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霍峻觉得,可能在某个时候,一时间,凉州军众士卒看着是不怕死。@但是过了这个时候呢,他们也缓过来了,所以就胆怯了,因此,己方自然是给他们逼退,这就是之前的战事。

    但是如今,面对如此悍勇的精锐,面对着视死如归的士卒,霍峻的汗是越来越多,没办法,这他压力是越来越大,哪怕他是希望看到敌军强悍的一面,可这样儿,依旧是让他所不习惯,让他有些吃不消啊。看着还算好的就是,如今就那么几千人是真不怕死的,绝大多数的凉州军士卒,却还是之前的那些,如此一来,霍峻他算是放心多了,毕竟这自己还能对付过来。

    如此也算是他想要的,如果说凉州军士卒都是这样儿,不,就算大多数都如此的话,那么霍峻就清楚,这守城也就不用守了,直接打开城门,让人家进来吧。是啊,真要是那样儿的话,霍峻也指望不上己方能对上强敌进步了,那直接是被虐的命啊!可不是吗,这对方比己方强一点儿一些,那确实是对己方有用,可差距要是过大的话,那么根本就不用去战斗了。

    -----------------------------------------------------

    所以他霍峻也不可能去希望差距过大,那样儿的话,还打什么啊,直接开成投降,不是更好?因此,这如今几千人的情况。他自认为自己还算能应付,能对付过来。而且不是自己自吹自擂。换成其他任何一个,未必就比自己做得好。这不是霍峻自大。而是实实在在自信。

    马超是满意的,因此,这个时候他则对郭嘉笑道:“这如今我军能有如此状态,却是多亏了奉孝谏言啊!破了江陵,奉孝当属首功!”虽说如今还未破江陵,但是在马超眼里,这只要己方保持着这么个状态下去的话,那么破城,其实那就是迟早的事儿了。这有什么难的。

    郭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心里苦笑,心说主公啊,这能不能破了江陵,如今可还八字没一撇呢,到底什么时候能破城,我都不知道!莫非您真就如此有信心,认为这三千人马的加入,就能扭转乾坤了?能力挽狂澜。回天有力?当然,真要是能这样儿的话,那也正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可是。可是这个,唉,还真是。自己倒是没有那么多信心啊,这信心不足。

    -----------------------------------------------------

    当然。郭嘉是肯定不会这么去和自己主公去说的。而且如今自己主公那意思,是自己有功。这郭嘉是绝对不敢居功。说他有顾虑,那还真是,而且还不少,也不小啊。对于这个攻城的事儿,郭嘉心里可清楚,明白得很。如果说真要是因为这三千人马的加入,己方破了江陵,那么该是自己的功,是绝对不会少,更不会跑了的。毕竟自己在军中的身份地位,不用多说。

    可要是这些人,最后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的话,那么还何谈什么功劳?自己主公和众将士不迁怒于自己的话,就算是老天保佑了,真是,真事儿啊!所以马超能说,什么郭嘉有功,但是在一切都不那么明显,而且还未发生的时候,郭嘉这滑头是绝对不敢表现出自己有功什么的。这对他来说,自己可还年轻着呢,不想那么早逝啊。多活几十年,那不是挺好的吗。

    因此,他是赶紧对自己主公言道:“主公这话却是谬赞了,嘉不过就是尽了属下的本分而已。就算是没有嘉之谏言,想来主公也早晚会想到如此,所以嘉确实是不敢居功,不敢!”对郭嘉来说,这先把自己个摘出去,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什么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啊。

    -----------------------------------------------------

    郭嘉认为自己这就是了,至少他就清楚,如果说战事依旧的话,还没有什么太大建树,和平时也差别不大。那么到时候,就算自己主公是火冒三丈,起不到一处来,他也绝对不会迁怒到自己身上就是了。这就是郭嘉所想,他说考虑的东西,可见其人确实,越来越滑头了。

    这么些年在马超的身边,和其人征战天下,可以说郭嘉比他十几岁的时候,那可是长进多了。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是长进太多太多了。毕竟时间确实是能改变一个人,而且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要说郭嘉没有什么经验,那都是假的,那不可能。所以如果说初出茅庐的时候,郭嘉会因为自己主公的几句话,可能就高兴非常,甚至找不着北了,但是如今,绝对不会。

    所以这可以说就是一种改变,当然改变确实不少,都往更加成熟的方向去变化。这是好听来说,不好听的,郭嘉就是越来越滑头了,这个其实也算是好坏都有吧。反正看你如何去看待,说起来这其实也算得上是谋士五境中的谋己了,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的话,还谋什么啊。

    -----------------------------------------------------

    回过头看霍峻,这次他知道是碰到劲敌了,绝对的强敌。以前自己认为凉州军就算是不弱,可今日看到这几千人,显然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霍峻一个守城大将,该有的眼光,他确实是没少。一交上手,还有什么是看不出来的呢。反正霍峻是能看出来,感觉得到。没错了。

