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且刘备也真是,对此,他放权确实很多。↖可以说他自己基本上在江陵的军务上面的事儿就不管什么了,只是统筹全局,而更多的事儿,都交给了霍峻,让他去全权处理。而且刘备也确实是放心,不说霍峻其人本身的忠诚。就说自己城内这么多人呢,他霍峻再厉害,不过就是个守城的大将而已,可自己手底下,随便拉出来一个,哪个武艺不超过其人的,甚至

    好几个都是一流的武艺,文丑更是万人敌。并且自己手下还有徐庶这样儿的顶级谋士,就算是刘巴,那也是有两下,所以他霍峻,哪怕真就是有了什么异心,他也翻不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并且刘备相信,己方的士卒还是终于自己的,并且还有荆州军士卒,他们对刘琦的忠心,还是不缺的,他霍峻,不过就是个守城的将领而已。打仗守城的时候,他能指挥得动

    那些人马,可他要是让他们去做其他的,那可真是,就未必了。所以刘备无论是什么情况,他都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再不济,做最坏的打算,他都清楚,凭借文丑、太史慈还有魏延

    -----------------------------------------------------

    他们三个,刘备就知道,哪怕是在千军万马中,自己也能平安冲杀出去,更何况还有其他人呢,所以刘备确实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唯一顾虑的,还是霍峻到底能不能把凉州军给彻底逼退。毕竟只有这样儿,自己才能算是暂时安全了。当然了。这个可不仅仅是他霍峻的事儿,也有曹操兖州军和孙策江东军的原因在。可他们刘备暂时也联系不上。所以确实……

    刘备如今就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霍峻身上了,还是那话,他确实是不想这样儿,但是事实却不得不让他如此。因为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如果说马超在对于江陵城,是很无奈的话。那么其实刘备,他对城外的凉州军,其实也挺无奈的。只是他比马超要好点儿的就是,至少霍峻暂时还能抵挡得住凉州军的疯狂进攻。哪怕此时他们都动用了精锐中的精锐。也还行。

    在会客厅都坐下后,刘备这才问道:“仲邈,不知道城头具体战事,到底是何情况?”刘备自然是想知道具体的,毕竟这霍峻都伤了,哪怕就是小小的轻伤,但是他却不得不谨慎啊。

    -----------------------------------------------------

    霍峻一听,是苦笑了一声,不过哪怕就是自己主公不问。自己该说也得去说啊。毕竟自己这么急着跑到州牧府来是做什么来着?连伤口也没怎么去管就来了,还不就是怕自己主公多想吗。所以他便直接就开口说道:“主公,今日的战事是这样儿,当……”接着。霍峻就简单说了一下,当然自己到底是如何负伤的,他也是半点儿都没有隐瞒。毕竟他心里可都清楚

    自己主公其实主要就是问这个来的,所以自己哪怕不能详细的。什么都去说,但是挑重点吧。说出来,其实就可以了。霍峻都清楚,自己主公到底是要了解什么,所以他自然是挑刘备想要知道的去说了。而刘备和众人听后,不少人都心说,看来霍峻虽然一直以来都算得上是小心谨慎没错,可今日己方士卒,当然也包括他,其实都有点儿大意了。要不然的话,岂

    能让马岱轻易得逞?毕竟他马岱武艺是比霍峻高不错,可他还没有那么“锦帆贼”甘宁的武艺高。所以甘宁其人没有抓到什么机会,或者说士卒对上那个“锦帆贼”的时候,他们还

    比较小心谨慎,还没有让其人钻了空子。但是对上马岱之后,却是别人家给抓住机会了。

    -----------------------------------------------------

    在众人眼里来看,哪怕就是刘备,他也认为,其实这事儿完全都可以避免的。但是结果都已经铸成了,刘备自然是不会去怪责霍峻什么。就算是真要去处罚,也不过是手下士卒的事儿。但是如今正值有人之际,尤其是还要靠着己方士卒卖命,所以一般般没有什么太大的事儿的话,刘备是绝对不会轻易去处罚手下士卒的。他心里还能不清楚吗,这军心不能散啊。

    要是手底下的人心都散了,那么谁还给你卖命?所以刘备清楚,如今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自己是不会去处罚士卒的,当然了,也包括手底下将领,他们也都是一样儿。如今对刘备来说,这收买人心还收买不过来,所以他可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儿,就随便去处罚手下的将士吗。

    反正这时候他是不会那么去做的,毕竟怎么说如今都是多事之秋,对刘备来说,如今就应该是大家一起,一致对外。什么时候把凉州军给彻底逼退了,那么到时候有什么对错,再说。立功受赏,至于有过的,当然也少不了处罚。不过到时候估计也是功过相抵了,刘备心想。

    -----------------------------------------------------

    而就在刘备和众人听霍峻都讲完后,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的时候,此时之前被刘备指派去请医者的士卒回来了。当然他是带着医者一起来的,两人进屋后,给刘备见礼。刘备微微点头,然后先打发士卒下去,之后对医者言道:“手下将领受了伤,还请医者诊治!”刘备虽说是当主公的。但是对医者,他还是比较客气的。毕竟就人家懂这个。你这边儿没人懂啊。

