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任下了城头,他不可能一直都在城头。要???看书  他清楚,对自己来说,更多的精力,还是放在晚上更好。毕竟他有九成九的把握,兖州军今日不会再进攻了,就算是再攻,也只能是在晚上。

    而要说起来夜战,那不是自己给己方这儿贴金,实在是己方比兖州军更擅长这个,至少杨任虽说在汉中多年,没怎么参与过战事,可他也清楚己方的一些东西。毕竟他和张既、庞柔还有王伉他们混在一起的,三人可都是凉州军最为元老的人,所以他们三个知道的,杨任未必都清楚,可三人所了解的东西,有很多,杨任也都听他们说过。作为凉州军的元老人物,

    张既三人对马的忠诚不用怀疑,但是杨任吗,至少三人虽说也觉得其人还可以,但是未尝不是因为如今己方势大。哪怕势力可能确实,比曹操的兖州军要小上一点儿,可那也有有限的,真要比起硬实力来,己方只比兖州军要强,绝对不会比他们弱就是了。所以在三人看来,如今己方强势,所以像杨任这样儿的降将,就算不是能为主公拼命,可却也比较忠心。

    可一旦己方势弱了呢,当然他们并不希望这样儿,觉得这个几乎也不可能。可真要有这个时候,三人作为跟随马的元老,而且还是忠心,因此,不会背叛凉州军,背叛马。但是这个杨任,他们觉得就不一定了,所以三人在杨任面前,也是总提到己方在什么地方,又攻城拔寨了。  又对付兖州军胜利,对上江东军胜利,对上汉军,也一样儿胜了。很多东西都是

    基本的战报。但是除了这些,三人也给杨任讲一些其他的东西,反正无一不是己方如何强大,当然别的敌军也不弱。三人肯定不会说己方如何强,而去贬低其他的敌军。三人那经验多丰富。知道要想说己方好,那么就得先说敌军如何强,然后最后己方是胜利了,那么他们都不用多说,杨任自然清楚,那能胜过那么强的敌军,己方的实力 ,又该如何了。所以因

    为有三人在,因此,杨任可知道不少一般将领多不知道的东西。他倒是没在意三人经常给自己讲己方的事儿。说起来杨任还有这个爱好,喜欢听他们给自己讲这些东西。其实也没办

    法,实在是在汉中这么多年,他过得比较无聊。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事儿,小事儿有手底下的人去做,好歹杨任在汉中也是个不小的军官,所以也手底下也有不少人,因此,他也是觉得无聊。好在有张既他们给他讲汉中以外的事儿,这让当初都没出去过几次的杨任。是顿感不错,关键还是关于己方的事儿,这他更爱听。他倒是没觉得三人有什么其他的意思,他根

    本就没往其他方面想。说起来以杨任的忠诚来说。如果是在马没调动他的职位之前,他还在汉中的话,那么真要是出了什么大事儿,比如说凉州军真就势弱了,被兖州军他们打得节节败退,杨任要是被敌军俘虏或者如何的话。    他肯定不会慷慨赴死,绝对不会给马拼命。

    但是在他来到了弘农之后,这杨任可以说如今,他确实是能够给马给凉州军尽忠的这么个人。是啊,这马一个调动,杨任这边儿就已经是“士为知己者死”了,谁让他确实是抓到了杨任的软肋上,他最为关心最为关注,也最为在意的事儿,让马给他做好了。所以对于杨任来说,怎么报答自己主公,如果真要是让自己付出一条命来尽忠,这也不是不行。

    毕竟如今的杨任,不是在汉中那个时候的他了。就因为他认为自己受到了自己主公的重用,所以有了一些想法。如果说以前的杨任,确实是看到了凉州军的强大,所以在凉州军一直强悍的时候,他还不会背叛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此时此刻的他,是不管凉州军如何,除非真就对不起他杨任,要不然的话,不出什么意外,他是绝对不会背叛凉州军的。所以就算杨任

    失手被抓,或者如何,他是绝对不会投靠兖州军,最后如果对方不放过他的话,那他也只能是给马尽忠了。当然这个时候,杨任也没有多想这个,至少如今守城重要,至于说守不守得主,他虽说也没有什么信心,但是他却知道,自己得尽力才行。本来之前已经是有过过失了,这要是自己不能将功补过,别说自己主公不放过自己,都不用他,自己就不能让自己

    好了。    之前杨任都觉得挺对不住自己主公的,自己主公那么信任自己,可自己的作为,确实是不怎么样儿啊。那根本就不是自己怎么个老将应该去做出来的事儿,只是可惜啊

    一夜就这么过去了,虽说杨任没在城头一夜,可确实,基本上大部分的时间,他可都在城头上值守。不是凉州军就没有人了,但是在弘农这儿,就只有杨任这么一个,至于他手下是有,但是显然,杨任还是信不过他们。这万一要真是大意了的话,这可真是,好不了啊。

