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大半夜的,这么多人都在屋中,那可不是闲坐着,还不就是为了等马超说话吗。所以此时自己主公一开口,马上屋里就安静了下来,一双双眼睛,是齐刷刷盯着马超看。也就是马超当主公多少年了,要不然这么多三国的名将这么盯着自己看,他要是刚来的话,肯定会激动坏了,但如今就是波澜不惊的样儿,就曹操刘备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见过和交流过多少次

    了,所以根本就不至于再激动什么了。就以马超来说,在东汉末年,有些人,他绝对是必须要认识的,就算没有什么交情,哪怕是敌人,也没关xi ,只要有所交流,就算没白来一场。比如说曹操、再比如说刘备,他们都是,虽说马超也不喜欢刘备,但却改biàn 不了他觉得要认识其人的想法,所以从认识刘备那时候开始,马超就一直是顺其自然,哪怕两人也没有什么

    更多的交情,更没有什么交情,这个没错,但是马超不会可以躲着其人,所以刘备和马超说话,他也和对方说,哪怕那个时候刘备还什么都不是。至于说曹操,那就更不用说了,那——

    完全就是马超刻意结交过的人,当初还算是利用了其人一下,曹操确实,他帮助了马超不少,这些他都记得很清楚。对马超来说,如果曹操落到自己手中。自己未必会杀其人,但是以其人的性格来说。他估计也不会落到自己手里吧。也是,毕竟曹操奸雄一世。他要是能被己方所俘,那也就不是那个奸雄曹孟德了。曹操有自己的骄傲,他宁可兵败自刎,也不会成

    为阶下囚的。至少此时此刻,马超知道,曹操就是这样儿的一个人,至少现在是,至于以后会改biàn 吗?他倒是认为不会,因为真要是有什么改biàn 的话。那么他也不是那个曹孟德了。

    马超此时对众人说道:“各位,今夜破敌,各位都当记上一功,到时回长安,论功行赏!”

    众人一听,心情都不错,然hou 齐声说道:“谢主公!”虽然有人已经是不那么在乎赏赐了,但是谁会嫌弃这个多呢,所以都挺高兴的。马超看着众人如此。他是微微点头,然hou 再次言道:“明晚设宴招待各位,各位别忘了再次来这儿!”“诺!谨遵主公之命!”众人再次齐声——

    最后马超直接就让众人回去休息了,至于说地方。那有的是,就是州牧府,那房间都多了去了。毕竟州牧说起来可是大汉的封疆大吏,那绝对不是个小官。还是那话。毕竟大汉才十三个州,就十三个州牧。所以州牧的府邸,还能小了吗?肯定是不小,装个三百人,不成问题。当然马超的骠骑将军府更要大一点儿,毕竟骠骑将军的官职要更大点儿,府邸自然不能

    小了,小看都让人看不起。当然也不能过大,虽说如今是乱世,但是太大的话,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就马超所知道的,不管是曹操的司徒府,还是孙策的将军府,其实也就和自己的府邸差不多吧。至于说刘备的府邸,没有太固定的,这个州牧府就算是他的府邸了。其实在长安和雒阳,都有大汉皇宫,但是说实话,不管是马超还是曹操,可都没去皇宫里面去住。

    这如今毕竟是大汉天xià ,都是共尊汉室,可没几个人像董卓那样儿,直接就住进皇宫里面,而且还飞扬跋扈的。不过也不能怪董卓如此作为,实在是董卓都那么大年纪了,他也知道自己没几年的寿命,所以人生一世,不好好享shou 一下,还真是对不起自己。说起来董卓年轻的——

    时候,他真不是这样儿,可年纪大了,没办法,就只能是如此了。但是不管是马超,还是曹操,虽说后者年纪更大,不过他们可都还有着壮志雄心,哪怕是孙策、刘备,也都一样儿,要不然的话,还何谈去争霸天xià 呢,所以虽说曹操和刘备算是年纪不小了,可他们的雄心壮志其实并没有磨灭多少,而相比之下,比他们两人都要年纪小的马超和孙策,那就更不用说

    了。也就是辽东的公孙度,没什么大志,就知道偏安一隅,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也没人搭理他,这便是如今的天xià 大势。其实一想也是,如果说曹操刘备他们都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话,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都跟着他们卖命。像曹操还好说,毕竟势力最dà ,而且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确实是有真正大权的权臣,也是诸侯中实力强劲的一位,那么

    投靠他,自然是不用多说。可刘备那样儿的,势力最小,实力也就是比公孙度能强点儿,可他却一样儿有那么多人效力,这个就不得说,不单单是其人的人格魅力,不单单是刘备他——

    姓刘,同样儿,还是为人其人有大志,手底下的人都清楚,自己主公虽说不会经常表露出来,可那意思,都明白。可以说刘备确实,他从小就胸怀大志,这个也确确实实没错。演义里都写过,“玄德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曰:‘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这便是当初刘备小时候的事迹。可见其人从小就有大志向,当然更准è 说来。他是有野心的一个人。

