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孙策自然是知道,自己弟弟第一个上去了,真给自己争脸啊,他此时心说。孙策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好自己面子,那怎么可能。不过他也确实,没像曹仁想象的那样儿,就得意非常,一定要在他面前显出如何云云。其实孙策还不至于那样儿,要是旁边是曹操的话,也许他会如此也不一定。至于说曹仁,这身份地位都不对等,这还如何能让孙策去怎么样儿呢。

    孙翊上去了,这其实都在黄忠三人的预料之中。毕竟这兖州军和江东军攻城也有一会儿了,要是还没人登城的话,会不会让人觉得,这夜袭确实不怎么样儿。本来天底下最擅长夜战的,不是他们兖州军,更不是什么江东军,而是如今守着城池的凉州军。所以黄忠他们没怕过什么,哪怕其人年纪大了不假,可在如此夜晚的精神,却依旧不比年轻人差多少。黄忠没事儿

    就爱用战国时期赵国的老将廉颇来比较自己,当然他不是说自己就比廉颇还要厉害,只是廉颇都那么大年纪了,一顿饭还是吃不少斤肉,拉强弓,这黄忠知道,自己也能做得到这个。

    -----------------------------------------------------

    所以虽说黄忠并不是觉得自己就一定比廉颇厉害,可他确实也没认为自己比其人在有些地方,差多少。所以要是有人说他老的时候,黄忠就把廉颇搬出来,然后就说,想当年,廉颇年近八旬,尚能……所以说真是,了解其人的早都已经习惯了,黄忠这个人,就是这样儿。

    此时黄忠还在对付着张辽。所以没办法去对付孙翊,也只能是黄叙带着人马对付他了。而从当初他差点儿伤到孙翊的手上后,可以说他是特别小心谨慎。至少这几日,黄叙确实是没有给孙翊任何机会。他也清楚。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伤了,要不然的话,不单单是自己不能出战那么简单。这最后也许会影响战局的,至少黄叙也知道,这有自己在城头。那肯定是比

    自己不在城头要强啊,而且还要强不少。别看自己本事不大,这是没错,可自己终究比那士卒可强太多了。好歹自己是个武将,自己是没有自己父亲那个本事不假,可自己也是兢兢业业,一直跟着自己父亲的脚步去对付敌军,自己从来没有大意怠慢过,所以多了自己更好。

    -----------------------------------------------------

    黄忠此时是再一次逼退了张辽,然后他就奔向了孙翊。孙翊自然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心里暗自叫苦。哪怕他是不怕黄忠什么,可他虽然有那么点儿狂,可孙翊却不傻,而且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他心里清楚,黄忠过来,尤其是直奔自己,显然,这自己是要顶不住了啊。

    结果自然是和他所想一样儿,他终究还是没能挡得住黄忠,不到十个回合。便被黄忠给逼退了。这时候虽然是半夜,可城头还有城外,都是灯火通明的,虽然不是说照耀和白日一样儿。但确实,是很亮了。所以孙策也看到了自己弟弟被逼退,他心里说着,这黄忠果然劲敌!

    他哪怕并不想面对如此对手,可已经遇到了,己方就得一往无前往前冲。不管什么结果,都必须如此。不过尤其这几日,孙策其实早就已经看到己方破城的日子了。他知道,这一日,应该是为时不远。黄忠是厉害不假,自己也承认,可自己这边儿,有那么多人呢,还有曹仁那些,所以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临湘了?所以孙策心里清楚,哪怕临湘城人马还有不少,可

    最后未必就能抵挡得住己方的进攻,没看到己方在进步吗,而凉州军的铁桶防御,减弱了!

    -----------------------------------------------------

    孙翊是无奈下去,当然也是十分万分不甘,但是自己武艺真就不如黄忠,这是其一。其二便是,哪怕自己武艺和那虓虎吕布一样儿,估计也抵挡不住如此多的士卒吧。反正孙翊他也没认为,这个攻城就靠着一两个人就一定能破了的,那还没有,至少要靠着所有人,不管是将领,还是士卒,尤其是士卒,他们不爆发,就指望着自己还有张辽包括兖州军那俩,真是……

    那样儿的话,孙翊可不认为能破了临湘。要真是有那么容易的话,估计这城不早就被破了?真的,哪怕黄忠是强敌劲敌,哪怕城头还有万人在守御,可要是真那么容易的话,就好了。

    之后曹真和牛金也上去了,张辽依旧是被黄忠压制。不得不承认,黄忠一手箭术,说起来真是天下无双,绝对是第一,至少在武将中,绝对的。所以就是张辽,哪怕也堪堪能躲开其人的一箭。当然还是那话,黄忠是出其不意,冷不丁给对方来那么一下,要不然估计也没有太大的威胁。毕竟张辽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将领,那可是有名的大将,确实是不能小看小觑啊。

    -----------------------------------------------------

    曹真和牛金自然是早就看到了孙翊被逼退,而比较巧合的是,几乎是孙翊刚下去,这边儿曹真和牛金就几乎同时到了城头。结果他们是倒了大霉了,因为这个时候两人所面对的,却是黄忠父子还有糜芳三人的围攻。当然除了黄忠之外,黄叙和糜芳都没上前,不过却也指挥着士卒,包围了两人,还有兖州军的人马。结果曹真没忘了给自己鼓劲儿,大喝了一声:“

