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真正能认识你眼睛眼神的人,那绝对是对你非常了解对你印象非常深刻的人,不信就试试。对此,史阿是很清楚,所以他有不怕什么,就算是失败,其实不管成功失败,只要凉州军众将,他们不说什么,那么就绝对没有人知道是自己做的。至于说凉州军的士卒,对不起,他们确实是半点儿都不知道,就知道跟福达将军回来了个人,不过那人看着也没什么,是语

    不惊人,貌不出众的,可以说史阿那样儿的人,如果是不认识他的,那么真就是看了一眼估计就忘了。当然你哪怕不认识其人,可真正见过了其人的武艺之后,估计可能要终生难忘。

    史阿就是这么个人,而他也不怕什么,至少他知道马超肯定不会多言,那么他属下,他也一样儿会约束,所以不管最后的成败,自己今夜潜行进江陵的事儿,他们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至于说凉州军士卒,他也觉得没什么。也许有人听说过自己,可所有人看到自己,估计都是相见不相识,所以自己还能有什么顾虑呢?因此,他都考虑很清楚了,自己这算是万无一

    失。当然这个不是说行动上万无一失,史阿也没觉得这事儿自己就有十成的把握,说实话,肯定没有。但是不管怎么说,自己有信心,如今更是进了江陵,此时他已经潜行下了城头。说起来可费了不少劲,确实,这城头不单单有值守的士卒,还有来回巡视的,而怎么避开他们。这却是不容易的事儿了。或者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因为只有他们不发觉,史阿才能

    真正进到江陵城。结果果然。也算他运气不错,虽说有值守的士卒不假,可却没有注意到他这个地方,让他上了城下,然后一下就滚到了一处非常阴暗的地方。哪怕就是阳光。都有照不到的地方,更何况这城头的火把了。然后这个时候也没有士卒到这儿巡视,所以自然是没有人发现城头多了一个人,还不是己方的。这其实也不得不说,汉军和荆州军的士卒,在

    霍峻暂时没在城头的时候,他们还是松懈了。也是赶巧了,史阿到城头的时候,霍峻暂时下城头休息一下,结果士卒就有点儿懈怠了。当然就算他们不松懈。也未必能发现得了他。

    毕竟史阿要是那么轻易就被人给发现的话,那他也当不得马超还有崔安他们如此重视看重。别看之前他没来的时候,马超确实是有这个想法,有那个想法的。但是当他看到了史阿其人后,又和他简单接触了一下,马超也不得不说,这事儿还真得他去做。而史阿呢,他也其实也没谦虚,当然马超不认为其人是自大狂,史阿说得清楚。说这个事儿自己要是完成不

    了的话,基本上其他人也很难完成了。而马超听后,他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所以他也不得不重视其人。而且机会就只有一次,这个连崔安都明白。所以史阿就这么来了,他是带着凉州军全体将领,也包括马超的希望,来到了江陵,行刺霍峻。只要其人身死。那么江陵还有什么破不了的?凉州军的谁不知道,连个普通士卒都明白,如今摆在己方面前最

    大的阻碍,也是最难的地方,不是江陵城城高水深,不是他们城内人马众人,也不是他们有汉军和荆州军在城头玩命儿。实则就是因为江陵城有个霍峻,这人太厉害了。所以他要是不在了,可以说江陵城最大的优势,就没有了,如此的话,凉州军为何破不了城池?在马超

    看来,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己方还破不了江陵,那自己带着所有人的将领,包括己方的士卒,都回家种田去吧,解甲归田,这还争霸什么天下啊?江陵是天下坚城不假,这个只要是了解的人,都承认。但是说实话,江陵它肯定不是天底下最为坚固的那一个城,至少排在它前面的还有好几个。不过如今己方在这儿,差点儿折戟了,这就不得不说,不是因为这个城

    池如何,而是因为守城的将领。要是把江陵换成其他的地方,长安雒阳,那么估计己方都可能比这还要狼狈,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就算以前霍峻在其他的地方,自己也不是没见过其人如何,不过那些地方终究不是江陵,也没有这么多人马,因此,没有挡住兖州军没挡住己方。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霍峻的本事,这是兖州军江东军还有己方公认的,

    当然刘备汉军就更不用说了,都是这样儿。而此时的史阿已经下了城头,刚才他稍微那么注意了一下,霍峻应该不在城头。为什么他这么肯定,那自然是有他的想法,有自己的判断。

    根据马超他们提供的情报来看,霍峻不在城头,基本上就在那么几个地方,所以史阿已经有想法了。最大的可能,其人如今在休息,毕竟这个时辰,他已经在城头待了那么久,别说是他,就算是铁打铜铸的,也不可能坚持到如今,所以史阿可以确定,这个时辰对方还在休息。当然他霍峻绝对不可能休息的时辰太长,半个时辰多说了,因此,史阿知道,自己要赶

