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就这样儿,兖州军他们这三十二人,就这么休息下来了,谁都没有意见。乐进是值守两个时辰,然hou 就换夏侯渊,至于说那四个,他们不用值守多久,毕竟那么多人呢,所以就值守半个时辰就可以了。这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说实话,这过得确实是挺快的,毕竟没有什么事儿,不用太过担心什么,这地方,显然不会有什么凉州军探马出没。退一万步说,

    就算有,可以兖州军探马的素质,绝对能尽早发现他们,然hou 再做打算,至少不会耽误大事儿就是了。还别说,这地方因为属于函谷关西边,所以真是没有凉州军的探马,只有凉州军的快马负责函谷关和长安传递消息,至于说探马,还真没有。毕竟吴懿他们可没认为这函谷关的西边都能出现兖州军,真要那样儿的话,他们不早破了函谷关?可以前是没有这事儿,

    却不代表这个时候也没有,所以凉州军终究是有些大意,疏于防范,所以函谷关被破,已经是注定的了。如果要是换成经验丰富的,比如说黄忠了,估计就能防范得住,但是吴懿他——

    们,确实还差了点儿。终于是一夜过去了,天亮了,可以说夏侯渊乐进还有兖州军探马他们可就等着这时候呢。毕竟夜里不方biàn 行事,可以说别人很难发现自己这些人,但是自己却也很难发现他们。而且夜路可不好走啊,并且还是众人不怎么熟悉的。可以说之前在那偏僻的地方。自己这些人都不怎么走夜路,因为本来就对地理不熟。所以胡乱行进的话,肯定要

    出问题。之前在兖州军大营,在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之内,夏侯渊他们也不是没听程昱他们问过侯六,他到底走了多少日才到这儿。最后侯六那意思,他至少走了八/九日吧,所以夏侯渊乐进认为他们用了四日左右走出了那地方,可以说就算是很快的了。当然,侯六肯定不能和己方的人相比。但是其人那样儿,虽说没有什么经验,可是貌似对这个路途,是比较

    怎么说呢,就是有那个天fu,至少按照路线图走的话,他不会迷路绕远什么的,所以其人能从函谷关之西,走那么个地方。到达己方这儿,所以这么一想,其人比己方多用那么几日——

    ,其实也并不算什么了。众人这个时候吃了点儿干粮后。夏侯渊命令道,“吃完咱们好上路,务必要小心谨慎。虽说如今可能凉州军探马不出,可未必就不会有其他意外!”“诺!”众人是齐声应诺。不过声音不大,毕竟这个地方可不是之前那个没路的地儿。所以没有一个敢大声,就怕给凉州军给引来。是,这和自己将军所说差不多,这个时候应该是没有凉州军

    探马,但是这事儿谁能肯定?而且他们清楚,这函谷关以西,如果没有什么大动jg ,显然不会有什么人从函谷关出来一探究jg 。但是万一他们听到了点儿什么风吹草动,这个时候他们要是派出探马了呢,这可就麻烦了。关jiàn 是自己这些人就算是被杀都无所谓,可凉州军看到自己这些人就会知道,这能从函谷关以东走其他的路,到达函谷关以西,这虽然也是绕远,

    可却是不会被凉州军发现,并且是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的路!因此,兖州军探马自然知道自己这些人身肩重责,可以说不被凉州军发现,就看自己这些人的动jg 了。当然了,基本上凉州军不会出来,只要不靠近函谷关太近就行。而夏侯渊他们显然想法简单,就是看到函谷——

    关的方向,哪怕就是个轮廓,就可以撤退了。于是众人在吃了干粮后,便在夏侯渊的带领下,奔向了函谷关的方向,估计走了不到一个时辰,众人终于是看到了函谷关的轮廓,众人心里是放心多了,凭借经验来判断,他们自然知道,这应该就是函谷关的西侧了,而不是其他的想法。前面的夏侯渊已经停了下来,乐进跟了上来,对他说道:“夏侯将军,看来路线

    图标注不错,咱们观察一下此地,便可回去了!”乐进心情还是不错的,可以说他为了破函谷关,这是已经豁出去了,这又算得了什么。至于说夏侯渊,心里自然也是高兴,如果不是因为所带来的都是探马,而且还没多少,他都有种带兵去进攻的冲动。这要是自己能用一点儿士卒就破了函谷关,那是多大的功劳啊。不过显然,这事儿不可能了,只能是做梦!

