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胡轸还真没想自己要怎立功受赏,虽说他也希望如此,这倒不假,可他却更加清楚,这事儿基本上和自己是没有多大关xi 了。但自己一定要做好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东西,比如说之前的地道,胡轸可以说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而且对自己主公的安排,他也从来都是任劳任怨,这点,马超他自然也是看在眼里。所以哪怕其人本事不大,不过就是个三流将领,但是

    其人还算忠诚,而且做事儿的态度,马超很满意,所以这才让他到了江陵。要不然的话,自己手下将领那么多,可确实是不缺他这么一个。可以说想到江陵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抓一大把的,就看之前的甘宁、严颜他们就知道了。本来也没让他们来,可他们兵败之后,都跑这儿来了,名为来请罪,可实际上呢,不就是为了参战吗,也是为了立点儿功劳,就是

    这样儿。可马超也没什么办法,毕竟他们已经不带兵了,自从败了之后,就可以不受太多的官制,所以来江陵,马超自然不会因为这点儿事儿而去批评他们什么。他也明白,其他人——

    不想来吗?自然是想,但是为什么别人就没动呢,当然是各有各的原因,反正其他人不是守城,就是有其他的事儿要做,要不然的话,马超心里清楚,估计来江陵这儿的人,只能更多。可马超从来都没认为。这人多就能破城了,要真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带上十个将领,岂不是所向披靡了,不过显然,那不可能。将领确实是重要,可真正能不能胜利,不是看人

    多少。刘备在江陵城内的将领也不少,可他终究还是没守住江陵,这不就是眼前的事儿吗。

    马超此时已经招呼着郭嘉去了州牧府,至于说胡轸,虽然马超也让他去了,不过他还坚持在战场上,带着士卒打扫战场。这马超也没强求。反正他也清楚,胡轸是知道的,如今人不全,就自己和郭嘉两个人,显然自己只能是和郭嘉简单闲聊几句,而他胡轸不太想在这儿,所以自己也能理解。说起来他肯定和自己没有太多的话,马超都清楚。这个胡轸话并不多。

    但是做事倒是可以,算是一个实干的人。毕竟想想也是,本来本事不足,那么用什么来——

    弥补,那么也就只有勤奋了,所谓勤能补拙,这胡轸算是一个典型吧。哪怕他这些年没长进多少。可经验增加了,而且依旧是那么勤奋,这确实不得不说,其人也算有他自身的优点。

    马超和郭嘉来到了江陵的州牧府,府中是半个人都没有。看来这情况不太好啊。这两个下人都没有了,显然都被吓跑了。马超不由得一笑,对郭嘉说道:“奉孝,你说我军有那么可怕?还是说,我有那么可怕?”马超不得不这么想,实在是这太不给面子了,也不知道是刘备宣传说自己和己方的坏话,还是因为什么,不至于偌大个府邸,连个人都没有吧。而郭嘉

    此时一听,也是笑道:“主公,依嘉来看,这毕竟都是普通百姓,胆小怕事,也无可厚非!”

    马超闻言,也没多说,不过他心说,这不至于这样儿,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己方的失败,刘备的成功。显然马超不相信,他刘备不说自己和己方的坏话,至少他不可能说好话就是了。所以这些人都逃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他刘大耳朵要负主要的责任。不过这只是小事儿一桩,马超倒是没放在心上。反正他自认为对百姓还算不错,是得民——

    心的,这事儿不过一时而已,马超也不认为永yuǎn 都这样儿了。毕竟说起来凉州军在凉州、益州、司隶、并州,和冀州凉州军所占据的郡县,可以说还是很得民心的。这个不得不说,和马超所出的一些政策有关,至少在马超的治下,虽然依旧是乱世,但是相对来说,还算是可以,不是没有饿死的人,不过就是相对来说,是少了那么点儿。好歹马超有糜竺带着商队

    进出丝绸之路,虽说一趟下来,至少好几个月,但是收获确实是颇丰,这个半点儿都不假。马超凉州军控制着丝绸之路,和西域通商,可以说他挣得是盆满钵满,区区钱粮,自然是不在话下。而且糜竺确实是有经商的天fu,用马超的话来说,他就是个奸商,彻头彻尾的奸商。

    当然这话他没对别人说过,要不然的话,他虽说不怕糜竺,可他却怕糜贞,都三十的人了,可马超依旧是对付不了她。那脾气一上来,马超太清楚了,基本自己的性福生活暂shi 就没了。

    这如今常年在外征战,回家就那么几次,而且待得懂时日不长,所以他肯定得……——

    就因为马超有钱粮的支持,所以在他的治下,是偶尔就开仓放粮,可以说其他诸侯不是没有过,但是很少,不像马超这样儿,比他们多。是啊,这自己军队都不够吃,还能给老百姓?

