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周瑜的位置不用多说,至于说张辽,确实也是因为孙策重视其人,而且他也是认为,其实张辽当得如此。所以哪怕并不是谁都没有意见,可这个座位从来都是这么安排的。至于说有人有意见,甚至也不是没和孙策说过,但是他根本就没在意这个,孙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至于说张辽自己,他更认为自己当得坐在这个地方,而孙策看到张辽从来都是当仁不让就直接那么坐下,他也想起过曾经的自己,说实话和张辽也不是没有相似的遭遇,不过最后的结果,没他强。想当初自己在袁术的帐下也做过事儿,不过那个时候,哪怕自己立功不少,可也从来没坐到过首位,从来都是末位,这不单单是袁术不重视自己那么简单,关键是其人

    是故意羞辱自己啊!说起来自己比他袁公路所有的将领武艺都高,比他们立过的功也多,但是却没他们那个地位,所以孙策一想起当初的事儿,他也都是咬牙切齿的。说起来袁术可绝对不是傻子,他难道就不知道自己的本事,不知道自己的功劳吗?不,当然不是了,可他

    -----------------------------------------------------

    依旧是我行我素,那是他有自知之明,很清楚当时的情况,他就知道自己不是真心投靠他,给他做事儿,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可能就要离开了。所以他是能利用自己能羞辱自己,他就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所以看到了如今的张辽,孙策其实也想到过当初的自己,不过和自己不同的是,他张文远受到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重视,而当初自己可不被袁术待见。当然了,

    那个时候自己也一样儿没叫过袁术主公,可和张辽一样儿的是。自己也在袁术的淮南军中做事儿,而且兢兢业业。反正自己自认为是对得起袁术,甚至把玉玺都给了他,这自己算是不错了吧。当然了。袁术也借给了自己人马,不过对他袁公路来说,人马还不如九牛一毛,可那玉玺,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做梦都抱着玉玺!而且他有了玉玺,就能称帝,他认为是

    名正言顺了,这唯一能超过袁本初的事儿,他可能不干吗?所以别说几千人马,就算再多点儿东西,他都认为是值得的!而之后的孙静孙翊贺齐他们,孙翊肯定不会坐到孙静前面,

    -----------------------------------------------------

    毕竟孙静是他叔父,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本来孙静不在意这个事儿,但是孙翊是死活都不肯坐自己叔父前面,所以孙静自然也没有强求什么。毕竟他也清楚,自己这个侄子,和孙策孙权他们都不一样儿,可以说一根筋,是一点儿都没错。他就怕坐到自己前面了,怕有人去告诉他母亲,结果他肯定认为要被自己母亲说,所以什么都不敢。当然还有其他原因。

    自己这个侄子,确实也不会去计较这个,至少不会和自己的亲人计较,就和自己一样儿。

    所以张辽之下。就是孙静孙翊,最后是贺齐,这么个座位。而虞翻是让孙策给整到兖州军那边儿了,他也只能是在最后,这个必然,毕竟在人家那儿。你还能坐在最上座吗?那不开玩笑吗。如果要是鲁肃和庞统来得话,庞统因为是此次破城的功臣,所以孙策一定会让他挨着自己,然后是周瑜、鲁肃、张辽……这么个顺序,不过他们没在,如今就只是这样儿了。

    张辽和牛金入座后,孙策这才开了口说道:“各位,今夜咱们是……”他是先简单作了一下总结,哪怕庞统没在座,可孙策还是先表扬了其一番。毕竟谁都清楚,要是没人家的主意,

    -----------------------------------------------------

    这如今不管是江东军还是兖州军,都还在临湘城外喝西北风儿呢,可不是吗。所以不管是江东军众将,还是说兖州军曹仁他们,对孙策一张嘴就表扬庞统,他们是一点儿意见都没有。饮水思源,众人可都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更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肯定不是。所以

    不管是江东军的人,还是兖州军的人,对孙策的话,确实都没有什么异议,哪怕庞统没在这儿,可却也没人去多说什么。因为他们也清楚,别说这时候都没什么意见,就算是真对孙策的话不满,那么说了之后也没有什么用,最后还得传到庞统的耳中,这个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只要不傻,那都知道,被那样儿一定天下顶级的谋士惦记着,肯定没什么好处就是了。

    之后孙策继续说道:“今夜破了临湘,咱们联军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明日我与曹将军拜访临湘城内的几位人物,到时候曹将军可不要推辞啊!”曹仁赶紧是点头答应,这个事儿肯定是必须要做的,今夜除了庞亮之外,其他人可都没有主动联系孙策或者自己,这个也

    -----------------------------------------------------

    不得不说明问题,当然了,曹仁他可一点儿都不怕什么,反正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孙策就算能让己方占着这个临湘,可他绝对也不会给己方多少利益就是了。所以曹仁都没指望什么,所以临湘城如何,和自己还有己方的关系不太大。倒是他孙策,他们江东军,是应该好好想一想了,自己这边儿倒是没什么。反正他也清楚,孙策如今正好他们占着优势呢,所以

    他还能给己方多少好处?别说是他孙伯符了,就是自己,如果站在他孙策的角度上,并且有着如今他们江东军的那些优势。自己也不会给盟友太多好处,这个临湘城,肯定是让己方占据了。所以是将心比心,曹仁自认为自己能猜到孙策的想法。此时曹仁是点头答应了孙策。对他来说,这都是小事一桩,而此时此刻他最为关心的,还是孙策是如何分配利益。结果这

    时候孙策终于是再一次说话了,“曹将军。兖州军各位,今夜咱们把话说清楚,这临湘城战事,有着士元……所以曹将军,各位,还希望能给我个面子,让我军驻防在此,如此可好?”

