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不是吗,你要觉得是面子,可人家不觉得什么,那么你觉得对方没给你面子,这是丢脸了?那也许就是人家根本就没有在意,那叫什么?所以鲁肃认为,面子不是别人先给你的,而是你自己主动争取的,别人再给你,那才叫面子。你自己认为的,只是你自己认为的面子罢了。得是人家认为的,那才算是,这便是鲁肃的想法。当然他也没说过这个,就是这样。

    对于鲁肃的话,说起来曹仁就算是满意的,毕竟之前孙策不给己方面子,可鲁肃倒是挺给己方面子的。说起来曹仁有大局观,所以他要的,还不就是这个吗。而郭淮显然也知道自己将军的想法,所以他此时心说,看来今日这事儿是完事了。不过江东军众将,却不是所有人都是什么好想法,还是有人认为,鲁肃还是有点儿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是自己主公

    早都说好让鲁肃统领全军,大营的什么事儿,都归他一个人管,所以也没人去说什么。谁让孙策让他们信服呢,孙策的话,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就是比圣旨还要好使啊,就像现在。

    -----------------------------------------------------

    所以曹仁这个时候有一会儿他没有说话,当然他肯定不是想再听鲁肃说,因为无论从哪儿来说,都是该轮到自己讲话了。而他也清楚,鲁肃他们更明白,所以看他们都没说什么,齐刷刷看着自己,就等着自己说点儿什么。不过曹仁心说,你鲁肃能代表江东军不假,而且说话也算是让我满意,但是这个事儿……曹仁本来觉得这事儿没有那么容易就过去,但是……

    他仔细一想。要说自己不是一个如何小气的人,说实话,该有的大局观,自己也没少过。这他鲁肃鲁子敬都这么说了。说实话,他鲁肃确实是为了双方联盟着想,这个自己都清楚。所以他鲁子敬都这么有大局观,那么自己还能没有?曹仁在有些方面,他自然不会认为自己能超过鲁肃。毕竟他是有自知之明。可在有些地方,他可却不认为自己就不如其人了,就比

    如此时鲁肃的大局观,为了双方联盟着想,曹仁就不认为自己比他差什么,所以曹仁看了郭淮一眼后,他便已经是下定了决心。郭淮在自己将军看自己的时候,他不着痕迹地点点头。

    -----------------------------------------------------

    他自然是希望曹仁和自己此时所想一样儿,和江东军和平解决此事,双方算是皆大欢喜吧。不是郭淮和之前不一样儿了。实在是他早就知道,其实自己将军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跟江东军撕破脸儿。可以说这个是底线,而且江东军如今主事人还是鲁肃,那么就已经彻底决定了最后这件事情的结果,有他在,自己将军不会最后和江东军闹得双方都不快的。可以说郭淮

    他也算是和鲁肃打交道多少时日了,虽然谈不上如何如何了解其人吧,但也确实,他是知道鲁肃一些性格的。尤其是大局观,在双方联盟,一起对付凉州军的大前提下,鲁肃是绝对不会去破坏这个的。说起来他不但不会去破坏。还得去努力维护,这就是他鲁肃鲁子敬。当然了,你不能因为鲁肃这样儿,你就觉得其人好欺负,江东军好惹,真要是有那样儿的想法

    那么郭淮认为。鲁肃早晚会让你明白,你的想法是错误的。哪怕郭淮也觉得自己有点儿头脑,可分和谁去比。如果说和一般般的将领相比的话,自己是比一般般的人要强点儿。可要真和鲁肃这样儿天下顶级的谋士相比的话,自己可真不是个儿啊,谋略上可真比不了人家。

    -----------------------------------------------------

    骑马奔驰在临湘通往罗县的官道之上,孙策在路上问周瑜道:“公瑾看那曹子孝,会如何对待我军?”孙策是微笑说着,显然他已经想到了曹仁最有可能的样子,想起来,他就觉得挺有意思的。知道曹仁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但是怎么说呢,他要认为自己不给他们兖州军面子,那么之后他都可能会爆发,但是……而周瑜闻言一笑,说道:“主公不是心里有数了!”

    孙策一听周瑜的话,他也是对周瑜一笑,不过却还是说道:“有子敬在,就足以对付他曹子孝了。不过子敬从来都是为大局着想,所以就算他曹子孝发火儿,最后也没有地方啊!”

    周瑜一听,也是笑着摇了摇头,他和孙策一样儿,都是很了解鲁肃的。而孙策之所以留鲁肃处理江东军大营所有的事务,当然因为其人的本事,不过这曹仁的事儿,其实他也早算计在内了。是,如果说孙策在的话,他绝对不会对曹仁这个身份地位都不对等的人去说什么软话,这显然不是他小霸王孙策的性格。但是他清楚鲁肃的性格,所以一定会解决好就是了。

    -----------------------------------------------------

    说实话,孙策了解鲁肃,就像鲁肃了解他一样儿。都接触那么久了,认识那么多年了,真是,谁不了解谁呢?说起来孙策自然知道鲁肃他会对曹仁如何说,但是孙策对此也没有什么不满,因为他知道,自己算是没怎么给兖州军面子,所以曹仁要找回来,那么自己肯定不会像鲁肃那样儿,所以也就他能说出来的话,自己自然不会吝啬让他去说,所以自己不会如何。

