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荀攸和程昱看来,自己主公没有真和凉州军死战长安的意思。  因为谁不知道,长安对凉州军、对马的意义,到底在什么地方?这如今己方在司隶占据了一些地盘,凉州军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反应,不是他们没有人马,不是他们没有将领,而显然就是马不想如何如何。但是己方要真兵临长安城下了,那马要是再没点儿反应,那可能吗?所以两人都清楚,其

    实自己主公不想和凉州军真那么鱼死网破,真去死拼,显然,如今还不到那么做的时候。所以自己主公会做什么,两人虽说不能直接肯定,可确实,也有他们的猜测。说起来如今他们觉得,还在于马的意思。也就是说,马的态度,其实决定了很多东西。至于说自己主公,他的态度,好像也不难猜测。曹操说完后,众人便都告辞离开了,毕竟这时候都挺晚了,

    就算他们不想休息,可自己主公不行啊,他们这些当手下的,其实还是希望主公能好好休息。毕竟曹操的头风病,还是很严重的,当然不犯的时候,什么都好,可要是犯病了,那确

    实,连看着的人,都觉得自己主公遭了大罪了。所以要是休息不好,还真是,容易犯病,这个他们都懂。所以曹操这一干属下,说实话,没有什么事儿,是绝对不打扰自己主公的,都想自己主公能休息好。毕竟谁都知道,身体重要,所以能不打扰曹操,他们都不会打扰。而且基本上他们都清楚。自己主公的毛病也不少,比如说睡觉都比较警惕,这事儿他们也

    不是不清楚,所以尽量是让自己主公休息好。要不然的话,休息好都容易出问题,就别说是休息不好了,自己主公又不是没在休息中杀过下人,虽然嘴上说梦中喜欢杀人。可明眼人有几个相信这个的?怎么事儿都清楚,不过大家谁也不会说什么就是了。反正有些事儿就是,心照不宣了,对于众人来说,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自己主公杀谁,只要不是

    自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那么自然也没有人会去管什么,毕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而且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道理也没谁不懂。而对于兖州军众人来说,也是这样儿。

    那边儿杨任已经带着人马了长安,6逊虽说没带着人出来迎接,可也派了其他人,代表自己来了。毕竟杨任也不是什么有功的主将,所以确实,还不至于让6逊亲自来迎接他。毕竟是谁都清楚,6逊被自己主公亲自留在长安,显然。他就可以代表自己主公在长安的命令。

    因此,他要是亲自来迎,那岂不是代表了自己主公来。所以杨任没有能让自己主公亲自迎接的功劳,反而他还有错。所以6逊不可能出来。至于说他派其他人,那是代表了他自己,和马没有半点儿关系。毕竟如果他6逊亲自出来,那是他代表了马。可要是他不出来,让其他人出来,那那个人可以说。就是代表了他6逊6伯言,而不是自己主公。也不会有人

    会那么去想,来人代表了6逊,而6逊代表了自己主公,那么来人也是代表自己主公,那可纯扯。毕竟自己主公所委派的,就是6逊,只有他,才能在司隶代表自己主公,而没有第二个人。但是代表6逊就不一样儿了,他指派谁能代表自己,那就是谁了,所以杨任也都明白。6逊因为身份的原因,他不可能出来,不过却也算是给了自己面子,要不他可以一个人

    也不用叫出来,所以杨任也算是领他情,毕竟他确实,有自知之明,就说自己要是立大功了,那么他6逊作为自己主公的代表,怎么也得出来一次。可如今什么情况,杨任确实是没指望着谁能出来迎自己,不过6逊派人来了,代表了他自己,这个不得不让杨任有点儿感动。

    好歹其人是自己主公如今眼前的红人,哪怕杨任这样儿的元老,他也清楚,要不如此的话,主公为何让6逊当少主之师,这绝对是有目的的。看书   看一可以说杨任知道,己方比6逊强的,或者说和他一样儿的人才,可不是没有,就说奉孝先生、己方的文和先生,哪个也不比6逊差,但是自己主公如今对6逊的信任,这个是谁都看得出来,所以如此人物,杨任一看对方这么

    给自己面子,他也是领情,这个必然。杨任是直接就去了6逊的办公府邸,去见其人。毕竟不谈对方如何给他面子,就说6逊在长安,他是代表了自己主公,那么杨任到长安来,不管是因为什么,是为了什么,他就必须要先去见6逊,这是最为基本的。就像要是马在长

    安的话,杨任肯定要直接就见马,那是一样儿的。在府中见到了6逊,还没等杨任说话,6逊对杨任点了点头,“杨将军,请坐!”杨任是连忙谢过,毕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他虽说没有亲眼见过6逊当初如何破南蛮,如果用计,但是自然是听过不少,所以清楚,其人是有真本事的,要不然自己主公不会如此,长安的人也不会都那样儿,显然这个书生,不

