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后四人是商讨了一个时辰还要多,这才算完,毕竟能让四个人公认的东西,确实是不多,关键是也不容易啊。定下来的时辰还是今夜亥时,这也是庞亮对三人所说,是庞统在布帛上所写的。不过三人显然是不那么太过相信,为此还特意看了那帛书几眼,结果他们自然是没看到庞统说今夜亥时行动。对此,庞亮一下,还给他们指点了一番,他们才算是明白,原来

    庞统确实没有在布帛上明着写,毕竟真要那样儿的话,不早让黄忠他们给发现了?所以都是暗语,而庞亮正好是知道这个,毕竟他曾经和庞统相处了好几个月,而且关系还不错,还真知道他这个暗语的意思。要不然庞统为什么觉得自己的主意八成能成呢,就是因为有庞亮在,知道其人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写的暗语的意思。还是那话,如果真换成是其他人,那可

    真是未必就知道自己所写是什么意思,就庞亮一个知道。所以庞统他确实是有信心,他也是如此对孙策还有曹仁他们说的,而显然孙策和曹仁他们也觉得庞统这么做成功几率很大——

    庞亮四人商讨完之后,马朝三人便告辞了,至于说人手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庞亮让他们每人都带七名死士,去夺城门。可以说为了帮助庞统。庞亮确实是下了血本了, ,说起来他庞家一公也没有多少死士。就这么一次,就贡献出来了一多半。如果要是能成功,那么自然比什么都好,可万一要是失败了,那可真是,实在是太惨了。不过对此,庞亮是一点儿都不后

    悔,毕竟当初要是没有庞德公的帮助,自己和自己父亲早已身死多时了。在这乱世当中,人命说起来是最贵的也是最贱的。毕竟说贵,那是因为只有人,才能把很多东西传承下去,只有活着,才能做更多的事儿。那么说贱,这就更简单了,因为有些地方真就是十室九空,甚至赶上灾年,饿殍遍野也不是没有过。易子而食,那都不算什么稀奇事儿。因此,人命真

    的,也可以说不那么值钱了。但是当初庞德公不认识自己父子两人。却能施以援手,帮助自己父子,关键是还不是一般般的相助。是救了自己父子两人的性命,所以庞亮父亲临终前。他还念念不忘这个事儿,让庞亮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人家。所以这个事儿,庞亮是记忆犹新,太清楚了,他也答应自己已死去的父亲,一定会如此做的。所以他清楚,如今虽然不是庞德公来求自己如何,但是庞统其人是庞德公最为器重最为在乎在意的子侄,所以他求自己帮忙,那么和庞德公也没有区别。因此,这事儿自己能做,自然不可能推却。而且庞

    亮很明白,自己帮庞统这么一次,不管成与不成,其实也都算是报答他们了。当然了,庞亮倒是没觉得一次就还清恩情什么的,不过他却是很明白,自己帮庞统这么一回,不管事情成功与否,庞统再见到庞德公之时,肯定不会忘了和他说这个事儿。所以庞亮知道,如此,自己目的就算是达到了,自己为了报恩,庞德公也清楚,那么就足够了。至于说风险,自然

    是自己承担,凉州军强则强矣,可未必马朝、庞龙庞虎他们就夺取不下城门,毕竟自己家中的死士,那也不是吃素的,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显然是自己这一边儿占优啊。反正到时候如何,自然会知晓,自己不惧他们凉州军。就算是败了,自己要有办法脱身,没问题!——

    话说在庞亮和马朝他们三人商讨的时候,黄忠黄叙还有糜芳三人,终于是把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给逼退了。而他们也没觉得对方在今日有什么变化,所以黄忠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孙策他们的打算。如果知道的话,肯定就没庞亮他们什么事儿了,毕竟黄忠他们不知道,是有心算无心,可他要是知道了的话,那么就不是算什么,而是黄忠很可能直接就把危机给扼杀在

    摇篮里面。对他来说,只要能保住临湘城,那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一定不会去做的,只要对己方有好处,对守城有利有益的事儿,在他看来,就可以去做。哪怕最后的结果可能很严重,不过自己主公肯定会理解自己。比如说如今的情况,如果黄忠知道了的话,他也许不一定会把庞家给灭了,但是庞亮他们几个,估计也活不下来。当然了,从黄忠这个角度来说,

    他自然不会让几人好好活着,不过从庞亮他们几个人的角度来看,“你有张良计,我又过墙梯”,说实话,他们当然也有他们自己保命的本事,最后就看谁技高一筹,就是如此而已——

    不过对于临湘城的密谋,黄忠他们是半点儿都不清楚,哪怕之前也觉得,那个联军射进来的那些箭矢上的布帛,他们也觉得有点儿问题,可谁也不知道到底问题在哪儿。所以连说这一切都往对联军有利的方向方面发展,这临湘城,可确实是要悬了。但是黄忠他们这个时候显然还是沉浸在敌军撤退的喜悦当中。对他们三人来说,确实是敌军暂时的退却。就是最好