    说起来还是那话,如果兖州军是曹操在这儿,自己自然不会隐瞒他什么,是,自己不会说去罗县去请庞统。但是会把自己大致行踪告诉他。可他曹仁吗,终究和自己身份地位比不了,哪怕他是个人才,但是这事儿可不是这么说的。但是鲁肃不同。自己让他代替自己在大营驻守,那么他就能代表自己,代表整个凉州军。不过自己不会说的话,能从他口中说出来。

    而自己确实不会去计较这个,要不然也不会让他留守了。是啊。说起来自己要是让其他人,比如说张辽,那么张辽就不会像鲁肃那样儿,所以……其实孙策也有他自己的考虑,最后

    -----------------------------------------------------

    便把大营交给了鲁肃,就是这样儿。孙策虽然不可能知道鲁肃到底会和曹仁说什么,一模一样的话,他肯定不知道。但是大致上的意思,他还是清楚的,而和他一样儿想法的。就是周瑜了。应该说他从自己主公答应和自己一起去罗县说服庞统之时开始,周瑜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些。所以说其人确实不愧为三国中三大军师之一,确实不是盖的,确确实实是有真本事。

    而两人就在说说笑笑中,越走越远,早已出了临湘地界,距离罗县是越来越近了。对于周瑜和孙策来说,今次从临湘出来,是务必要把庞统这样儿的大才收揽到帐下的。尤其是孙策,作为江东军之主。他知道这么一个人才对己方的重要性,至于说庞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还是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说实话。孙策他没有什么太多的顾虑。毕竟周瑜和鲁肃可都

    是聪明人,他们早都认识庞统,因此他们能那么紧张其人,就不得不说庞统其人的本事。所以真要算起来,孙策不是相信庞统,而是对周瑜和鲁肃的信任。也是。他不可能那么相信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人,但是对于自己两个得力属下,他确实,那是非常信任。

    -----------------------------------------------------

    曹仁看着已经不再说什么的鲁肃,还有江东军众将一眼,他是心里暗笑。说实话,他们都是什么想法,曹仁还能不清楚吗。也许完全相同的,他不会想到,但是大致上的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对于他们江东军众将的想法,他是心里有数。不过曹仁不是小气的人,而且也是识大体,所以他知道,这个事儿,到如今这样儿,就算是结束了。毕竟鲁肃给了自己,

    或者更准确来说,是给了己方一个交待,那么就足够了。如果说是孙策在这儿,那么他鲁肃说什么,自己也许不会在意,不会太在乎。可是孙策没在啊,这鲁肃就能代表江东军,孙策临离开之前,把江东军大营可都交给他了,所以他说什么做什么,自己是不可能不在意的。

    所以此时曹仁说道:“先生都如此说了,那么我也就不再多言。其实孙将军有什么着急之事,我军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希望以后再有这样儿的事儿,我军作为盟军,能早些得到消息!这之前还是从我军探马处得知孙将军和公瑾先生离开了!”曹仁那意思,以后你们得给

    -----------------------------------------------------

    己方面子,这今次的事儿,可真是,做得不地道啊。当然曹仁确实不好直接就对鲁肃这么说,毕竟他也得给对方给江东军点儿面子。毕竟人家鲁肃可是挺给自己给己方面子的,而对曹仁来说,这既然你不给我不给己方面子,那么自己也不会给你给你们江东军面子。但是你要是给自己给己方面子的话,那么投桃报李,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就是这样儿。

    所以曹仁自然不会直接去说什么,并且那样儿让江东军众人看了,显得自己太没有什么水平,并且他们绝对会认为自己太过小气,就这,曹仁心里都清楚,他们不可能没有怨言。

    但是曹仁做事儿,只要是对己方有利,是利多弊少的,他就没有什么不能去做的。也许有些事儿,他会有顾虑,可能不会去做。但是也有些事儿,哪怕就算是有顾虑,他也一样儿会去做。因为在他看来,那是如今自己这个主将,必须去做的。就像此时此刻说出来的话,这是自己作为如今兖州军在临湘的主将,必须要说的,对方都欺负到己方头上来了,自己还能

    -----------------------------------------------------

    做到无动于衷?那不可能,哪怕就算是面对孙伯符本人,曹仁也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自己身为兖州军的主将,大帅,可以说肩负着自己主公给自己的使命,并且绝对不会让己方的权益受到什么损害,哪怕是他孙伯符,自己也没有惧怕过一点儿。哪怕是,自己有所顾忌,但是如果自己不能为己方据理力争的话,自己这个主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是吗。

    所以曹仁在面对着鲁肃还有江东军众人,他依旧是侃侃而谈,他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相反,他则认为,这是自己必须要去做的。而且这事儿本来也是他们江东军理亏,是对不住己方在先,所以自己有什么不能去和他们去讲的,也许有的话确实,不能说得太过直白,但是基本上,大致上的言语,还是可以直接表露出来的。这也好让江东军众将知道己方的

    态度,让他们以后别再如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