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无奈,深深的无奈,这就是这个时候,吴懿他们几人的感觉。此前面对着兖州军的激烈进攻,他们直到这个时候,可以说还是这么个感觉。不仅仅是有着无奈,还有很深的无力感。

    四人在会客厅中,一时间都没说什么。这之前他们也想了,守不住函谷关了,可按照如今这样儿发展下去的话,没准明日后日,这雄关就可能被破了。这确实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反而一想,其实还是很有可能,甚至就会发生了!不是四人都没信心,实在是事实打击太大。

    四人没多说什么,就简单说了两句后,就散了。此时对他们来说,其实说什么都没有大用。至少四人心里都清楚,如果真有什么破敌的好主意,那么说说还行。可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啊,所以这什么都别说了,直接回去好好休息,争取明日和敌军激烈战斗,一定要守得住关。

    众人散去,不过心里都打鼓,这己方在函谷关到底还能坚持多久。虽说关内还有一万多士卒不假,但是到底能不能抵挡得住人家兖州军这么玩命进攻,确实,四人心里都没底儿啊。

    -----------------------------------------------------

    临湘,兖州军曹仁的中军大帐内,众人坐下后,曹仁便笑着对曹真和牛金说道:“二位将军今日表现不错,确实是给我军争脸了。看孙伯符其人今日没有多问我什么,就看得出来!”

    曹真和牛金两人是赶紧谦虚,而此时郭淮则说道:“将军,那江东军内部的问题也不小,想那张文远,虽说在江东军帐下做事儿,可却依旧是不服他孙伯符,看来他们这可真是……”

    之后郭淮笑了笑,没再多言。虽说己方也有如此的事儿,可这如今众人看到的,还不是张辽和孙策的关系不怎么样儿吗,因此。这丢人的是江东军,可不是他们兖州军啊,是不是。

    曹仁今日确实是心情不错,曹真和牛金给自己给己方争脸了,这可真是好事儿。要不然的话。他只要看到孙策那副嘴脸,他就心里不爽,总认为其人是故意不给他和兖州军面子。当然了,这个是曹仁他自己自认为的,至于孙策到底是什么想法,那么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之后曹仁是对郭淮三人说道:“晚上戌时设宴,三位别忘了来!到时候咱们不醉不归!”

    -----------------------------------------------------

    三人是赶紧应诺,知道自己将军今日确实是高兴了,要不然还真是,绝对不会这样儿。但是他也没说要找孙策他们江东军众人来。显然这就是己方兖州军内部的聚会,晚上一起饮宴。

    不过也确实是,好些时日都没这样儿了,这个也是没错。曹仁在这上,和曹操也差不多。他同样儿不是什么吝啬的人,但确实因为没什么太好的心情,己方也不争气,所以也确实好久没设宴和郭淮他们一起了。说实话,孙策来的时候,曹仁倒是想。不过却是被他抢先了。

    但是如今好了,曹仁亲自设宴招待郭淮他们,显然今日曹真和牛金的表现,让他很满意。就像曹操在函谷关一样儿。因为夏侯兄弟和乐进三人给他争脸了,让他满意了,所以他高兴,大手一挥,就摆宴宴请众人,所有人必须到。这曹仁和曹操那个时候。其实都一样儿,如此。

    之后众人简单说了几句,他们就和曹仁告辞离开了。不过离开之前,曹仁还没有忘了再一次叮嘱他们,晚上准时到,要不然就罚酒三爵。这个时候,曹仁还是不限制他们喝酒的。

    -----------------------------------------------------

    对他来说,只要己方将领不喝多就可以了,毕竟难得一次,大家在一起饮宴,这确实不多。

    所以曹仁也不是那么苛刻,毕竟他心里还巴不得凉州军趁机来进攻,那样儿的话,就凭借江东军那几万人马,不说让黄忠他们有来无回,至少绝对让他们伤筋动骨,这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也很清楚,这样儿的事儿,不可能出现。毕竟黄忠这个老将,不止是本事不小,而且更是经验丰富,所以不到最后关头,他是绝对不会破釜沉舟的,不会那么去做,不值得。

    所以曹仁并不担心什么,因此,就算是让郭淮三人喝点儿酒,那都是无所谓了。说实话,像当年袁绍冀州军帐下那个淳于琼,那样儿的货色,兖州军还真是没有。那个分明就是个酒囊饭袋,虽说淳于琼也并不是就没什么本事,可说实话,他不喝酒的时候,还行,至少也算是个二流的将领。可一喝上酒之后,就变了,最后可能连个三流的将领都不如了,这就是他。

    但是兖州军之内,至少在将领中,还真是,没有像淳于琼那样儿的货色,他实在是太丢人。

    -----------------------------------------------------

    到了晚上,曹仁设宴招待郭淮他们,当然了,兖州军士卒也有好吃的,这个曹仁自然没忘。

    兖州军大营这儿的动静,江东军都是清清楚楚,早已有探马禀报,“报主公,兖州军大营内,曹仁正摆宴庆祝!”虽说探马不太明白曹仁为什么如此,可孙策众人对此还能不知道吗。

    所以他只是摆了摆手,让探马下去,之后他才对众人说道:“看来这曹子孝今日心情倒是不错,这和昨日,倒是成了鲜明对比啊!”对此,孙策不过就是一笑而已,他却没太多想法。

    说曹仁是小人得志?还不至于,孙策是没这个想法。只是他也知道,显然昨日己方的表现。让他曹仁觉得自己是丢人了,所以他是那样儿的。可今日你,他们兖州军,倒是表现不错。

    所以他曹子孝如此。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至少还是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虽说不是孙策早已预料到的,可确实也没有超出他能接受的范围,确实还不至于那样儿,很正常。

