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肯定的了,毕竟在现场所见所感,和不在现场,那分明就是两种情况。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刘备他们此时没有在现场,要不然的话,他虽说不会怕什么,可绝对会顾虑会担心的。

    刘备是喜怒不形于色不错,可这并不代表他就什么都不会想,这个肯定要想,而且可以说他绝对比任何人所想还要多,这个是肯定的,他是绝对比他那些个属下所想还要多很多很多。

    毕竟刘备是当主公的,而且可以说如今天底下可就剩下那么几个诸侯了,而他刘备正是其中之一,并且还是马超要除之而后快的一个。所以刘备心里清楚,就说自己败了,其他人都能投降,只要肯降了凉州军,臣服马超,那么想来马超绝对不会斩尽杀绝,这是必然。可自己呢,显然自己是不可能和他们一样儿就是了。别说自己更是大汉皇叔,岂能和他反贼为伍?

    就算是没有这一层身份,可自己却也绝对不可能投降他马超,自己属下谁都可以降,就自己不行。不是刘备自傲,也不是他如何如何,实在是他的身份,确实不可能投降马超就是了。对他来说,自己宁可身死,也不会投降他凉州军。更何况他们都是大汉的反叛,不是好人。

    -----------------------------------------------------

    对刘备来说。除了他自己这边儿之外,还有许都的天子一行人,其他的。都是反叛,什么曹操、马超、孙策,公孙度,没有一个是好人。当没有什么势力实力的时候,一个个都是明面尊着汉室,不尊也不行啊,毕竟大多时候都得靠着朝廷呢。就说去讨伐谁。还得打个大义的旗号,不就是讨伐反叛的旗号吗。自己是尊汉室的臣子,讨伐的都是那些不尊汉室的反叛。

    而等真正羽翼丰满了的时候,就不再尊汉室了,当然了。表面儿上看还是和之前一样儿,都是朝廷的官员,可实际上呢,地盘都是他自己的,人马钱粮都是各地诸侯的。天子的话不说一点儿用都没有,可基本上也确实是没有什么用了。而且如今再打仗,再也没有什么讨伐没什么大义的说法了,反正就是你有实力就可以随便发动战争,你厉害你就赢。不行就败呗。

    可以说刘备看得是清清楚楚,这就是如今的大汉天下啊,这就是这些诸侯啊。这就是曹操、马超、孙策,乃至那个辽东公孙度的做法。一个个都是大汉的蛀虫,可惜自己斗不过他们啊!

    -----------------------------------------------------

    虽说刘备实际上他也不承认自己就会输给曹操他们,可确实,他也知道,自己也赢不了他们。所以真是,他是非常无奈。如今自己己方是遭遇到了最大的危机。能挺过去自然是好,可要真是……刘备当然不希望自己败亡,可他却不得不承认,凉州军确实,是比己方厉害。

    所以还好刘备是没在这儿,要不然的话,他一定得担心不少,想得更多,这都是一定的。

    马岱和甘宁带着人马上去后,马岱是被霍峻带着士卒给围上了,当然霍峻是没出现在他面前。而甘宁那边儿,也没例外,自然也是被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给重重包围。他们在霍峻许诺的“重赏”下,为了自己小命,他们确实是拼了。而凉州军上来的人,都是不要命的,所以他们双方对上之后,这情况确实是愈演愈烈,不管是霍峻马岱甘宁他们,还是马超他们,

    可没有一个不承认的,惨烈就是惨烈,一个词自然是形容不出所有,可一个词却能道出来如今的战况,如今的情况了。马超不是心软,可他要是能选择的话,他确实是希望天下太平,再也没有这样儿的战事。真的,他确确实实,不是一个好战的人,这确实是一点儿不错。

    -----------------------------------------------------

    虽然是敌对,是对手,但是不管是马岱,还是甘宁,他们对霍峻,确实是挺佩服的,这个真是,半点儿都不错,从来都是如此。哪怕他们也清楚,霍峻其人,要是让他带兵去攻城,去带兵作战,那么他确实不行,也就是三流吧。可要是让他带兵守城,那就绝对是一流了。

    所以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其人守城的本事,从来都是如此。至少马岱和甘宁对霍峻守城,他们其实还是从心里佩服的。当然,这基本是不会在己方士卒的面前表现出来,这个是不错。

    而霍峻对马岱和甘宁,至少在他认为,这两人绝对是大将,而且在攻城上面,那确实是有一手,反正是比自己强多了。所以他们当得是自己的对手,对于两人,霍峻是给了他们不少的尊重,至少在他眼里,马岱和甘宁,那是绝对的对手,不是什么路人甲乙丙丁之类的。

    而如果凉州军要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全都是那样儿人马的话,确实不是霍峻想要的。可是如此的情况,其实倒是他所想要的,毕竟虽说惨烈,可要没有这样儿的压力,己方如何成长?

