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雒阳,准确地说应该是已经能看到雒阳城的轮廓了,因为雒阳城是那么地雄伟壮观,所以虽然隔着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但却是很容易就能看得到的。

    马超胯下的白狮也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到家了,所以它显得也是很兴奋。这点它倒是和它的主人一个样儿,都是一样的不喜在外奔波劳累,而在家的感觉一定更好。马超在马上,此时他心中暗道,雒阳,我马孟起又回来了!雒阳虽然不是自己的家乡,但却是自己一直为了理想而努力打拼的地方,所以相比于其他地方,雒阳对自己来说确实是有着很深的革命感情的。

    等进了雒阳城后,众人算是分道扬镳了,张让他是赶着回宫见刘宏,而皇甫嵩和朱儁他们也一样儿要先去见刘宏,因为还带了个俘虏张宝呢,这是要刘宏去处置的。至于马超、陈到、崔鸿父子和武安国,他们自然是一起回到了马府。可几人屁股还没等坐热呢,没一会儿,宫中就来了个小黄门,他是来传刘宏的口谕的,说陛下请马超和崔鸿马上进宫觐见,不得延误。

    唉,这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这不果然就来了吗。没办法,马超和崔鸿两人也只好马上就进宫去见刘宏了。

    在两人跟着小黄门去宫中的路上,崔鸿他则是想了很多。其实早在之前,还是在冀州的时候,他就和马超两人相谈了很久。要说他能跟着张角一起举旗造反,确实并不是他心甘情愿去那么做的,而说到底还是因为是欠着张角的恩情,所以要是一直都还不上,那么这个可以说一直都是他的一个心结,而没准什么时候就可能成心魔了也不一定。

    想当初,张角三兄弟为了崔鸿的父仇,可以说确实是不顾危险,就敢只身深入山寨。这无非是义之所在,可以说三人对崔鸿那绝对是够意思,讲义气,以致于崔鸿他是深受感动,所以最后才跟着张角一道举旗造反了,而这么做那就是为了报答他三兄弟的昔日之恩。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崔鸿却慢慢发现张角其实已不再是以前的张角了,他在慢慢地在改变着。而太平道和黄巾军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太平道、黄巾军最后的失败其实是在他意料之中的,对此他则是一点儿都没什么意外的。

    而从当初跟着张角一道后,崔鸿就知道自己其实是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是不能再回头了。但他对此却从来没后悔过,就像当初张角三兄弟义无反顾地不顾危险去帮他一样儿。如果没遇到马超,他觉得自己可能最后不是死于乱军之中,就是自杀,而最后的结果,他觉得是后者的几率更大,那样儿是更符合自己的性格。

    可当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和学生的那一刹那,他才想了起来,之前已经淡忘了或者说其实是自己刻意地让自己选择性地遗忘了,原来自己还有个儿子和学生在的事儿,自己也不是这么孤单单的一个人。他觉得这就是天意,是老天让自己脱离太平道。其实想想自己如此好像也没什么,因为毕竟自己已经算是对得起张角了。

    自己已在太平道十年了,可以说没功劳还有苦劳。而平时虽然很低调,但做事儿却从不含糊,向来都是认认真真地完成,扪心自问,崔鸿觉得自己绝对是对得起张角和太平道的。

    而自己却还有儿子,也还有个学生。要说自己如今都已是这个年纪了,可以说是早已看透了生死。不过总得为了自己的儿子还有学生多考虑些吧。自己倒是可以很简单的一死以谢天下,可自己的儿子和学生呢,他们会怎么想,到时一定会对自己失望,会深深自责,而自己可不能再对不起他们了。所以最后崔鸿自然没去选择寻死什么的,那不是他,如此才是他。

    临离开广宗的时候,崔鸿则在张角的墓前待了很久很久。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离开了,所以这次是他待得时间最久的一次,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也不知他都说了些什么。不过他却没有落泪,因为至从得知张角病逝了之后,他只是大哭了一次,再之后就再也没有为此落过一滴眼泪了。然后,他就和马超崔安他们一起回到了雒阳,因为他还要等刘宏做决断发落他。

    “崔先生,先生,咱们已经进宫了,您,这是怎么了?”

