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是黄忠的想法,他认为,就算伤亡再大,可己方却能守得住城池,还能多守住几日,却绝对不是如今这样儿的!不过如今遗憾后悔什么的,都没有什么用了。而此时的他则是直接带着残兵去了江夏治所西陵。说起来江夏以前被孙策江东军给占据过,不过最后又被凉州军给夺了回来,所以江夏和长沙在那个时候都是凉州军的地盘,而孙策的江东军是占据了桂阳,

    那个时候刘备还有零陵和武陵的地方呢,至于说南郡,他们三方都有地盘,南阳就不用多说了。所以那个时候荆州的形势就是这样儿。不过如今却又有了变化,武陵、零陵和江夏,如今都是凉州军的地盘,而长沙却归属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了,至于说南郡,江陵是刘备的地方,还有几个县而已。而其他的,除了襄阳之外,都是孙策江东军的,所以如今的荆州,

    就是这么乱,天下大多数的目光可都集中在此,毕竟这刘备虽然还没有穷途末路,但是看如今这样儿,很多人都觉得也差不多少了。但是真正了解其人的,那可都知道,刘备这辈子,

    -----------------------------------------------------

    逃跑肯定是他一个很大的本事,一般人可都比不上也比不了他。记得刘备在游戏中,三国志11里,好像特殊技就是遁走,这个别人好像可都没有啊,遁走这确实是刘备独有技能了。

    黄忠黄叙和糜芳他们三人带兵来到了西陵,张飞是亲自带着人马来迎接。说实话,虽然黄忠把临湘给丢了,这个不假,但是张飞肯定也不会是为此来的。说实话,他认为黄忠在临湘那儿守了那么久。其实也算是不错了,因此,就算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所以。张飞知道,自己知道了,那么自然是亲自来迎接一下为好。并且他之前在长沙,和黄忠关系确实是还算

    不错。虽然黄忠年纪大了张飞不少,但是在张飞看来。其人武艺不弱,比自己也不差,这算是英雄相惜吧,和年纪什么的,没什么太大关系。张飞这辈子就是佩服那又真本事的人,不管是武将还是文士,不管是普通士卒还是老百姓,反正不管是王侯将相,不管什么人,只要能拿出来真正让他折服的东西。让张飞觉得你比他强的地方,他就绝对会在这一点上佩服

    -----------------------------------------------------

    你,至少他肯定承认,你在这地方就是比他强,这就是张飞,三爷一直都是个性情中人,是真正的豪爽之辈,这个只要是认得他的都知道。而且别看张飞长相挺凶,看着好像不那么容易接触,可真正和他相熟的人。那可都知道,张飞张益德,绝对不是那么不容易接触的人,其实只要对他脾气了。那么张飞确实是个挺容易接触交往的人,这个都知道。而此时他则带

    着不少人来迎接黄忠,毕竟黄忠有苦劳啊,这个张飞也承认,就算是自己是他,也未必能坚守临湘那么多时日。最后城池破了。张飞认为可不是黄忠的过失,毕竟谁知道江东军多了个高人,在张飞看来,既然号称“凤雏”的庞统最后一个主意就破了临湘,那么显然,对方是个真正有本事的高人,因此,在他看来,被说是黄忠了,就是自己碰上的话,也讨不了好

    来。所以城池丢了,很正常。毕竟张飞还不清楚吗,就说自己要是和人家单挑,吕布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就算自己碰到崔安崔福达那厮那样儿的对手,自己都不会失败,可要是真被文士谋士那样儿的人给算计了,就像己方文和、奉孝先生那样儿的人,自己可真不是对手啊。

    -----------------------------------------------------

    张飞其实从骨子里还是挺怕他们的,哪怕这些文士看着好像是手无缚鸡之力,可实际上呢,哪一个不顶得上千军万马了?此时张飞已经是见到了黄忠他们三人,当然三人后边都是从临湘逃过来的残兵,确实是挺狼狈的。张飞看到众人后,心说己方不是没败过,但是说实话,这么狼狈的时候,还真是,至少自己看到的时候是少之又少啊!当然肯定不是张飞没见过,

    只是大多时候,他确实是没在,所以自然是不会看到。不过今日,这确实是亲眼所见了,己方这么狼狈,显然是遭逢大败才会如此!他心里这个时候也是不胜唏嘘,张飞一众人下马,黄忠他们自然是早已下来了,就听张飞说道:“汉升兄,请,进城一叙!”张飞可绝对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别看张飞不喜欢看书什么的,而且也真没有记住多少,但是张飞读过的书,

    真要算起来,确实比很多武将都多得多,这个却是一点儿都没错。因此,张飞他不可能什么都不懂,不管是什么方面的,大多的东西,他都是略知一二,而且这人情世故什么的,就

    -----------------------------------------------------

    更别说了。虽说他还年纪不是那么太大,至少比黄忠年纪小多了,可张飞却也明白,这个不是在问其他的事儿的时候,是赶紧把众人请进西陵,然后再说其他的!而黄忠他们三人呢,这个时候确实是什么都不想说,还好张飞也没问什么,并且是让几人进城休息,这也是此时劳累了几日的三人最想做得了。说实话,这遭逢大败,临湘城破,本来三人心情就不怎么样

    儿,所以张飞如此,是正合他们三人的意思。而且黄忠自然是明白张飞的意思,所以他是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说道:“好,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毕竟哪怕这地方也是凉州军的地盘儿不假,可终究自己主公是让张飞留守在这儿了。所以他是江夏的主将,因此,就连黄忠在这儿也得听他的,这个必然,哪怕他们并不是什么从属关系。可和这个没太大关系,

    还是那话,只要你在江夏,自己主公没在这儿的时候,张飞就和自己主公没有什么区别,他的话,就是自己主公的军令,就是这样儿。因此,张飞说什么,在江夏这儿。确实是好使!