    此时夏侯渊点了点头,不过他却还是说道:“出来四个,去前面两里探探路,快去快回!”夏侯渊不敢让他们走远,只敢让他们去两里,不过如今距离函谷关的西门,显然也不是说特——

    别远,所以两里就算是挺远了。而马上就出来四人,应诺后,便离开了,不过他们可都没带着bg qi ,甚至他们如今所穿的都不是兖州军士卒的军服,没经验的人看了他们,那就认为他们是普通的老百姓了,不会有什么太多太大的想法。要不说这兖州军的探马厉害呢,确实,反正比其他军中的探马要厉害。四人离开。而夏侯渊他们便在原地等着了,当然。他们都是

    在隐蔽处,就算是有路过此地的。也不会轻易发现,或者说不往这儿来,是绝对发现不了什么的。要不说夏侯渊和乐进的经验丰富呢,这多年的军旅,确实是让他们都养成了谨小慎微的习惯,这可以说绝对是非常小心了。别说没有凉州军的探马从函谷关出来,就算是真有,也真是未必能发现他们。而且就算发现了,也未必就知道他们是兖州军的人马。所以……

    也是该曹操兖州军破关,这是天意。不过这吴懿他们几个守御多时的雄关可就要被破了,他们自然是不知道,也不知道等破关之后,他们心里会不会有什么后悔,会不会有……——

    过了能有半个时辰,离开的几个探马终于是回来了,见到夏侯渊和乐进后,便把之前他们所见所闻都对两人讲了一遍。当然了。是四个人依次对夏侯渊和乐进说的,不过所说,基本上都是大同小异,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听了四人说完后。夏侯渊和乐进两人都是点了点头,还别说,这正是他们想要的结果。而且没有被凉州军发觉。可以说己方这任务算是完成一

    大半了,等什么时候他们能平安回到兖州军大营。到时候他们再一禀告给自己主公所知,那之后就算是完成了所有的任务。至于说最后自己主公如何安排。如果破关,到底能不能成什么的,那都不是他们所要去考 的了。他们只要做到自己能做到的,应该做的,就足够了。

    最后自然是夏侯渊拍板儿,“好,记几位一功,咱们回!”“诺!”众人包括乐进都是齐声英诺,他们知道,这此时此刻,在这儿的任务,那就是完成大半了,只要回复复命后,就都完成了。到时候该受赏受赏,受表扬受表扬,想来自己主公都不会吝啬的。夏侯渊和乐进倒是不那么在乎什么赏赐,他们更在意的显然就是己方最后到底能不能破了函谷关,不过两人对——

    此,还真是都挺有信心的。这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己方这儿,己方有什么不成功的。显然天时对于兖州军来说,夏侯渊和乐进认为,就是天意会让己方成功,该己方成功。要不然为什么己方抓住了侯六,然hou 有副路线图,如今更是找到了这儿。至于说地利,地利就是己方找到了如今能通往函谷关以西的路,这就是被他们认为是地利,而凉州军可不知道,不设防,

    所以这难道还不是己方的地利吗?至于说最后的人和,那自然就是凉州军已经守在函谷关那么久了,说实话,他们是特别厌倦,因为说不定哪一日就要被己方所攻破,他们成天整日都提心吊胆的。可己方却不一样儿,是,己方也是攻了很久,那么多时日,但是己方如今却是找到了一条路,哪怕偏僻的地方都没有真正的路,可己方士卒知道了之后,肯定是士气大

    涨,所以最后攻破雄关,那还不是指日可待了吗?所以在夏侯渊和乐进他们来看,这己方都占据了天时地利和人和,这样儿的话要是再破不了函谷关,那可真是,不太对了啊——

    就这样儿,夏侯渊他们从原路返回了,毕竟如今该做的都做到了,也算是做好了,所以此时不会去,还等什么时候。并且谁都知道,这所谓是夜长梦多啊,要是在人家这儿待久了,那就难免暴露的几率就增加了,所以这绝对不是夏侯渊和乐进他们想要的。因此,宜速战速决,就是早点儿回去为好。而显然兖州军的探马也是这么个想法,他们自然是希望早回去,

    也好早立功受赏不是,所以自然没有二话,直接就跟着自己两位将军回去了。这回去的路,当然还是那个,不过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所以这次确实是比上一次要熟悉了,并且很多地方,都有了经验,也比上一次好点儿了。确实,就是好了一点儿而已,毕竟大环境就是那样儿,你想让杂草丛生没有路的地方变成坦途,那纯扯,所以抛开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如

    今这样儿的情况,夏侯渊和乐进就算是满意了。不过这次却是夏侯渊在后,而乐进在前,这是乐进建议的,而夏侯渊也同意了,这事儿都无所谓了,只要能做好,比什么都强——

    所以去的时候,是夏侯渊在前探路,而乐进在后断后。不过如今返回的时候却是调过来了,变成了乐进在前探路,而夏侯渊在后断后,不过两人还是,乐进带着十名探马,夏侯渊带着二十名,这个倒是没变。其实人多人少,并不能改biàn 什么,所以自然是没有人去计较这个了。

    这次确实是比上一次能容易一点儿,所以用得时辰也比之前要少上那么一点儿,确实,还是一点儿而已。但哪怕就是这么一点儿,对于夏侯渊和乐进来说,他们就算是挺满意了。

    在几日后,终于回到了己方的势力范围,夏侯渊和乐进两人可都算是松了口气,如今就等着见到自己主公后,汇报两人的成果。当然了,他们都不是什么贪功的人,肯定都少不了那三十探马的好处的,说起来他们也是出了大力了,说是出生入死,其实也并不为过,不过就是己方运气而已,要不然的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