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徐庶可不认为在如今这个形势下,郭嘉他们会有什么破城之计,尤其还是那种高几率成功的,那更不可能。不是自己小看他,小看凉州军。如果说他们真要是有那么大本事,那么这江陵城,估计也真是,早就被马超的凉州军攻破了。此时此刻,就不是己方在这儿了,而是他凉州军,这江陵早已成为了他们的囊中之物。可结果呢,显而易见,不是如此,是相反的。

    见到徐庶后,还没等霍峻说什么呢,徐庶便先开口道:“仲邈来了,快,坐!”霍峻一听,是赶紧道谢,毕竟自己军师对自己如此客气,显然,这说白了,不是因为自己主公重用自己,而是自己的本事,自己能真正帮自己主公帮汉军,所以作为汉军的军师,徐庶自己是如此了。

    道谢后,霍峻便坐了下来,然后此时开口说道:“元直先生,今早来此,是为了……”霍峻是简单把自己所想说了一下,他都明白,只要自己这么提一嘴,那么徐庶其实都懂。毕竟人家就是做这个的,研究这个的,和自己可不一样儿。所以自己的要求,那绝对是没问题。

    -----------------------------------------------------

    徐庶听着是不住点头,说实话,对此,他自然是已经有所预料。毕竟如果说霍峻的带来,确实不是徐庶所料的话,但是他来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徐庶所猜测的,那确实是“不离十”了。他还是很清楚的,霍峻是一个真正的守城大将,而当他发现自己忽略了问题的时候,他必然是要用最快的速度补救。而其人能不断进步的原因,其实也是有这么一个。

    说起来徐庶确实,他是很看好霍峻。可不单单是其人的本事不错的原因。如果就只是去说能力的问题,那么不管其人到底多大本事,可也未必就能入得了徐庶的眼。说起来,其人真正看重霍峻的。还是他能认识到自己的失误,认识到自己的不足,然后让自己不断进步,就是这个。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优点,那可都是徐庶看重的。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这一个了。

    所以徐庶也清楚,其人在守城方面,能力非常,能力突出,确实,并不是说就没有原因的。相反,就因为他这样儿那样儿,所以他要是没有那个能力的话,那倒是不太应该了,不是吗。

    -----------------------------------------------------

    霍峻从徐庶处。他得到了他想要的,还别说,这其实就是“术业有专攻”。霍峻对于攻城,不,准确来说是守城的事儿,他是门儿清。但是对于攻城一方的计略,他确实是不太知道,可以说是有所欠缺,要不然的话,他此时此刻。也就不会出现在徐庶这儿了。而徐庶呢,他显然不是一个守城的将领,所以在带兵守城方面,他是绝对不如霍峻其人的。这个是肯定的。

    可是对于其他军队的谋略战术,他确实是知道很多,至少经典的战役,他都知道。所以凉州军攻城攻关,都用了什么计谋,还真是。没有几个是他不知道的。毕竟那些东西又不算什么秘密,所以还真是,霍峻他没去了解太多,可却不代表别人就都不了解,尤其是徐庶了。

    霍峻听了徐庶简单把一些情况都给自己说了之后,他是不住点头,最后是连声道谢。知道这都过了一个时辰还得多但是自己先生,军师,真是不厌其烦,把他所知道的,都对自己简单说了。徐庶是什么人,当然知道什么地方是重点,所以都不用霍峻多说什么,他就都明白。

    最后霍峻是说道:“多谢先生告知,在下这便告辞了,多谢元直先生,多谢!”-----------------------------------------------------

    徐庶听了霍峻的话后,他则是微微一笑,连摆手道:“仲邈客气了!此小事耳,何足道哉!仲邈肩负守城重任,我就不便多留了!请!”徐庶知道,就算自己让霍峻留下,他也不可能留下来就是了。这已经一个多时辰,他霍峻霍仲邈听自己说了这么久,已经就算是破格了。

    所以对此,他都清楚,因此是有此一说。霍峻听后是连忙说道:“元直先生,在下告辞!留步,留步!”看到徐庶要来送他,霍峻是赶紧给他留下了。开玩笑,除了自己主公之外,汉军之中还有谁能让徐庶这样儿?哪怕就是留守在南阳的诸葛亮,也不行!徐庶可不仅仅是有真才实学的谋士,更是深受自己主公的喜爱,受到主公的器重,并且深得自己主公信任。

    因此,霍峻也清楚,自己肯定是当不得徐庶如此。所以不管徐庶是真心还是假意,肯定自己都不可能让他送自己的。所以此时霍峻是有些受宠若惊地说道,他也真心不想让徐庶如此。

    徐庶闻言就是一笑,也没多言,就看着霍峻转身离开了。知道他是急着回去,他也没多说。

    -----------------------------------------------------

    他心里可很是清楚,那霍峻称得上是个认真负责的人。所以就看着这么一点,也是徐庶看重其人的一个原因。这都离开城头一个多时辰了,所以霍峻着急点儿,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

