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确实是满意的,因为显然这今日夏侯惇兄弟和乐进三人,几乎是同时登关,这确实是比之前强了。∮因此,这样儿的情况,还有什么是他不满意的呢。对此,曹操确实还算满意。他确实没指望就一下破了函谷关,那是开玩笑。曹操认为己方这么慢慢循序渐进去对付函谷关内的凉州军士卒,确实是没有什么问题。时日久了,自己不怕,反正距离豫州兖州那么近,

    自己不担心粮草的问题。从幽州回来之后,确实也已经好久,自己都没有动兵了。所以这次来司隶,粮草方面,自己早已准备充足。毕竟这几年的屯田,那可绝对不是白做的。哪怕因为这个,还得罪人什么的,那其实都是值得的。毕竟己方的粮草,确实比之前充足了。

    最开始的兖州军,曹操手下士卒人马不少,所以确实是缺粮。要不然他也不会执意去进攻徐州,那地方粮草比自己地盘多,所以怎么都要去进攻。而如今呢,因为这几年的屯田,至少给曹操兖州军一方,增加了不少粮草,这是实实在在的,如今兖州军粮草还算充足。

    -----------------------------------------------------

    函谷关上的吴懿三人,此时都是汗流浃背的。他们不得不说,这夏侯惇、夏侯渊,武艺实在是高超,他们真比不上。不说他们。就是那个乐进,三人也不是对手。所以陷入了苦战。

    哪怕他们没出现在相夏侯兄弟三人面前,就指挥着己方士卒。包围三人。可即便如此,吴懿三人依旧是压力巨大,而且知道,这要是让兖州军士卒上来越来越多的话,那么就算函谷关不破,可却也要悬了。因此,三人虽说没敢上前,可也是尽力去让士卒对付夏侯惇他们了。

    毕竟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而本来因为武艺的原因。吴懿三人就不敢靠夏侯兄弟他们那么近。所以说起来,他们已经是不占优了,反而是给己方减少士气。但是三人也算是尽力了,这时候他们不是主角,主角是凉州军士卒。在这种情况下,吴懿他们是起到一个头领的作用,可真正上前和夏侯惇他们玩命儿的,还是凉州军士卒。而且这个时候,凉州军算是占了主动。

    毕竟他们人太多了。而兖州军士卒上来的却是有限,所以夏侯惇三人,就快要抵挡不住了。

    -----------------------------------------------------

    于是第一个掉下去关头的,或者更准确来说。是自己跳下关头的,正是夏侯惇三人中武艺最低的乐进。他那武艺,是比吴懿他们强不假。可确实不如夏侯兄弟,所以第一个被逼退了。

    乐进这边儿一退。之前对付他的士卒,就又分散开来。去对付夏侯兄弟了。当然,也有着马汉去指挥着,他是不敢靠近夏侯兄弟,可却不代表他就不敢去指挥士卒作战了,那不可能。

    早就注意到乐进被逼下了函谷关,夏侯惇和夏侯渊心里也是感到无比遗憾。他们心里还想呢,这文谦你怎么就不多坚持一会儿。对乐进,虽说夏侯兄弟也知道,其人武艺和自己两人相比,确实还要差些,可乐进他要是在关上,终究是能吸引不少凉州军士卒,这是吸引火力。

    所以有他在,自然是分担了自己两兄弟所面临的压力。这显然,城头对付自己两人的士卒越少,自己两人的压力就越小。乐进在的话,多少是能分走一部分的。可他如今被逼退了下去,那些之前对付他的人马,这时候都转移到对付自己兄弟两人来了,可真是倒霉,棘手啊。

    -----------------------------------------------------

    乐进下了关后,他是万分不甘心,所以是用了最快的速度,早一次登上了云梯。他是想趁着关上士卒大都去对付夏侯惇和夏侯渊的这个空当,自己好赶紧登上函谷关,如此确实省力。

    可他想法确实是挺好,这个不错。但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还是不小。至少对此时此刻的乐进来说,是不小。别看这个时候对付他的时候少了不少,就剩下那一点儿了,可城头上的零碎,都是如雨水般落下,可给乐进恶心坏了。他不得不承认,即便是城头对付他的士卒少了,可凉州军每个士卒守城的战力,还真是一点儿,不,半点儿都没有减弱,只是人少了。

    他心里也承认,凉州军士卒的战力,那确实比己方士卒强。可真正遇到了,而且面对着敌军这强势守城,乐进他也是无可奈何了。这躲过去初一,可却没躲开十五,还是落下云梯了。

    他是这个气啊,憋屈死了。如今自己是连城头都没上去,就让凉州军士卒给打退了,这可真是,丢大人了。老脸都丢光了,还好,夏侯兄弟都不知道,没看见,这自己还不算太丢人。

    -----------------------------------------------------

    要不然可真是,自己都可能要无地自容了。乐进他自然不可能不好面子,但是相比此时在己方士卒面前,他显然更看重夏侯兄弟对他的看法。如果士卒觉得自己丢脸,那么还不算太大的事儿。毕竟乐进也没觉得自己就少丢人了。可在夏侯兄弟面前,他确实不想如此,不想。