    所以说对这医者,刘备可不敢得罪了。要不然真要出问题。是,哪怕他也知道,“医者父母心”,可这事儿谁又能说得准。所以哪怕刘备是做老大的,但是也不敢小看了医者,甚至直接得罪其人。而医者一听,是连忙摆手,他当然会给霍峻好好看看,这个都不用刘备去说。也是一定的。之后霍峻和医者便去了另一个屋中,毕竟不好在会客厅就这么直接诊治。

    而这也是刘备安排的,他也知道,对于病人伤者,还是安排在一处比较安静的地方更好。尽管霍峻没有什么大伤,但是自己这个当主公的,却是必须要做到自己应做之事,如此才好。

    -----------------------------------------------------

    霍峻去医治去了,尽管他觉得自己其实也没有必要非要让医者诊治一下。自己简单处理一下就好了。毕竟自己也知道,虽然也不是说小伤口就不能恶化,但自己好歹也算是宿将,所以这点儿事儿。还可能不会吗?但是之前他看到自己主公还有几个同僚关心的样儿,霍峻就知道,自己肯定是不好拒绝。也不可能拒绝。更何况,自己也绝对不是那么不识好歹的人。

    所以霍峻自然是乖乖跟着医者去了另一件屋子。让医者给他诊治。而之前霍峻不光是看到了自己主公关切的目光,还有军师徐庶。还有……反正也真有好几个,霍峻不傻,都明白,要说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估计也就是这么几个了。本来自己就不算是太合群,并且有好些个,看着自己都不顺眼。毕竟除了守城之外,就没有人觉得在其他方面就不如自己,所以自己

    主公重用自己,要说没有人不满,自己都不相信。而且谁对自己怨言最大,自己心里也清楚。可仔细一想,自己对于汉军来说,不过就是新人而已,而且还是半路从其他军中加入到汉军的。说实话,这自己在己方,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资历,和那几个老将真是比不了啊。

    -----------------------------------------------------

    霍峻心里都清楚,不过他更清楚的就是,自己对自己主公的忠心,对己方的态度,可未必就比那几个差什么。所以哪怕他也清楚,在很多方面,自己确实,是不如那几个,但是自己对己方的感情,也未必就没有他们那么深。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就只去论守城方面的事儿,那么其他人确实都不如自己,这显然也是自己主公看重重用自己的最为主要的原因,霍峻都

    知道,至于说因此得罪了谁,让谁去怨恨,那么他也是没有办法。毕竟还是那话,霍峻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他自然就不会考虑其他人了。反正自己主公是支持自己的,那么就足够了。对他来说,只要自己做好自己的事儿,并且忠心于自己主公,那么想来自己主公也确实不会把自己给如何了。而其他人,别说他们不会说什么,就算是说了,在自己主公那儿,也

    是没有什么大用。毕竟自己主公可真是一个比较有思想有想法的人,可绝对是听听别人的话,就一定会相信了对方。那显然,不是自己主公了,自己主公耳根子也没有那么软就是了。

    -----------------------------------------------------

    没一会儿,霍峻的伤口便被医者给处理好了,之后他是叮嘱了霍峻几句,哪怕他也知道,霍峻身为守城大将,显然很多东西,他还是很清楚的。但是出于职业的习惯,医者自然还是仔细叮嘱了霍峻好几句,这个是必须的。无非就是尽量别乱动,还有就是不能沾水之类的等等吧,霍峻听着是不住点头。他也清楚,有的地方倒是没问题,可这不能乱动,显然是不行。

    毕竟明日凉州军还得趁着机会来进攻,毕竟自己伤了,他们更是要抓紧这个机会了,所以自己要是不动自己的左臂,显然不现实。当然医者也不是不明白这个,但是明知道这话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用,但是该说的话,他知道,自己是必须要说出来的,这个是必须的。

    医者都说完了,和霍峻告辞,至于说刘备那面儿,自然是有霍峻亲自去说了。不过霍峻还是客气地给医者送了出去,当然他想直接给对方送出州牧府,但是让医者给拦住了,“将军留步,还是早回去吧,主公那儿还等着将军呢!”霍峻闻言点头,“也好,先生慢走,不远送!”

    -----------------------------------------------------

    霍峻看着医者离开后,他这才回到了会客厅中。哪怕他知道,这会客厅里一众人都等着自己呢,可医者刚给自己诊治完,自己是于公于私,都应该亲自送送。要不是对方执意,霍峻真都得给他送出太守府。至于说自己主公知道这个事儿,那么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他清楚,自己主公会理解的。就看平日里自己主公对医者的尊重,霍峻就知道个“不离十”了。

    霍峻再次步入会客厅,众人一看,这霍仲邈还真是迅速。确实,哪怕霍峻还送了医者一下,但是其实从两人去了旁屋,一直到现在,根本也没有过去多久。不过众人肯定是不知道霍峻之前还给送了送医者,不过显然,也不会有人去关注这个。而此时的刘备,看到霍峻来了之后则说道:“仲邈感觉如何?有大碍否?”

    这话看着听着是刘备关心霍峻,可几个人不知道自己主公真正的意思呢。自己主公关心他霍峻是不假,可这询问其人还能不能坚守在城头,这个也是更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