    他也清楚,马超为了破江陵。真可谓是煞费苦心,而等到他什么招数都没有的时候。那么己方是不是就该胜利了呢?当然霍峻不认为胜利永远都不会有,这个并不是不可能的,只是到底什么时候来,这个谁也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自己主公不知道,同样儿,马超也不知道。

    这时候的马岱和甘宁,他们两人心情倒是爽不少。毕竟以前的日子里,都是自己两人吃瘪。得意的是城头的那个霍峻。可如今呢,这显然情况有变,虽然己方还没有占到绝对的优势,可他们汉军和荆州军却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是。说起来还是己方占优呢,所以这个就是他们两人心情爽的原因。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了。

    -----------------------------------------------------

    而且别看之前那三千人马没有和马岱还有甘宁他们配合过,他们没有带领过这三千人去攻城作战什么的。可毕竟是精锐中的精锐。精锐已经就算是很厉害了,可这精锐中的精锐,当然更是实至名归。可以说即便以前没有过合作不假,但是马岱和甘宁带领他们攻城。却依旧没有感觉到什么生疏的。至少和之前带领的凉州军普通士卒,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太大区别。

    如果非要说区别的话,那么就是这批士卒的战力。实在是太强,这个无论是马岱还是甘宁。都是心有感触。看到城墙,城墙边缘。还有城下的尸体、血迹……如果说带兵攻城的两人还没什么感觉的话,他们也不是沙场宿将了。当然这个绝对不是说他们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是什么心善的人,不是这事儿。而是真正的惨烈,比之前惨烈多了,这就是那三千人带来的。

    两人是不得不动容,就靠着这三千人,马岱和甘宁几乎是同时登上了江陵城头,并且比前些时日所用的时间还要少。显然,这确确实实是靠着这三千人马建功了,要不然不会这样儿。

    -----------------------------------------------------

    看到马岱和甘宁两人都上到了城头,霍峻心里是咯噔了一下。心说真是最为顾虑的,终究还是来了。可怕吗,不可怕,但是确实,足够别扭的了。对此,霍峻是不怕什么,可也确实,他希望己方士卒能少伤亡些,而麻烦当然也是越少越好了,哪怕他并不惧怕什么麻烦。

    因此,在马岱一上来的时候,霍峻虽说没第一时间就出现在他面前,却是直接大吼了一声,带着士卒就给他围上了。当然因为武艺的原因,霍峻是没上前,就只是指挥着士卒包围了马岱,这和平时也没有什么区别。可唯一不一样儿的就是,这一次跟着他马岱上来的凉州军士卒,却是不太一般。至少一个人对付七八个己方士卒,都没有什么问题,显然他们战力太强。

    知道这些是绝对的悍卒,但是他们人少,而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的士卒,胜在人多。所以就算七八个也都对付不了一个凉州军精锐中的精锐,可十几个呢,凉州军士卒还是不行了。而且霍峻还没忘了大喊着:“弟兄们,打退敌军!完事我给弟兄们请功!”

    -----------------------------------------------------

    这所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霍峻喊了这么一句,绝对是有效果的。士卒们都知道,只要自己将军说出来的,那么最后一定会实现。所以他说打退敌军后,给己方这些人请功,那么最后就一定会如此。所以士卒一听,就来了兴趣,心说什么凉州狗,都不够爷杀的!

    对士卒来说,当兵吃饷,这吃喝当然是最重要的了。而自己将军说给众人请功,那么显然,最后的结果,至少是有顿好吃的。所以士卒眼睛都绿了。本来应该是杀红眼的,可因为想到功劳的事儿,如今眼睛都绿了。不止是要玩命,而是要更玩命。毕竟当兵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这个。所以在能保得住小命的同时,城头的汉军和荆州军士卒,自然是乐于多杀几个。

    所以哪怕他们的战力确实是不如凉州军,差距不小,可他们人多,而且此时此刻,所凝聚出来的力量,可以说绝对不小。城头上是喊杀声震天,在城头待着,你耳朵都嗡嗡的,几乎所有人都听不到什么了,就只有嗡嗡响。所以足以看得出城头这个时候有多大的声音了。

    -----------------------------------------------------

    而且不仅仅是喊杀声,还有并且碰撞的声音,有士卒哀嚎的声音,有士卒嘶吼的声音,还有就是凉州军的号角声和擂鼓声。这便是这时候的战场,绝对的人间地狱。如果说整个江陵城都被血水给染红,那么肯定是夸张。不过哪怕已经到了黎明时分,可要是仔细去看,去观察的话,就不难发现,战场上,也就是江陵城头城下,其实就是一片红色,这才是主色调!

    凉州军前些时日的攻城,不是没有惨烈的时候,可像此时这样儿的,那确实没有。说起来这个时候,哪是一个惨烈可以形容得出来呢,已经是没有什么词语能准确形容出此时的战事了。而不管是在后观战的马超众人,还是在州牧府等待消息的刘备等人,可以说这个时候都是把心给提到了嗓子眼。马超他们是非常紧张的,毕竟他们就在战场。

    相比之下,刘备众人倒算是强点儿,毕竟没能亲眼所见,所以自然是差了不少。当然了,如果他们也在战场的话,那么绝对不会比马超他们轻松多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