    -----------------------------------------------------

    至少守城这么多年的霍峻,他心里确实是清楚,想不流血,那根本就成长不了。只要见血。而且还得多,那样儿才算是百战之师,才能继续不断成长。要不然。还真是,没什么大不了。

    如果不是马超这二十几年见得多了,他这个时候绝对不会再在战场上看下去。可自己身为主公,对于这样儿的事儿,自己怎么可能去回避?不过确实,不得不去承认,这让他不太好受。想起了当初自己不太好的回忆。那就是马超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那感觉真是。很不好。

    如果当初不是强忍着的话,他是绝对要大吐特吐,而且绝对会比较狼狈。但是这些,马超都忍住了。然后慢慢更是习惯了,直至如今。多少年了,他都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但是这时候看到己方和汉军荆州军的惨烈大战,他发现,这最开始的那种感觉,又一次回来了。

    虽然马超没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儿,但这绝对是说明了这次战斗的惨烈,连自己这样儿的都要顶不住了。当然。也确实,马超是个不怎么喜欢打仗的,说起来他还比较厌恶。所以……

    -----------------------------------------------------

    倒是他旁边的郭嘉,马超一看,对方倒是什么感觉都没有。所以这个时候他就不得不想了,感情这真正心狠的,还是这当谋士的啊。是啊,如此惨烈的大战。郭嘉都没什么感觉,哪怕是微微动容。马超也没发现。当然了,他可不觉得是郭嘉本来有想法,可自己却是看不出来。

    马超没觉得是这样儿,至少郭嘉的情况,自己多少是知道的。这绝对不是自己看不出来他什么,而是他确确实实,没什么感觉。他可绝对没觉得这战事如何了,虽然他也许也能用惨烈来形容,可要让他郭嘉郭奉孝也动容的话,这个战事显然,还是不行,这个不对他的胃口。

    所以马超心里也感叹,这他郭奉孝比自己可强多了。自己都不太习惯,但是看人家,看看人家,就和没事儿人一样儿。或者准确来说,他郭嘉其实就是没觉得有什么的啊,是吧。

    而郭嘉呢,他自然也是注意到自己主公了,也知道自己主公为何如此,而对此,他不过就是在心里暗笑罢了。真是,对他来说,如今如何,对他都没什么大影响,他在乎的不是这个。

    -----------------------------------------------------

    他只在乎最后的结果,不管如今如何,对郭嘉来说,确实是没有太大的意义。反正他心里就是如此想法,他只关心关注最后的结果,只要己方破了江陵,那么就是比什么都好,到时候说什么都行。可要还是徒劳无功的话,那么对郭嘉来说,也真是,这和之前也没有什么区别。虽然总说“不以成败论英雄”,但如今在这样儿的战场上,郭嘉就以成败来论断双方的。

    战事的惨烈,谁都看得出来,不过在霍峻眼里,好在凉州军士卒没那么多亡命徒啊。要不然的话,己方这儿绝对是棘手。自己能对付的人,也是有限。少了还行,像这样儿几千,自己是能防得住,可真是要来多了,一万两万,自己也玩不转了。不过还算好,显然凉州军这样儿的精锐本来就不会很多,要不然的话,天下不早就落入到马超的手中了吗,可事实没有。

    马岱依旧是没能顶住城头汉军和荆州军士卒的进攻,别看他和甘宁带着精锐上来了,但是霍峻也不白给,所以说,终究还是被逼退了下去。这也是没有办法,这如今比之前可强多了。

    -----------------------------------------------------

    看到马岱下了城,马超心里是无比遗憾,可他也知道,这其实也没有办法。毕竟要能一下就破了江陵城的话,那霍峻就不是他霍峻霍仲邈了。他也不肯带兵抵挡着己方那么久。

    看到自己主公遗憾的表情后,郭嘉此时说道:“主公,伯瞻将军,尽力了!”郭嘉自然知道,如今这样儿,其实马岱已经算是最好的状态了,也是尽了力了。所以他当然是要把实话说出来,不过他其实也清楚,显然自己主公也有自己的判断,他对这个,也都知道,都明白。

    果然,马超闻言是微微点头,然后就听他对郭嘉说道:“奉孝之言不错,我亦是如此认为!”

    而就在这个时候,甘宁也是遗憾退了下来。毕竟霍峻那边儿腾出手来了不少士卒,所以他没一会儿就抵挡不住了。马超见状是急忙让士卒鸣金收兵,他确实是心疼那几千人马,确实,他知道,少一个就真少了,不知道多少年才能补充回来啊!所以他连郭嘉都没去问,就直接让士卒鸣金了。至于说郭嘉,他自然是知道自己主公的那点儿心思,其实他也是赞同收兵的。

    -----------------------------------------------------

    终于是鸣金了,霍峻此时居然是有这样儿一种感觉。要说是以前的话,他可不会如此。但是如今面对着如此的凉州军精锐中的精锐,他也有了这样儿的想法。哪怕只要敌军在城头时辰久点儿,己方就能围杀他们更多。但是他们损失一个,己方就要损失个五六个,这,霍峻心里也在滴血啊!毕竟作为一个大将,一个亲自训练汉军和荆州军士卒的他来说,确实,

    他这是很看重这些士卒,毕竟没了他们,谁给你守城?谁又给你卖命?所以哪怕马超让凉州军撤退,没有了围杀他们的机会,可霍峻心里依旧是轻松的。他此时此刻,就是这样儿的感觉,以前的他,可是没这种想法。而如今的他,终于算是比较正常了,这应该算是一个正常的守城将领的想法吧。至于说以前其人那样儿,好像确实,不算是太正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