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孟起,孟起……”

    何进觉得马超此时有些心不在焉的,因为刚才自己和他说话,他却没什么反应,不知在那儿想着什么,这在马超身上是不该发生的事啊。

    “啊,大将军,这是超失礼了!您说,您说!”

    马超忙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心中暗道不该如此失礼,人家正和你说话呢,而你却走神了,这不就是不尊重别人吗,脾气不好的估计直接就该说你了。

    何进倒是一笑,“无妨,无妨!如果所猜不错的话,孟起是否因为昨日陛下封赏之事而有所想法呢?”

    看来这何进也有两下,竟然一下就能猜到自己心中所想,马超心中想到。

    “不瞒大将军,确实如此!超之前因为是有错在先,所以无论陛下如何处罚超,超皆无怨言。但超之属下却并无过错,反而有功,所以他们的功劳却不该被抹去!所以超想,一定要去求见陛下,说明此事!”马超坚定地说道,一定要在今日把此事解决好。

    何进点了点头,这样才是马超马孟起,要不他什么动作都没有,何进会觉得那就不像他了。

    “不错,不错,自该如此啊!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孟起尽管开口便是!”

    何进为了交好马超,自然很是轻易地就许下了承诺,而这点事儿在他看来那就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过他自己却不能直接说,那就我帮你解决吧,那样儿肯定是不行的。毕竟自己身为大将军,而且万一马超要是不同意呢,那自己不就是把热脸去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吗,那样儿也太丢面子了。如此好面子的何大将军,自然是不会去做那样儿的事儿,所以只是开口许诺,看看马超是什么意思。

    “超谢过大将军,不过此事却不敢劳烦大将军,超自会自己解决!”

    果然,你看,马超果然如此啊,还好自己没主动去说什么,要不就丢脸了,何进心中说道。

    其实要说马超之前还真有想要何进帮忙的心思,不过他转念一想,这事儿不行啊。先不说如此一来的话,就又欠下了何进一个人情,就单从刘宏那边说,他是一定不想看到别人去说这个事儿的,因为这事儿只能是自己去求他,效果才是最好,才是他想要的,别人如果插手的话,一定是不好。所以只是想了一下,马超就决定此事只有自己去亲自解决,而不求别人。

    “大将军,超此时要找陛下说明此事,所以这就告辞了!”

    “好吧,如此,孟起你就先去忙你的事儿吧!”

    何进知道马超有事儿,所以自然不可能去留他,连挽留的话也是不会说的。

    “诺!超告退!”

    陈到和武安国两人也和何进告辞,三人这才出了何府。

    “叔至,武安,你们就先回吧,我自己进宫就是了!”

    “诺!”“诺!”自己主公既然要入宫,那么两人自然就不会再跟着了,早点回府也好。

    于是三人就在这儿分开了,马超向着皇宫行去,而陈到和武安国则回府了。

    皇帝如果说是要见你,那么你自然不敢怠慢,得赶紧入宫去觐见。可你要是想见皇帝,那可不是随便就能见到的,而且还是这么突然袭击,所以马超是等了很长时间才算见到刘宏。刘宏就算不忙别的事儿,他也有自己的事儿要做,所以自然不是谁想见到就能见到的,不过马超嘛,他无论如何都是一定要见的,不见都不行,所以才见他一见。

    “臣见过陛下!”

    虽然马超的右中郎将没了,但却还是刘辩的先生,所以自然还是刘宏的臣子,这个是没错。

    “爱卿,坐吧!今日来见朕,是有何要事啊?”刘宏淡淡地说道。

    马超心说,有什么事儿你会不知道?都是因为你,所以自己才过来的,你要不知道才怪。

    “谢陛下,臣确实是有要事奏禀!”

    “爱卿但讲无妨!”

    “诺!臣敢问陛下一句,陛下觉得是否该是赏罚分明呢?”

    刘宏心道,来了,好你个马超马孟起啊,你这么问朕,是不是在说朕是赏罚不明?

    “自然,爱卿所言不错,确实是要赏罚分明!可是,如果事出有因的话,有些赏赐可能就会被取消的!”

    “陛下,臣马超自知自己是有错在先,所以任凭陛下处罚,臣皆无怨言。可臣属下陈叔至,崔福达两人,却并无过错,反而为大汉,为朝廷立过大功!可他们却和臣一样,皆无赏赐,如此一来,这却寒了将士之心啊!”

