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此,曹仁他们是没半点儿意见,至少表面儿上,就是如此。就算有,那也是隐藏在心底了,就是这样儿。毕竟自己这些人也比不上孙策,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儿了,曹仁心想到。

    孙策说完后,就看着兖州军几人,果然,他是没有看出来什么。其实他心里也清楚,几人哪怕对自己就算是再不满,可这个时候却也不会说什么的。毕竟自己和他们主公是一个身份,一个地位,哪怕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不假,可要论势力是不如他们兖州军,实力可能也要差点儿,但是自己身份上却并非比不上曹操,这个就是了,同为天下诸侯,他曹操也不多

    什么,自己也不少什么。也许因为其人的势力实力,还有手中掌握着天子,在地位上,自己和曹操还差着一点儿距离。毕竟他曹孟德的官职要比自己高,这个是没错,可这官职什么的,还不都是他曹操自己说了算?所以天下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就行了,自己在这个时候,论起官职,是比他曹孟德低。可他要是当什么公,以后再称王的时候,自己就不比他差了。

    -----------------------------------------------------

    所以孙策肯定是不服曹操的,哪怕在有些地方,他也认为曹操确实是比较厉害。这个他承认,但是要说真正服了对方,那确实还没有。说起来孙策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哪怕他知道曹操势力第一,实力也强不假,可他确实没觉得己方就比兖州军差了多少。是,有些地方不如人家,可是己方江东军水战第一,这不光是他们兖州军比不了,其他凉州军汉军可都比不上。

    因此。确实可以说孙策也没觉得己方江东军就比兖州军差了那么多,要说己方自然也是有其闪光之处的。有点也是很多,不是吗。所以哪怕兖州军强是强,可孙策却没怕过什么。而且他心里何尝不清楚,在如今这个时候。凉州军未灭,那么就是己方和兖州军,自己和曹操关系还能说得过去的时候。尤其如今刘备汉军还残喘着,这就是双方合作中基础中的基础。

    真是,如今不光是凉州军未灭,连刘备汉军还在,所以自己江东军和曹操兖州军,绝对不会有什么大战,哪怕实在是不行了。关系再不好,最多也就是个小摩擦而已,就是这样儿。

    -----------------------------------------------------

    孙策就是如此想法。他知道,曹操也会是这么想的。不管双方有什么矛盾,至少在共同的利益面前,共同的敌人面前,双方不出意外的话,是绝度不会撕破脸的。那样儿的话。只能是让马超凉州军捡便宜,所以这事儿可不是孙策还有曹操能做得出来的。他们是不会去做的。

    除非凉州军真被灭了,那么到时候肯定就是他们去争天下,那么没有了凉州军阻碍,自然而然,他们是再也没有什么顾虑了,到时候就是各显神通,看谁最后能把谁给灭了。可这前提却是他们联合在一起,先把凉州军灭了。要不然的话,永远也没有他们双方争夺天下的时候,因为那绝对是要多一个凉州军的,而且对方的势力和实力可都不弱。势力是仅次于兖州

    军,而真正的实力呢,哪怕孙策和曹操都不想承认,他们嘴上是不会去说,可心里却是承认,还是人家凉州军的实力最强,这个毋庸置疑,是他们都公认的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他们三方联合到了一起,对付马超。可是即便如此,如今也还没能灭了人家,这个真是,事实和他们自己所想象的,终究是有差距的,而且差距还不算小了,这确实是他们不想要的。

    -----------------------------------------------------

    比起孙策这边儿,气氛算是比较好的,临湘城太守府会客厅黄忠他们,却是没有什么好表情了。他们也知道,这对方,尤其是从孙策带五万人马来了之后,这给己方的压力简直是太大了。哪怕他们嘴上都不想承认这个,可心里却还是如此认为,这临湘确实要守不住了。

    还是那话,到底还能守住多久,三人心里也没底。黄忠毕竟不是霍峻那样儿的守城大将,

    哪怕他本事也不错。可面对着兖州军加上江东军,对于己方近十倍的人马,他们也不得不小心,不得不谨慎。而且凉州军战力是在那儿摆着呢,可是架不住人家人多啊,这又什么办法。

    此时黄忠对黄叙和糜芳说道:“二位,如今敌军势大,团团围住我城池,不知你们是否有何破敌良策?之前什么样儿不说了,如今确实是已经到了存亡之秋,再不拿出点儿主意来,这临湘危矣!”本来黄忠作为主将,他确实不该这么去说,但是如今这个情况,确确实实,他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反正己方士卒也没在这儿,那黄叙和糜芳也都不是外人,所以……

    -----------------------------------------------------

    他也没避讳什么,他知道,有什么就说什么就对了,都已经到了这时候,就像之前所说那样儿,已经危急到了己方临湘城的存亡了,是存亡之秋啊,所以能不能保住这临湘,就看有没有主意了。反正黄忠他确实是没有想到什么。所以他直接问了自己儿子和糜芳。毕竟在他看来,他们和自己相比,那都算得上是年轻人。所以年轻人这头脑转的快,应该有办法吧。

