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间过得很快,从未时转眼就到了申时,而马超也教了刘辩一个时辰他自创刀法的第一式了。

    “好了,今日就到这。教给皇子的这一式请皇子多加练习,明日我会来检查!”

    “诺!一切谨遵先生吩咐!”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恭送先生!”刘辩用他那稚嫩的童声说道。

    这也是马超离开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而此时他已经出了宫回到了自己府上,这次陈到和武安国倒是没再等他。其实想想也是,他们也得忙点儿自己的事儿不是,而且此时也没什么事儿了,所以自然也就不会再等他。不过马超这还没回来多久呢,门口的下人就来禀报,说宫中的天使来了。

    马超一听,怎么自己刚从宫中回来,这天使就来了,来这儿做什么啊,他确实是怎么也想不出来。结果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呢,人家天使就已经自己进来了,这位倒是不客气。结果和马超说明了来意后,他这才想了起来,敢情这个小黄门是刘宏特意派来的,是专门过来取自己右中郎将印信的。

    对了,倒真是把这茬给忘了啊。之前因为不知道刘宏会怎么处罚自己,所以自己自然也不可能随身携带着右中郎将的印信,而等之后出了宫,确实就把这事儿给忘了。不过现在做也不晚,马超赶紧取来印信,交给了小黄门,小黄门拿到印信后他这才离开。马超对权利什么的还真就是没太大的,一个右中郎将的印信,他很随意的就交了出去,这有什么的嘛。

    打发走了小黄门后,马超觉得自己终于算是没事了。想想今日自己从冀州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消停过,这回应该总算是能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吧。要说自己从离开雒阳出兵剿黄巾开始,之后自己就再没真正的好好休息过,而这回战事终于算是完了,自己也回到了雒阳,可算是能好好的去休息了,这是多么的难得啊,难得自己能好好休息一下啊,马超此时在心中是大声地呼喊着。

    等陈到和武安国两人一起来找马超的时候,却发现马超不知道何时已经睡着了。陈到把食指竖在了嘴边,对着武安国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武安国会意。其实两人倒是没什么大事儿,所以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把马超弄醒。在他们看来,自己主公也是该好好休息了,而作为属下,绝不会去轻易打扰就是了。

    陈到把武安国给拉到了院中后,他对武安国说道:“武安,主公他实在是太累了!”

    武安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是一直都在军中,但却能感觉得出来这个。因为最开始认识自己主公的时候,他可绝不会像现在这样,不会在此时睡觉的,这确实是从来都没有过。但没想到此时却是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这不得不说明问题啊,那就是主公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才会如此。

    “唉,在外出征都已八、九个月了,要说主公不劳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武安国说道。

    陈到也是点了点头,然后话锋突然一转,“唉,此次大家回京,可众人皆有赏赐,却只有主公……”

    陈到看了眼武安国,武安国此时右手握拳,狠狠地砸向了自己的左手掌,说道:“哼,陛下不公!主公从出雒阳去剿灭黄巾开始直到今日,可以说是劳苦功高,可却没想到最后……”

    说到这他也说不下去了,因为想想就生气,就更别说是说了。武安国虽然在广宗才和马超一起战斗,但却不代表他对马超的事儿什么都不知道,相反他知道的还很清楚。而这些时日陈到和崔安也都和他讲了很多,他要是不知道就不对了。

    而此时他和陈到之所以来找马超,其实就是因为这个事儿。当他们两人得知皇甫嵩、朱儁还有曹操、孙坚他们都因为剿灭黄巾有功,被刘宏封赏了,而这里面就没有自己的主公后,他们两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说自己主公确实没什么功劳,那也就算了,可明明是立了那么多的功劳,但回到雒阳后却半点儿赏赐都没有,他们当然不会服气,所以就一起来找马超了。

    在他们看来,自己的赏赐可以不要,其实那都无所谓了。但为何主公的赏赐却半点儿都没有,反而别人都有,难道就只是因为崔鸿之事影响的吗。可因为崔鸿之事,皇帝明明已经把自己主公处罚过了,难道说之后把赏赐这个也一并给取消了?