    刘宏当然不能说真话,谁让他们是你的属下的,朕就是故意这么做的,然后让你来求我。

    “陈叔至与崔福达两人,确实立有大功,这点朕也不会否认!可爱卿你在崔鸿一事上一意孤行,以致于最后犯下过错,而此二人身为属下,他们自然是有失属下之责,怎可看着你犯下如此过错于不顾,所以朕这才取消了两人的赏赐!”

    刘宏这是在为自己找原因,他觉得这么说应该有点儿力度。那意思是,因为你看你马超犯了错了,可作为属下的陈到和崔安两人却眼睁睁地看你犯错,而没尽到自己作为属下的责任,所以朕这才没给他们什么赏赐啊,你这还有什么不服的啊。

    马超笑了,“陛下,陈叔至与崔福达这次倒是冤枉了!”

    “哦?不知这冤从何来啊?”刘宏心说,就朕还冤枉他们了,可笑。

    “陛下请想,当时的情况臣确实是一意孤行,而且可以说在军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陛下当知,当时就连董仲颖、皇甫义真和朱公伟对臣都是毫无办法,所以更何况是陈叔至与崔福达两人。而且其实他们两人也并没说没去劝说臣,只是那对臣却都无用罢了!”

    刘宏听后暗中好笑,心说你马孟起也太能编了,还说这两人都劝说你了,可能吗,陈到先不多说了,就一个崔安他就是不可能的,他可是崔鸿的儿子。不过这些话刘宏却都不能说,因为他这才想到,自己可是一点儿证据都没有啊,所以马超说什么,虽然他自己也证明不了一定都是真的,但你也证明不了他就是假的啊,所以这事儿还是没办法去反驳,都是没对证的,马超怎么说,都对他有利。

    而且你看马超说得话也是很合情合理,因为你看你不是说陈到他们两人没尽到属下的责任吗,其实不是,他们反而是尽到责任了,只是我没听他们的罢了。因为你看连董卓和皇甫嵩朱儁他们的话我都没听,所以这两个属下的话,我是更不可能去听了,对吧。

    刘宏心道,这马孟起看来是有备而来啊,是早都已经想好对策了才过来的。好在自己不是真去想把他属下的功劳抹杀,只是想让他来求求朕罢了,算了,这事就先到此为止吧,多说无用。

    “好了,朕都知晓了。诚如爱卿所言,两人确实是该受赏,放心他们立过大功,赏赐一定是少不了的,朕可是个赏罚分明的人!”

    “臣代他们两人谢过陛下,陛下英明神武,真乃是……”

    “好了,好了,不必多说,退下吧!”

    刘宏这时候一看马超就生气,所以连马屁也不想听了。因为这回本想是让马超来好好求自己一次的,结果马超倒是占了上风了,像是来问罪的,而自己像是犯错的。当然刘宏自然不会把此事看得多么重,因为他一直就没怎么把这点儿小事当回事儿,不会放在心上。

    “诺!臣这就告退!”

    “下去吧!”

    刘宏没好气儿地一摆手说道,于是马超就离开了宫中,他是边走心中暗笑,刘宏这人其实有时也挺有意思的,可惜啊,他活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出了宫后,马超又去拜访了几个人,然后这才回到了府上。

    回到府中后,陈到和武安国都过来了,马超一看两人这样,心情好似不错,一问才知道,刘宏的动作很快,赏赐已经下来了,虽然没加官进爵,但赏了不少东西,崔安也有份儿。而武安国别看来得晚,但也没少了他的,就是没多少罢了。

    以马超的家底来说,他是一点儿都不缺什么物质上的东西,但让刘宏给自己的属下赏赐,并不是收买人心,而是真正觉得那是他们应得的。陈到他们为了大汉,为朝廷征战沙场立下了大功,如果说刘宏不给赏赐,赏罚不明,那确实是寒了将士们的心。皇甫嵩他们的属下是大汉的将士,那自己的属下就不是了?虽然陈到他们没说什么,但心中其实还是有些想法的,而这些自然不会在马超面前表现出来,可马超却都明白。

    当然刘宏他虽然不是一个特别大方的人,但却也不是为了小事儿斤斤计较的人,他之所以还难为马超一下,也不过就是对他的一个惩罚,因为之前犯错,所以给你的封赏就免了。而你属下的那些赏赐,只有你求我我才能给,这就是对你的另一种惩罚。不过现在来看,效果并不好,至少不是刘宏所想的那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