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函谷关的关门打开,马汉心里咯噔一下,心说难道真是大势已去?虽说他早已预料到如此,可真正当此事来临的时候,他依旧是不想接受这个。而这时候吴懿和黄权也已经到了,不过却是来晚了!但是之前的吴懿和黄权肯定是不知道这个了,而等他们到了的时候,这么一看,才知道,这关门已经被人给破了。两人于是和兖州军还有己方士卒一样儿,都红了眼

    。吴懿此时什么都没想,不过就是大喝了一声:“弟兄们,顶住,顶住敌军进攻!!”不过虽然他的想法是好的,不过却没顶太大用,毕竟人家兖州军实在是太多了,陆续还在往函谷关内冲,越来越多,哪怕凉州军战力确实强,可这么多像疯了似的兖州军,确实不是他们所能抵挡得住的。此时吴懿一喊,也让人注意到了他,乐进不知道从哪儿抢过一匹马,直接举

    着兵器就像他杀来,而且乐进算是光明磊落,从来不偷袭别人,只听他大喝一声道:“吴懿,拿命来!”说起来他除了对于己方在函谷关这儿鏖战,他是心有怨念,还有就是他对吴

    -----------------------------------------------------

    懿,那确实是恨得牙都痒痒,就因为其人,所以才阻挡了己方这么多时日。而如今终于是不在关上了,在关下遇到了,那么自然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吧。反正对乐进来说,这是个好机会,大好机会。要说在关上的时候,他吴子远确实是躲得快,可这个时候,他未必吧!至少在乐进看来,也许其人不会再躲开了。所以是一带战马缰绳,直接就奔着吴懿来

    了,并且为了不让人说偷袭,他还大喊了一声。对于乐进来说。自然是要光明磊落,那偷袭不是真正的武将所为!虽然乐进从来就没有标榜自己是个什么真正的武者,但是说实话,其人绝对不是那种背后下黑手的那个就是了。所以就算是让乐进偷袭吴懿成功,他也不会认为自己如何。无非就是偷袭得手,那样儿的话,就算是胜了,也是胜之不武。因此,乐进在

    进攻吴懿的时候,直接是大喊了一声,那意思是让他注意了。吴懿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其实就算乐进没喊这么一嗓子,他也是看到了其人进攻。不过说起来乐进喊了这么一声后,

    -----------------------------------------------------

    哪怕吴懿是敌对。可他也知道,其人确实是有广阔的胸襟,是一个真正的武将,做事儿光明磊落,如果换成一个其他的将领的话,可不是所有人都会如此,不是吗?因此,吴懿是摆开兵器招架,哪怕他武艺也可以但是和乐进相比,还是稍微差着那么一点儿。所以吴懿心里也清楚。不可恋战,要不然的话,对自己没有好处。并且如今这个情况,己方要自己做主。

    所以……他是想摆脱乐进,不过乐进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手中大刀是粘上他了。吴懿这么一看,心说这武艺差着点儿,可实际上在战场上,这差距可大了。反正自己可不是人家的对手。而此时不过就只是一个乐进,要换成夏侯兄弟的话,自己不更完了?当然夏侯惇夏侯渊他们有自己的事儿,还顾不过来吴懿。再说了,吴懿这儿已经有那个乐进了,他们两人是绝

    对不会再插手的。而此时随着兖州军的人马进来的越来越多,这还有兖州军的将领,如今的凉州军已经是且战且退了,虽说自己将军还没让退却,可如今这个情况,你不往后,就是死,往后的话,还能好点儿。吴懿他们一看,心说,完,完了,这真是大势已去了!没人能

    -----------------------------------------------------

    力挽狂澜,本来人家战力也不弱,更何况人家人马还多,这绝对不是己方所能比的。所以此时看到这么个情况,吴懿黄权马汉他们也没什么意外,没什么失望,这本来就是人家更胜一筹啊。此时吴懿已经和乐进走了七八个回合,不过因为武艺的差距,虽说不是那么特别大,可明眼人却依旧能看出来,还是吴懿处在劣势处在下风。他也知道,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因

    此是虚晃一招,直接对着己方士卒大喝道:“全军撤退!”他是不得不如此,如果说黄权还有马汉他们,因为本来他们都不是函谷关的主将,而且吴懿还在,他们是不会下令说撤退的。

    只有吴懿这个主公亲自任命的函谷关主将,他才能说全军撤退。凉州军士卒听了吴懿所喊,真是比天籁还天籁,他们早就想退了,要不然也不可能且战且退,这往后使劲啊,这还看不出来吗?所以此时一说撤退,真是兵败如山倒,众士卒赶紧是往回跑,当然也有人往前冲的,不过那终究是少数而已。这边儿一看凉州军撤退,兖州军众将是赶紧带兵追赶,尤其是乐进

    -----------------------------------------------------

    ,本来他还吴懿单挑挺好的,结果让其给钻了空子,直接一带缰绳就跑了。这他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因此,直接就追上去了。乐进也清楚,这个时候趁着自己主公还没说穷寇莫追的时候,自己先追过去。别管最后能不能追上,反正自己这么去做了,那么就有机会。不这么去追下去的话,那是半点儿机会都没有。所以乐进是第一个,拨转码头,一待缰绳,就追