    的结果。还是那话,联军每撤退一次。基本上也就代表了他们又一次守住了临湘城一日。所以黄忠三人的心里,自然是心情不错,反正肯定不能不好就是了。不过要是他知道庞亮几人的密谋的话,估计就不这么想了,毕竟如今他们是想要守住临湘更多的时日,可这再坚固的城池,守御人数再多的城池,也是容易被人从内部给攻破,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明白都懂。

    因此就更别说是黄忠这样儿的大将了。所以他要是知道庞亮的事儿的话,估计此时心情不会是这样儿,而且他肯定会亲自带队,去组织行动,争取把所有的隐患全部都给消除了——

    之后黄忠三人是轮番休息,一个在城头值守,另外两人去休息,如此循环往复,直到亥时。

    此时的兖州军和江东军早已准备好了。就等临湘城有变,他们好冲杀进去。不过孙策还是问向了庞统,“士元觉得,那临湘城的庞亮。到底有多大把握能夺取城门?”因为孙策也不认识庞亮,更没见过其人,可以说确实是半点儿都不了解。因此他也只能是这么去询问庞统。

    之前他倒是没这么问过,不过已经到了这时候。他肯定是要让庞统多给点儿信心,如此才好。庞统闻言则是一笑。“主公勿忧,庞亮其人的本事也许不算太高,可如此隐秘之事,对于他来说,确实是手到擒来!凉州军不会发现,这是我军第一优势,其次庞家在临湘城,虽然不是最为顶尖,可也不是小门小户,更是有着死士,因此,这便是第二优势,其次,也是

    最为关键的是,庞亮他们是从内部夺取城门,统认为,黄忠在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他们有心算无心,确实是没有问题。至少七八成,可以成功,庞亮没有问题!”其实庞统说七八成,也是他认为这个主意能成的机率,之前他也不是没说过,不过孙策没问过庞亮的事儿而已——

    而此时听庞统如此一说,孙策他算是暂时放心不少了。确实,他庞统显然比自己了解那个庞亮,因此,这城内的情况,他是能预料到一些的。其实退一万步说,就算事情失败了,被人利用了,可自己显然不会在城门被打开之时,第一个带兵冲进去,那不可能。自己会让张辽还有孙翊带一少部分人马先进,要是真发现有诈,也可以马上撤退,如此己方也损失不了

    多少,这他们凉州军有办法,己方未必就没有办法。除非他们能有主意把己方人马都骗到城内去,不过那样儿的话,和己方直接破城进城,好像也没有特别大的区别。不过就是他们凉州军主动,是有埋伏,有心算计己方,就是这样儿。而他们被动,是己方破了城门,那样儿对他们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就是这样儿而已。可己方显然不惧他们什么,不管是真破了

    城门,还是他凉州军用计,对己方来说,都无所谓,真正担心忧虑的应该是他们凉州军,而不是己方,不是吗?毕竟他们才是守城的那一方,而己方可是进攻,是攻城的啊!——

    而在庞府的会客厅内,庞亮、马朝,加上庞氏兄弟包括那二十一名死士,此时都在座,听着庞亮最后的动员。就听他此时说道:“各位都知道今夜我们所要做之事,如今我们没有其他的退路,要不就是夺取城门,要不就是失败,如此而已!各位不管有无信心,无比都要尽全力而为,我就说这么多,各位,行动!”“诺!”众人是异口同声,不管是二十一名死士,

    还是马朝他们,都是如此。而喊声确实也不小,好在庞府这地方比较偏,要不然还真容易被人给发现什么。不过众人既然敢喊,那么显然,他们是不怕被人发现,说起来就是别人也发现不了,就是这样儿。最后庞亮对马朝庞龙庞虎三人说,我等你们好消息,然后他也没有离开会客厅,依旧是在座,至于说马朝他们,则带着死士,穿好夜行衣,提着兵器,就离开

    了庞府。他们都不敢骑马,只能是分散,而且走着比较偏僻的胡同,向着城门口而去。他们都在临湘不知道生活多少年了,所以肯定比凉州军熟悉这地方,因此,就算有凉州军士卒——

    半夜在巡视,也一样儿是被他们给避开了。凉州军的士卒肯定不是废物,但是怎么说呢,这庞家的死士,确实是技高一筹,就是这样儿。如果说比起来这隐藏手段什么的,凉州军还真不是他们对手,他们可比不上那些死士。而且要说起战力的话,也未必就是凉州军比他们更强,所以这最后鹿死谁手,还尚难评说啊!不过今夜凉州军确实是面临了危机,这确实是

    半点儿都不假,如果说黄忠他们知道的话,未必就会如此,可事实是他们不知道,所以这临湘城……马朝、庞龙庞虎三人,分别从三个方向,此时已经慢慢汇聚到了临湘城门附近,当然了,这个就是每日联军天天都要进攻的,全力攻打的那座城门。而此时凉州军已经发现了他们,有人大喊道:“什么人?站住,要不……”结果,凉州军士卒已经拿起兵器,准备

    和对方战斗的时候,他却已经是被庞家的死士,一刀就给结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