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让自己加入他们?这,自己没听错吧?本来是自己来劝说他们退兵的,可怎么如今这倒是成了他们来劝自己入伙了?韩约心中纳闷着,不过他却丝毫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来,依旧是不动声色。不过他仔细地思考着,突然觉得北宫伯玉的这句话好像让自己看到了另一条道路,最后和自己的理想也许是殊途同归。

    “首领说笑了,怎能想到让约加入你们呢?这……哈哈”韩约淡淡地笑着说道,然后又摇了摇头。

    北宫伯玉一听韩约这话可急了,不急不行啊,“文约先生,在下这可不是说笑啊,而是真心诚意地想请先生加入我们啊!!这,天地可鉴,日月也可鉴啊!”

    “那首领为何会有如此想法,想要让约和你们一起?”

    韩约此时确实有此疑问,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北宫伯玉就看上自己了,看如今这个情况,自己要是不答应入伙,这位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所以此事要是处理不好,那就麻烦了。这可是异族之人啊,虽然他北宫伯玉了解汉人,但估计也绝不是什么讲道理之辈,不得不防啊。

    “唉,不瞒先生说,至从在下与兄弟两人起兵以来,在下总是觉得军中好像是少了些什么。在下的兄弟他并无大志,而他自然也没什么感觉,可在下仔细一想,却明白了,在下的军中缺少了一位谋士,所以在下是一直都在寻找一位谋士,好能帮助在下!!”

    韩约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马上就舒展开来,心说,如今连这异族都知道用谋士了,这可绝不是什么好事儿,非是我大汉之福啊!不过好在异族中像北宫伯玉这样了解汉人的人,可以说是比凤毛麟角还要少,所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算是好的。

    “那么就因为如此,所以首领就找到了约吗?”韩约问道。

    “先生所言不错,就是这么回事儿。在下对汉人的一些情况自认为还算是比较清楚,但对凉州的谋士却谈不上如何了解,所以在经过在下的多番打听后,听说了汉阳的阎忠和榆中的先生还有边允,而听说先生好像就在此地,所以在下这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而在下此次攻城,不为别的,实为先生啊!!”

    北宫伯玉倒是挺会说话,你看我此次进攻允吾城,可不是为了别的什么,就只是为了你韩文约。当然了,这话确实是真的,北宫伯玉他就是为了韩约才来到此地的,要不以他们的速度,还得过几日才能来到这地方,这话倒是没什么错。

    韩约此时虽然是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是非常的高兴。毕竟让人重视的感觉很好,哪怕对方是自己看不起的异族,但这也是一种重视啊。你看,如今连异族都知道我韩文约的大名了,那么看来距离我名扬天下的日子也不会再远了,韩约心中想着。

    “那么首领既然说不是为了允吾城而来,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此时就可以退兵了?”

    “先生,在下早已有言在先,只要先生肯加入我们,那么在下就马上退兵,绝不食言!”

    北宫伯玉倒是知道去交换条件,不过韩约可能让他一下就如愿吗,这明显是不可能。

    本来北宫伯玉在最开始见到韩约的时候他就想直接劝说他加入他们,但又一想,这样好像不好,太唐突了,估计人家不能轻易接受。之后他又一想,既然韩约是来当说客的,那么正好就先看看其人的本事到底如何,然后再找个适当的时机说出此事,那样儿也许效果会更好。果然韩约不负所望,他的表现让北宫伯玉很满意很满意,而且在适当的时机,北宫伯玉提出了交换的条件,因为他觉得此时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可他却还是不了解韩约其人,要说韩约是最不喜别人和他谈条件的,所以说如果能避免这个,他自然是避免,尽量是不如此。

    韩约一笑,对北宫伯玉说道:“首领,如果首领真想让约加入的话,那就请把此事先放一下,咱们还是来说说允吾城之事吧!”

    韩约如此说的目的有这么几个,第一就是,他是不喜别人和他谈条件的人,他可以和别人讲条件,但别人不能和他谈。当然了,这个也不是绝对的,如果说势都在人家那儿,那么人家要和你讲条件,你就算是再不喜欢也得跟着人家走。第二就是,韩约此时其实已经有些心动了,他想自己如果真加入到了北宫伯玉的叛军之中,也许这就是那个另一条路。自己如今是没兵没势力,所以想成就一番大业,自然就要借力。而这些北宫伯玉都有,所以加入他们,可以说算是各取所需吧。但自己却不能如此轻易地就加入他们,因为毕竟自己是凉州名士,而且对于轻易就得到的东西,没人会去怎么珍惜的,所以韩约他自然不会让北宫伯玉轻易如愿的。第三就是,韩约是想让北宫伯玉看看自己的本事,而且尽量做到让他对自己是言听计从,那么以后对自己绝对是大有好处,对自己以后的打算也是有好处的。

    所以韩约才如此说,让北宫伯玉先把劝说自己的事放一放,先说别的,然后再说那个。

    北宫伯玉一听,他虽然是十二万分地不乐意,但却没什么办法,自己为了讨好韩约,这点儿牺牲根本就不算什么了。孰轻孰重,他北宫伯玉还是能分得清楚的。

    “好吧,此事就先依先生之言,咱们就先不说这个了。说点儿别的,先生请讲!!”

