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就是曹操认为的,可是他确实也不得不承认什么呢,就是哪怕乐进都比吴懿了、黄权还有马汉之流带兵的能力强,可自己却也不得不说,凉州军的战力,加上雄关,就足以阻挡了己方这么久。当然了,吴懿他们几个也确实是卖力,听说函谷关内还有个年轻人叫彭羕的,四个,可都是出力了。是啊,不出力的话,还能挡得住己方强力进攻吗?曹操虽说在心里也

    承认凉州军士卒的战力强,可强是强了,但是他也没认为兖州军和他们有多大的差距,尤其是在己方比他们多了好几倍人马的时候,这个优势,如果没有函谷关为依托的话,他们其实并不是说太过明显。而此时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程昱就知道,显然自己主公也是如此想法,说起来这自己也不是不清楚自己主公的意思,所以程昱还是说道:“主公,属下以为,

    如今我军已经有了另一条通往函谷关以西的路线图,不如先派遣探马前去探路,然后……”

    程昱这时候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对他来说,这自己主公估计也是这么个想法,不过就是

    -----------------------------------------------------

    想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罢了!曹操听了程昱所说,他确实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听过后,他是问了比价木讷的荀攸。“公达,你觉得仲德所说如何?”荀攸一听。便说道:“主公,属下附议!不过其中……可以……如此的话。想来更是事半功倍吧!”荀攸毕竟是天下顶级的谋士,而且比较擅长军略,所以对于探路这样儿的事儿,他也是比较有研究,所以确实补充了关键

    的一点,让众人觉得,还别说,公达先生这么一说,好像是更妥帖了。众人是心里佩服。曹操则是手拈须髯,哈哈大笑,“好,仲德和公达如此一说,不知道各位都如何以为?”众人自然是都点头同意,齐声道:“我等附议!”“好!既如此,那么夏侯渊!乐进!”“在!”“属下在!”两人赶紧出声,知道自己主公叫自己大名儿,那是要动真格的了!所以两人可不敢

    怠慢。曹操微微点头,然后说道:“二位将军带着我军三十探马,带上那路线图,前去探路。务必要把前方之路探明,然后我军好通行!”“诺!!”两人是齐声应诺,知道这是自己主

    -----------------------------------------------------

    公交给自己两人的众人。至于说夏侯惇,他确实不太适合去做探路这样儿的事儿。就说他那个急脾气。别说人家真要是有个什么埋伏的话,他肯定中计不说。就算是没有。估计他都可能造成不小的动静,给敌军引来!所以只有夏侯渊这样儿的将领,和乐进这样儿步下大将,比较适合去做,夏侯惇不适合。夏侯渊和乐进领命后,便去准备了,毕竟这事儿也不是说一

    下就能成的,两人还得去找探马,然后一起去探路。不过曹操认为,这事儿交给两人,那就是手到擒来,别说不是敌军之计,就算是,他也相信夏侯渊和乐进没什么事儿,不过那些探马吗,自然就是回不来了。但是曹操对此,确实也没有什么遗憾伤感的,这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要因为这么一点儿的损失,就觉得如何如何,要是那样儿的话,真全军覆没了,

    你还没法活了?显然那绝对不是曹操的性格,说起来他觉得,要是用几十探马,能探查出是凉州军之计,那么说实话,这些人牺牲绝对是值得的,正是他们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了这个路线到底是如何的,所以值得。要不然的话,只可能牺牲更多,所以曹操有什么不让的。

    -----------------------------------------------------

    夏侯渊和乐进离开大帐去点兵了,曹操之前也叮嘱了他们两句,这最后才放他们离开。等两人走后,曹操对众人说道:“各位,虽说妙才和文谦带着人马去探路了,但是如今这咱们进攻函谷关,却还得日日进行下去,不可松懈!”结果曹操这边儿刚说完,程昱赶紧出言道:“主公,不可!”曹操一听,心说怎么回事儿?不过仔细一想,这仲德既然是这么劝自己,

    那么肯定是有问题啊,所以赶紧问道,颇为疑惑地说:“仲德何意?”程昱闻言便说道:“主公请想,如今那个侯六已经被我军控制,软禁了起来,所以不必担心其人如何,至少是不会从他那儿走漏消息!但是函谷关内的吴懿,虽说是个武将不错,可终究是有些头脑,所以不可小觑!更何况关内还有黄权这样儿的谋士,有彭羕这样儿有些谋略的年轻人,所以

    属下以为,如果主公要让我军继续进攻函谷关,那么只有夏侯将军一人,显然会让函谷关一方有些疑惑,未免不会猜出什么来!所以属下以为,我军当停战为上!主公三思!”

