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什么人?来人止步!再上前一步就射箭了!”

    一听这位说话的音调就知道绝不是汉人,而此时有十几号人已经拉开了弓,都对着韩约,只要他再敢向前一步,那么毫无悬念,他就会成为一个大个儿的刺猬。

    韩约则是微微一笑,然后立即就停了下来,对着大营的守卫喊道:“请禀告你们的北宫头领,就说金城的韩文约前来拜见!”

    “什么?你再说一遍!!”

    大营的守卫喊道,因为毕竟他不是汉人,所以这位虽然能说出挺蹩脚的汉语来,但对听汉语还是有点儿困难的,这也没办法。

    韩约什么时候受过这待遇啊,不过他此时对此却也是毫无办法,心说和这帮不受教化的异族打交道就是费劲,没办法,只好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刚才说的话。

    “你等着,敢动一下,就射死你!”

    韩约听后,他心中是无奈地摇头啊。想自己也是凉州名士,可遇到这异族还真是很难沟通啊。

    然后大营的守卫对着旁边拉着弓的那些人说了几句不知什么话后,就转身进大营禀报去了。

    “报大帅,营外有一汉人自称是金城韩文约,前来拜见大帅!”

    大营守卫来到北宫伯玉的帐中禀报说道,这位自然不知道金城韩文约是何许人也了,不过心中却也一直都在嘀咕着,如果大帅不让那人入营的话,那自己回去就把那人先揍一顿解解气再说,他娘的害老子白跑了一趟。

    “什么?你再说一遍,到底是谁来了?”

    北宫伯玉此时把眼一瞪,大声说道。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汉人有一句话不是说吗,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想什么就来什么,自己还想找他韩文约呢,可没想到今日他自己倒是先送上门来了,这,果真是此人吗?

    大营守卫一见自家大帅的样儿,可给他吓得不轻,心中暗想,不会是那人是大帅的仇家吧,要不大帅怎么会这样呢。这位确实是没什么脑子,他也不好好想想,如果韩约真是北宫伯玉的仇家,可能自己傻乎乎地跑到他大营来吗,还指名道姓地说要见你们大帅,这是来自投罗网?那无异于是飞蛾扑火啊,傻子都不能那么干。

    虽然大营守卫心中感觉不好,但大帅问话却不能不说,而且还得如实地回答。别人,那些不太了解自家大帅的人当然不知道,但自己那可是跟随了大帅很多年了,自然比一般人要了解自家大帅的脾气秉性。如果自己敢说一句假话的话,那最后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位此时是汗都下来了,说话也有点儿结巴,“禀禀大大帅,营营外人自自自称……”

    北宫伯玉这个气啊,心说怎么到了关键时候你这么不争气呢,他用手使劲儿一拍桌案,大声说道:“你给我好好说,说不好就拖出去砍了!!”

    大营守卫被他这么一吓,终于是好了。这不好也不行啊,要不再像之前那样儿,那吃饭的家伙就要没了,“回禀大帅,营外之人自称是,金城韩文约!”

    “好!你先去下去领赏吧!”

    北宫伯玉大笑道,太好了,终于是要有自己的谋士了。

    “诺!谢大帅!谢大帅!”

    这个大营守卫到现在也没明白,坏事儿怎么突然就变成好事儿了,真是没想到啊。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却不妨碍他去领赏。太好了,自己不但没有事儿了,而且还得了大帅的赏赐,真是想不到啊。

    守卫下去领赏了,而北宫伯玉则好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他知道汉人是特别看重这些,尤其是像韩约这样的名士,所以自己第一次见人家,绝对不能失礼,必须得给人一个好印象才行。整理得差不多了,北宫伯玉就出了大帐前往大营门口去请韩约入营。不过他可没带李文侯,因为李文侯不适合这种场合,有他估计只能是坏事儿,所以北宫伯玉打算等把韩约招揽到帐下之后再给他们彼此介绍也不迟。

    到了大营门口后,北宫伯玉就看到了大营外有一文士打扮的人,此人就应该是金城韩约韩文约了。他是赶紧快走了十几步,来到了韩约的近前,对他一拱手,说道:“请问您就是金城的韩约,文约先生吗?”

    北宫伯玉在近处观察着韩约此人,他眼前就是一亮,这才是名士的风范啊,韩约的样子很符合他心目中谋士的形象。因为在他的心里,谋士就应该是韩约这样的造型,如此的一表人才,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有才华有本事的人。

    韩约淡淡地回道,“正是,莫非阁下便是羌胡族的首领北宫伯玉?”

