军给阻拦住吗。所以他自然是往东跑,

    然后最后再想办法往西南走就可以了,至于说兖州军阻截他们,这事儿不可能。曹操程昱荀攸他们都是深通兵法的人,都清楚,这敌军将领带兵跑了之后,己方不说已经追不到,以后也找不到了。毕竟如今在这儿通往京兆的路,可不止是那么一条两条,可以说好几条路,你不可能把大军都安排成伏兵去伏击那几千人。本来己方就没有多少粮草,这如今又被对方

    给烧了一部分,所以确实。真是耽误不起了。因此,不管是曹操,还是荀攸和程昱,都不会在哪条路去伏兵等着雷铜他们。因为他们等不起。要是雷铜他们十几日都不出来,甚至不走那儿的话,己方可损失不起。要是就几日的时日,那倒是没错,可要不是这样儿呢?对于兖州军来说。他们如今最大的目的,就是直接兵进京兆,慢慢逼近长安,而不是在这儿耗着。

    因此,6逊早就猜到了曹操他们的心理,也在信里告知雷铜,到底要如何行事,才能安全到京兆。 而雷铜确实也是那么做的,曹操兖州军确实没有阻截他们,所以只要不倒霉碰到

    。那么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还在江陵的马,得知了弘农已经失守的消息后,他便在江陵州牧府,提笔写了封亲笔书信,差信使,送往司隶兖州军处。对于这个事儿,他也没对郭嘉还有众将说什么,如今己方追击刘备重要,当然马没指望着能追上他。就凭刘备逃跑那个本事,能追上他的人。估计还是不存在的。所以马没急着追击汉军,只是让大军

    在江陵这儿休息,这才是他觉得最为重要的。而刘备带着人马逃跑了,甚至把霍峻的尸都给带走了。要不然,马觉得不可能在江陵找不到其人的尸。可见刘备为了收买人心,这连霍峻的尸都给带走了。是,也可能给埋起来了,不过如此的话,那到底他给霍峻安葬在什么地方。反正马是不知道了。要不然的话,自己也可以去祭奠一下。虽说彼此为敌对,

    都是你死我活的,但是说实话,却不妨碍马对霍峻祭奠一下。他对于自己做得事儿,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还是那话,如果再来一次的话,他依旧会让史阿去刺杀霍峻,因为霍峻不死,己方这江陵就破不了,那么破不了江陵,己方损失,伤亡的士卒就只能越来越多,所以

    一个霍峻身死,换来了那么多,他当然是不后悔这个,觉得这个事儿,做得还是很对的。本来这敌对就是你死我活,所以马确实,不觉得有什么。不过霍峻不算是死在了战场,这个倒是有点儿不太好。毕竟那府邸中,肯定不是武将的归宿,这个马觉得还是不好。至于说其他方面,就因为其人身死,己方才破了江陵,马自然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还是很对的。

    马这时候在江陵也没什么事儿,主要还是休整大军,等过两日,再追击刘备。 当然他肯定不是要追上刘备,而是继续进兵,如此而已。不过自己要进兵,还得先拔除刘备在南郡的其他势力,虽说不大,可终究还是有点儿,所以这个是势在必行。而马如今忧虑的是襄阳,这个地方不是刘备的,却是曹操兖州军的,自己如今在江陵,那么襄阳到底要不要这个时候

    拿下来,这个确实是有待研究。毕竟要想拿下襄阳,怎么也不是一日两日就能成的,马不怕别的,就怕因为一个襄阳,耽误了自己去南阳的时间,这个如果给刘备喘息时间过多,

    那么对己方,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马如今虽说并不是很着急想着去追刘备,可肯定也不能太慢了,毕竟兵贵神,这己方肯定不能慢腾腾的,那样儿的话,对己方有什么好处。所以这个度,马知道,肯定要拿捏准才行。但是放着襄阳,自己要什么都不做,他肯定也是不甘心,所以因为一个襄阳,他是叫来了郭嘉,毕竟郭嘉能给他断,马决断不了的事儿,

    郭嘉肯定是能给出一个好主意来,也是如今最为适合的。也是最合适的。让士卒去叫郭嘉来,没一会儿,郭嘉就过来了,毕竟他住的地方。其实也就在州牧府中,所以自然是没一会儿就到了。进屋先给马施礼,马点头,让他坐下后,便开口问道:“奉孝当知。我找你来的意思!”马其实有八成的把握,郭嘉他肯定知道自己找他来的目的。说实话,这个时

