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别说是自己主公了,在众人看来,就是自己这些个,那心情也是非常不错了。可不是吗,平日里拼死拼活都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早点儿攻破函谷关吗,这如今终于是实现了多日以来的愿望,因此,这他们的心情,那确实是不错。于是就这样儿,众将跟着自己主公,一起向函谷关的府邸行去。当然就是曹操在前,然hou 众将谋士分别在两侧,如众星拱月

    般,都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可不是吗,这在如今的乱世,只有胜利者强者才有发言权,失败的弱者,是不会有什么权益就是了。兖州军这边儿如此,当在府邸的彭羕听到士卒禀报说函谷关的关门被破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己方是大势已去了。彭羕可不认为己方的士卒能抵挡得住好几倍人马的进攻,关jiàn 是他们不是别人,是老对shou 兖州军。是,己方的战力比他

    们要强,可强点儿,有限,可不是无xiàn 的。而且架不住人家人多啊,所以不在战场上的彭羕,他反而想得最清楚,不过他虽说有心逃跑,可吴懿他们没动jg ,他可不好意思自己一个——

    人先跑。他倒是不怕别的,就凭自己和三人的关xi ,还有自己的年纪,就算是第一个跑,彭羕也知道吴懿他们不会说什么,但是真要是那样儿了的话,自己可真是没脸再见他们三个了。彭羕年纪不大,可作为一个文士,他依旧是好面子。话说有几个文人不在乎自己的脸面的呢,所以他也清楚,自己不可能第一个跑。知道士卒来报说己方已经撤退的时候,彭羕这

    个时候才跑,他是身无长物,直接戴了佩剑。上了战马,就离开了函谷关。他也没看到吴懿几人,毕竟这函谷关里面外面都挺乱,彭羕自然也顾及不来这些了,反正是自己逃命要紧,要不然被兖州军抓到,可真是麻烦事儿。说起来虽说曹操兖州军势力最dà ,而且实力也不弱,可彭羕的经验。多年的判断告诉了,这天xià 还得是凉州军的。虽说曹操曹孟德奸雄也,可真

    和马超一对比,不说自己主公就一定比他强多少,至少在很多方面上,确实曹操他也比不上自己主公。因此,彭羕从跟着马超那一日开始,他就准备跟着凉州军走了。乱世之中,自——

    己自然有自己的选zé 。很多人也看好兖州军,不过自己更看好凉州军。至于说其他的什么刘备的汉军、孙策的江东军,那都不好使,和人家兖州军都比不了。此时彭羕早已出了函谷关西门,不过这中间也是费了不少劲,至少后面有兖州军的追赶。碰上一个骑马的,以为是大人物,所以彭羕遭老罪了,不过那些士卒头脑自然和他比不上,而且他还骑着马。所以没

    多久,就甩开了追击的兖州军士卒,而他虽说没看见吴懿他们,不过却也清楚,如今应该是火速赶往长安为上。估计吴懿他们也离开这儿,去长安了。至于说去弘农太守杨任,这事儿彭羕绝对吴懿他们做不出来。要是马汉一个人的话,他倒是有可能,不过他跟着吴懿和黄权,这两人是自己主公亲自任命驻守在函谷关的,和杨任说起来也没有太大的关xi ,而且他

    们和杨任也不是很熟,没太深的交往,因此,彭羕觉得他们会去长安,而不是去弘农城。也只有马汉那个身份,毕竟他是驻守在宜阳的主将,那地方归弘农管辖,他可能去那儿。不过因为吴懿黄权他们的关xi ,最后马汉就算是再想去弘农城,也只能跟着两人去长安了——

    而且彭羕也并不认为马汉就一定会那么想去弘农,毕竟他和杨任也不熟,反而是和黄权吴懿相熟,因此,这往哪儿走,其实很简单。所以彭羕自然是直接奔赴长安,弘农是一点儿都没有考 ,他就算不管吴懿他们,他也和杨任没什么交往,因此,他不可能去弘农城的。

    哪怕他和杨任都同属益州一系的人,但是说实话,就因为彼此没有什么关xi ,因此,确实,彭羕绝对不会去弘农城。而且说起来,不管是吴懿、黄权,还是马汉,他们哪个不是益州一系的人呢,但是同属益州一系的杨任,实在是彼此没有什么交往,因此……说实在的,吴懿黄权马汉彭羕,还有严颜雷铜李恢等等,他们这些人,是真正的益州一系的人马,而且彼此

    还比较熟。至于说杨任阎圃王平他们这些个,虽说也可以说是益州一系的人,可终究和严颜他们不同,他们其实才算是一起的。而陆逊呢,他更是外来的,不过也算是益州一系的人——

    彭羕奔向了长安,其实就和他所想一样儿,吴懿黄权还有马汉他们,确实也是带着残兵去了长安。马汉倒也不是没想过去弘农城,可是他看两人那意思,没有这个意向,所以他也没多说,只好是跟着两人行事。至少马汉虽说脑袋里没什么谋略,可他也不傻,至少跟着这二位走,就一定没错。至于说杨任那儿,别说他们了,就是自己是宜阳的主将,也没见过其人

