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们心里可都清楚,连周瑜鲁肃他们都没说什么,那么自己这些人,其实更不好去多说。∷至于最后的结果,也许说出来,那么非但不会起到好作用,估计都得起到反作用,而且自己主公对自己印象还会不好。因此,几乎就是没有几个人会去做这样儿“吃力不讨好”的事儿。

    孙策走了,和周瑜一起离开了临湘城外的江东军大营。而他们两人离开,就只有江东军众将和一些士卒知道,至于说其他人,还真是不知道。但是唯独没有瞒过兖州军的探马,他们在距离兖州军大营以北不到三里的地方,发现了孙策和周瑜的踪迹。当然他们可没有傻乎乎去打招呼,虽然他们知道孙策周瑜他们肯定不会杀自己灭口什么的,可这也绝对不是好事儿。

    所以探马没敢过去,当然孙策周瑜是早已发现了他们,只是对两人来说,只要不是凉州军的探马,他们也确实是懒得搭理。所以孙策只是对兖州军探马一下,便再次和周瑜忙不停蹄地上路了。他们可是清楚,虽然己方士卒禀报说庞统这时候是在罗县,可谁又知道,其人如

    -----------------------------------------------------

    今还会不会在那儿了。本来他庞士元就属于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所以孙策和周瑜可都担心着呢。因此,两人知道。不拿出点儿速度出来,那肯定是不成。因此。更不可能因为什么小事儿而耽误了。所以他们两人这个时候是马不停蹄地赶往罗县,而兖州军探马虽然不知道孙策周瑜具体要上哪去。可这大致的方向,他们都看得出来。至于说自己将军知不

    知道对方如此,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几人这边儿,必须要有人前去禀报大营才行。自己将军知道与否不重要,如果说曹将军知道了孙策周瑜他们离开,这自己这边儿回去一个人再禀报一次,不过就是重复了一次,徒劳而已。可自己将军却不会批评。不会说什么。

    可要真是自己将军不知道此事的话,那么你还不禀报,那以后都是事儿,而且还不小。至于说将军不知道,然后禀报了会有功,这个兖州军探马也不是没想过。可他们认为,估计七成人家已经告诉自己将军了,所以估计谁回去,谁就是徒劳跑一趟。可却不能不回去就是了。

    -----------------------------------------------------

    最后三个探马中,年纪最轻的一个兖州土生土长的士卒回去了。不是说另外两个欺负他,主要是年轻人嘛,体力什么的都不错。所以就算是骑马跑个来回,也不是什么问题。而且对方确实也愿意如此,毕竟还是有那么点儿几率。自己会立功的,哪怕也就是三成。撑死四成,可他还是想去。因此就当人不让了。不过另外两个看事儿也比较开,如果真是立功,那么给

    这小子,他们也没有什么嫉妒怨恨的。本来吗,反正回去不是徒劳就是有功,就这么两种情况而已。说起来哪个都可能发生,不过前者几率大,后者几率相比之下,要小点儿而已。但是几率小的事儿,却并不代表不可能发生,而几率大的,可未必就一定会有。只是哪怕另外两人并不是说一点儿都不明白,但是他们的选择,还是自己不去。当然了,如果说他们真

    能分析出来这事儿到底是何种概率,并且就算不知道,可有赌徒心思,想去赌一把的话,那么这个最后的功劳,就绝对不会是别人的了。所以他们这样儿的人,也只能是在军中当探马。比他们强的自然就是头目了,而他们只能是当小兵的料,机会确实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

    曹仁是早已起来了,此时他则接到了探马的禀报,说是看到了孙策和周瑜两人,北上了!

    这绝对是一个重磅消息,至少对曹仁来说,不一般。关键是孙策离开了,自己居然不知道,这个就不得不说,这其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他不得不重视了。首先,曹仁不是没有派人监视江东军大营,可孙策和周瑜离开,居然没有人禀报自己,这说明了什么?绝对不是己方士卒不合格,那不是他们大意,而且说孙策和周瑜,他们避开了己方人马,不想让自己早明知道!

    曹仁对此是清清楚楚,至于说最后在官道上,还是和己方的探马碰到了,这个无可厚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那个时候都已经出了近三里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自己知道,可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可不是吗,就说此时此刻,曹仁受到了消息之后,他就能算出来,如今孙策和周瑜,应该是早已出了临湘地界,奔向他们所要去的目的地了。

    曹仁在心里叹口气,他是有些能明白孙策的意思,而此时他还是对探马言道:“你不错,立下功劳一件,下去领赏吧!”“诺!”探马是心花怒放的,果然是那小几率的事件发生了!