    过去的兖州军将领。当然,除了他还有别人,并不是只有乐进想要追上去,对凉州军有怨的。还有想立功的,那人确实是很多。而且不止是将领,还有士卒也真是不要命往前追了过去,不过最后到底能不能追到。追到能不能杀敌立功,这个确实是难说了。毕竟穷寇莫追,这不是没道理的,如果说凉州军逃跑的时候,他还未必想跟着你拼命的话。那你对他们紧追

    不放,穷追不舍,那最后他们不和你玩命儿才怪!毕竟凉州军虽说战力强,可终究也只是普通人,所以他们也怕死,因此,这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就更别提人这个复杂的动物了。

    -----------------------------------------------------

    而等曹操说穷寇莫追,让众人停止进兵的时候,已经追出去好几个将领。和不少士卒了。听到夏侯渊给自己禀报之后,曹操是在心里摇了摇头,心说己方这儿还得练啊。他当然不是说其他的,就是说己方在大胜了之后,未免有点儿得意,以致于忘形了。看着这追上去,好像是没什么,毕竟己方的将士对凉州军,那可确实是怨念极深,而且这真是想除他们而后快。

    可要是能把他们都给灭了,自己还能不那么做吗?可是实际情况,确实没有办法,己方做不到那个。这不是和凉州军的大决战。如果己方在这儿损失了更多的人马,那么之后呢,该当如何?难道还得从豫州、兖州调兵?这显然不是曹操想要的,人家孙伯符江东军那边儿,已经拿下一整个长沙郡了,虽说己方也算是拿下了整个河南尹。但是己方怎么破的雒阳,这

    自家人知道自己家的事儿,所以曹操心里清楚,这如果说想拿下整个司隶的话,就看如今这个速度,那肯定是不行。当然了,其他地方就没有函谷关了,不过有其他的坚城,这对己方自然也是其他的考验。所以在这个时候,曹操的想法,确实是能不损失就尽量不损失,能

    -----------------------------------------------------

    少损失少些伤亡,就尽量少点儿,这就是他所想的,要不之后怎么办?这己方也不可能就止步在函谷关了吧,那开玩笑。“主公对于乐进将军还有……如何?”这显然是程昱所问,毕竟不管是年纪,还是资历来说,程昱绝对是可以直接问曹操而不必去在意太多。毕竟程昱绝对是元老的人物,其人在曹操还是个县令的时候,就已经跟随曹操做事儿了,所以真是,

    其人的资历,不管是曹系的将领也好,是其他外系的将领也罢,真是没有几个能比得过其人的,而且程昱的本事也不小,所以曹操自然是非常器重其人。而算起来程昱追随曹操,也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确实,这么一看,这还不是元老,那什么是元老。曹操此时听了程昱的

    话后,他便是一笑,“仲德不必管了,随他们去吧!”曹操后面还有话他没说,那就是去追了,

    也没什么大用,不是自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实在是别看凉州军好像不怎么擅长逃跑,可那是因为你打不过人家,没给他们逼到那份儿上,所以人家总赢,那你怎么看人

    -----------------------------------------------------

    家逃跑?可曹操还不清楚吗,这和凉州军打了十几年的交道了,他可是清楚着呢,人家逃走的速度可不会慢,而且没人家熟悉这函谷关啊。别看己方能从一处偏僻的地方绕过去,对方不知道,可人家对此地的熟悉,却绝对不是己方所能比得过的。因此,曹操确实是不看好几人,他知道,等他们几个追不上之后,自然而然,就会带马返回了,所以他没什么多想。

    听了自己主公这么一说,程昱也就不多说了,其实他和曹操的想法又有什么大区别呢,只是他不得不这么问一句罢了。毕竟作为元老也是谋士,并且还是掌管着很多东西的程昱,是必须要问这么一句的。其他人,有种种原因,他们不会先开口,就算是想说,也一定是等程昱说完之后,他们才会说,哪怕是夏侯兄弟他们,也是如此。毕竟程昱不管是年纪上,还是

    资历上,亦或者是本事,其实都是受他们尊重的。确实如此,如果是普通老百姓的话,像程昱这样儿的年纪,基本上都不怎么出来了,就在家里养老,不过程昱这样儿的人,可能去

    -----------------------------------------------------

    养老吗?别说他还能做很多事儿,就算是他自己同意,可曹操却绝对不会同意的,还有兖州军众将士。而且有的事儿,那确实,谁去做,谁去完成,那都无所谓了,毕竟没了张屠户,没张三爷也还得吃带毛儿猪,可有的事儿呢,确实,反正在兖州军来说,那还就得程昱去做。

    就像在凉州军中,马超把一些事儿都交给了贾诩,这曹操交给了程昱,其实归根结底来说,都是一样儿的。别人呢,确实,不是马超、曹操不信任他们,实在是有些事儿,就是某几个人甚至就是某一个人,才能更好完成,其他人,确实是不合适啊。

    凉州军全部撤离,曹操看着遍地狼藉,他对着己方的将领谋士一摆手,笑道:“哈哈哈!各位辛苦了,咱们到府邸看看,顺便再说几句!”“诺!”都看得出来,自己主公那心情,确实是不错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