    牛将军,咱们拼他娘的!”曹真虽然看起来像是个比较文明的人,可当武将的,有几个是真正文明的人呢。基本上骂人谁都会,只是有人经常说。有人不怎么说而已。所以从曹真口中蹦出什么脏话脏字,那都不算什么意外了。牛金一听,也是热血沸腾,大喝回应着曹真。

    同时两人的大喝。也激起了在城头上的兖州军的血性。这两人的大喝,让他们觉得,连自己将军都要拼了,那我们呢。说实话,自己将军这可不单单是说。而是实实在在和敌军厮杀着,那么连带着他们这些士卒,其实也是受到了感染,看自己将军都如此,那么自己也应该。

    -----------------------------------------------------

    黄忠三人看到爆发了的兖州军士卒,还有曹真和牛金,他们心里也是一笑。任你们再强,可也依旧顶不住己方士卒的包围,看看你们这且战且退的样子,就不难看出什么来了。在此时此刻。黄忠对己方将士,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毕竟哪怕他们兖州军士卒小爆发了不假,可己方也不是吃素的,这么多人,对上人数不是那么多的兖州军士卒,确实是手到擒来啊。

    所以兖州军自然是且战且退,最后曹真和牛金,也和孙翊一样儿,被黄忠给打下城去,当然就是被逼退了。他们速度快。下了城头,要不然,绝对要受伤。毕竟他们武艺可不如孙翊还有张辽,因此躲得慢了的话。绝对是要受伤的。他们的武艺和黄忠差了一大块儿,这个差距,确实是影响了不少。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至于这么狼狈下去了,之前的孙翊可没这样。

    此时在云梯上的孙翊,看到曹真还有牛金被逼退的狼狈样儿。他是在心里忍不住发笑。不过好在面儿上他是忍住了,要不然的话,这绝对是要更影响两军间的关系。本来兖州军和江东军关系就说不上怎么好,如今这样儿,大面儿上说得过去,那是双方主公的面子,如此。

    -----------------------------------------------------

    所以就算是孙翊想笑,可却也知道,不能,也不行!所以他是强忍着,让自己不去看他们,更不要去想,就只是一心登城。而本来看到孙翊被逼退后,曹真和牛金上了城头,曹仁眼中闪过一道欣喜,可还没一会儿,这曹真和牛金就下去了,这让曹仁这个不甘心啊。心说你们就不能给我给己方多争点儿脸,这可是在孙策面前,好在他没看自己,要不可就丢大人了。

    想到这儿,曹仁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心情,他可一直都是希望曹真和牛金能给自己给己方争脸呢。可实际上,这几日他们的表现,可以说确实,并不怎么样儿。总体上,说起来确实是没有孙翊还有张辽他们江东军一系的将领表现好。哪怕曹仁算是日思夜想,都想着己方将士能争脸,能露脸,可是显然,这现实和你所想象的,差距太大了,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此时张辽终于是突破了黄忠封锁,登上了城头,他这也是最后一个上去的。不过对于这个,张辽已经不是说那么特别在意了。从领兵攻城的那一日开始,越来越多的时日他逐渐不看重

    -----------------------------------------------------

    这个了。结果他这么一上来,黄忠自然是第一个就带兵围了过去。其实让张辽上来,黄忠肯定不是故意放水,这个绝对不是。毕竟年纪大了,他体力什么的再好,也不如张辽,这个是肯定的。哪怕他武艺是要比张辽高那么点,可体力终究还不如他。所以在张辽带着兖州军猛烈进攻的时候,两人都是消耗不少的体力,可张辽因为年纪比黄忠小很多,所以他更占优。

    因此,黄忠在这个方面就处于劣势了,所以一个没注意,就让张辽抓住了机会,直接就上到了临湘城头。不过黄忠反应迅速,直接拿着环首刀就奔向了他。张辽一看,大喝了一声,“来得好!”然后便和黄忠战在一处。他知道,自己要想突破,那么就得和这样儿的高手对招。要不然的话,就是在生死之间,也可能领悟,然后突破。如果是和高手过招的时候,出

    现大危机,在生死之间,这样儿才更能让自己突破。不过显然,这样儿的情况说起来还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反正张辽很清楚,黄忠想杀自己,基本不可能,能逼退自己,却杀不

    -----------------------------------------------------

    了自己。这个确实,别看在演义里黄忠斩过夏侯渊,可那实在是因为夏侯渊太大意了,黄忠却是出其不意,要不就凭借夏侯渊的武艺,虽然他有点儿不如黄忠,可绝对有不至于一刀就被劈了,那不开玩笑吗。所以夏侯渊确实是太过大意了,这也不得不说他确实是中了法正的算计,哪怕他也有些谋略,可在这真正的谋士面前,他也玩不转了,法正确实是有两下。

    而张辽不是夏侯渊,他还没有那么大意的时候,所以哪怕黄忠倒是也想斩了其人,可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对他来说,只要能守住城池,能逼退敌军,那么就比什么都强。至于说其他的,如今退而求其次,能保住城池,黄忠就已经是烧高香了。其他更多的东西,他还真是没指望,不敢去奢求啊。他可从来没想到杀张辽,只想着能更早逼退其人,如此也就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