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有一点,夏侯渊和乐进是没有想错,那便是这地方,确实是没有什么路,显然一年都不会有几个人从这儿过。》而真正看到这个情况后,夏侯渊和乐进是真从心里佩服那个侯六,可真是人才啊,真是古人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确实是半点儿不错,这侯六为了自身的利益,可把小命儿都给豁出去了。这地方也不知怎么就看着比较荒凉,杂草丛生,真是

    没法形容。有的草很矮,就跟手掌那么高,也有很高的,都超过人的腰了,所以说这地方不能走马什么的,还真是没错。毕竟这地方有那草,就跟那锯似的,带着锯齿的,要说当年的鲁班就是根据草发明了锯,夏侯渊和乐进是半点儿都没怀疑,这看看如今这地方,就不难知道了,真实情况啊!夏侯渊在前面说了句,“各位,拿好兵器,咱们在前开路!”“诺!”

    乐进听到夏侯渊所说,他也不甘示弱,直接对十名探马说道:“弟兄们,咱们也瞧仔细了,记清楚了,到时候可要和主公说明情况!”众人一听,估计这任务就是在这儿探路,最后还

    -----------------------------------------------------

    得禀报给自己主公所知,所以众人一听,都没敢怠慢,毕竟是自己主公亲自交待的事儿啊,这就算是再小,那也是大事儿!“诺!”这后面的十个。乐进带着的探马,也都齐声应诺。他们倒是不一定非要和前面的二十人去比较什么。只是怎么说呢,至少肯定不会拖后腿就是了。

    要不然等回到大营。自己主公还有其他将军一问,这自己十个人表现不怎么好,那可真是,拖了整个三十人的后腿了不是。说起来他们三十人都是探马,所以其实还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这道理他们不是不知道。所以内部人,还真是没有什么好去争夺的,不过为了整体的荣誉。他们确实,肯定不会落后就是了。所以这不是为了小团体,而是为了集体,

    为了所有在兖州军做探马的,不管是来到这儿的三十人,还是更多没来此地的,可都算是代表了吧。小部分人,未必能代表所有,但是怎么说呢。他们这些人如果真是争得了荣誉什么的,那肯定就是所有兖州军探马的荣誉。是,立功的是这三十人不假,可自己主公表扬的

    -----------------------------------------------------

    。那肯定就是所有探马了。所以为了立功,为了整体,这些探马确实是都拼了。毕竟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事儿。如果说对侯六那样儿没有什么经验的人来说,这走这么一条路。那确实是挺危险,甚至丢了命。并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但是对于这些探马,对于夏侯渊和乐进来说,还真是,算不得什么。说起来他们和自己主公南征北战,比这还艰难的时候,又

    不是没遇到过,比这路还能走得地方,也不是没碰到过,所以其实确实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就是夏侯渊和乐进他们看到这样儿,是没有路的路,他们对于侯六的佩服啊。确实,对他们来说真米什么,可确实,真是难为侯六那样儿的普通老百姓,这艰难从函谷关西走到这儿来了!看看这个地方吧,什么都别说了。如果是马超在这儿的话,他也不过就是一笑,

    说起来这样儿的路,他曾经和吕布高顺他们去弾汗山的时候,还真是走过。而且他要看到夏侯渊乐进他们认为这是没有路的路什么的,他更会大笑,因为他前世有位文学家曾经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说起来这在这个地方,还不就是一样儿吗!

    -----------------------------------------------------

    要说天底下有多少路,都是人给走出来的,所以真是……夏侯渊和乐进两人,一在最前,另一个在最后,已经中间是三十探马,他们已经开始了未知探路之旅。而此时就听夏侯渊喊道:“各位注意了,道路不顺,用兵器把草割开!”这个时候探马倒是没有应诺,之前夏侯渊和乐进也都说了,在探路的时候,能不多说话,还是不多说为好,因此,探马自然是都听将

    军的。夏侯渊喊完,乐进倒是没多说什么,可以说他最后一个,算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前面的人都把能做到的都做了,最后他就是多加注意就好。不过乐进这在最后还真是很重要,未尝就没有夏侯渊在前面探路更重要,不过就是分工不同罢了。毕竟还是那话,夏侯渊在前探马,乐进在后是牢记着旁边的环境,都是什么样儿的,毕竟到时候己方更多人

    马到这儿来,显然肯定还得走自己所走的这条路,别的也不行啊,不熟悉,肯定要出问题。就这,都保不齐会出现什么问题呢,所以乐进更是责任重大,他得把很多东西都记住才行。

    -----------------------------------------------------

    众人行走在这没有路的地方,当然他们并不是要开辟出一条路,而是记住路线,到时候要真能通往函谷关以西,那么就能派得上用场了。但是却也不得不说,这没有路的地方,确实是难走,哪怕是夏侯渊和乐进,常年跟随曹操作战,可他们却也很少遇到这样儿的情况。但是还别说。这哪怕情况艰难险阻,可对他们两人来说。还真是不算什么。也就对侯六那样儿