    徐庶心说,如果自己是他霍仲邈的话,自己估计也得如此吧。这其人能走到如今这一步,还深得自己主公的信任,受自己主公的重用,确实,仔细看看,想想,可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不说其人的本事,就是其人做事儿的态度。对人的礼貌,就算是不一般。按道理来说,一般般的武将,都不怎么在意这个礼节方面的东西。无论是己方的文丑,还是魏延,哪怕是太史慈,他其实也不是那么特别在意。至于说出身黄巾的周仓和裴元绍就更不用多说了,他们除了对自己主公和自己是真心尊重之外。对别人,确实,表面一套,背后却还有其他想法。

    所以霍峻这样儿注重礼节的武将,确实不是那么特别多见,而这显然也是徐庶看重其人的一点了。至少他就认为,霍峻比己方那么些武将都强,而强到什么地方,那确实是有的说。

    -----------------------------------------------------

    对江陵城所发生的事儿,马超他们是肯定不会知道了。他们更不会想到,霍峻为了能更好守住城池,是不吝去请教徐庶,关键是还请教了那么久。要知道,霍峻身为江陵城的主将,他可很少能离开这么久的,哪怕是去休息,他也不是说一下就离开一个时辰。也是半个时辰就绝对会来城头一次,这就是霍峻。但是这次为了请教徐庶,他可在徐庶那儿一个多时辰啊。

    不过马超他们是不知道这个。但是在州牧府的刘备,确实知道得清清楚楚。应该说霍峻从城头离开,去找徐庶之后,他就已经知道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其人去找徐庶做什么。但是刘备很清楚,霍峻绝对是请教徐庶去了。至于说是为了什么,那么等他离开后,元直自然会告知自己的。结果果然,等霍峻走后,徐庶便来到了自己主公的屋中。给刘备禀报上了。

    这事儿他不可能瞒着自己主公,而刘备呢,他也绝对不是去让人监视霍峻或者徐庶,他确实还没有那个意思。如果真要那样儿的话,徐庶和霍峻肯定也不会爽,毕竟谁喜欢人监视呢。

    其实他们都知道,那不过是自己主公对江陵城的掌控而已,所监视的又不是自己这些人。

    -----------------------------------------------------

    而是江陵城的所有动向,可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几个人,那不可能。说起来,那却是自己主公让人监视着全城的动向,这个不可能不那么做。毕竟谁知道城内有没有凉州军的细作,本来这攻城战一开,可能几十日,甚至好几个月,都不会打开城门,因此,城内万一有凉州军细作在散布谣言的话,那么肯定是要防的,这个不得不防啊。所以,刘备是监视了全城。

    不过那派出的人可真是不少,但是效果肯定也是有的,至少对于己方的动向,他就很快就能知道,可以说第一时间就会得知。说起来刘备如今确实是,不出州牧府,就知江陵所有事。甚至直接说,不出家门,便知天下事,那其实也并不为过。因为他的眼线太多了,特别多。

    听着徐庶给自己禀报这些,刘备在心中是不住点头。对于霍峻的忠于职守,对其人对守城战事的态度,他确实是很欣赏,这也是刘备看重其人的一个原因,这都说过了。所以之前哪怕刘备猜测不出霍峻去找徐庶的具体用意,他就知道是请教,可如今听到徐庶的话后,他便和徐庶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就打发其人离开了。而对于霍峻,刘备是更加放心了。

    -----------------------------------------------------

    毕竟霍峻能如此,刘备心里还是很欣慰的。哪怕他嘴上没说,没对徐庶说什么,但是心里,确实是满意的,这个半点儿都没错。至于说霍峻没来禀报他,这个都不算什么事儿。毕竟可能事事对方都告知他吧,要真那样儿的话,要主将有什么用?刘备自然不会觉得这个有什么,所以总体上他对霍峻是满意的。如今只要能守住城池,那么就比什么都好,不是吗。

    所以说在最为重要的地方,霍峻没有大错,没有失误的话,那么刘备是绝对不会把其人给如何如何的。毕竟说句不太好的话,哪怕就是江陵最后都没有,那么他还有其他的县城,更不济,自己可以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有忠心自己的,跟着自己,哪怕亡命天涯,也未必就一定没有再卷土重来的那一日。当然刘备也知道,能不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还是别到好。

    不过他心里确实是想过,只要马超杀不死自己,那么自己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败亡。也许会败,毕竟凉州军实在是比己方实力强,看他曹孟德和孙伯符,到底能出多大的力吧。

    -----------------------------------------------------

    虽然刘备也清楚,这人还得靠自己,这个他也明白。可他也确实,不得不去承认,这如今自己能不能败,最后何去何从,其实也是和曹操还有孙策他们出多大的力有关。如果说他们两人真拿出真正实力出来,那么刘备也不认为自己就一定会败。但是他们要真是不想彻底帮自己,那么基本上自己要真要完。甚至最后反咬己方一口的话,刘备可还没认为,自己汉军

    一方,哪怕加上刘琦的荆州军,对上马超凉州军、曹操兖州军和孙策江东军,他们三军的话,自己和荆州军还能胜?估计做梦也梦不到这个吧,刘备心说。刘备确实是一个现实的人,而且他也接受现实,至少他清楚,什么样儿的情况下,自己还能有一线生机,可在什么样儿的情况之下,自己是十死无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