    而三国中人,曹操死了也没当过皇帝。就只有刘备和孙权,孙权没办法,这曹丕和刘备都称帝了,他要不称帝,那根本就满足不了手下。不过这刘备,绝对是野心大大的,曹操人家以前还是为大汉着想的人,可刘备,他从来都是想着自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他也从来都没有改biàn 过自己的想法。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给他效死命,也不得不说,和这个也有关xi 。

    毕竟跟着一个有志向的主公,肯定跟着一个没什么大志的人强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而且刘备还是汉室宗亲,那可是天子承认的皇叔,所以就看这一点,至少其他人是比不上的——

    众人起身告退,和自己主公告辞了。郭嘉最后一个离开的,马超和他多说了两句,最后他才走。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马超这才回去休息。他肯定不能在会客厅休息就是了,哪怕他这个时候是很累,就像好好睡上一觉。说起来之前有战事的时候。因为比较紧张,所以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可是如今呢,这一放松下来。他就感觉到身心疲惫,确实是累得不

    行了。说起来他也知道,自己也没出手对敌,就是统揽全局,可即便是这样儿,因为江陵城是久攻不下,所以确实是让他操碎了心啊,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他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儿。

    马超是好好休息了一下,毕竟有战事和没有战事,分明就是两种情况,所以他这次休息自然是不错。说起来他真得好好感谢一下史阿,要是没有人家的话,这如今马超觉都睡不好啊。

    毕竟再攻不下江陵,那么凉州军就只能撤兵了,毕竟没有战心的士卒,是不可能再行军作战的,那绝对不是马超想要的。所以一切是峰回路转,让他是经li 了一次非常喜悦的事情,霍峻身死,直接就让己方得到了破江陵城的机hui ,最后凉州军终于一鼓作气,拿下了江陵——

    所以就是马超也清楚,这史阿可真是帮了自己帮了己方的大忙了,但是显然,他也不想要自己给他什么,用他的话说,就是为了还人情。而要不是崔安的话,估计自己用什么条件,也请不来这样儿的高手为自己帮忙。毕竟史阿出手可不是钱能解决的,要不然的话,对马超来说,那就容易多了。你要不认识他,和他不熟,那么人家凭什么给你帮忙?就看钱吗,可

    显然,史阿可不是一个缺钱的人,这个就不用多想了。白天马超起来,士卒来报,说史阿已经离开了。马超也清楚,肯定他是一大早就走了,估计他也不想惊动自己,毕竟和自己不熟,但是估计崔安能知道,他应该代替自己送过了。至于说崔安为什么没叫自己,显然史阿不让,而且他也清楚,自己太累了,所以崔安也想让自己多休息会儿。走就走吧,马超也清

    楚,那样儿逍遥惯了的人,你是不可能给他留住的。至少马超清楚,自己是没办法,那么其他人,同样儿,也没办法。要不然的话,史阿能给自己效力,那可是再好不过了。不过显——

    然,这个想法行不通。不过如此也好,这他不给己方效力,那么同样儿,他也不会给其他的诸侯效力,如此,马超就放心多了。要不然的话,那可真是事儿。而且对待史阿,马超也不会下杀手,除非对方是超过自己的底线了,要不然的话,就凭其人帮了己方这么大一个忙,马超是绝对不会动他的。马超虽说没认为自己就是个好人,但是总体来说,就算是可以吧。

    所以对方不触及自己的底线,马超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史阿给如何了,而且还有崔安这么一层关xi 在,他是不得不多考 一下。而且说起来,如果真要灭了此人的话,如果不出个万全之策,那么马超是绝对不会动手的。并且他知道,史阿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老师王越,如果王越还在大汉的话,这个史阿无论如何都不能动的。不好好在马超没有这个心思,而且史

    阿也确实不会为其他诸侯效力,这是他最为放心的。其实就算是退一万步说,其人真为谁效力了,马超也不惧什么,反正从来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己方凉州军向lái 都是如——

    此,从来就没惧怕过谁。马超让士卒找来了崔安,崔安一进屋,就直接说道:“主公找俺是因为小史子离开的事儿吧?”马超一听,差点儿没喷了,这崔安都四十过了,可性格还是以前那样儿。认识郭嘉的时候,管郭嘉叫小郭子,之后郭嘉投靠了己方,他也不那么叫了。

    这史阿说起来也没比崔安小几岁,可崔安如今在背后是一口一个小史子,这要让史阿知道的啊,可真是,有意思了,估计他能拿剑直接就跟崔安对上。不过好在其人已经走了,马超自然不用为这个担心什么。不过此时他还是一笑,说道:“福达啊,你啊,这在人家背后这么叫,你当面怎么不说?”说完后,马超就那么笑着看着崔安,崔安也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了,

    说道:“主公别说出来了,这还不就是俺在步下可不一定打得过他啊!”实际就是打不过,可崔安嘴上就不承认他在步下不如史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