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仁从来都不是一个小气的人,这个必然。但是在有些问题上,他却认为自己是必须要据理力争,己方的脸面,是不容践踏的。毕竟在他看来,自己主公把一路人马交给自己了,如今胜败先不论,至少孙伯符的态度,就是不怎么看得上己方,不给己方面子,所以在曹仁看来,是有必要好好说一说的。也许有人不会像自己这么做,可自己却必须如此,要让他们好

    好看看,己方不是好惹的!所以曹仁是带着气儿来的,不过之前因为看到了鲁肃他们出了大帐,双方见面后,他就把怒火儿收敛了起来。对曹仁来说,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进大帐前,就表露出什么来。那样儿只能是让人看轻,至于说进帐之后,那么还得看情况的变化。如果说鲁肃他们低三下四,给己方面子,那么自己也许不会计较什么,毕竟都是盟友,是联军。

    矛盾什么的,肯定不会没有,可是真要是有矛盾,有冲突,那只能是让凉州军他们看了笑话。最后是“亲者痛,仇者快”啊。曹仁很是有大局观,所以他绝对不会那么去做就是了。

    -----------------------------------------------------

    曹仁此时是心里冷笑着,不过表面没有表露出太多,只听他问道:“敢问子敬先生一句,你我双方可是盟友,是联军?”这个时候曹仁显然就是开始质问上江东军了,在孙策和周瑜没在的情况下,说起来曹仁确实没有什么太多太大的顾虑。他唯一顾及的也只是双方的联盟,毕竟哪怕孙策不给己方面子,但是自己在其人走了之后,也不给江东军面子。那么等之后

    他再回来,肯定不会不去计较。说起来这打了小的,就得来老的。孙策他作为江东军的主公。如果说面对自己不给江东军众将的面子,他最后再不出面的话,那都不可能。所以哪怕孙策是没在大营,但是曹仁依旧是顾虑其人回来。如果说不是这个原因。他确实可能早就发火儿了,而且这事儿凉州军不会知道,他们手还伸不到这么长。毕竟大帐内发生的事儿,他

    不认为黄忠如今就能知道。如果说是大营所发生的事儿,动静大了。他们临湘城肯定能知道。可是换成了大帐,这个他们就不会知晓了。就算是知道,那也是以后的事儿,不是此时。

    -----------------------------------------------------

    而鲁肃一听曹仁这话,他和江东军众将都清楚,这就是在质问自己这些人。说起来也是在质问自己主公,哪怕他没在,可曹仁那个意思,是有目共睹。不过鲁肃还是说道:“曹将军这是什么话,你我双方当时盟友。是联军!”鲁肃自然是马上就给了曹仁肯定的答复,哪怕他也清楚,之后曹仁会根据自己所说再去发挥,不会自己不惧这些,但是有些话,却必须说!

    曹仁一听,心里暗笑,嘴上言道:“好!既然子敬先生也同意如此,可如果说曹某有事离开,那么一定会尽早通知孙将军。甚至直接就请孙将军去我军大营!可贵军在孙将军离开一事的做法上,实在是让盟军寒心啊!”曹仁肯定不可能直接就去指责孙策什么,那样儿的话,说起来只能是起到反作用。并且要狠狠得罪江东军所有的将士,那绝对不是他想要的就是了。

    所以这时候他的话,算是比较委婉吧,因此,曹仁就这么说出来了。那意思我要是像你们主公这样儿,我早就告诉你们了。可你们呢,是如何做的?是根本就没给己方半点儿面子,实在是太让人不爽了!这就是曹仁的意思,当然他不可能那么去说,只是说,让人心寒啊!

    -----------------------------------------------------

    鲁肃和江东军众将都明白曹仁的意思,这不就是直接质问自己这些人吗?看自己主公和周瑜都没在,他曹仁就“翻天”了。不是说众人就看不起曹仁,主要是谁都是欺软怕硬,没有什么例外的,毕竟没有人不为了自己利益而考虑。可曹仁这样儿,要说自己主公在这儿的话,要是周瑜在这儿的话,他曹仁会这么问吗?当然了,要非说,自己主公在这儿,就没这事儿

    了,也不是不对,可如今的情况不是这样儿啊。他曹仁就是来兴师问罪来了,他是不怕鲁肃什么,哪怕鲁肃确实不一般。当然在江东军众人眼里看来,曹仁也确实不会怕鲁肃什么,毕竟之前也算是打过那么久交道了。而他们可都知道鲁肃其人的性格,对于己方的盟友,他是绝对不会太过心狠的,这个必然。因为如今的情况,造成了鲁肃是必须,不得不如此。毕

    竟不管是兖州军也好,还是己方江东军也罢,鲁肃清清楚楚,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凉州军。说起来要是凉州军一日不灭,鲁肃可真不想去破坏两家双方的同盟,这就是鲁肃。

    -----------------------------------------------------

    因为鲁肃这人非常有战略眼光,非常有大局观,比曹仁可强多了。说起来在演义中,鲁肃是一副老好人模样,经常跑到荆州,去和诸葛亮还有刘备他们要地盘。可说实话,鲁肃可不是那一副老实人的形象,那么他平时看起来确实是那样儿。但是真正了解他的人可都知道,对于朋友,鲁肃确实就是那样儿,因为己方需要盟友,不能没有他们,没有他们,己方就更