    他知道自己本事,真要比起夏侯兄弟来,还差着一些。可乐进却一点儿都不希望被他们给小看了。因此,知道夏侯兄弟没有看到自己如此。没有注意到自己,他倒是轻松了一点儿。

    而关上的夏侯惇夏侯渊。是继续苦战。同样儿,关上的凉州军士卒,也是如此。当然,因为之前有乐进,所以分出了一部分士卒在对付他。可这个时候好了,他退到了城下,之前对付他的大多数士卒,都去对付夏侯兄弟了,结果自然是让之前对付夏侯兄弟的人马。都轻松了不少。确实,要不是这样儿的话,他们这个时候就还得面临着不小的压力,绝没这么轻松。

    而继乐进之后,夏侯渊也给关上的凉州军士卒逼退,他带着不甘,直接就退下了关头。

    -----------------------------------------------------

    夏侯渊也是无可奈何,如果自己能多再函谷关上待一会儿的话,他绝对不会早下来。可实际上。这个不可能。除非自己是拼着受伤,那么如此的话,还确实是能在关上多待一会儿。

    但是如此,可能吗?自己受伤。不算个什么大事儿。当武将的,有几个没受伤的?没受过伤的,那还叫武将吗?估计就是文士都比你强吧。所以夏侯渊他确实不是怕自己受伤什么的。

    主要是他知道,自己要是一受伤的话。可不单单是己方士卒的士气要受到打击,就是最后。自己主公也不会再让自己带兵攻城了。所以,自己是绝不可受伤!这两个方面,才是夏侯渊最为看重的,他不是怕受伤,而是担心受伤之后的事儿。其他的东西,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夏侯渊看了再一次登上云梯的乐进一眼,他是在心里摇了摇头,苦笑着。心说,自己这之前还希望文谦能在关上多坚持一会儿呢。可如今来看,自己也不比人家好上强上多少啊。这也就算是前后脚吧,文谦先下去了,可却没多一会儿的工夫,这自己却也是被无奈逼退了。

    -----------------------------------------------------

    乐进退下去的时候,夏侯惇是知道很清楚,毕竟关上的事儿,还是这么大动静,确实是少有能不被他所发现的。怎么说夏侯惇都是大将,不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能在被包围的时候,确实还做不到这个。可确实,肯定也不会差太多,哪怕他早已经是被团团围住。

    所以这个他知道,而自己兄弟被逼退的时候,他更是知道。毕竟夏侯渊距离他更近,所以自然是早就清楚了。因此,这个时候,在夏侯渊退下后,他心里是咯噔了一下。此时夏侯惇心说,难道这自己还是支持不久,就要被逼退?可不是如此的话,这自己就快要顶不住了!

    夏侯惇的武艺高超,确实是高,这半点儿都没错。所以吴懿他们,是真都不敢靠得太近。而其人的狠辣果决,也确实是没错。夏侯惇要是不狠,还有几个狠人了?绝对是没错的,但是面对着无数凉州军士卒前赴后继地攻上来,还不怕死的来围杀了,他确实,也没办法了。并且之前对付夏侯渊的士卒,这时候都已经慢慢围上来了,就是要围杀了他夏侯惇,灭了他。

    -----------------------------------------------------

    夏侯惇是心里叫苦,他虽说认为自己武艺倒是不错,可面对这么人多人,自己也没辙了。而且最为主要的是,自己这就算是狠点儿,可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还真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啊。确实,毕竟这个时候即便是再狠的人,也是镇不住这么多已经都红了眼的凉州军士卒。

    所以夏侯惇此时是当机立断,其人可并不是只有四肢发达,那纯扯。虽说夏侯惇和其弟夏侯渊相比的话,他确实算是没什么头脑的。但是其人比起一般般的人来说,他还算是可以了。

    至少这个时候,他心里就比谁都清楚,不能再让之前对付自己兄弟的那些士卒都围上来。要真如此的话,自己虽说不会死,但是没准就会受伤。所以这个绝对是不值得的,因此,他当机立断,已经做好了撤退的准备了。他大喝了一声,杀出一条血路,直接就从关上跳下。

    狠人就是狠人,也许夏侯惇的狠辣,之前都没表现出太大的作用来。可这个时候,他萌生退意,并且还真就这么做的,关上的士卒也不是谁都敢去拼命阻拦他,毕竟有几个不怕死的?

    -----------------------------------------------------

    所以就算是吴懿他们三个,确实是有心阻挡,让士卒去死拼。可实际上,他们三个心里都门儿清,不可能把夏侯惇给如何如何了。就说其人的武艺,连自己三个都不敢上。己方士卒敢和人家死拼,说实话,就已经够瞧得了。所以这个时候,可真是,不能指望太多,不是吗。

    是,他们也想,让夏侯惇受伤,甚至就给其人留下。可这事儿,他们也知道,不可能。武艺不如人家,己方士卒表现此时这样儿,真就已经算是不错了,所以还能怎么样儿。至少三人也知道,别奢求太多。如果说真是一定能给夏侯惇生擒,或者杀死,那么三人拼死也如此。

    可事情不会是这样儿,那么三人也没有对己方士卒如何去命令。以为他们都知道,其实己方士卒都已经尽力了,他们做得已经够好了。要说真能给夏侯惇擒住、杀死,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可要不是这样儿,那么其实只要能给其人逼退,其实已经就是如今这个时候,自己、这三个和己方士卒,都能够接受的最好的结果了,不是吗。除这些之外,没有其他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