    -----------------------------------------------------

    而此时众人也都赶紧齐声道:“请主公三思!”不是他们不想进攻函谷关了,实在是有了更大的风险,吴懿他们虽说并不一定知道夏侯渊和乐进去探路了,但是少了两个人,他们难免会往其他地方想,所以对己方是大为不利。至于说己方停战,这其实没什么说的。很正常,这凉州军会认为己方要休整一下。甚至在想什么对策,计策。来破函谷关,因此,众人是赞

    同了程昱所说,而反对自己主公的话。曹操一听,还别说,这程昱的话,还真是有道理,自己之前却是没想那么多。自己所想不过就是,这要是停战的话。函谷关内的人一看,己方迟迟没有动作,会不会有其他想法?可是自己却是忘了,这如今夏侯渊和乐进都离开了,他们肯定是不能上去带兵攻关了,所以万一吴懿他们从这上看出来什么,己方不是更被动了?

    因此,他是赶紧点头同意了程昱还有众人所说,心说。还是众将看得明白,而且所说不错!所以哪怕曹操的话被众人给否了,可他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是还是说道:“不错。各位所

    -----------------------------------------------------

    言甚是,当得如此,我军从即日起。便停战!”“诺!主公英明!”众人自然是乐于如此,确实不是他们不想。实在是风险不小。至少停战之后,风险能减少点儿。虽然也是有,但是肯定比不停战继续进攻要强。所以就连夏侯惇这样儿的,本来也还想带兵攻关,可为了大局,他也是不得不随大流了。曹操看着众人是点点头,他也清楚,其实众人所说确实不错,而自

    己也不是个就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主公。当然了,曹操却是还没想,这是因为本来事儿也不算太大,而且众将一开始就给曹操劝住了,他和众人所担心的都一样儿,因此曹操自然是没有固执己见。如果要换成是其他时候,那可真就是不一定了,至少曹操还能不能这样儿,确实也不好说。毕竟曹操有时候也是很坚持自己的意思,谁劝也不好使,要不他能败那么多

    次吗?可以说有时候,还就是不听人劝,他那才败了,要是真是“听人劝,吃饱饭”,这样儿的话,他就可能能败得少点儿,不是吗?所以像如今这样儿的情况,也确实是不常见的,所以不容易啊,众人心说,这主公要是一直都这样儿的话,那就好了,只是可惜,可惜啊!

    -----------------------------------------------------

    兖州军停战了,当吴懿他们看到这个情况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丝惊讶,确实,他们也想不明白,这兖州军到底为什么要停战。虽然这个时候,谁也不能确定,这兖州军再进攻,就一定能破了函谷关。但是显然,你不去进攻,那肯定是攻破不了雄关就是了。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如今形势早已在兖州军那儿了,是人家占优,而不是凉州军占据着优势了,这个

    却是半点儿都没错。所以吴懿他们将心比心,如果自己是曹操的话,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休战,毕竟谁也保证不了,也许再进攻一日、两日……甚至再多几日,这关就被破了,这个确实不是不可能的。当然了,也许再多个五日十日,最后也破不了函谷关,这个也不是没可能,所以是谁也说不清楚,可兖州军如今不明不白的停战,确实是让吴懿他们几个心里打鼓。

    几人在会客厅中,是不约而同地对视了几眼,可以说这个时候他们确实是想到了,莫非兖州军有什么动作了?是要出什么计策破关?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如今这事儿?到底是怎么

    -----------------------------------------------------

    回事儿?此时还是吴懿第一个开口了,“各位,这如今兖州军反常之举,不知各位都是什么想法?”虽然吴懿他也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显然,他还不准备先说,那意思先看看其他人是什么想法。结果吴懿话音刚落,年纪最小的彭羕出声道:“三位,这正所谓是‘事出反常必有妖’,就曹孟德那样儿的人物,如今能在他们兖州军占优的情况下下令休战,显然这其

    中必然是有我们所不知道的!”彭羕这个时候是比较肯定,显然他虽然是不知道具体到底因为什么,兖州军就没征兆地休战了,可他确实是肯定,其中肯定是有事儿,不过自己等人不知道而已。要是知道了的话,估计也许会有大用,不过确实不好猜测,到底是因为什么!

    听了彭羕所说,吴懿、黄权和马汉三人是微微点头,确实,他们都同意他的说法。不过吴懿还是问了一句,“那么依永年来看,这曹孟德兖州军到底是打什么主意?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要不然估计也不会如此了吧?”吴懿向彭羕问道,结果彭羕先是摇了摇头,但还是说

    -----------------------------------------------------

    道:“三位,依小弟来看,也许是兖州军有什么主意对策,能破了函谷关,所以这时候正在准备也说不定啊!”确实,如果单看彭羕这话,其实还真是没错,曹操让夏侯渊和乐进带着探马去探路,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能早日破了函谷关吗,而且说他们有了破关的主意,其实是半点儿没错,兖州军众人的意思,其实就是从侯六所走的那条小路行进,最后绕到

    函谷关以西,然后趁夜奇袭函谷关西门,绝对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说起来,他们认为在吴懿他们没有什么准备的情况之下,己方一击得手,那就绝对能破了函谷关,这就是他们的想法,不过对此,吴懿他们可不清楚,不知道啊!所以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函谷关要是再不被兖州军攻破的话,那这可真是,连老天可都不站在兖州军这一边儿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