    几次,不是其人不容易见,实在是自己和他没什么接触。自然就谈不上什么交情。是,自己兵败去了他那儿,怎么说都是同僚,他肯定不会多说什么,但是……反正对于马汉来说,既然吴懿和黄权都不准和杨任打什么交道。那么自己自然也就算了。并且马汉心里知道自己的情况,自己可是私自带兵去的函谷关,虽说也写信通知了自己主公,而且自己主公也没说,

    可马汉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弘农城的话,杨任会如何对待自己。毕竟作为弘农的太守,除了自己手中有自己主公的调令,要不然的话,没有太守的命令。自己是不可以私自动兵的。所——

    以自己最后还是先斩后奏,不过自己最后告知的是自己主公,和他弘农太守杨任没有什么关xi ,这个就不知道他会如何想法了。毕竟他杨任好歹是弘农太守,自己当初确实是忘了,应该和他说一声好了,自己先斩后奏,直接告诉了自己主公。和他杨任一个字没说,不管他杨任胸襟开阔也好。是狭隘也罢,自己本来和他就不熟,然hou 又整出来了这么个事儿,马汉

    倒是不怕什么,毕竟自己主公都没多说,只说等战事结束之后再说。但是这县官不如现管啊。他杨任作为弘农太守要是想处罚自己,自己这么个小城主将,根本就不够看的。自己官职比不上人家,也未必就比人家更受自己主公的看重,真要说起来杨任可比自己在凉州军的资历老。这个是没说的。所以马汉也知道,所谓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自己不如弘

    农,基本上就没有这样儿的事儿,去的话,估计真要出问题。他杨任可能是不会去说吴懿他们,但是自己呢,逃不了啊。因此,马汉最后确实是打定了主意,跟着吴懿他们去长安,如此的话,等自己主公回来,自己直接面对他,和他杨任没什么关xi 。难道说自己跑去长安,——

    他杨任还能跟着来?那怎么可能?所以马汉便跟着吴懿黄权带兵去了长安,这一路上,虽说没有经过弘农城,可吴懿他们几个带着残兵还是穿郡过县,经过了好几个地方。本来有地方的守将还准备留几人几日,至少尽尽地主之谊,不过看三人那样儿,都明白,这如今肯定不是招待他们的时候,所以不过就准备粮草,给了他们,要不然的话,估计要不够用了。毕

    竟虽说函谷关粮草充足,可临撤退的时候,吴懿他们也来不及让士卒带走,光顾着厮杀了,不过最后黄权一把火烧了函谷关的大仓,就跟着他去的士卒拿了些干粮,其他的士卒,真都没带着什么。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如今司隶大部分还是己方的地盘,因此,随便走个地方,都能被支援粮草去长安。而看到吴懿他们几个还有几千人马之后,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函谷

    关失守,兖州军进了函谷关了!这事儿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不过吴懿他们没守住,也没人敢说什么,哪怕并不是所有人都没意见,但是如今关丢都丢了,说其他的也没大用——

    吴懿他们几人终于是来到了长安,而长安的众人早就知道了函谷关的事儿,毕竟探马的速度可比他们快多了。怎么说吴懿他们就算不想经过县城,可没粮草他们也玩不转啊,所以肯定要经过,因此就耽误时日了。他们和严颜不一样儿,毕竟严颜不光是让士卒行进速度加快,而且也让士卒带了干粮撤退,并且他从雒阳到函谷关而已,并不是特别远,但是从函谷关到

    长安的话,那可真是远多了,是雒阳到函谷关路途的好几倍,所以严颜他带着几千人没什么事儿,可是吴懿他们不行啊。因此,这道儿也远,这动jg 也不小,当然了,因为都是凉州军的地盘,所以确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知道吴懿他们几个是尽力了,确实是这样儿。

    吴懿三人让士卒距离长安城五里外驻扎,这近了肯定不行,知道的是明白,你带着残兵退过来的,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反叛呢,所以这不肯距离太近安营,这五里已经就算是不远了。然hou 吴懿他们三个,加上几十士卒,来到了长安城门口,陆逊他们早已是等候多时了——

    以陆逊的身份和吴懿他们的身份来对比,吴懿三人也没立大功,当然不会当得陆逊如此举城来迎接。所以陆逊不可能那样儿,不过就是找几个没什么事儿的人,然hou 带着士卒在城门口这儿等着而已。毕竟吴懿三人,真还是有功的,如果说不是他们几个拼死守着函谷关的话,估计这个时候曹操早就已经带兖州军兵临长安城下了。可不是吗,这绝对不是什么不可能的

    事儿,如果说真没有他们几个的话,这不就是很可能发生的吗。而陆逊作为自己主公留守在长安,乃至于整个司隶的这么一个主将,他自然是统筹全局,所以吴懿带着败兵退回,他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其他,还是应该带着人来相迎的。要是出城几里路,那显然不可能,不过陆逊如此作派,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他这个样儿是做出来了,所有人也都看到了。

    众人见面,下了战马,吴懿他们也好,是陆逊众人也罢,都已经下来了。见面后,陆逊赶紧是请吴懿几人进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