    紧找到他休息的地方,然后争取一击得手。对于真正的刺客来说,自然就是一击。不管结果如何,是立即远遁,这才是真正的刺客。那一招之后,看对方没死。然后继续补刀的,说实话,史阿认为那不算什么真正的刺客。刺客刺客,不管对方如何防备,你永远都是处在暗中的那一个。那才叫刺客。而且只有你活着,你才有机会,可是你为了解决对方,让自己陷

    入险境,这在史阿看来,不应该是刺客所为。说起来真正的刺客,他认为都应该是一击就远遁,至于说对方没死,没达成你目的,那么以后还会有机会。只要你活着,不过就是机会

    大小的问题罢了。要真说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那其实还是太绝对。不过史阿也清楚,这就像如今自己似的,如果说真是刺杀霍峻失败了,那么确实,几乎就是再也没有机会了。是,你可以再派人进江陵,可到时候能不能进来,是个问题。而就算有人进来了。可最后能不能杀了霍峻,这又是个问题。如果说这个时候,霍峻,汉军他们没有什么防备的话。那么等刺

    杀他一次过后。史阿也不认为他们还没有防备,那不开玩笑吗,所以到时候。机会渺茫,所以这有和没有,其实也真是没什么太大区别。而此时史阿已经下了城头,这他头上已经见了汗了。这不可能不这样儿,他从凉州军大营出来,就一直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城头守卒给发现了。自己被发现是小,关键是办成不了受人之托的事儿,这才让史阿觉得更为郁闷。

    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如今他们也没有发现自己,所以史阿下了城头,是赶紧贴着边儿走,尽量不把自己暴露在有光的地方,他所走的地方,都是黑暗之中。当然了,他这也不能说是走,而是一种比较省力的行走方式,就像是小跑,不过还不都一样儿,比走路要快,比狂奔

    要慢很多,而且声音特别小,不注意不仔细听,是听不到的。没一会儿,史阿就已经来到了霍峻休息的地方,毕竟他是江陵的守将,所以休息的地方,肯定距离城门不远就是了。如此一来,也可以在敌军来夜袭的时候,你要是没在这儿,自然是可以第一时间到达城头。

    史阿此时已经来到了此处,说这儿是一处府邸,其实也算是。可绝对不是什么大府邸,真要算起来的话,其实这儿充其量不过就是一处小府邸,不过哪怕如此,也足够让人休息的了。

    而且门口还有个守卫,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这地方还有人?而史阿先是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石子,个头虽说不大,可是分量却绝对不轻,他一抬手,便把石子从墙外给扔到了院中。石子翻滚的动静惊到门口的守卫,不过他到院中一看,什么也没发现,也就摇头又回门口了。

    史阿在此时则是翻墙而入,落地几乎是没有声音。等落到了小院中后,他平心静气。之前之所以扔石子,可不是为了吸引守卫,而是史阿想看看院中有没有狗。毕竟要是院中有狗的

    话,自己这么一进去,那妥了,狗一叫,自己不等着被人家发现吗。至于说石子有没有用,这个不用怀疑什么。这门口的守卫都给惊动了,要是院中有狗的话,肯定是比人强啊。人听不到的动静,狗都能听到,所以更何况是声音不小呢。不过即便如此,屋中的人,基本上是听不到什么就是了,所以不得不承认,史阿所掌握的这个度,确实是不错,绝对是行家里手。

    此时他已经来到了院中,看到屋也没有亮光,心说这个霍峻应该在里,不过不知道到底在做什么,但是看如此这样儿,应该是休息了吧。如此的话,这正好自己下手此时他已经拿出了自己的剑,不过这次史阿所拿的,可不是他的长剑,而是一柄短剑,不熟悉的人,还以为是柄匕首,不过这个要比匕首长,就是比剑短很多而已。要说也不是没短剑,鱼肠剑算是

    短剑了,你非要说是那个是匕首,那就算了。史阿已经拿出了自己的短剑,但是显然他还没准备一下就冲进去,给霍峻了结。他这个人,做事儿算得上是小心谨慎,所以绝对在刺杀

    别人的时候,他可走不出来直接冲进去,然后给对方一下就走人这样儿的事儿。至少他得保证这个事儿能成功,如此才能给马超崔安他们交差。所以此时他是悄悄来到可门口,轻轻打开了门,然后一闪身,便进入了屋中。史阿动作是一气呵成,速度太快,虽说能看见他,可不注意的话,还真是不容易捕捉到他的影儿。他之前在门口是听到了轻微的鼾声,史阿认

    为是霍峻睡着了,其实也差不多是这样儿,但是与其说他睡着了,不如说如今的霍峻是半睡不睡的样儿。一个守城武将的警觉,让他感到好像有人开门进了屋,他也没怀疑什么,直接就说了句,“怎么,时辰到了?”说得不是那么太清楚,可史阿听了之后,是给他吓了一跳还好他这承受能力比较高,要不然的话,肯定要吓出毛病来。怎么他也没想到,霍峻这个时候居然开口说话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