    兖州军巳时再一次进攻,杨任领兵抵挡。依旧是乐进带着人马,他看着城头的杨任,确实是心里深恨之。说起来昨日自己了大营之后,是被夏侯兄弟给嘲笑了一番。当然了,夏侯惇和夏侯渊其实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来问问乐进一些事儿罢了。但是乐进那个脾气性格,就认为夏侯兄弟是来嘲笑他的。毕竟之前自己在函谷关的时候。表现就不怎么样儿,是啊,

    结果最后己方是费了大劲儿,才算拿下函谷关。可这一次呢。对付个名不见经传的将领,自己这第一日的表现,他也不是很满意。结果夏侯惇和夏侯渊一过来,他就认为是来嘲笑他的。当然了,这夏侯兄弟两人也没有多想。   要不然知道乐进想法的话,他们两人也只能是摇

    头苦笑了。不过要是他们真知道的话,肯定就不会去问乐进什么,毕竟这曹系的将领和外姓的将领,虽然也有关系很不错的,那是有不少。可更多的是彼此的矛盾,还有争论什么的。

    当然更是少不了争功抢功这些事儿,所以虽然有关系不错的,可更多的则是关系不怎么样儿的,这个倒是没错。所以虽说他们两人和乐进不是什么仇人。也没有什么大过节,可也确实,他们的关系也说不上好就是了。可以说他们曹系的将领,那彼此的关系都不错,而他们外姓的那些人,关系基本上也都挺好,这个倒是没错。当然也有个别的是例外,这个必然。

    比如果夏侯兄弟和曹仁曹纯他们,关系不用多说,不过对于曹洪。虽然关系也可以,但是其人太过贪财爱占便宜,所以夏侯兄弟对曹洪肯定就不如对曹仁和曹纯。而关羽和徐晃关系是不错,但是他和许褚。关系就不行了。虽说关羽也觉得许褚的武艺不错,但是其人终究是有点儿傲气,而许褚则实在是认为关羽太能装,自己主公那么对他,可他是什么态度,他确

    实。要不是因为实在是奈何不了对方的话,许褚估计早就提大刀和关羽单挑去了。可他也

    清楚,一百合之内,自己和他,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只有之后再看了,到时候自己胜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许褚是这么考虑的,关羽是能和马战个平手的,而马据说和崔安是不相上下,那么自己实际要不如崔安,那么这么一算下来,自己对关羽的获胜几率,好像不大。

    不过许褚有绝招,就是没羽箭,说白了就是石头子,不过却是一种暗器。如果在步下的话,那确实,他是百百中,许褚是以这个而在游侠中鼎鼎大名。所以许褚认为,要是在步下的话,自己能胜关羽。可要是到了马上,那确实是不一定了,不出没羽箭的情况下,自己不一定能胜,可要是出了,自己用暗器取胜,那绝对不是自己的性格。毕竟在马上的时候,许褚

    基本上从来不用什么暗器,因为在武将单挑的时候,很忌讳这暗箭伤人。要不两人单挑呢,一方的人在背后放了冷箭,有几个人能躲开的。别说几十上百上千,就算是一箭,都不容易躲开,毕竟那个时候,你和人拼命呢,很难注意到其他远距离的响动,所以两人在马上单挑,

    没有人在背后放冷箭,这就是规矩。至于说出箭的人,都是有其目的的,比如说实在是没办法了,对方要伤了或者杀死己方的武将,那么这个时候就没有办法了,只能是出箭,不过往往这个时候,出箭的最后估计还得被骂上一句,暗箭伤人的小人!所以在战场上,很少有用暗器的,至于说祝融夫人那样儿的,她是异族的人,所以就随便了。但是真正在大汉的战

    场上,用暗器的,几乎是没有。而许褚想和关羽单挑的话,自己就要用了。至于说在步下的时候,那许褚认为是游侠的规矩,所以就不管是什么东西,都随便了,胜了就好。因此,许褚也是有顾虑,所以自然他也不会跟关羽单挑。不单单是胜不胜的问题,他何尝不清楚,那关羽关云长在自己主公心里的地位,确实是没几个能比得上的。可看其人那个态度,如果

    不是许褚他强忍着自己,如果不是他顾虑不少,忍着不让自己对关羽火儿的话,那么估计许褚真早就和关羽单挑了。毕竟这有矛盾,就在马上解决问题,许褚觉得这个还是不错的。

    所以这不管是曹系的也好,是外姓的也罢,其实本身他们自己人,也不是没有矛盾,有的还不小。但是总体上,兖州军虽说比凉州军矛盾大,但是有曹操在,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儿。他何尝不知道这些,不过就是不愿意多说而已。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左手右手都是人身上的重要部位,是缺少哪个都不行啊。因此,还是那话,小打小闹,他也就睁一只

    眼,闭一只眼了。在曹操看来,只要不过,不出格就好。如果真要是过了的话,他肯定要话,毕竟当主公的,肯定地尽量让手底下的人和睦相处,老百姓说“家和万事兴”,这在军中,其实也一个道理,如果手下人不和睦的话,曹操也不会认为这一个军有什么能力。

    此时的乐进已经带兵攻了上去,对他来说,这昨日让夏侯兄弟给嘲笑了一通,今日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小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