    不知不觉就已经入了宫,可马超见崔先生好像神游天外呢,所以他就出言提醒了一下。在宫里可不比其他的地方,你必须时刻都得注意,都得小心谨慎,不这样儿也不行啊。

    “啊,孟起,怎么,已经到了?”

    马超闻言点了点头,小声地对他说道:“崔先生,马上就要见到陛下了!”

    崔鸿听了马超的话后也点了点头,说实话,此时他的心里倒是有些紧张。因为毕竟是第一次见皇帝,而且自己还是个戴罪之身来觐见的,也不知道陛下能如何去发落自己,崔鸿想到。

    见到了刘宏后,两人赶紧行礼,“臣马超拜见陛下!”

    “罪民崔鸿,见过陛下!”

    崔鸿也赶紧跪下行礼,如今是大汉,还没有那个万岁万万岁那些呢,所以在正式的场合跪拜就可以了,而不用说太多。

    “二位免礼,都坐吧!”

    这个倒是好现象啊,马超心道,刘宏让自己和崔先生都坐下了,那这是不是就说明……不过马超他知道,可不要想得太过于简单了,后面一定还有呢。

    “谢陛下!”

    “谢陛下!”

    等马超坐下之后,他才仔细地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之前就知道有人,但还真就没怎么去注意。这回看了眼后,马超心中有数。可以说除了远在冀州的董卓之外,冀州战场上能来的人可都在这儿了。

    刘宏旁边站着张让,而皇甫嵩和朱儁,曹操还有孙坚,如今可都在座。看来大家都来了啊,马超心道。不过他却忘了,其实并不是他们都过来了,而是人家之前根本就没走,所以马超想得却是不对的。

    “刚刚朕已经处以太平道的张宝车裂,不知爱卿以为如何啊?”

    刘宏的这话是对着马超说的,从表面上来看,好像是在问马超,可实际呢,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而这个马超自然也是都明白的。

    “陛下,张宝,反贼也!人人得而诛之!”马超坚定地回道。

    刘宏听后则是一笑,“不错,叛贼人人得而诛之!看来爱卿也是赞同朕之决断的了!”

    此时崔鸿一听两人的对话,心里马上就凉了半截,他倒不是担心自己什么,而是张宝他被处以车裂死后,那么如今张角三兄弟可就都已经不在了。崔鸿和他们怎么说也都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如今他们不在了,他心里难免是不好受,这都是人之常情啊。

    刘宏说完之后,马上就收拢了笑容,面无表情地继续对马超说道:“马超!”

    “臣在!”马超闻言赶紧站起出列道。

    “朕问你,你可知罪否?”刘宏把眼眉一挑,厉声向马超问道。

    “臣知罪,请陛下责罚!”

    马超向来都是敢作敢当,这根本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反正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他刘宏是绝对不可能杀自己就是了,那么其他的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是不是。

    “好,宣旨!”刘宏对着旁边的张让说道,然后把早已拟好了的圣旨交给了他。

    张让接过圣旨后,打开大声地宣读,“右中郎将马超私匿太平道余孽,不听袍泽所劝,一意孤行,置大汉律法于不顾。今革去其右中郎将一职,罚薪俸半年,钦此!”

    “臣马超,领旨谢恩!臣谢陛下隆恩!”马超跪在地上大声地说着,叩头谢了恩。

    刘宏给他的处罚确实算是很轻很轻了,以马超的家底来说,他和糜家的合作一直都在挣着钱,所以别说是罚薪俸半年,就算是以后一个大钱都不给他,对他也是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至于说免去官职这个,之前那是因为打仗带兵的需要,所以刘宏才给了马超一个右中郎将的官职,因为你总不可能让他一个城门校尉去领大军打仗吧。所以那个其实只能算是暂时的而已,可如今仗都已经打完了,马超也回京了,所以,是吧。不过这个右中郎将有没有,其实对马超来说还确实也不是那么太重要的,因为他可是没太指望过这个右中郎将能如何如何。

    “好了,起来吧!”