    此时的北宫伯玉倒是没什么感觉,但却不知,其实此时的主动权却是已经在韩约的手上了,而他北宫伯玉则是陷入了被动。当然如果此次韩约真是要做说客的话,那北宫伯玉却是落入了下风。不过好在韩约此时已经改变了自己当初的想法,当然该说的话他还是要说的,要不怎么能让北宫伯玉看到他韩文约的本事呢。

    “好,咱们接着说刚才的事儿,约乃是为了首领而来,而不是为了允吾城而来。之前也问过首领了,首领觉得自己比之大汉如何,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所以首领当退兵才是啊!”

    北宫伯玉此时是又一次地被韩约给带到沟里去了,他跟着韩约的脚步走进了沟里。他不知道韩约为什么这么说,所以又一次地问道:“先生此言何意?还请不吝赐教!”

    “约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还是之前所说的那句,如果约是首领的话,那么绝对会在此时退兵回西羌的!”

    北宫伯玉是一头雾水,怎么还是这句话啊,自己可是有着好几万人呢,就这么回去了,那还不得被人给笑话死啊。不行,这绝对是不行,这文约先生怎么会这么说呢。

    “先生,在下手中可是有着三万人,三万多人啊!而此时该着急的应该是他允吾城的陈懿,可咱们为何要撤退回西羌啊?”北宫伯玉此时倒是把韩约当成是自己人了,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韩约则是一笑,“首领啊,你要好好想想,如果你真要攻允吾的话,你几日能攻下来,如果你明日就能攻下来的话,那约绝不会如此说。可如果耽搁太久了的话,那可就夜长梦多了!”

    北宫伯玉此时是已经完全都随着韩约走了,他暂时都忘了自己攻允吾是为了眼前的这位。

    “先生的意思是说?”

    “首领以为五万大军能敌过凉州,乃是大汉的大军吗?”

    “这……”

    北宫伯玉一时语塞,是啊,自己觉得三万人好像是不少了。但人家如果凉州刺史的大军过来,自己还都不一定能打过人家呢,更何况人家后面还有大汉朝廷呢,可自己除了这几万人之外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韩约此时是笑看着北宫伯玉,心说,异族就是异族,自己就这么几句话就让他已经摸不到头脑了。此时看到北宫伯玉的样子,韩约心中感到好笑。

    突然北宫伯玉一拍自己的脑门,大叫道:“不对,不对啊,先生!”

    韩约眼眉一挑,“不知首领以为是如何的不对啊?”

    “先生,在下兵临允吾城下乃是为了先生耳,所以并不是非要攻允吾不可啊!哈哈哈!”

    北宫伯玉这回算是想明白了,不过他还觉得哪地方不对,不过却抓不住什么。

    韩约摇了摇头,“那么首领是同意退兵了?”

    “这……”

    北宫伯玉又没话说了,这好像还是不对啊。

    韩约乘胜追击,继续说道:“首领要退兵就回西羌吧,要不此时还有何处可去?”

    “这……”

    北宫伯玉此时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冷静冷静,自己以前没考虑过那么多的事儿,但今日却不得不好好想想了,以前怎么自己就给忽略了呢。

    自己和李文侯两人带着一群人起兵反抗汉庭,李文侯他胸无大志,可自己和他却不一样,总想着能干一番大事出来。可自己也知道,就凭借自己两人,那是根本就不能成事的。所以这才想到了要去找谋士,而从如今来看,自己的想法是没有错的,因为自己和李文侯根本就不是人家大汉的对手。而等自己正视了自己后,就想明白了,自己就算能胜汉军一次,两次,但能永远地胜利吗,明显不可能。而且黄巾的势力那么大,最后还不是被灭了,那么自己也许最后还不如人家黄巾军呢,所以……。

    那么既然如此,此时就更加地凸显出谋士的重要性了。他北宫伯玉确信,只要自己有一个谋士,那么就绝不会如此。此时北宫伯玉看向韩约的目光中,是双目放着绿光,他咽了咽口水,然后站起身来,对韩约是一躬到地,诚恳地说道:“在下恳求先生助我啊!!”

    韩约是心中暗笑,自己的目的终于是达到了。北宫伯玉一见韩约没什么反应,他急忙再次说道,不过这次却是跪了下来:“还请先生助我!只要先生肯帮助在下,在下愿与先生共享天下!如先生不答应在下的话,在下就长跪不起!!”

    在北宫伯玉眼里,好像汉人就是这么做的,那自己如此做也不无不可,只要能得到韩文约的相助,那么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不过韩约心中却很是不屑,心说,就凭你个羌人北宫伯玉也敢妄言取天下,这真是笑话!韩约从来都是自视甚高,也根本就看不起北宫伯玉,说实话就连他自己都不敢说图谋天下,就别说是在他眼中都看不起的北宫伯玉了。

    不过此次也算是能看出来北宫伯玉的诚意来了,因为一般人去求名士出山,最后都是谋士为属,而请人的那个自然为主。但北宫伯玉却说与韩约共享天下,当然如果是一个汉人这么说的话,他说得基本就是假话,但北宫伯玉可没有汉人那么多的弯弯肠子,因为如果说韩约真能让他取天下的话,他也许倒是真能与韩约共享天下。当然了此时的北宫伯玉有这么个想法,是因为他此时的势力也不过就是个纸老虎,而真要遇到强敌,可就要完了,所以他是迫切地希望能得到韩约的相助。所以此时他是有这个心,但至于说以后会怎么样,那谁知道了。

    韩约看了北宫伯玉一会儿,然后他赶紧站起,上前扶起了他,颇有些为难地说道:“如此便依首领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