    北宫伯玉是羌胡族的首领,也是叛贼的首领,而韩约自然是不能称呼他是叛贼的什么什么。叫将军也不行,毕竟他北宫伯玉是叛贼,你叫将军,虽然只是一个称呼,但会让人觉得你是不是承认了叛贼的地位。而且像韩约这样的文士,尤其是名士,几乎没人喜欢和异族之人打交道,更没几个能看得起异族的。在他们眼中,异族不过就是一群塞外蛮夷罢了,不懂礼数,不受教化,一天就知道喊打喊杀的,然后其他的基本什么都不懂。

    “正是在下,文约先生请入营!”

    毕竟是自己要招揽到帐下的人才,所以北宫伯玉此时可以说是把姿态放得很低,如果换成是其他人,他北宫伯玉绝不会如此对待。

    “北宫首领请!”

    虽然北宫伯玉是异族,但人家既然都如此有礼了,所以自己也不能失了礼数,韩约他自然也不会无礼。要不怎么显出大汉是泱泱大国,礼仪之邦来呢,而天朝的人自然不是你们这群蛮夷所能比的,这就是此时韩约心中所想。

    把韩约请到了大帐后,两人分宾主落座。可以说北宫伯玉对汉人的礼仪确实是很清楚,这点韩约对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北宫伯玉他不愧是很了解大汉的这么一个异族之人,直到现在对韩约也没什么失礼的地方。

    两人坐好后,北宫伯玉倒是先说话了,只见他一笑,然后对韩约说道:“文约先生莫不是来做说客的?”

    韩约闻言把眼眉轻轻一挑,这北宫伯玉倒是有两下啊,他都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这不简单了。不过一想,韩约也就释然了,毕竟北宫伯玉对汉人的了解可不是一般的异族所能比得上的,所以他知道自己的来意很正常。不过北宫伯玉的一句话,就让自己变成了比较被动的一方,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韩约对此也是一笑,点了点头,“不错,约此次前来首领的大营,就是来做说客的!”

    韩约对此却也不隐瞒,直接和北宫伯玉道明了来意。而北宫伯玉倒是觉得出乎他的意料,他可是没想到韩约居然会这么痛快地就承认了是来做说客的。这个不对啊,汉人不都是不喜欢承认自己想做什么的吗,这和自己了解的怎么又不一样呢。

    不过这个也只是在北宫伯玉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而已,此时他还得继续认真地和韩约说话,“文约先生,在下敬你是凉州名士,所以绝不会无礼。但假如今日来此地的是他人的话,那么,嘿嘿,我羌族勇士的刀可依旧锋利无比啊!!”

    这个是赤/裸/裸地威胁?其实还不能说是威胁,但却算是个下马威吧。因为别看北宫伯玉嘴上说绝不会无礼什么的,但韩约自然听得出来,北宫伯玉这其实是在侧面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当然他也有给自己一个面子的意思在里。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你不是当说客来得吗,那好,我让你知道知道,也就是你吧,我给你面子。但要是换做是别人的话,我早就把他拖出去给砍了。

    韩约自然是不会在乎这个,他此时听完北宫伯玉的话后是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想我韩文约此次前来当说客是不错,但我却是一心为了首领而来,不料首领却如此待我,可笑我倒是高看你北宫伯玉了!!”

    北宫伯玉一听这话他好像来了兴趣,说道:“先生此话何意?先生难道不是来当说客,劝我退兵的吗?”

    韩约摇了摇头,“非也,此次约前来首领大营,不是为了允吾城,乃是为了首领你啊!”

    北宫伯玉一听更有兴趣了,不是让我退兵的,是为了我,什么意思?

    “这,先生何意?请讲当面!”

    北宫伯玉此时倒是不像刚才那样了,这时候倒有了一点儿虚心求教的意思。

    韩约点点头,缓缓说道:“约敢问首领一句,首领觉得自己比之大汉如何?”

    要说北宫伯玉之前可从来没想过这个,可今日韩约这么一问,他则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和大汉比,开玩笑吗,自己还没自大到那种程度,根本就没法相比啊。

    韩约一笑,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来,“如果约是首领的话,此时就绝对会退兵不战,返还西羌!”

    北宫伯玉则话锋一转,对他说道:“先生让在下退兵也不无不可,而先生只需答应在下一件事即可,在下保证只要先生肯答应在下,在下立马下令退兵!”

    “哦?不知是何事?”

    韩约此时倒是挺好奇的,不知道是什么事能让北宫伯玉退兵不战。

    “那就是请先生,加入我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