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说最后的结果,是,自己想法是挺好,但是最后如何,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不管什么样儿,自己尽力就好。+但是对于守城,霍峻却从来都没有灰心丧气过,哪怕敌军再强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儿。反正最后无非就是守不住城池罢了,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接受不了的。毕竟天底下确实没有永远都不会被攻破的城池,这从他第一日当上武将那天开始,就知道了。

    所以霍峻清楚,就算自己实在是没守住,那么自己主公也不会把自己如何。至于说其他人,几个小人而已,自己还不放在眼里。他们就算给自己主公进谗言,自己也不惧什么。毕竟自己主公可不是一个糊涂的人,所以什么事儿,不说他事事都清楚吧,但也确实是,他有着自己的一套判断。因此,自己害怕什么,自己主公是个明主,比刘表刘景升之流强太多太多了。

    因此也真是,霍峻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对他来说,能守住城池,确实是最好。那么要真是守不住的话,也只能说对方太强了。只要不是自己主观上的失误,那么就没关系。

    -----------------------------------------------------

    这就是此时此刻,霍峻他的想法。对他来说,无论敌军有多强,他都没说不敢上前,那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守城主将应该去做的。而显然,霍峻不是那样儿的人。反而他还确实是希望凉州军强大。当然不可能是无限制那么强,还是那话。他既是希望凉州军之强,可却又希望他们破不了江陵城。如此就最好了。因为这样的话,己方就能用他们来练兵,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是怎么个想法,那么马超他们,显然也和自己所想差不了多少。霍峻在心里自然是没认为己方士卒和荆州军的人马就比凉州军厉害,他确实没那么自大自狂,这是肯定的。不过因为己方守城的人马不少,而且更是兼有江陵这样天下有名的坚城作为依托。所以说实话,如此才可以和凉州军他们相抗衡。当然霍峻也没有忘了,这其中也是还有自己。

    这确实不是自大,而是实事求是,至少他知道,这些东西,少了一样儿,估计都挡不住凉州军。就这,己方压力都不小。虽说自己能稍微差点儿,可也不代表自己就没有压力不是。

    -----------------------------------------------------

    只是相对来说,霍峻确实和其他人比起来,他能差点儿。但是少可不代表没有。而且因为凉州军精锐的到来,他确实这压力也增加了。当然了,霍峻压力增加。别人就更不用说了。反正最后只能是超过他,不会比他少就是了。所以虽然他是有压力不假。而且也增加了,但其实还是都在霍峻承受范围之内的。如果说他要是真都承受不住了的话。那么得是什么样儿。

    此时霍峻、马岱还有甘宁三人,他们算是各有心思。不过一直都从未改变的就是,霍峻想守住江陵,而马岱和甘宁却是要攻破城池,这个便是三人从在江陵那一日开始,就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了。如今战事依旧是胶着状态,你也奈何不了我,是我也奈何不了你,差不多就是这样儿吧。毕竟要是凉州军能奈何得了汉军和荆州军的话,这江陵城可不就是早被攻破了。

    而要是汉军和荆州军能奈何得了凉州军的话,估计凉州军也早就离开江陵,他们不是对手,被打退了啊。可如今的情况,是双方依旧是誓死拼杀,一方是要守住城,而另一方想尽早攻破江陵,这便是双方的想法。可惜却是谁都奈何不了谁,要不然的话,肯定不是如此了啊。

    -----------------------------------------------------

    江陵城头是这样儿,而在凉州军攻城的时候,已经休息了的刘备,他已经是起身,下了榻。

    本来刘备也是年纪大了,他这两日因为凉州军精锐的到来,他压力也不小,所以确实,心里疲惫。因此这时候早就已经休息了,可刚见周公,这就听到了城外的喊杀声。要说刘备混了几十年,更是久经沙场的人,哪怕他经常跑,可确实是经验丰富,所以刚一听声音就知道,凉州军这是趁机来夜袭了。可不是什么试探性的,更不是什么疲军之计,而是实实在在的啊。

    而他刚下榻的时候,大将太史慈和一个来禀报的士卒便一前一后进来了。当然进来之前,他们两人已经都在屋外禀报过了,是刘备特意说让他们进来之后,他们两人才进来的。对于太史慈,汉军的大将,所以不用多说。可那个士卒,如果不是没有什么大事儿,确实还没人敢进自己主公的屋。虽说刘备不是曹操,毕竟他干不出来有人进来,他就来个梦中杀人。

    但是在汉军这儿,和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区别。士卒只会在屋外守着,不是自己主公去叫

    -----------------------------------------------------

    是没人敢进屋的,不过太史慈自然没有太大的顾虑。而士卒呢,毕竟也是正事,是大事,所以也来了,两人一前一后进来的。刘备一看,就都明白了,果然啊,这什么麻烦,就来什么。刘备这时候,确实,不是真就惧怕什么。毕竟比这危险。毕竟还让人担心忧虑的事儿,他见过经历过的也不是一件两件了。但是怎么说呢。说起来他这绝对是有着丰富经验,刘备

    这人其他的。确实有不少毛病,但是论起来他对危险的把握,逃跑的速度,还有经验,可以说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哪怕是在战场上,哪怕不在,其实对他都没有什么太大影响。至少他一下就比较准确判断出来了,所以此时他像太史慈问道,“子义。是凉州军来攻城了?”

