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仁几人可都是做事干脆利落,是毫不拖泥带水的人,所以这事儿曹仁已经拍板儿定下来了之后,他就和郭淮一起去了江东军大营,而曹真和牛金,他们两人则留守在此。●⌒然后曹仁便和郭淮一起离开了,这在帐中的人,就属郭淮,是曹仁最为看重的一个。哪怕曹真也是有点儿头脑,但是说实话,他认为还是郭淮更深得他心。毕竟在有些方面,他认为郭淮是要超

    过曹真一些的。而在江东军大营的鲁肃他们,是在曹仁往江东军大营这儿来的时候,就已经收到己方探马的消息了。鲁肃闻言一笑,然后对众人道:“各位,咱们出帐看看如何?”

    众人此时都点头同意,毕竟孙策离开之前,说得清楚,营中一切大小事务都有鲁肃全权负责,不管他做什么,除非是那种大逆不道,谋反什么的,要不然的话,这些人都得无条件服从!所以鲁肃一说要出大帐去看看,众人此时都齐声应诺,“诺!”显然他们不会在这个事儿上和鲁肃有什么不愉快。张辽和鲁肃关系不错,之前一直都是和他一起来临湘,所以没问题。

    -----------------------------------------------------

    至于说另外几个,孙翊是最听他大兄的话,可以说孙策的话,比圣旨要强,因此他说让听鲁肃的,基本上不出什么意外。孙翊绝对不会反驳鲁肃什么。而孙静呢,别看他身份地位都不低。是孙策的叔父,而且可以说是一直追随孙坚打天下的元老人物。但是其人年纪也不小了,并且是真正为了整个江东军着想,为了自己侄子,还有孙氏着想的人,孙策的话,他不

    可能不听。而贺齐和虞翻呢,可以说和鲁肃关系都不错,虽然不是说像周瑜和鲁肃那样儿,可确实有交情。而且他们可都知道鲁肃的本事,因此,他们都服,所以没有什么不听话的。

    所以这个时候鲁肃一说全都出大帐,他们自然是没有什么不听从的。而且鲁肃所说不过就是出大帐而已,又不是说出大营,所以他们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地方。说起来曹仁他是和自己主公的身份地位不对等,可是和自己这些人,那么地位倒是没有什么大区别。可即便是这样儿。哪怕双方还是联军,是盟友,可他还有他们兖州军的将领,却还不可能让自己这些人

    -----------------------------------------------------

    出大营迎接。而显然鲁肃也没有那个意思。不过能出大帐,说实话,就算是个他曹仁面子了。毕竟曹仁代表的是曹操曹孟德,是整个兖州军。江东军众将的面子。不是给他曹仁一个人的,是给曹操兖州军的面子。当然了。如果说来的人是曹操,那么在场的所有人,就都得出大营迎接。毕竟曹操和孙策是一个地位的,因此哪怕他们就算再不想,可是不得不出去。

    这个就是礼节上的问题了,你不出去,没什么大不了。可丢人不单单是你自己一个,是给自己主公,给所有江东军丢人。确实,这事儿要是真发生了,那么兖州军的人,不会去多想你一个江东军将领如何如何,他们会想,这是不是你们主公让你们这样儿的?如此是不是一个信号,代表了你们江东军的意思?再或者……反正他们不会有什么好想法就是了,所以在

    面对曹操的时候,江东军将领绝对不会像此时此刻这样儿,鲁肃更不会让众人就除个大帐,就算是给兖州军面子了。因为来的是曹仁,所以哪怕他们如此,也没有人能挑到什么理,所以没什么大不了。如果真换成曹操,就必然不是这样儿了。此时鲁肃他们出来后,曹仁郭淮

    -----------------------------------------------------

    他们也已经快要到了,他们两人自然是看到了从大帐中出来的鲁肃众人,果然是没有孙策,周瑜也不在!不过对于鲁肃他们出来,曹仁和郭淮自然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哪怕他们没出大营,不过一想他们也都是明白,就算是他们江东军将领,只要不是孙策亲至,那么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曹仁基本也是不会出大营的。所以出个大帐,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而且自己来

    的时候,显然江东军士卒早已通报,而自己也没有其他的意思,他们江东军的人知道就行了,根本也没指望着他们出大营来迎接自己两人,自己两人又不是自己主公。而且曹仁和郭淮很清楚,要说如今这样儿,才算是正常。哪怕孙策和周瑜没在,显然就是离开了。但是他鲁肃要是带着一票江东军的人出大营来迎接自己两个,那么曹仁和郭淮心里才没底。因为有

    句话说得好的,叫做“无事献殷勤,是非奸即盗”啊。可不是吗,真要是那样儿一反常态的话,估计自己两人才会更去多想,到底江东军是个什么意思,不会是要算计己方吧?