    当然黄忠也没都指望着他们,反正要还是什么办法都没有的话,那么自己也还是像如今这样儿呗。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自己自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不出什么大意外的话。再加上自己儿子和糜芳,三个人再坚守个时日。黄忠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兖州军强是强,但是他们却没有那么多人在,而江东军人倒是多,可战力终究是个不小的问题。

    所以黄忠其实也庆幸。毕竟他清楚,这如果双方的情况反过来的话,兖州军人多,而江东军战力高,那么这自己早就守不住临湘了。毕竟这如今的情况就是兖州军人少江东战力不够。

    -----------------------------------------------------

    黄叙和糜芳两人一听,听到自己将军父亲都这么和两人说了,那么显然,如今他也是没有其他好办法了。或者更准确来说,其实一直以来他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不是吗。一直都是正面去和兖州军还有江东军对抗,从刚开始己方算是占优,到了如今慢慢开始人家占优。这就是往对己方不利,对己方不好的方向发展了。这不单是黄忠不想看到,他们也一样。

    可这个时候黄叙和糜芳两人是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担忧,并且也发现对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就不得不说,其实要是两人真有什么主意的话。那不是早就给黄忠说了。可是就像之前所说那样儿,临湘这儿可不比司隶函谷关那地方。那黄权一封书信能请马汉来援。但是黄忠一封信,未必就能请到援军。更有一个重要一点就是,如今临湘城情

    况就是,城池被人家兖州军和江东军团团围住,到底怎么才能把信送出去。如果说刚开始,那时候两万多人的时候,那倒是没太大问题,还是能成,但是如今这七八万人,成不了了。反正黄忠他们是没认为这个事儿能成,他们也不会那么去做,因为他们确实没指望这个。

    -----------------------------------------------------

    此时就听黄叙说道:“将军,我认为,不如我军夜袭兖州军还有江东军大营,和敌军拼了!”

    对黄叙来说,己方带着一万来人,和敌军拼了,也不是不行。可显然,黄忠是很不赞成这个的,毕竟在他看来,除非是必要,也就是迫不得已的时候,自己才能那么做。所以其他的时候,自己绝对不能那么干啊。说起来只有山穷水尽,实在是无路可走的时候,这才能出此下下策,要不然的话,这事儿还真是,反正自己这个当主将的,肯定不能干就是了,不同意。

    所以他此时便对自己儿子说道:“黄将军的意思,我都明白。不过我军却还没有到了那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敌军还不足以让我军如此拼命!因此,此事暂且作罢,以后再说!”

    黄叙和糜芳一听黄忠的话,两人是再次对视了一眼,此时他们两人心里都说着,看来自己将军父亲还真是,没准备和敌军这么死拼。也是,如果仔细想想的话,这要是己方带兵,全军出动去夜袭,可是正中他们下怀啊。如果己方表现好,那么哪怕最后占不到便宜,却

    -----------------------------------------------------

    也不会让敌军占到什么便宜。不过如果所料不错的话,己方是不会占到便宜,可敌军那可就不好说了啊。所以两人也不是说就一点儿都不明白,他们都知道,更了解黄忠的意思。之前黄叙之所以那么说,其实他也不过就是头脑一热,可仔细一想,自己父亲肯定不会同意的。可这自己说都给说出来了,也就别说其他的了,结果就和自己所想一样儿,自己父亲不同意。

    黄忠此时看到两人对视一眼,他在心里一笑,他还能不了解自己这个儿子吗,对此,他不过就是心里笑笑而已。这个虽说不同意,可不代表自己就永远都不会那么去做,反正如今是不成了,可以后呢,真逼到自己,逼迫己方到了那个地步,那么是用也得用,是不用也得用。

    此时他再次说道:“这个不成,不知道二位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毕竟如今的情况,可对我军殊为不利啊!到底能抵挡住敌军多久,不瞒二位说,我这心里其实也没有底儿!”在士卒没在的情况下,对于这自己儿子和糜芳,黄忠他也确实是没有什么不好说也不能说的话。

    -----------------------------------------------------

    黄叙糜芳一听黄忠的话,他们两个也不得不在心里叹气,谁说不是呢。可如今己方除了主动出击,和兖州军还有江东军死拼之外,好像也确实是没有其他能让己方扭转局势的办法了。

    所以这个时候两人都没说什么,毕竟这援军援军没有,这临湘城这儿也没有什么谋士,就自己两人这水平,还不如黄忠呢?还能说什么?而黄忠看两人这么一副面面相觑的样儿,他确实也知道,这自己儿子和糜芳,显然此时也都没辙了。说起来是,都是自己所料之中的,可难道真就没有办法了?还得这么日复一日和敌军这么耗着?显然黄忠是不想这样儿,可

    除此之外,也确实是没有其他的了。最后他也只能是无奈说道:“行了,二位回去休息了,此事暂时就这样儿!以后再说,二位守城劳累,还是早去休息为好!”如今的黄忠也只能这么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