    “谢陛下!”马超从张让那儿接过圣旨后,站了起来,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要说在场的众人,除了朱儁之外,其他人对刘宏给马超的处罚可都没有什么意见。他们自然也都看得出来,陛下是不想去严惩马超了,而本来之前众人就都有这个意思,所以如此可以说是正中下怀,于是他们就更不会去说什么了。

    也就只有朱儁还有些不甘心,但他这次可不会像上次那样儿了,因为这次可是有皇帝在这亲自坐镇呢,所以你有意见不就是等于在质疑陛下吗,再说自己知道一个人终究是不行的,因为力量有限啊。所以不甘心归不甘心,他却什么都不能做,也什么都不能说,这次他觉得更是憋屈,而且也是更加的无奈啊,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马超的事儿算是处理完了,刘宏又道:“崔鸿!”

    “罪民崔鸿在!”崔鸿也学着马超一样。

    “你可知罪!”

    刘宏把脸一沉,向他问道。虽然这话一般来说应该是表示疑问的,但刘宏的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

    “陛下,罪民,有罪啊!”崔鸿跪在地上磕着头说道。

    刘宏一看崔鸿,他是直皱眉,这倒是他第一次见崔鸿,但怎么看这崔鸿崔儒鸿也不像是敢造反的人啊。这,这跪在下面的分明就是个文士,就是个书生嘛,而且还是个年纪很大了的书生。我就说那帮蛾贼怎么这么快就败了呢,如果都是这样的人跟着张角造反,那确实是长不了啊,刘宏心中是如此想到。

    要说崔鸿自己,他确实是不会去造反,但这不是有特殊的原因吗。崔鸿是饱读圣贤书的人,所以他接受的都是那些忠君爱国的思想,所以你让他造反,没有特殊的原因他绝对是不会去做的。所以别看他确实对大汉很失望,也很不满,但却不会就那么去造反的。所以即便到了今日,他心中为此都是有愧的,自己是白读了那么多年的圣贤书啊,最后还是跟着张角反了。

    要不怎么说人总是会处在一种矛盾中呢,就比如说崔鸿就是这样的。他知道不应该去造反,但最后却还是无奈地去了,知道自己是白读圣贤书了,可还得去造反,这不就是个矛盾吗。

    “崔鸿,你加入太平道,反抗朝廷,理当问斩!!”刘宏厉声说道。

    难道说刘宏要杀他吗,当然不会了,他这只不过就是吓唬他一下而已。有马超的这层关系在,刘宏是绝对不会杀他的,因为在他看来,崔鸿此人就是收买马超之心的一个重要人物。

    只听刘宏继续说道:“不过念在你还没有什么恶行,而且马超替你求情了,你年纪又如此之大,所以问斩就免了吧!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从今日起,命你即刻回扶风茂陵老家,没有圣旨,终生不得出茂陵一步!”

    “罪民,领旨谢恩!”

    崔鸿倒是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因为他听到问斩的时候,觉得自己就这样了。可没想到皇帝看在自己学生的面儿上,居然没杀自己,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好了,你也快起来吧!”

    刘宏对着崔鸿摆了摆手说道,看他都那么大的年纪了,刘宏也不能让他就那么一直跪着啊。要是没杀他,但却因为跪着然后出了什么毛病,那刘宏就会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最冤的人了。

    “谢陛下!”崔鸿赶紧站了起来,然后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个处罚结果可以说马超是非常满意的,要不他也是想让崔先生回家养老的,结果刘宏就给他办了,如此说起来,还真要好好感谢感谢刘宏呢。

    之后刘宏又和众人说起了冀州战场的战事,等聊得都差不多了后,也再没有其他的事了,刘宏就把众人都给撵回家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