    -----------------------------------------------------

    黄忠自然也没跟张飞客气,一拱手,说道:“请!”然后,他和黄叙还有糜芳,就跟着张飞进了西陵城。说实话,他们这个时候就是想好好休息,虽说他们从临湘一路跑到江夏西陵,也不是说就没合眼,但是也确实,根本就没休息几个时辰。这也确确实实没错。因此,他们不是简单的身心疲惫,是实在是太身心疲惫了,因此。没有更多的话,就想先好好休息一下。

    就黄叙糜芳这样儿年纪不是那么太大的人,身体都已经要吃不消了,所以就更别说是黄忠这都要六十岁的人了。哪怕黄忠身体可比当初战国时期赵国的老将廉颇,他身体确实是不错,可人不服老。那肯定是不行的。就是黄忠这样儿,老当益壮的人物,他其实也是从心里服老的,他虽说是不喜别人说他老,可他从心往外还是承认,自己其实早就已经是老了,老多了。

    这是一个三十岁都可以称自己是老夫的时代,所以就更别说黄忠这样儿都快六十的人了,那在普通的老百姓看来,都老得不行了。也就是黄忠这样儿的武将,还能征战沙场,要不然的话,也确实,这么大年纪,还真是没几个抛头露面的,都在家中养老。

    -----------------------------------------------------

    对于黄忠几人,自然是有张飞让人安排他们去休息,当然就是睡觉。至于说那些士卒,张飞也有他自己的安排,暂时让他们先在城外安营,然后之后再说。当然是等黄忠他们醒来之后,再让他们进城不迟!而士卒自然是也听张飞的话,毕竟这都进到江夏的地界了,所以张飞是老大,就连自己将军都得听他的,所以就别说是小士卒了。因此,没有什么问题,张飞

    早就把这些给安排好了,毕竟张飞都军旅多少年了,这点儿经验还能没有吗?因此,让手下把这几件事儿处理得是井井有条,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至于说黄忠他们,此时此刻,确实也管不了太多了。反正既然是跑到了张飞的地盘,那么肯定什么事儿都得听人家的,所以……

    黄忠几人去休息了,至于带来的那些士卒,他们也相信张飞会安排好,这点儿小事儿对他来说,真就不算他们,他们也相信其人能处理好。而黄忠三人这个时候就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再说其他的,结果也确实是达成了他们所愿,到了太守府,他们三人是进了张飞给他们安

    -----------------------------------------------------

    排的屋子,在榻上睡着了。张飞见到此情此景,他也是不胜唏嘘啊,这要是在平时,自己根本就看不到这样儿的情况。也就是如今这个时候吧,不过因此,张飞也确实是明白了,这三人实在是太累了,而这三个骑马的都这么累,那么城外的那些士卒,张飞当然是更加佩服,知道他们能挺到如今,确实啊,是更不容易。不过这个时候,显然能想到,他们估计也都呼

    呼大睡了。想到这儿,张飞露出了一抹笑容,然后便离开了黄忠他们几人的屋中,直接转身回去了。对他来说,这晚上还得让人准备酒宴,好宴请一下黄忠他们三个。对于张飞,这黄忠几人丢了城池,也不算什么,至于说这个酒宴,自然不是为了庆祝,而是因为三人到这儿来了,来了江夏,自己肯定不能不有所表示,至于说如今什么情况,张飞还真是没觉得有

    什么。而且他也清楚,自己设酒招待三人,黄忠他们不会有什么太大意见的,要说起来,他肯定会给自己这个面子,所以自己让三人放松一下也好,张飞此时是如此想到,没问题。

    -----------------------------------------------------

    张飞转身回了,然后吩咐手下晚上戌时设宴,招待黄忠他们。当然他也没有忘了城外的那些黄忠三人带来的士卒,当然了,肯定他也不会忘了在西陵守城的士卒,这些更不会忘了。

    睡了约有两个个时辰,黄忠第一个醒来,然后就来会客厅见到了张飞。张飞一看黄忠到来,忙笑道:“汉升兄,休息可好?”张飞肯定是没有调侃黄忠的意思,纯粹就是关心一下,就是这样儿。不过黄忠一听,却还是苦笑了一声,“益德,就别提了,我睡得倒是可以。但是这……”黄忠那意思,我休息倒是还行,不过这个时候,自己也没什么心思休息,如果不是

    因为实在太累的话……张飞一听,是摇了摇头,“汉升兄,这可不太像你啊!如今这个情况,不管如何,那都已经过去了,兵书上都写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也,小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