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黄忠来说,只要是能打击得了敌军主将、敌军士卒,那么自己自然是必须要“无所不用其极”。反正对他来说,只要是对己方守城有利,那么什么事儿基本都可以去做,什么话基本也都可以去说,没什么大不了的。黄忠都快六十的年纪了,还有什么没见过的,说实话,他是在乎在意自己这张老脸不假。可他却更加知道,那便是己方的城池地盘,比脸重要多了!

    对于黄忠的大喊,张辽确实是从心往外不屑,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黄忠说“主公”,张辽要是去反驳的话,显然这个只能让凉州军这些外人看笑话,所以张辽绝对不会这样儿的。毕竟无论自己和孙策还有江东军众人关系如何,那都是自己这些人的事儿。确实和黄忠他们,和凉州军众人,没有半点儿关系。所以他在听了黄忠的话后,是什么都没说,没去反驳什么。

    可这绝对不是他默认了,如果那样儿的话,黄忠也不会说出来那样儿的话,而张辽也不会是如此的想法了。不去说什么,不去解释,已经就算是张辽比较识大体,懂大局了,所以……

    -----------------------------------------------------

    可他这样儿,那绝对不是默认了自己和孙策的关系。毕竟哪怕自己给江东军做事儿不假。但孙策绝对不是自己的主公!至少在现在,在此时此刻,张辽是绝对不会这么去认为的。他也从来没有称呼过孙策为主公。虽然有可能被人误会,但是为了不让凉州军这些人看笑话,张辽也只能是忍了。要不然的话,他还能如何,就只好这样儿了。不过即便如此,他在带兵

    撤退之前,是对着城头的黄忠是冷哼了一声。用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说起来他今日攻城这么不顺,张辽还没有憋屈成什么样儿。哪怕曹真、孙翊比他表现好。他也没觉得有什么。

    但就是黄忠最后一句话,确实是踩到他尾巴上了,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去触碰的。结果黄忠就那么一句,就让张辽是彻底记住了他。如果说以前攻城和守城。哪怕他是为了江东军做事儿不假,但是张辽和黄忠,他们两人之间确实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可是如今却不同了,不管黄忠是什么样儿的想法,至少在张辽的眼中,他已经记住了其人,必须找机会报复。

    -----------------------------------------------------

    张辽在临湘城下可以忍着,什么都不说,可不代表在其他的场合他就会一直都忍着。所以他是肯定要找机会报复的。这是一定的。而看到张辽带兵离开后,黄忠是微微一笑,心说你张文远和孙伯符两人的关系。是全天下人都知道,如此的话,你还怕别人说不成?而黄忠自然是知道张辽最后冷哼所表达的不满,而且更加知道,其人心里是更深恨自己了,不过这个

    自己都没觉得有什么。本来吗,都已经是敌对了。攻城和守城,说起来士卒都是不死不休,那么将领就更不用说了。本来这战场之上,就是如此,不是你死,便是我亡。黄忠自然相信,哪怕自己和张辽之前也没有什么死仇,更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这个都不假,都没错。但是两人,无论是自己,还是他张文远,可都没有留手过。确实,仔细想想,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毕竟对敌人的仁慈,对敌人的手软,那就是对自己的凶狠,这确实是没错的。你对敌人手软了,你心软了,那么最后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而敌人呢,他不会领你情。所以对两个都是大将之才的人来说,是黄忠也好,张辽也罢,确实都没给对方留情什么的,这个没错。

    -----------------------------------------------------

    哪怕张辽从来都没叫过孙策主公,他也从来没从心里往外认为过他是自己主公。但是在江东军帐下做事儿,张辽确实,说其人是兢兢业业,还真是没错。不管他和孙策是什么关系,那个另说,至少他在为将的时候,就绝对对得起这个带兵攻城的主将,对得起这个主帅称呼。

    这就是张辽,是一个真正的武将,不管他和孙策如何,但他确实,是真正在为了江东军着想。而不仅仅是他,不管是凉州军的张任,还是说兖州军的关羽,其实说起来他们都是如此。

    张辽和孙翊,还有曹真牛金,都带兵回去了。可他们四个人心里却是一点儿都不服,不为了别的,就是因为这本来自己这还有机会再上城头,可自己主公将军却直接鸣金了,这难道不是不相信自己?那不是这样儿,是什么?所以不管是孙翊、张辽,还是说曹真、牛金,他们四个心里都不是很爽。毕竟貌似自己之前表现好像还不错,可是最后的结果呢,这个……

    结果四人刚回到本队,孙策就对四人一笑,然后说道:“四位城战辛苦,今好好休息吧!”

    -----------------------------------------------------

    而曹仁随后也说道:“不错,各位好好休息一下,孙将军也是体恤各位,所以便让人鸣金了!其实我也是如此想法,是赞同孙将军的!这战事来日方长,以后还有机会!”