    好惹啊。“多谢伯言先生!”说着,杨任便找地方坐了下来。他是真正服6逊,半点儿都不敢小看了面前不远处的这么一个书生。别看他年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可本事却绝对不是自己所能比的。杨任自然是不敢因为6逊看着就是个书生,他就小看了其人。那纯扯,反正小看6逊的,都吃亏了,这个倒是没错。坐下之后,6逊问了一下弘农的战事。毕竟谁也没有

    杨任这个当事人更加了解,而杨任呢,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对他来说,对6逊,自然自己得好好把战事说一下,哪怕自己在其中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可这个不是问题,

    毕竟自己是弘农太守。自己主公亲自任命的弘农主将,所以这就是自己的责任。如果主公在这儿,杨任肯定要第一时间去和自己主公禀报,而如今马不在,留6逊在长安,他作为代表马的,所以杨任自然是要把战事的情况,对6逊说。因此,哪怕6逊不问什么,他都得去说。所以更何况如今他还问了。杨任是给6逊讲了一下弘农的战事,哪怕他这在弘农战

    事中,还有错误,可没办法。该说的东西,肯定是要说,对于6逊,他也没有什么隐瞒。

    听了杨任说完弘农的战事之后,6逊是微微点头。虽然杨任在其中,也是最开始做得不太好。不过之后守城,倒是也可以。所以有什么处罚,那都是自己主公的事儿了。别看自己主公让自己留守在长安,管理司隶的事儿,但是6逊清楚,真正奖惩这些,还得是自己主公亲自去做,这个倒是没错,和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而杨任呢,显然,他也会把他自己的

    所作所为,都写信禀报给自己主公所知,最后自己主公如何处理,那是他的事儿了。自己如今能做的,就是收留杨任在长安,然后便是之后他和杨任简单说了几句,杨任便告辞

    离开,他也清楚,6逊还有其他的事儿,所以自己也不好多打扰。杨任被6逊送了出去后,6逊到屋中,看着悬挂着的司隶地图,他则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之后,6逊提笔写了封信,不过在信的末尾,他是加盖上了自己的官印,显然这不是一封简单的信,封好后,差专人,送了出去。看到信使离开之后,6逊是微眯双眼,心说,任凭你曹孟德,还有你手

    下谋士再有谋略,可未必就不会中招。显然,6逊信中是军令,当然也算是密令,就是对付曹操兖州军的,而如果兖州军真没有什么防备的话,他们可未必就不会中计,毕竟这事儿,谁能说得清,至少6逊还是有些信心的。而他这个时候写的信,下午就已经送到了当事人的手中。这信,正是他写给京兆主将雷铜的,京兆一直都是杜畿和雷铜在这儿,马也没让他

    们去做别的。毕竟这个地方这么重要,马认为派他们两个,其实也并不为过。而有了杜畿和雷铜两人,马觉得能相辅相成,基本上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而此时雷铜是接到了6

    逊的亲笔书信,还是加盖了其官印的信,这就说明问题了。而6逊在心中也没有忘了说,看过之后,让杜畿看一眼,之后他也没多写,但是雷铜明白,毕竟他要做得事儿,还得杜畿这个一把手支持。所以,雷铜拿着6逊的信,去找了杜畿,杜畿这么一看,他想了一会儿,然后对雷铜说道:“雷将军,既然伯言如此说,那么你便依此行事吧!”雷铜一听,显然杜畿

    是看好6逊所写的这个,他是支持的,所以连忙点头,“好,如此的话”杜畿闻言点头,然后雷铜就离开了,至于说杜畿,自然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他还得留守在京兆。当初马让杜畿和雷铜一起在京兆,显然是他有自己的考虑的。虽然杜畿算得上是文武全才的这么一个,可终究,他没有什么太高的武艺,所以能带兵不假,可更多的,还是在于文的方面。

    因此,有雷铜这么一个大将和他一起,马觉得确实是相得益彰,这么一来,确实是有文有武,自己也算是放心了,所以京兆是他们两人都在这儿,而6逊派人去实行他的计划,也

    是让雷铜去,这个自然也是有他的考虑的。可以说雷铜的一些事迹,他都是清楚,虽然这个人确实,没有什么谋略,不过武艺胆识,还算是可以的。6逊也知道雷铜的武艺不错,而且更是听过,其人当年一个人就敢闯凉州军大营,这个可不是武艺高的人,就一定敢如此的。

    所以如今的6逊,他所缺少的,并不是一个谋略如何如何的将领,而确实,就是一个能听自己的,而且还有胆识,武艺也可以,能带兵的大将。所以雷铜,确实是最为符合他的人选,并且京兆的地方,也便宜行事,怎么说它和弘农郡都是相邻的,所以自然是近水楼台了。

    雷铜带着三千人马离开了,杜畿倒是也没亲自给他送走。说实话,两人都这么熟了,他也不用整这些东西。如果说雷铜带兵来,那么他无论是成功与否,杜畿都会带着京兆的官员,一起出城迎接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