    被动了,这联合是一个对哪一方都好的局面。但是对敌人,他可就不是这样儿了。同样儿。在演义中,鲁肃知道刘备是江东的盟友,不可缺少的一个朋友,双方的联合。是必须的,要不然的话,没法对抗北方的曹操。所以哪怕荆州让刘备癞皮赖脸一直占着,他也没多说什么,孙权让他去要荆州。他不可能不去,而刘备不给,他又不可能逼他什么。所以鲁肃周旋在他

    们两人中间,可以说孙刘联盟的功臣,第一就是鲁肃,没有别人。因为他看得太清楚了,孙刘联盟抗曹就是不可或缺的,必须要这样儿。除非有朝一日,刘备的汉军比曹操还要强了,

    -----------------------------------------------------

    那么到时候。就要变成己方和曹操联合,一起对付刘备了,这就是鲁肃的想法。他太清楚了,己方能在天下占有一席之地,可不是说己方实力怎么怎么强,那还真没有。和人家曹操比,差远了,之所以能在天下有一席之地,说起来就是己方有着长江天险,有着战力最强的水军。这就是己方的倚仗,他曹操可没有这个。所以联合刘备,就能对付曹操,三分天下!

    所以说在演义里鲁肃是真正维护孙刘联盟的第一人。他眼光比诸葛亮还要高点儿。而鲁肃不在了之后,在江东军中,可再也没有像鲁肃那么有眼光的战略家了。说起来不管之后的吕蒙,还是陆逊,可以说一个比一个厉害,都是非常有谋略的大才。他们在有些地方。是要超过鲁肃的,可是在大局观上,他们不如鲁肃其人。所以鲁肃是非常有眼光有大局观的这么一

    个,其他人还真是,在这方面,比不上他。而此时鲁肃听到曹仁的话后,他则是微微摇头,然后这才说道:“我知曹将军之意,说起来我家主公没和将军说什么,实在是另有原因的!”鲁肃当然不会实话实说,那主公就是不想告诉你,然后直接就走了,这事儿显然不可能。

    -----------------------------------------------------

    曹仁呢,也算是给面子,马上就问道:“先生的意思是说孙将军……”曹仁他这个时候确实是想听听,鲁肃到底要说什么。说起来还是那话,他承认鲁肃的本事,可未必就绝对自己就绝对对付不了对方。至于说江东军众人,他们倒是对鲁肃很有信心,知道曹仁可不是对手。

    而鲁肃此时一笑,然后说道:“曹将军,当时的情况,将军有所不知啊,事发突然,所以算是事急从权吧,主公也是没有办法,很急,因此,是没有办法通知将军了。这事儿也怪我,本来主公让我留守大营,我应该是早让士卒通知将军一下,可惜却因为琐事忘了,所以……”

    曹仁一听,心说鲁肃这是服软了,但其实实际上,鲁肃可不是这样儿。不过在所有人看来,是这样儿而已。但如果周瑜在这儿,他就能很明白鲁肃的意思,知道其人的想法。孙策也会知道一些,毕竟鲁肃是为了大局着想,这个一点儿没错。曹仁不足为虑,哪怕如今在临湘的兖州军,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是曹仁后边是曹孟德,兖州军士卒后面是整个兖州军全军。

    -----------------------------------------------------

    对此,不可能所有人都没有一点儿顾虑。而鲁肃更清楚,曹仁为什么来这儿,他不是因为自己主公没给他面子,他就来这儿。他曹子孝也是有些大局观在的,所以他是因为己方没给他们兖州军的面子,所以才过来的。这在他认为,就是自己主公不给他主公不给兖州军面子。

    其实说鲁肃,他确实,还是能理解曹仁的。毕竟两人也算是认识不短时日了,更是在孙策没来之前,每日都在打交道,所以他还能不知道他吗。所以曹仁为什么要来,他清楚,如果说自己碰到这样儿的事儿,自己也许不会说什么,不会多想什么,都在自己主公。说起来他让自己如何,自己就得去如何。可曹仁不这样儿啊,曹操没在这儿,他也不知道曹操的意思,

    所以既然曹孟德把临湘这边儿的事儿全部都交给他了,那么自然是曹仁他自己要怎么去处理,就如何去处理。不管是什么结果,就算是曹孟德知道了之后,他也不会反对的。因为他曹孟德本来也是个比较好面子的人,这个天底下人没几个不清楚的。所以你撅了他的面子,

    -----------------------------------------------------

    不给兖州军面子,那么兖州军有什么反应反击,那都是正常的,就像如今的曹仁,鲁肃都懂。还别说,鲁肃几句话,确实让曹仁发不起来火儿了,关键是鲁肃是真了解他啊。他可知道,曹仁脾气,典型就是吃软不吃硬啊。如果说这事儿是孙策在这儿,那么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来说,他绝对不会和曹仁说半个软字的,这是必然。但是鲁肃却不一样儿,哪怕他也知道,

    如今的自己代表了整个江东军,但是在己方大营,自己的大帐,和盟友这么说,他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的面子,不要都没关系,只要能不和盟友发生矛盾,就比什么都强了。

    至于说己方的面子,说起来鲁肃也没觉得自己一句话,就丢了己方的面子,好像还没那么严重吧。在他眼里,看得清楚,这面子可不是说你自己说面子就是面子,而是你自己争来的,那才是面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