    他认为曹仁这样儿。倒是挺正常,虽说自己要是像曹仁如此遭遇,可能不会这样儿。

    -----------------------------------------------------

    但是他曹仁如此,确实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所以孙策对此,他确实没感觉到什么特意外的。

    在自己主公的话后,江东军众人此时也是一笑。说实话,对曹仁他的想法,他们确实能了解一些。像周瑜、鲁肃他们,知道的是比较多。而孙翊这样儿的,自然就是知道的少点儿了。

    至于说曹仁没请自己什么的,孙策也没在意。他也明白,曹仁那点儿小心思。所以,对此他就是一笑而过,而没有去计较什么。毕竟孙策是什么身份地位,自然不是他曹仁所能比的。

    他也知道,这计较这些,其实都没有什么用。有那个精力,还真是。不如好好想想,到底如何能尽早破了这临湘。对破城,孙策一直以来都是很有信心,哪怕黄忠是个大将。哪怕他守城也确实不错。可即便如此,孙策从来都没有什么怕的,是,他也担心忧虑,可这个又能怎么样儿呢?至少他确实不惧什么,孙策也知道。己方和兖州军,这么日复一日进攻,那么

    临湘城,早晚会落到联军的手里,而己方如今人马最多,出力最多,所以临湘是己方的。

    -----------------------------------------------------

    对于曹仁设宴招待兖州军众将,孙策也没有让探马时刻去注意兖州军大营的动静,没必要。

    他觉得这个没必要,确实,就算黄忠真趁机杀过来,这也真是他最最希望看到的。到时候,己方是,要出大力,可兖州军呢,他们要真实猝不及防的话,肯定要有大伤亡,如此的话,这其实还是自己乐于见到的。毕竟如今己方和兖州军同在长沙,虽为盟军,可还是竞争关系。

    所以对孙策来说,哪怕兖州军有了大伤亡,这都不是他所不能接受的。反而算起来,还是他很想见到的。毕竟如今江东军就有六万人左右,所以这是绝对的主力,并不是己方要靠着兖州军,而是他们要靠着己方。因此这么一看的话,孙策他当然不会在乎兖州军如今如何了,他还巴不得他们多伤亡些呢。真要是那样儿的话,对他和江东军来说,还是好处多于坏处。

    之后孙策让众人回去休息了,虽说这个时候不是特别晚,但是刚和众人说了几句,这时候也没有其他的话说了。回大帐就算不直接睡觉,就是闭眼休息,那也是不错的,总比这儿强。

    -----------------------------------------------------

    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是再一次联合进攻临湘城,双方大战是一触即发,都是拼了老命了。

    黄忠三人,每一次都是面临巨大的压力,实在是孙翊、张辽他们四个,太强。如果临湘城没有黄忠驻守在此的话,那么城池也许早就被人给攻破了,这确实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啊。

    双方激烈交战,黄忠先是一箭逼退了已经上到了一半的张辽。别看张辽武艺是不错,可面对着黄忠这突如其来的一箭,他也才是堪堪给躲了过去。毕竟他虽然也听说过黄忠的箭法无双,可真正也是,没见过几次。而且他也看得出来,其人在守城的时候,可不是经常用箭。就是偶尔冷不丁来上那么一箭,说白了,其实就是施放冷箭,这说起来可真是防不胜防啊。

    张辽倒是不那么害怕什么,可他却也不得不担心忧虑。毕竟自己虽说武艺不错,但是这往城头上登着云梯,本来自己就处在下风。结果城头又有神射施放冷箭,这个不得不说,对他的影响可真是不小。不过还算好的就是,张辽知道自己本事尚可,运气也不错,躲过去了。

    -----------------------------------------------------

    看到张辽被自己一箭逼退,虽说其人是低头躲过去了,但是看他狼狈样儿,而且是一下就跌落云梯,黄忠对自己这一箭,还是很满意的。城头的守卒一看,都在心里给自己将军叫好。

    他们自然是知道自己将军的神射,并且这看到都不是一次两次了,确实不少。而且也就是他张辽武艺高超,反应很快,要不然的话,换一个不怎么样儿的将领,那绝对是非死即伤。

    这城头的凉州军守卒,就是对黄忠这么有信心。要不然的话,他们也不可能跟着黄忠驻守在临湘这么久。说实话,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不怎么熟悉其人,确实没太把黄忠这么个老将看在眼里。毕竟这在军中,确实是以本事为尊,实力强的,拳头大的,那就是老大。可黄忠呢,从外表看,都已经老了,所以确实是让没什么眼力的士卒,刚开始真是小看了不少。

    别看从外表看,黄忠确实有大将那意思,但是被绝大多数的人,认为那是外强中干。可最后真正看到其人的本事后,不得不说,凉州军士卒,那确实是服了,这年纪可不代表什么啊。xh211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