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不是吗,然后就听吴懿此时说道:“各位,永年之言,其实我也是赞同,估计各位也都同意吧?”黄权和马汉点头,他们自然是同意的,这彭羕所说,其实和他们所想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不过就是吴懿先问了彭羕,所以他先说出来了,要是先问黄权马汉他们,他们显然也都是差不多的说辞。︾吴懿看到两人点头,然后继续说道:“各位,虽说咱们不知道兖

    州军具体的情况,不过咱们如今是‘以不变应万变’,所以敌不动我不动,咱们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吴懿的话,受到了在座其他三人的一致拥护,显然黄权他们也是如此想法。毕竟这谁也不知道兖州军是在打什么主意,所以这个也不得不说,如今也只能是像吴懿所说这样儿了。所以三人不住点头,黄权更是说了,“也好,如今来看,我军就只能是这么做了!”

    而马汉和彭羕自然也是边点头点出言赞同,吴懿是函谷关主将不假,可基本上什么大事儿,最后都是几人相商的结果。他其实也清楚,正所谓是一人智短啊,这三四个人,肯定比一人

    -----------------------------------------------------

    强吧。马汉说道:“如今也只能如此了,虽然我也感觉这兖州军停战不一般,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真是猜不出来啊!”还有句话他没说。那就是如果关内有个顶级的谋士就好了,没准就能猜出来兖州军的意思。比如说文和先生,那算计人心可真厉害。至少马汉认为己方不会中计,能保住函谷关啊。不过这话他也清楚,要是说出来的话,彭羕倒是算了,他那年

    纪不大,没什么大不了,自己也不会在意他如何。但是黄权呢,那不单单是自己好友,更是个谋士。所以自己要说出来那样儿的话,肯定也没考虑他是如何想法,所以这个不好。因此,别看马汉确实是个纯粹的武将不假,可却也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会去想。至少他知道自己好友,态度不明确的时候,自己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好友不是个纯粹的武将,其实还

    是个谋士,自己不可能不考虑他的想法。在马汉看来。至少这样儿的话,自己不会去说,不会让这个去影响自己和黄权的关系,毕竟朋友难得。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他都清楚。

    -----------------------------------------------------

    其实马汉更清楚。尽管自己的一句话,说出来。黄权也未必会对自己有什么意见,可却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会去想。这个一点儿没错。所以,不得不承认,马汉也是为了朋友着想,不想让朋友什么特别的想法,确实是不太好。因此,这最后到了嘴边的话,他也就没说。知道也没什么用,说出来,不说出来,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想着,那么说不说这个话,其实没什

    么大不了的了。之后几人闲聊了几句,然后吴懿便要离开,他要去关上守御,黄权和马汉则在府中休息,至于彭羕,本来他也应该在府中,不过看到吴懿离开,他是连忙说道:“子远兄慢走,慢走!”吴懿回头一看,直接笑道:“永年,你小子有什么话快说!”虽说吴懿没认为这个时候的兖州军会有什么动作,但是显然,作为函谷关的主将,他确实是不希望关上

    这个时候一直都没有将领在,所以几人在这儿,都已经耽误点儿时辰了,因此,他自然是不希望彭羕再给他耽误。而彭羕此时说道:“子远兄,咱们一起去,一起!”彭羕显然是想跟着吴懿一起去看看,他那意思,能不能从关上去看出什么端倪来,不过这事儿,基本不会成

    -----------------------------------------------------

    功就是了。但是哪怕所有人都是这么个想法,却没有人去打击了,因此,吴懿一笑,“那还不快走!”“是!”说着,两人便离开了。吴懿也是那个想法,可他确实也不会去打消彭羕的积极性,毕竟是年轻人吗,对于吴懿这样儿的人来说,他自然是看得清楚,彭羕的年纪,绝对算得上是凉州军的后起之秀了。在他看来,只要比自己主公年纪还小的,都可以这么说

    所以,而且还是个人才,因此,自然是要多保护保护。对于这样儿的事儿,不用自己多说,是要他自己亲自去经历,这样儿才会更有经验。吴懿也清楚,自己去说什么,说起来作用不是那么大,显然是没有他彭羕自己亲身经历更为稳妥,更为有利,好处更多。所以,吴懿和黄权马汉他们的想法都一样儿,就是让彭羕他自己去亲身体会经历,这样儿他才能更加进步。

    两人直接就到了函谷关上,彭羕在关上眺望着远处的凉州军大营,确实,这么看也看不出来什么。要是真那么容易就看得出来的话,这兖州军不早就被凉州军打败了?所以……

    -----------------------------------------------------

    当夏侯渊和乐进出了中军大帐后,便去点齐了探马,他们是一起上路了。可惜之前那个侯六说得清楚,大家听得也明白,那地方走人都费了大劲,所以马匹什么驴骡子都不成,因此,他们是轻装简出,根本就没骑马,直接带着兵器就离开了兖州军大营。当然这个事儿。除了兖州军的将士知道之外,函谷关内的吴懿他们是一点儿都不清楚。不过就算是兖州军士卒看

    到了两位将军带着探马离开。还是步行走的,可他们去哪儿了。他们是没有一个知道的。全兖州军大营,就曹操他们知道,其他人都不清楚,就算是那些跟着夏侯渊和乐进离开的探马,他们也不知道两位将军到底要带自己这些人去哪儿。他们就只知道两位将军说是去执行任务,可到底是什么任务,却没有一个人知道的。不过显然,肯定不会是什么死命任务,要

    不然也不会是这么两位将军带队。而且这就三十个人,能干成什么大事儿?能破了函谷关?那纯粹瞎扯,己方要有那本事的话,早就一统天下了,还用得着这么和凉州军死拼?