    太史慈闻言点头,然后看向了己方士卒。毕竟他也知道,对方是来报信的,所以自己这时候还是让对方说吧。自己如今虽然没有什么事儿不假,可也不是探马,更不是什么禀报消息的快马。因此太史慈没多说,看向了士卒。士卒一看自己将军看自己呢,他还能不知道怎么

    -----------------------------------------------------

    回事儿吗。所以是赶紧对自己主公说道:“不错,主公。此时凉州军正在攻城!霍峻将军率军抵抗!”士卒如是禀告,他也知道自己将军的意思,所以心说自己将军没抢了自己的话,倒是够意思。当然了。太史慈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他确实不知道。也是,如此大将的思想。自然不是一个小士卒就能想得到的。而此时刘备听后,他是微微点头。心说果然是如此啊。

    这和自己所想没有什么区别,马超他自己不睡也就罢了。连带着他们凉州军上下,所有将士都不能睡。这大半夜的就来攻城,然后己方不管是在城头的霍峻他们和士卒,还是在城内没在城头的将士,如今谁也别想休息了。就是自己这个主公都不行啊,刘备是在心里腹诽着马超,他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儿了。他倒是想给马超生擒活捉了,不过这个事儿,做梦都梦不

    到吧,所以他也没那么不现实。对刘备来说,还是,最好就是马超从江陵城撤退。哪怕自己在荆州的地盘都给了,他就给自己剩下了江陵还有南阳最南部,自己就知足了。至于说其他的地方,自己都不要了。真是,刘备此时就是这么个想法,如果真这样儿的话,他高兴。

    -----------------------------------------------------

    真要是这样儿的话,估计他做梦都能笑出来。不过仔细想想,好像如今刘备的地盘,除了江陵,还有南阳南部的几个县城之外,其他地方,也没剩下几个县了。确实,就是南郡还有,其他地方都没有了。没办法,凉州军一路是势如破竹了,他那地方,之前不都被占了吗。

    刘备点头,然后和士卒说了几句,便打发他离开。之后他才对太史慈说了几句,无非就是多注意城内云云这些话。毕竟刘备还算是比较小心的,因为这他也担心,指不定什么时候,城内就和城外的敌军来一个里外呼应。这事儿九成九不会出,可那十分之一成呢,自己确实是不能赌。所以每一次凉州军进攻,刘备都会派太史慈密切注意城内的动向。尤其是世家大

    族,江陵城这么大一个城,自然也是有世家大族的。虽然刘备也认为,马超其实并不算得世家大族的人心,但是这些人和自己也不算怎么特别好。不过那些豪强地主呢,富商巨贾,其他地方,他们中不少人,都和马超关系不错。这个自己也知道,所以保不齐这江陵也悬啊。

    -----------------------------------------------------

    刘备是知道马超的出身,虽然祖上是伏波将军马援,也是大汉的一个大将,而且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但是他家早就家道中落了,母亲是司隶豪强的嫡长女,所以他马超是什么身份就不用多说了。而且其人的妻子是商贾嫡女,舅兄都是商贾的后人,并且其人领地对商贾的一些政策,可以说确实是对他们保护非常,因此豪强地主,富商巨贾这样儿的人,确实是

    比较看好马超,而且很多人都和他有合作。也许世家大族看不上其人,但却绝对不敢轻易得罪。但是那些豪强地主,和富商巨贾,这帮人,只要对他们有利益,就绝对会贴上你。而马超显然就算得上是给他们说话最多的人了。当然要说曹操,他其实也算是豪强出身不错,但是他和马超不一样儿,以为一个是代表着关东这边儿的,另一个则是代表关西的,所以……

    关东这边儿没几个认为马超比曹操更能代表他们利益,而在关西,也是一样儿,没谁会认为曹操比马超更能给他们说话。当然了,他们各自的地盘也就是这些,所以在各自的领地,

    -----------------------------------------------------

    就算不老实的,最后可也得老老实实的,毕竟不管是曹操,还是说马超,可没有一个是善茬,哪个不是手上都沾满了鲜血的屠夫。曹操让人屠/杀过徐州百姓,而马超更是屠戮了整个烧当羌一族。这就是曹操和马超,刘备自信自认为,自己绝对是干不出来这样儿的事儿。

    这简直是太血腥了,自己不是心不狠,可有些东西能去做,但是有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去碰。

    而刘备这边儿刚送走太史慈,在城头上,甘宁已经是被逼退两次了。之前第一次,他速度奇快,不过也没多久,就被城头士卒逼退。至于马岱,自然还是没上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他伤了霍峻,所以别看他这个时候没说什么,但是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见到马岱就和见到了杀父仇人似的,所以他直接就悲剧了。毕竟被成千上万的人给盯上,那感觉肯定是不好就是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