    所以两人是半点儿都不服气,这才过来的。尤其是陈到,他除了当时去了趟青州之外,可以说其他时间是一直都在马超的帐下效力,他也是最清楚自己主公的功劳的。

    无论是从当初临危受命,然后夺回宛城剿灭了张曼成;还是之后的兵进颍川,生擒波才;再到后来的救援宛城,灭了孙夏;然后是据守宛城,击溃了赵弘,直到最后的攻破广宗。这一桩桩,一件件可都是自己主公不可磨灭的功劳,可主公回到雒阳后,皇帝却半个字都没提过,所以陈到能咽下这口气吗。

    “你们,都来了!”

    就在陈到和武安国还在为自己主公打抱不平的时候,两人就听身后有人和他们说话。一听声音就知道,没有别人,不知道马超是什么时候醒了,然后到院中正巧看到了他们两人。

    两人赶紧转身,打招呼,“主公!”“主公!”

    马超一笑,“你们有什么事儿进会客厅说吧,别在这杵着,怎么,想做我府上的守卫啊!”

    两人闻言也是一笑,也不多说,就跟着马超进了客厅。

    等坐下后,马超好奇地问道,“不知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我刚出来没太听清楚。”

    “主公……”武安国刚想说,结果却被陈到打断了。

    “主公,此事还是由我来说吧!”陈到说道。

    “叔至,你说!”

    “是这样的……”

    于是陈到就把他和武安国说的话和马超重复了一遍,结果他看到马超在那微笑着,随即问道:“主公,您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

    其实想想也是,自己和武安国都已经知道这事儿了,那么自己主公能不知道吗。其实陈到想得没错,马超今天都进宫三次了,要说他不知道才怪,只是他却不像陈到和武安国这样,这事儿对自己来说,他反而觉得倒是好事儿,并不算什么不好。

    马超点了点头,“不错,叔至,武安,此事我确实已经知晓!”

    然后他继续说道:“其实有没有封赏,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可我却没想到的是,陛下连你们的赏赐也一并给取消了,这个都是因为我而影响了大家!”

    陈到听后忙说道:“主公怎可如此说,没有主公,就没有到的今日,还何谈什么立功受赏?”

    武安国一笑,说道:”属下入主公的帐下较晚,所以可谈不上什么功劳!”

    马超则是摇了摇头,“你们先听我说,想来此事陛下也只是针对于我个人,而不是大家。所以明日我自会进宫亲自向陛下说明此事,大家该得的东西,绝对不会少!”

    在马超看来,自己有没有赏赐没关系,没有反而对自己挺好。可除了武安国之外,陈到和崔安那可都是立过大功的,尤其是崔安,斩杀过孙夏,生擒过波才,如果这都不算大功,还有什么算是。众人能跟着自己,个中原因自然很多,但有功而不能得赏,那成什么了。自己如果不能给众人个好的前途,那还对得起众人拼死拼活地跟着自己吗,而自己这个主公还算合格吗。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什么是不能去做的,而什么又是必须要做的,马超对此是特别清楚。

    其实马超看得出来,这都是刘宏故意的。而他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去求他,你看那几个不都是你的属下吗,而就因为你的事儿他们没有赏赐了,那你想让他们有就来求我,我才能给你面子。可你要是不来求我,不来说,那这个就算了吧。这个其实也算是刘宏对自己的另一种惩罚了,毕竟之前的还算是很轻的,而再加上点儿什么也都能说得过去。

    陈到和武安国听后还想再说点儿什么,马超却把手一摆,“不必多说了,此事就如此吧!”

    本来马超最开始是想今日就找刘宏说这事儿的,不过他今日的事儿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自己也太累了,所以他就把这事儿放到了明天,想来都是一样的,不急于这一时。

    三人又说了几句,陈到和武安国这才告退,虽然此次来的目的没全达到,但主公却有他自己的做法,而作为属下的在这上自然是不会干涉太多。

    陈到和武安国这刚告退,门口的下人又来禀报,说门外有人求见,说是叫马日磾。

    马超一听不敢怠慢,下人不清楚自己家的事儿,可自己还能不知道吗。现在自己族叔就在门口呢,总不可能自己在这等着然后让族叔自己进门吧。作为一个小辈,那是一定要亲自把叔父给请进来的。马超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在自己的叔父面前可是不能失礼。而想来这么晚了自己的叔父还过来,那这一定是应该有事儿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