    也只有马超这样儿的土豪,才能干出来这事儿,他很少去靠着什么世家大族,虽说也有合作不假,不过都是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双方才合作的。相比之下。他和豪强地主,还有富商巨贾的联系倒是不少。这些人都知道,凉州军对他们的态度,都不错,双方经常展开合作。

    所以马超凉州军和他们的关xi 倒是比和世家大族的关xi 要好多了,也近多了。毕竟真要说起来。马超他家,其实就是豪强,所以这他所代表的东西,肯定不是世家大族的利益。因此,马超的凉州军确实是很得这些人的欢迎,至于说那些个世家大族,他们毕竟是要和凉州军合作,所以表面上来看,彼此确实是相安无事。可不管是马超还是他们。其实都明白,这就是

    个表面儿的东西。马超清楚,如果说自己如今凉州军是得势,势力和实力,都是顶尖,所——

    以他们那些人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毕竟己方要是灭兖州军灭江东军,甚至是刘备的汉军。都不可能,要不就是费劲。可灭他们几个家族,那真是,实在是太简单啊,而且这事儿凉州军又不是没做过,所以在凉州军之下的那些个世家大族,他们确实是担心。至少在凉州军得势的时候,他们没有一个敢去对抗的,因为最后的结果,就是会步了某些个家族的后尘。

    当然如果要是己方失势的话,马超相信。第一个落井下石的,肯定就是这帮人,一点儿都不会错的。因为他们已经有把握对付己方了,那么他们自然就不会怕什么,所以他们要是能联合兖州军、江东军这些对付己方,在己方失势的时候,他们肯定会这么去做的。马超心里清楚那些个世家大族的嘴脸,他们为了自己家族,是不会和如日中天的己方对着干,可一旦

    情况有变,那么第一个就是他们挑事儿,绝对是会露出真面目来的,因为没有什么比他们自己家族的利益更为重要的了。所以他们不管是要联合己方,还是要对方己方,无非都是为了他们自己家族,为了他们自己家族着想。而此时,马超和郭嘉已经进了州牧府的会客厅中,——

    两人先聊着,等马岱他们回来。就在两人闲聊着的时候,马岱是第一个回来了,显然看着其人两人空空的,就是没什么收获。至于说甲胄上本来有血渍,而且他还拿着环首刀,不过因为进屋要见自己主公,所以都让他给处理好了,马岱这速度倒是挺快的。至少如今这汉军和荆州军都让己方给赶跑了,这自己可以说暂shi 就算是没什么大事儿了,所以他自然放松。

    而他也确实是乐得轻松,之前的战事紧张,实在是让他有点吃不消,如果自己不是个带兵攻城的主将的话,自己主公要不是自己兄长的话,自己可真是,早就撂挑子不干了,这他娘的谁爱攻城谁攻城,虽说自己不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可实在是,这每日一战,自己都要吐了,可就是他娘的攻不下一个江陵啊。对此,马岱确实是够无奈的,不过还好,还算好,那

    就是因为霍峻身死,这如今江陵也破了,自己可算是能好好休息,也能睡个安稳觉了。之前总合ji 着攻城的事儿,自己哪有睡好觉。所以马岱如今的希望就是能好好休息一下,就好——

    进屋见到自己自己主公和郭嘉后,马岱是赶紧施礼,“主公,先生!”马超看到马岱,他就是一笑,“来,来,伯瞻,快坐!刚说到你呢,看来你虽说是第一个回来的,可是……哈哈”

    什么话都不用多说了,反正是一切尽在不言中吧,马超也不想打击马岱,实在是马岱这些时日,他确实是累了,身心疲惫的,马超都知道。而其他还知道,这己方南征北战那么多年了,可以说马岱这一次是有史以来最累的一回。不过如今好了,终于是可以放松了,真的。

    马岱一见自己主公和先生如此样子,他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地一笑,“哎,这他,这刘玄德他们是真能跑啊,主公,先生,您看我这愣是没追上一个啊!”显然马岱那意思,他是没追上哪个将领。不过一想也是,那些人跑得都挺快的,毕竟那些个可每一个善茬啊。太史慈不用说了,跟随刘备多年,实在是跟着他,不可能没经验。然hou 文丑是冀州军的元老人物,

    不用多说,就算是周仓和裴元绍,黄巾出身,显然跑得要是不快的话,还能活到现在?至——

    于其他人,也各有各的特点,对此马超还是知道些的。此时马岱坐了下来,然hou 屋中人从之前的两人闲聊,变成了如今的三人行。结果刚说一会儿,第二个甘宁也回来了,随后就是严颜……最后是崔安,陆陆续续都回来了,就算是带着士卒打扫战场的胡轸,这个时候也进了屋。马超也简单问了一下,结果不是没人追上,实在是就算是追了上去,可不是人家对shou

    啊。所以他们也只能是杀了一些落后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了,没办法,形势所迫,就只能如此。

    此时看到所有人都到齐了,马超便微微一笑,“好了各位,安静一下,咱们谈谈今夜的战事!”众人一看,自己主公要说话,自然是都闭上了嘴,顿时屋中不像刚才那样儿了,如今是鸦雀无声,之前是之前,不过一看自己主公说话,他们自然都是期待自己主公说两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