    候自己叫他来,肯定不是为了刘备的事儿,所以如今在南郡,除了刘备之外,还能有什么事儿了,那就只有襄阳,没有其他!所以郭嘉确实是知道,因此。他闻言笑了笑,“主公所

    虑,无非襄阳耳!”说完,两人是相视一笑,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此时马则是笑道,“那么依奉孝之意呢?”对于郭嘉知道自己的想法,马认为这个才是正常的。如果说他不知道,那才不正常。毕竟郭嘉号称是三国中的鬼才,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这点儿事儿他再看不出来。那可真是,有愧于这个名号了。郭嘉其人,被成为鬼才,可以说确实是实至名归。

    绝对没说的。因此,这点儿事儿,他自然是清楚,也知道要如何去对自己主公说。所以,就听郭嘉说道:“主公,嘉以为。这襄阳,我军却是非取不可!”马一听,便问道:“那么奉孝觉得,因何如此?”对马来说,襄阳并不是己方非要如今这个时候取得的地方,但是听郭嘉这个意思,襄阳怎么还成为己方不得不攻取的地方了?显然这个其中有自己所不太了

    解的,或者是自己给忽略的地方啊。所以马自然是希望郭嘉能给出一个己方非取不可的理由,不过看其人既然能如此说,那么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此时郭嘉则是站了起来,来到了屋中悬挂着的荆州和其周边的一些郡县的大地图前,对着马说道:“主公请看,襄

    阳所在!”说着,便指向了地图上的襄阳,而马这么一看,说实话,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一样儿的地方。虽说马曾经也和自己老师阎忠学了不少东西,但是说实话,他和这郭嘉这样儿的专业人士相比,还是有着差距的。如果要是阎忠这么个兵事大家在这儿的话,一定会给马一个爆头,这学生教的实在是,以前小时候还挺好,可这如今越长大,这越不行了。

    马疑惑地看着郭嘉,这个时候他们都是站在地图的前面,而郭嘉一看自己主公这样儿,他也纳闷呢,心说自己主公真就不知道?还是明知道不过却是装不知道呢?当然他最后觉得,还是前者的可能性更大,哪怕自己主公是西凉名士所教导出来的弟子,但是说实话,虽说阎忠本事不错,自己主公也可以,但是在有些地方上,可未必就能一下就知道。所以郭嘉

    还是不得不开口了,“主公,这个襄阳,我军是势在必得,不为其他,就因为这个地方所处的位置!”显然,郭嘉抛开了其他的东西,直接就说了,襄阳这个地方的位置,就是己方

    势在必得之地,没有其他更多的话了。结果马听郭嘉这么一说,他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他也清楚了,可不是吗,这个襄阳还真是,是己方不可不取的这么一地,就因为这个地方所处在的位置。襄阳处在南郡和南阳相交的地方,襄阳以北就是南阳,南面就是南郡。而西边则是汉中的地界,所以这么一个地方,是凉州军这个时候,不得不拿下的一个。如果说之前

    马看地图,根本也没太注意这些东西的话,那么经过郭嘉这么一提醒,他是不得不想到,襄阳这个位置,可不是己方必须要取的地方吗。如果让这个地方落到兖州军手里,这么一直都是他们的地盘,那确实是对己方没有好处。如果说己方如今去追击刘备,那么从南郡北上进南阳,那确实不止经过襄阳这么一条路,这个没错。可是走襄阳却是最通畅最近的路,这

    个也是没错。那么如今襄阳还在兖州军手里,显然,郭嘉那意思,还是掌控在自己手里为好。此时郭嘉一笑,“主公也不想当初汉中之事,再重演一遍吧?”郭嘉所说的,当然就是

    当初曹操兵进汉中的情况,如果不是当时汉中还有那么没多人马,还有张既他们那些人,尤其是王平这个对汉中熟透这么一个将领,那么在汉中的战事上,己方还真是要吃亏不小。

    马已经是坚定了要取襄阳,至于说刘备的事儿,那有只能是推后了。如今荆州的情况,这武陵和零陵还有江夏,这三个郡是己方的,然后桂阳一直都是江东军的地盘,如今长沙也丢了,被兖州军和江东军所占,最后的南郡和南阳,南郡是如今己方所攻略的地方,那么江陵一占,之后再把襄阳占据之后,那么基本上南郡也没什么地方了。以前马不是没有这个

    想法,实在不是那么特别强烈,可如今郭嘉这么一说,确实是坚定了他要取襄阳的信念。如果说之前,他这个想法是一闪而过,还有犹豫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他确实是没有半点儿犹豫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