    -----------------------------------------------------

    孙策那意思,让江东军在这儿驻守,没提兖州军什么事儿。可谁都不傻,都明白他那意思。曹仁一听,心说你孙伯符果然是不给自己面子,不过他也清楚,这孙策可不是鲁肃,要说在鲁肃那个性格之下,就算是他也一样儿给他们江东军争利益,但是多少因为其人的性格,他还不会太过把己方往死路上逼。但是孙策可和鲁肃不同,哪怕他也不是就想破坏双方联盟。

    可如今他们江东军如此占优,他是一定会据理力争,就算是撕破脸了,最后他也一样儿是要达成自己的意思。可鲁肃就不这样儿了。可以说其人是非常有大局观的,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还能不撕破脸,就不会那样儿。所以在大局的情况下,他会去妥协的,这就是鲁肃。但是孙策不是鲁肃。他确实算是个比较强势的人,尤其实在己方利益这个上面,更何况,如今

    可是他们占优,所以他是没有什么太多的顾虑。哪怕他也清楚,大局观,总是要有的。可是如果换个角度来看,要是他曹仁是自己,或者曹操在这儿的话,那么显然肯定不会如此就

    是了。因此,孙策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如今的情况对己方很有利,如此而已。

    -----------------------------------------------------

    所以要是还不趁着如此机会,给己方争取更多的好处的话,自己这个主公,可真是当得不合格啊。曹仁此时听孙策说完,虽然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一千个不满意,但是表面儿上却依旧是一点儿都未表现出来什么。毕竟他也明白,自己所代表的,其实可不是自己,更是自己主公,是整个兖州军。如果说自己真跟江东军,跟孙策撕破脸儿的话,那么不是自己和

    他们交恶,而是己方兖州军和他们的联盟破裂了。可显然,如今这个时候,双方两军,是必须要合作的,就因为有马超凉州军在,所以双方的联合,却是非常必要。因此,曹仁对孙策众人一笑,随即说道:“孙将军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此事,曹某还做得了主!”曹仁心里不满,认为江东军不过就是小人得志,但是如此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自己在人家的面前,也

    只能是暂时退避了。孙策一听,自然是心下满意,对他来说,这结果自然是早已预料当中,曹仁可绝对不是一般般的将领,可以说其人不仅仅是很有大局观,更是知道进退。不像有人

    -----------------------------------------------------

    也许就认为兖州军比己方的势力大,实力强,可能就不给自己什么面子。但是哪怕最后双方不会因此撕破脸儿,但是肯定这个梁子是结下了,这其实都不是双方想要看到的。而且就算对方如此的话,他们最后也绝对不可能从自己这儿拿走多少多大的利益就是了。所以孙策对曹仁的一些想法,他是清楚的,而其人的一些性格,他也是知道的。不光是之前听鲁肃说

    过,孙策从情报上也是了解过一些。毕竟曹仁作为兖州军的主要人物,是深得曹孟德器重信任的曹系大将,他是必须要了解一些的。哪怕情报上并不是特别多,也不是很全面,但是大致上的一些东西,还是有的。而且不单单是兖州军,凉州军还有汉军的主要将领、主要人物,江东军的情报都有。当然了,兖州军和凉州军,还有汉军,他们也都一样儿,都有彼此

    的一部分情报,毕竟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都对对方没有个基本的了解,还谈什么去胜人家呢?当然了,也不能肯定,如此一来,你就一定会输,但是想要赢,也费劲啊。

    -----------------------------------------------------

    而不仅仅是孙策,就是江东军众将,此时听了曹仁的话语后,他们心里也是微微点头。当然了,这里面有赞成其人的,知道曹仁是个人物,知道进退,能屈能伸,该退缩的时候,他肯定没血往上涌,来个大家都不好看的结果。当然也有人觉得曹仁是识时务啊,这所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曹仁当是如此,在己方如今优势的面前,你曹仁是想还是不想,都得这

    样儿!之后孙策是表扬了己方众将一番,然后使眼色让曹仁说话,曹仁知道该自己上了,他和孙策也没有太大区别,同样是表扬了己方的将领一番,毕竟不管是郭淮还是带兵攻城的牛金,再或者杀进临湘城,身先士卒的曹仁,他们可都是出了大力了,自己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己方的将领就未必比他们江东军表现得差,他们无非就是仗着人多,而且这个主意

    还是庞统出的,所以看着是他们出了大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