    -----------------------------------------------------

    所以虽说不少探马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可到底他们是去执行什么任务,可没一个知道的。而这也算是夏侯渊和乐进高明的地方,也是两人经验丰富,至少他们心里清楚。与其早告诉他们是去做什么,确实不如到了地方再说。那样儿的话,显然是好处更多,而早说了。那只能是坏处更多,不是吗。所以不管是夏侯渊还是乐进,两人都没对探马说什么。而军人吗,

    天职自然是服从命令。也没有人敢问什么,要说以前刚入伍的新兵。还真是有人敢问将军什么话的,结果呢,结果自然是很惨了。所以真是没有人再敢去问什么了,老兵肯定都知道,至于说新兵蛋子,也跟着老油条学聪明了,这都没有人敢当那个刺儿头。说实话,这你要是真有那个魄力敢去当那刺儿头,那么你就要有被狠狠处罚的准备。是,这你可能不服,这就

    问一句就成刺儿头了?可不是吗,反正在上级在将军的眼中,这样儿的人,那就是刺儿头,没说的。因此,这军中的人都有了经验教训,所以谁还敢问敢说什么,就是知道应诺,跟着两位将军走。反正之前两位将军说得清楚,只要完成好任务,那么就是功劳一件,跑不了!

    -----------------------------------------------------

    一行人出了大营,便向夏侯渊手中路线图的方向行去。说实话,之前夏侯渊和乐进两人也看了路线图无数遍,说实话,他们要是没有这幅图的话,他们也确实是找不到这个路,更别说什么路线了。所以他们也真是挺佩服那个侯六的,当然了,更加佩服的是那个给他画图的邻居,毕竟知道这么一条非常隐蔽的路,可也真是不容易,估计还是其人自己发现的。不过

    真算起来,除了在战事的时候有用之外,其他的时候,好像还真是没有什么用。可不是吗,这在非战事的时候,函谷关都是畅通无阻,所以从西边到东边,只要穿过去就可以了,根本就不用走那么难走的路,估计那都没有路,因此,两人也挺佩服那个侯六,算是先行者了吧。

    没有人走的路,那么就只能靠着自己往前那么摸索着前进,结果还别说,真让他从宜阳走到了己方大营,这就不得不说,其人确实挺厉害,不管是运气还是什么,都挺不错。不过一想,己方也挺幸运,正好是抓住了其人,要不然的话,己方上哪儿知道这个事儿去?可不是

    -----------------------------------------------------

    吗,没有那个侯六的自投罗网,己方可真是不知道还有这么隐秘隐蔽的一条路啊!夏侯渊和乐进,带着三十探马,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是摸到了路线图标明的具体位置。没办法,谁让夏侯渊乐进他们虽然对函谷关有那么点儿熟悉,可终究还是不那么特别熟,所以别说是这么偏僻的地方了,就是没这偏僻的地儿,他们也未必能找到,毕竟两人可不是司隶人士。

    夏侯渊看着路线图,对比着这个地方,是左看右看,然后微微点头。之后把图递给了乐进,“文谦,你看看,我看就是这儿了!”乐进自然也是没客气,直接接过了图,然后也是仔细看了几遍,最后对夏侯渊点头说道:“不错,我所想和妙才兄一样儿,看来应是此地不错!”

    看着乐进也认为是这儿,夏侯渊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如此的话,文谦,我带二十人在前,你带十人断后!”虽然夏侯渊这个算是商量的话语,可那与其,其实和命令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而乐进这个人呢,绝对不是什么善于言辞的,而且是比较沉闷的一个人,别看他

    -----------------------------------------------------

    能和夏侯渊说话什么的,可不代表他就愿意滔滔不绝去说什么,因此,他也没意见,直接就点头同意了,没言语什么。本来乐进这个人,他也知道,其实两人之间,说得算的还是人家夏侯渊,自己不过就是个副手,而且在前在后,其实都挺重要的,自己争那个都没大用!

    于是夏侯渊一摆手,马上三十探马便分成了两队,一队二十人,跟着夏侯渊便向前行去,而后面则跟着十个,最后乐进断后。本来夏侯渊和乐进也不一定非要这样儿,但是怎么说呢,他们两人显然都认为这么做的话,是更能事半功倍,所以两人都是一个想法,就这么干了。

    前面的二十人,如今暂时就归夏侯渊一人管了,后面的十个,自然就只对乐进负责,就是这么个情况。夏侯渊他们主要是负责探路,而乐进和那十个探马,主要是看着旁边的地形地势,多加注意旁边的环境什么的,这个可有大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