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城头上看了几眼兖州军的大营布置之后,杨任嘱咐了士卒几句后,便下了城头。说实在的,他心里确实是不爽,但是如今事实已经造成,他也没有办法,所以杨任只能是想到,自己之后再向自己主公请罪了。说起来他确实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他也知道,作为一个多年经验的将领,是不应该犯这样儿错误的,可错了就已经挽回不了了,自己只能是请主公原

    谅,这是杨任觉得自己如今能做到的。当然了,他更是希望能守住弘农城,甚至就给兖州军逼退。可他也有自知之明,在函谷关,吴懿他们三个,不,是四个,四个人都没挡住兖州军大军,这在弘农,就自己一个,能挡住人家?不是杨任没有信心,实在是有些东西,差距在那儿摆着,要是自己觉得自己能,那就不是自信,而是自负了。可显然,杨任还不会那样

    儿。毕竟自负的人,多少都是很有本事的,但是杨任呢,他确实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多大的本事,所以自负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没有什么本事,还自负,那得成什么

    -----------------------------------------------------

    样儿了?知道今日兖州军远道而来,他们不可能发起进攻,但是杨任还是让士卒谨慎小心守城,一旦有什么动静,务必要尽早通知自己,自己也好过来,士卒自然之前都是点头应诺。

    对他们来说,虽然也不觉得兖州军今日会来攻城,但是太守,将军所说的话,他们却是不得不听,也不能不听。可以说士卒都清楚。这个将军本事也许不是那么大,可杨任对待士卒,那确实是非常不错,所以也算是受到不少士卒的爱戴。别看杨任能力有限。可他在其他的方面,也是有过人之处的。至少他就知道,你说自己本事不行,那么你不能让士卒服你,你怎

    么再带兵?所以杨任知道。自己得另辟蹊径才行,所以就有了杨任从来都是对待士卒就跟自己亲人似的,因此他也确实是收买了不少士卒的心。这个不得不说,这本事不大的人,自然也有自己的道,就像是杨任,如果说他能力有限,就不能带兵了,那肯定是不对的。而且尽管如此,可他依旧是能带兵作战。不少士卒还很爱戴他,所以这个就不得不说,是他本事。

    -----------------------------------------------------

    所以说为什么马超非要让杨任来弘农当太守,如果说杨任真就一点儿都胜任不了的话,他是不可能真就让其人来司隶的。说实话,马超让杨任当这个太守,一确实是为了表扬,为了赏赐他当初冒着大风险在汉中运粮的功绩,可以说没有杨任,己方想要在汉中赶走兖州军。确实是不容易。而且风风雨雨十几年,可以说杨任自从投靠自己以来上,他也确实,就算以

    前没功劳。可是也有苦劳,所以说也真是,马超知道,应该多表彰表彰。毕竟杨任不是一开始就跟着自己的那些老人,所以像张既、王伉、庞柔他们,马超只要多赏赐几番。给点儿钱粮布帛,赐下良田美宅,他们都没有什么意见,所以就算是让他们一直在汉中待着,可以说他们也不会说太多。但是像杨任这样儿的降将,马超知道,自己必须要谨慎对待,毕竟这

    样儿的人,己方可不止一两个啊,当初从张鲁那儿,从刘璋那儿投靠自己的人,那可多了去了。可眼看人家以前在刘璋的手下,多是跟着自己主公南征北战,然后又在其他的地方当郡守,又是当主将,都不是小官,并且深得马超的器重,所以像杨任这样儿的,在张鲁那儿

    -----------------------------------------------------

    投靠自己的几人,他们不可能一点儿想法都没有,所以马超提拔了杨任,又带着阎圃去了荆州,其实就是因为这个。当然了,要是杨任真一点儿本事都没有,他也不会让其人当弘农太守,对马超来说,他确实暂时没想太多。可要是真有敌军突破了函谷关,到了弘农的地界,那么宜阳守不住,最后到了弘农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他也没指望着杨任就怎么守住

    弘农,毕竟他可不是霍峻,他连吴懿几人,他都不如。马超把重点放到了长安,在那儿,才是真正阻击兖州军的地方。马超可以让雒阳,让函谷关,甚至是弘农,全部都丢了。对他来说,丢了这么几个地方,无非以后再夺取的时候费些劲,也就是这样儿。可他却绝对不会让长安也丢了,不说他家人都在长安,就说长安对于凉州军的意义,那确实是重大的。其他

    丢的那几个地方,根本就不能比。所以马超确实是不会在意弘农如何,但是杨任之前的大意,如果他知道了的话,他肯定也会处罚其人。毕竟这因为一己之私,就因私废公,这绝对

    -----------------------------------------------------

    不是一个真正的太守,一个真正主将应该去做的。第二日,曹操命己方攻城,当然还是试探,这次依旧是乐进一人带兵,至于说夏侯兄弟,他们就只在函谷关的时候出手,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准备上了。毕竟攻城的事儿,说起来还是以乐进为主的,两人无非就是看己方实在是没辙了,他们才自告奋勇上去。要不然的话,就像如今这样儿,一个杨任而已,他们是不