    -----------------------------------------------------

    所以这个时候曹仁和郭淮看到了鲁肃他们不过就是如此之后,他们倒是很放心,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毕竟他们不是自己主公,也知道这身份地位,其实和对方也没有太大区别。

    众人见面后,鲁肃是忙笑道:“曹将军来此,此处不是讲话之所,来。咱们入帐一叙,二位。请!”说着,对着曹仁和后面的郭淮比了个请的手势。曹仁是微微点头。然后也是笑道:“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各位,请!”看到鲁肃对自己两人还算客气,曹仁自然也不好不给鲁肃他们面子。毕竟虽然这事儿已经发生了,可毕竟还没说开,双方都要面子,所以

    这个时候曹仁绝对不会不给鲁肃他们面子,至于之后,再说其他的吧。不过曹仁心里也清楚。哪怕孙策和周瑜都没在大营,可江东军这儿只要有这个鲁肃鲁子敬在,这就不好办啊。这个鲁肃自己和他也不是打交道一日两日了,实在是认识不短的时日了,要说自己还不知道他吗。而且孙伯符其人能留他在此,显然是认为其人能对付得了自己,所以曹仁和郭淮两人

    -----------------------------------------------------

    对视了一眼,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众人是都进到了大帐中,当然了。这个大帐可不是孙策的中军大帐。自己主公不在,他们也不会去自己主公的大帐。所以这个自然是鲁肃的大帐,而曹仁郭淮他们对此还是很熟悉的。进入之后,众人是分宾主落座。鲁肃他们可都清楚,这关键的地方到了。看曹仁和郭淮两人,之前在大帐外。是看不出什么来,可他们谁不知道。

    这二位就是来“兴师问罪”来了,所以自己这些个。可是不能怠慢了。毕竟自己主公确实是没在,连带着周瑜都没在这儿。所以有什么事儿,自然都是好好解决了最好,不要和曹仁和兖州军起什么冲突。曹仁他是有大局,可己方也不是那么小气吧。但是在有些事儿上,还真是不好说,毕竟曹仁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说起来他在曹操,在他主公的面前,他是好

    像没有什么脾气,看着挺老实的,可就算江东军的人都知道,曹仁可真不是一个什么好对付好脾气的人。如果说你真那么认为了,那么恭喜你,估计你就要被他给卖了,然后你还乐呵呵帮他数钱呢。不过江东军众人也有信心,因为己方有鲁肃在啊,所以他曹仁翻不起风浪。

    -----------------------------------------------------

    曹仁,江东军众将自然是不会小看,毕竟是“人的名,树的影”,这曹仁什么情况,就算江东军众人不是说那么特别了解,可多少在情报上可早都知道了,毕竟其人是兖州军重要的将领,而且更是曹操倚重的曹系大将,是曹操的亲族,有亲戚关系,深得曹操的器重。并且这些时日,众人和他也是日日接触,所以多少还是知道其人一些东西的。如果说之前,他们

    没有见过曹仁其人的时候,他们是大致对他有了个大概的了解,那么现在,可以说是比之前了解多多了。所以曹仁本事,他们都认同,知道是难得人才,而且是将帅之才,统领个几十万人马,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认为他会是鲁肃的对手。因为如果说起来,带兵去征战什么的,鲁肃在有些地方,他是不如曹仁。可要说起来谋略上的东西

    算计个人,算计个什么事儿的话,曹仁还真是比不上鲁肃。毕竟这个术业有专攻,他曹仁就是个沙场的宿将,而鲁肃就是顶级谋士,尤其在战略,还有一些算计上,可以说特别厉害。

    -----------------------------------------------------

    众人都坐下后,此时鲁肃才再次开了口,“不知曹将军来我军大营,是所为何来啊?”

    可以说不管是鲁肃,还是在座的江东军众将,对曹仁为什么来这儿,他们都是清清楚楚。因此,鲁肃如今这算得上是明知故问了。但是怎么说呢,他肯定不能直接就对曹仁说,你不是因为我们主公的事儿来问罪来了?或者什么什么的,这话鲁肃肯定不会去那么说,所以还得这么去问,反正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就心照不宣了。而曹仁一听,是心里冷笑,不过嘴

    上却还是说道:“这个子敬先生,不知道孙将军和公瑾先生,今在何处啊?”曹仁先问孙策和周瑜,他们都哪儿去了?他和鲁肃打交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所以双方可以说都是太熟了,要说如何如何了解,知根知底儿,可能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是说两人都听了解对方的,这个倒是一点儿都没有错。所以曹仁也知道鲁肃,鲁肃更是比较了解曹仁,所以两人就是彼

    此彼此。而此时鲁肃一听曹仁所问,他也没多说其他的,就直接说道:“这个主公和公瑾,

    -----------------------------------------------------

    是有要事离开了!所以此时他们都不在营中。”这便是鲁肃第一句给曹仁的回答,当然也算是他给曹仁的一个回复,这一切也算是在众人所料之中,也包括曹仁和郭淮在内。

    显然他们是预料到了,鲁肃就会这么说,他当然不可能说主公已经离开了,就是没告诉你们,这显然不可能,所以也只能是这样儿。而曹仁听后,便露出了一副不是那么满意的表情了,这也是必须的。毕竟这孙策的所作所为,是一点儿面子都没给己方,曹仁不认为自己面子会超过己方兖州军的面子。他孙伯符不是不给自己面子,是不给整个兖州军面子啊。

    所以曹仁是很不满意,自然自己面子和整个兖州军面子,孰轻孰重,不用再多说了。以前的事儿,哪怕让曹仁觉得有丢人的地方,他也不是那么特别在意。可要说孙策不给己方面子,这事儿他不可能不去计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