    -----------------------------------------------------

    他心里自然是高兴,毕竟自己将军可不是什么吝啬的人,所以他说下去领赏,那么早就有人准备好了东西,就等着自己下去拿呢。因此,探马是笑呵呵就离开了。知道有好处,还是不少好处。等着自己!当然他也知道,等自己回去后。自己那两个兄长,不得羡慕死自己。当然了,他虽然年纪不大,可也知道,这事儿其实还是不好吃独食,所以自然也少不得其他

    人的好处,就比如说他那两个大哥一样儿的袍泽。而等他离开中军大帐后,曹仁是心里不爽,直接就在桌案上狠狠击了一掌。显然,他是对孙策他们的做法,相当不满意!是特别不满意,非常不满!缓了一下后,曹仁这才吩咐帐外的士卒道:“来人,去请郭淮将军、曹真将军和牛金将军速来!”“诺!”士卒可一点儿都不敢怠慢,之前他可是听到大帐内的动静了。

    心里自然是清楚,自己将军这是有火儿啊,而且火儿还不小呢。说起来这么时日。在战事最紧张,己方最无奈的时候,也没见自己将军这样儿过。所以这次的事儿,显然是让他生气!

    -----------------------------------------------------

    所以士卒可不敢多说其他。更不敢怠慢,所以是赶紧去其他大帐找人去了。没一会儿,郭淮他们便陆续到了。一共就郭淮他们几个,所以根本就没有多久。就到了。哪怕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将军来找自己做什么,可显然。这还没到攻城的时候呢,应该不是攻城的事儿吧。不过想来自己将军确实是有要事,要不可就不会如此了。所以几人都是没敢怠慢,马上就来了。

    几人落座后,曹仁顿了一下,然后便把之前探马说报,给众人说了一下。他可没认为这事儿是假的,如果说一个人看错了,那么很正常,可两个、三个人都看错了?这点他是绝对不相信的,毕竟己方的探马,那在天下闻名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真正有那个实力啊。并且如今可不是大半夜,不是晚上,而是白日,要说三个人都看错了,那么这事儿也真是,更

    有意思,不过曹仁相信,这事儿就是真的,不信自己可以亲自去江东军大营一趟,到时候真假便一目了然了。结果郭淮几人一听自己将军的话,他们一下就明白了,敢情自己将军是因为这个事儿不爽了,火儿了,这可真是,还真是不那么太好办啊,这江东军得罪人大发了。

    -----------------------------------------------------

    此时不管是郭淮也好,还是说曹真和牛金也罢,可都是知道,要说自己将军那个人,那可是多好面子的一个,可如今孙策的所作所为,可以说是半点儿都没给自己将军面子啊。是,他们何尝不知道,他们又如何不清楚,自己将军确实是不能和他孙策孙伯符相提并论,可己方也从来没有这样儿的想法。但是如今在临湘的情况,双方是盟友,就得互相帮衬,扶持,

    自己主公不在这儿,自己将军可以说就是自己主公的代表。但是孙策他们的做法呢,却是半点儿都没给什么面子。这可以说不给自己将军面子,那就是不给自己主公面子,更是不给己方兖州军面子。这不管是郭淮还是曹真牛金,他们此时的想法都是这样儿。说起来郭淮和曹真都不是那么好面子的人,牛金倒是比他们更看重这个,不过当碰到这样儿的事儿,三人

    的想法,基本还是相同的。主要是本来人家就不给你面子了,所以己方自然而然,是所有人都要团结到一起才行。毕竟如此来说,才能让人不敢小看,不敢小觑,让人能重视己方。

    -----------------------------------------------------

    确实,哪怕兖州军如今势力天下第一,哪怕他们的实力也不弱,可众将却还是有些想法的,可没认为老子就是天下无敌了,那不开玩笑吗。就说凉州军的实力,他们可在心里没觉得就比对方强了。所以只有继续就是自强不息,努力再努力,这样儿才能对主公王图霸业有帮助。

    此时郭淮开口说道:“将军,属下以为,将军此时可以亲自去江东军大营走一趟,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起他孙伯符如今早已离开此地,那么此时将军再去,想来鲁子敬他们不会对将军隐瞒什么!”听了郭淮的话后,曹仁是微微点头,当然曹真还有牛金,他们也都如此。

    说起来曹仁还真就是如此想法,毕竟怎么就能你孙伯符,你们江东军不给我兖州军面子,我们就不能去问问你?曹仁虽然在心里不全都是兴师问罪的意思,不过多少还是有点儿那意思的。但是怎么说呢,他肯定不会带着气儿就去江东军大营就是了,他还得和郭淮他们好好商量一下,至少要让己方占理,那样儿自己去江东军大营,那样儿心里不就有谱有底儿了吗。

    -----------------------------------------------------

    曹仁自然是同意了郭淮的话,所以便对三人言道:“好,既然如此,那么伯济和我此时去江东军大营走一遭!子丹留守大营,牛金辅助,不得有误!”“诺!”三人是齐声应诺,他们可都知道,这自己将军是要动真格的了。他不是就简单为了自己的什么面子,而是为了主公,为了己方兖州军,为了所有人!而对曹仁来说,这事儿自己是当仁不让,自己不去的话,估

    计最后可能都让人觉得自己是怕了他们江东军了,那可真是成笑话了,自己会怕什么吗?倒不是没有,可真是几乎没有,至少不会怕了江东军,更不会怕了他孙伯符!是,哪怕两人的身份地位不对等没错,可却并不代表曹仁就惧他什么,没有的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