    本来之前孙策的话。就已经让几人没什么脾气了。哪怕是张辽这个和其人关系不怎么样儿的人,他在听了孙策的话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毕竟在场的,除了孙翊和牛金之外,张辽和曹真可都精明着呢,当然孙翊和牛金也都不傻,所以他们都看得出来,孙策的话,自然是发自内心。是真心话。所以对于关心,他们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见。

    哪怕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不过是自己主公,将军收买人心的一种手段,但是因为孙策是实实在在对四人的关心,所以哪怕是如张辽那样儿的。他也不可能拒之门外,不去收下这个。虽说他对孙策的态度,还是和之前没有什么区别,但确实,张辽可绝对不是一个不识大体,不懂大局的人,这个也真是,半点儿都没错。所以连带着他都没多说什么,就这样儿了。

    -----------------------------------------------------

    清早的江陵城。虽然和真正白日不能比,可至少在城头上,还是能看见看清挺远的。而此时的霍峻。便站在城头上,远眺着依旧是安静着的凉州军大营,他是看不清太多,可却妨碍不了他继续眺望。当然这个远望是假,实际上他则是在想着之前的战事,就是这样儿。

    而这才是真的。对他来说,战后自己总结。还是很必要的,自己是不能落下这个。总结一战之后的得失,自己有多少需要注意的地方,那些自己做得还不错,那些自己做得不好,需要去改进的。而敌军的表现如何,给自己多大的压力,是不是他们还能再进步,进步多少,这都是霍峻考虑进去的。而士卒不懂这些东西,他就只能是自己一个人,安静地思考着这些。

    至于说其他人,汉军中徐庶倒是比较有谋略,但是霍峻在这守城的方面,他却不会去找徐庶。如果说之前地道的事儿,那是必须要找其人的话,至于其他的东西,他确实不认为需要。

    毕竟徐庶也没在城头和自己一起守城,如果是的话,那么自己问他几句,倒是没错了。但是其人不在城头,这个在霍峻看来,就算徐庶再厉害,可是倒还不如就自己去想,不劳别人。

    -----------------------------------------------------

    守城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将军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们也没几个人有如此想法,绝大多数看到霍峻此时这样儿,都认为自己将军是在看着凉州军大营,在观察敌军。

    不过要是仔细推敲一下的话,这个时候,静悄悄的,就是看更近的地方,也都看不出来什么,更何况是敌军的大营了?毕竟这个时候,真有必要如此吗?但是显然,这绝对不是大多数士卒会去想,能去想到的问题,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自己将军,这么日日在这儿远眺敌军大营,可绝对不是那么简单啊。有人是知道霍峻的想法,可有人也没猜到,但是却也知

    道,自己将军绝对不是在远望凉州军大营,那只能是头脑简单的家伙的想法,怎么可能!关键是那么做的话,到底是有什么用?又有什么意义呢?没有用,那么自然就是么有意义了,不是吗?可不管是谁,无论知道霍峻想法的士卒,还是不知道的,可以说在霍峻每次如此的时候,却都没有一个人去打扰他。之前也不是说就没有一个,可最后的结果呢,呵呵……

    -----------------------------------------------------

    所以只能等着自己将军,他自己回过神来才行。要不然的话,除非是发生了大事儿,或者自己主公找他,那样儿才行。要不其他时候,你试试去和自己将军说一句话看看?后果是什么样儿的,真是不堪设想啊。而此时,霍峻终于算是思考告一段落了,他刚回过神来,不过却已经是下了一个决定。所以在再次叮嘱了士卒几句后,便下了城池,直奔军师徐庶的住处。

    他自然不会去问徐庶之前凉州军攻城的事,这不可能,还有人比他自己更了解这个吗?所以霍峻这时候去拜访他,自然是有其他的意思。他是要问徐庶不错,可却不是之前战事的问题,而是关于凉州军的一些事儿,尤其是在用计方面。自己在战事上,守城方面,确实是不错,可是一说到谋略这儿,却是不行了。霍峻对于凉州军的一些战事,他确实知道,可他

    了解的,基本都是凉州军攻破了哪座城池,用很少的伤亡破了哪座城。要不就是凉州军趁夜攻城,袭城什么的。基本都是这些,而用计上面,他确实没多关注太多,所以……

    -----------------------------------------------------

    他心里清楚,这自己之前倒是忽略了这么一个问题,所以自己要好好去请教军师一下。显然,这他绝对比自己了解多了。如果说自己是关注着凉州军攻城,用实力占据城池的话。那么徐庶绝对会更关注计谋谋略这些,所以霍峻清楚,问这个,徐庶是绝对能给自己最好回答。

    果然,没出其人所料,哪怕是一大早这个时候,可因为之前的战事,徐庶早就起来了,因此,霍峻很顺利就见到了他。虽说这个事儿并不是徐庶所料之内的,但是却也没有让他惊讶什么。毕竟作为一个守城大将,不说是知己知彼,可确实,也得差不多。

    如果说因为之前凉州军没有用过什么计策,所以霍峻给他忽略了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徐庶就知道,其人此时是想起了,这也并不晚啊。本来吗,霍峻就算想不起这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