    的普通老百姓来说,是个事儿。毕竟他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个,所以连夏侯渊乐进也不知道那位是怎么过来的。说起来这地方绝对不是什么近道,这个肯定,相反还属于远道,因此,肯定要在这儿耽误时辰。是啊,别说是不好走的地方,就算是平坦的官道大道,可要不是近道。那可能不耽误时辰吗?所以就更别说是这如今没有路的路了,不过就算再困难,夏侯渊

    和乐进两人也清楚,必须要征服这地方才行,因为这不仅仅是自己主公交给两人的任务,这地方更是己方破函谷关的关键所在,只要走过去了,那么己方能破函谷关,至少有八成把

    -----------------------------------------------------

    握了!众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是走走歇歇,饿了就吃着身上携带的干粮,渴了就喝点带着的水。而他们也没什么能计时的工具,不过就夏侯渊凭借经验来判断。至少是四日还多点儿,终于走出来这一片杂草丛生,而且非常难走的地方。这个时候已经很晚了。夏侯渊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就原地歇息吧。天色已晚,不好再赶路了!”这个时候乐进则问道

    :“夏侯将军。此处何地?”夏侯渊借着火把看着自己手中的路线图,看了几眼后,对乐进和众人说道:“如果上面没画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函谷关以西了!”乐进和众探马一听,都是眼前一亮,不过乐进还是问道:“不过这地方距离函谷关应该还有段距离吧?”夏侯渊闻言点头,“文谦所言不错,正是如此,你来看,我们如今应该正在此地,而函谷关则在……”

    乐进看过路线图后,微微点头,不管如何,函谷关在图上所标记的地方,确实是距离此地不算太远,如果不是因为此时已经深夜,估计应该是能看到函谷关的轮廓吧。不过这个时候,实在是太黑,今夜还没有星月,所以这,火把不是不能用,但是要真给敌军引来呢?虽然他

    -----------------------------------------------------

    们也没觉得这个事儿就一定会发生,但是毕竟不是己方的势力范围,所以不管是夏侯渊还是乐进,都知道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啊!“夏侯将军所说不错,今夜已晚,咱们还是等天亮时分再行事为妙!”夏侯渊本来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听乐进说完,他自然是连连点头,“不错,各位,原地休息!”“诺!”虽然没帐篷什么的,可自己将军都没有,所以探马自然是没

    什么意见,在战事紧张的时候,枕戈待旦都经常,人不吃喝,马也不喂,又不是没发生过。所以这没有帐篷休息,又算得了如何呢?兖州军肯定不是那种娇气的士卒,这是肯定的,曹操更不是那种奢华去享受享乐的主公。要说袁绍那样儿的,不会怎么去吃苦不假,可曹操吗,基本上还是不错的,所以这上行下效,可以说兖州军也都不错,要不然怎么就仅次于凉州军

    的战力,更是有着虎豹骑、青州兵,这样儿的精锐,这不都是兖州军在天下有名儿的人马吗,一个是强力骑兵,另一个是悍卒。当然了,凉州军、江东军,乃至刘备的汉军,也都有

    -----------------------------------------------------

    其精锐,不过有的确实是在天下闻名,而且也又名号,不过有的就没那么大名声,在天下也没有那么大名儿就是了。也就凉州军的精锐还挺有名,甚至要超过兖州军,至于说江东军,自然是差点儿,而刘备的汉军,基本上就没多少人真正听说过了,他那不是没有精锐,实在是精锐也没有什么名号而已,不想兖州军还有凉州军,他们的精锐都有名号,而且还都成名

    多年了,就说他刘备发迹,其实也不过就是最近这些年而已。当然了,刘备汉军的精锐,却还是有的,他们就是从刘备起兵,征讨黄巾的时候就跟着他的那些老卒,可以说这些人,就是刘备汉军中最为精锐的一支人马了。而刘琦的荆州军,也有一支精锐,这是刘表活着的时候就有的,他死了,刘琦接手了一部分荆州军,自然也是把这支精锐控制在了手中。而刘

    琮却是没控制这支人马,他所带的一支精锐,是蔡瑁的敌袭,也算是他们蔡家的私兵,最忠于他们蔡家的人马。因此刘琮是蔡夫人的儿子,蔡瑁的亲外甥,所以自然这支人马听他的。

    -----------------------------------------------------

    兖州军探马已经原地休息了,当然了,哪怕是在这儿,也是轮流休息,也就是大多数人休息,不过有少数人在站岗放哨,虽说没有多少人,可兖州军的警惕之心,却一点儿都没少。毕竟如今是在人家凉州军的地盘,这是司隶,可不是兖州、豫州那些地方。说起来就算在那些地方,真要是兖州军行军在野外,也不可能没有值守的人,不过就是那个肯定人多,可这

    时候却是没有多少人,一共加上夏侯渊和乐进才三十二个人,八分之一在值守,就四个,一个方向一个,然后还有一个是乐进,他让夏侯渊先休息,自己不用,等过后再接替他就成。至于说夏侯渊,他也没争这个,毕竟乐进想第一班值守,就让他去吧,反正要不就是自己,要不就是他,总得有个人第一拨上,争这个也没太大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