    会轻易出手的。除非是自己主公说话了,那么没有办法,但是显然,曹操没有那个意思。所以还是乐进一人上。至于说乐进的想法,他倒是没什么,之前函谷关的事儿,他也不是不了解。说起来人家夏侯兄弟可比自己厉害,说实话要不是自己主公让他们上,他也清楚,这两兄弟很难主动说要带兵攻城。可他们却是主动了一回,这个主要原因自然就是函谷关实在

    是攻取太困难了。要不是因为最后己方发现了另一条通往函谷关的,也就算是路吧,要是没这个,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攻取下函谷关来。乐进知道,自己主公虽说没多说太多,

    -----------------------------------------------------

    可那心里,绝对是着急,因为己方根本没有那么多时日来耽误,所以……对于乐进来说,他对这个没太多的想法。反正自己主公如何就如何。结果哪怕是自己再加上夏侯兄弟,可最后的结果,不用多说了。不过如今好了,如果真要让他有所选择的话,他还是希望自己一个人带兵,毕竟这么一来,也算是自己展示自己能力的时候,自己主公之前让夏侯兄弟和自己

    一起,不管是什么想法,反正在自己看来。多少还是有点儿不相信自己。这个不相信,不是那种不信任,而是自己主公不相信自己一个人能带兵破了函谷关。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事实确实如此。可最后就算是三个人了,不照样儿还是没能破得了函谷关吗?所以乐进也知道,函谷关实在不是你想破,多少人就一定能破得了的,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也不用那么费劲了。

    此时他带着人马奔向了弘农城。乐进的想法很简单,他就是要把之前丢人如今给找回来。毕竟之前在函谷关,乐进觉得那已经不是给自己丢人了,可以说己方的脸,自己主公的脸面,都丢尽了,这就是他的想法。所以这如今在弘农城,不仅仅是破城那么简单,自己还得给

    -----------------------------------------------------

    自己给己方给自己主公争脸,这便是如今乐进的想法,说实话兖州军的众将,很多人几乎都有着一个想法,就是自己能丢脸丢人,可己方不行,自己主公不行。所以不管是曹仁还是乐进,说起来他们要是认为自己给己方给自己主公丢人了,他们就必须要想办法找回场子。

    就像是曹仁,他虽说也不是不在乎自己的脸面,但是在孙策面前,他自然是清清楚楚,自己和人家身份地位都不对等啊,所以自己就算在他面前丢点儿人,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他要是觉得己方兖州军丢人了,孙策不给己方面子,不给自己主公面子,那么曹仁就不那样儿了。所谓是“君辱臣死”,这曹操的面子,他孙伯符都不给,那么在曹仁看来,这样儿的事儿自己要是再不说点儿什么,那还不让人当成软柿子了?早曹仁的想法中,你孙策可以认为我曹子孝是软柿子,但是不能把己方当傻子,不能把自己主公也当成软柿子吧。所以

    曹仁在孙策面前,很多时候他也是据理力争,他不是为他自己在那儿争取,而是为了整个

    -----------------------------------------------------

    兖州军,为了曹操,所以曹仁他是不得不那样儿。如果他曹仁就他老哥一个的话,他什么都不用去管,他也不可能去和孙策鲁肃他们说什么。可是他就只是一个人吗,当然不是,他带着还有近一万的兖州军人马,跟着好几个兖州军将领,他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他曹子孝,还有曹操,还有整个兖州军。所以曹仁觉得孙策是不给己方面子,结果后来孙策的意思,也

    算是给曹仁个歉意了,显然孙策不想让曹仁误会,那意思,我还是给你们面子的,不过因为事情紧急,所以就没多说。曹仁要的就是这个孙策的态度,两人心照不宣,不用多说了。

    此时乐进是对着己方士卒大喝,让全军冲锋。尽管就是一次试探进攻,但是兖州军士卒因为在函谷关的时候,他们是吃尽了苦头,这在函谷关虽然他们也算是发泄了一下,可显然,憋屈了那么多时日,不可能是一下就都发泄得了的。而且凉州军跑得还快,所以在函谷关,有人算是发泄得还行,可有人还是憋屈。所以曹操清楚,乐进也明白,这己方士卒还得继续

    -----------------------------------------------------

    用凉州军士卒来发泄一下他们心中的气。因为只有这样儿,他们才能有个更好的状态。本来以曹操那想法,久攻不下一个地方,等攻取下来之后,直接屠戮一空,让士卒烧杀抢夺,这些都做一番,如此下来,士卒也都好了。但是曹操因为有前科,可以说手下有几个确实是比较反对这样儿的,所以曹操为了让手下安心,他也就没多言。毕竟他手下人太多,哪怕就

    有几个比较反对这样儿,可仔细一看,却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曹操也不好说多了。并且如今的形势在那儿摆着呢,许都之内不太平,曹操心里清楚,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正顶着自己呢,自己不犯在他们手里,那么比什么都好,可要是出了什么污点的话,那么绝对要被那些人所攻讦。曹操自然不惧怕这个,毕竟和他们打交道都不是一日两日了,但是麻烦事儿,那自然还是越少越好了。

    最新最全的收费小说免费观看,请或者登录网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