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众人一个不剩都走了,马超也是心有感慨。√∟之前他对马岱和甘宁所说的话,当然也是对众人虽说,其实都是他真心话。而且马超确实认为,这己方士卒和马岱甘宁两人如此表现,和自己其实是有着直接关系的。至少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前夜,己方在地道上的失败,那么就不会有今日己方在攻城上,那么士气低落,看着都是那么无力。

    马超对江陵城的战事,可以说他是无比头疼。他也实在是没办法破城了,从地道破城,这个希望早就已经破灭了,如今还是,只能让马岱和甘宁他们两个,带着己方士卒,一日一日这么进攻了。而司隶函谷关的战事,从己方占优,慢慢已经是轮到曹操兖州军一点儿点儿占优了,这不得不让马超更加头疼。还有临湘的战事,孙策亲自带五万人马增援,这确实……

    这么多的事儿,己方的战事都往不好的方向发展,马超还可能不头疼吗。他有种感觉,莫非这一次的战事,己方真就要彻底失败不成?他确实不想如此,可事实到底会如何,不知道。

    -----------------------------------------------------

    霍峻回到了州牧府,对自己主公禀报今日的战事。而刘备虽说大致早已经都知道了这个,可毕竟霍峻是当事人,所以他还是在认真听着其人的禀报,有时候还微微点头。

    等到霍峻说完后。刘备这才开了口,“仲邈辛苦!你看这如今凉州军状态不佳。是否因为前夜战事失败的原因?要如此的话,他们能这样儿多久?”刘备开口询问霍峻

    对他来说。虽然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没错,可霍峻终究是守城的主将,并且和凉州军打交道太久了,所以哪怕自己都有不了解凉州军的地方,可霍峻却绝对比自己还要了解就是了。

    所以刘备有此一问,对他来说,他是需要知道如今凉州军更多情况的。不过除了自己所猜测所想到的之外,自己当然也不会忘了问询手下人几句。比如说徐庶、刘巴这两个谋士,再比如说是霍峻。这个江陵城的主将。再比如说,太史慈、魏延等人,还有刘琦这几个,都是他刘备所要去问询的对象。

    -----------------------------------------------------

    “主公,依属下来看,凉州军今日如此,那马伯瞻和甘兴霸也不在状态,确实就是因为前夜的战事!不过属下觉得,如果有可能的话。凉州军还是会很快恢复的,这个应该没问题!”

    刘备一听,是微微点头,然后说道:“仲邈和我所想相同。元直和子初亦是如此想法!看来可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哈哈!之前就想,仲邈应该也是如此想法。如今看果然!”

    霍峻是赶紧谦虚了两句,毕竟说起来。他都清楚,自己在某些方面。怎么能和两位相比呢?至于说自己主公,那么就更别说了,所以他是连忙谦虚。如果要是论守城,那么霍峻一定是当仁不让,说舍我其谁。可这其他方面,自己也不擅长这个啊,所以……

    刘备对此是笑了笑,没再多言。对他来说,把该问的,该说的,都问到,说出来,那么就可以了。至于说其他,也不是自己那么特别看重的,差不多就行了。霍峻如今还能这么谦虚,说实话,自己就算是满意了。

    -----------------------------------------------------

    一日后,凉州军继续进攻江陵城,不过今日和昨日不一样儿的是,今日虽说凉州军不像最开始之前,士气高涨,可确实也比昨日强了点儿,这个变化明显,谁都看得出来。

    虽说是这么一点儿点儿的进步,可马超多少还是满意的。至于说城头的霍峻,看到凉州军至少是在进步,这个还别说,就算是他能接受的范围内。毕竟要是比起来没什么变化,甚至比昨日表现还差的话,那么他也没什么说的了,只能说遗憾,还有真是让人大失所望啊。

    但是今日还不错,不管怎么说,其实有进步就是好的,这便是霍峻此时此刻的想法。如果要是让其他人知道,这一军的守城主将,看到敌军进步了,他心里是万分高兴的话,估计也没有几个人能理解这个了吧。当然没有几个,却不代表就一定没有。至少全天下可不仅仅是霍峻一个痴迷于这个守城,还有几个,也差不多是这样儿。

    -----------------------------------------------------

    但是不满意的人更多,就比如说带着人马攻城的马岱和甘宁,显然两人就不满意什么。可自己两人如今也做不了太多,只能是拿出自己的本事来,全力攻城。至于说己方士卒,那还真不是自己两人就可能给改变的。

    可两人也清楚,这之前,也就是昨日的战事,自己主公都没说自己两人什么。那么今日自己两人算是发挥正常,因此,自己主公更不会说自己两人什么了。这个不是他们对此有信心,实在是这个事实摆在眼前,自己主公可从来都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不是吗。

    因此,马岱和甘宁都清楚,自己两人做好自己的事儿,也就是了。至于说结果如何,反正再不济,还是依旧被人家给逼退呗。这事儿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己两人对此可真是,早就已经是习惯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可惧的,这己方还得多等个两日。估计士卒才能恢复吧。毕竟他们不像自己两人这样儿,要不那就好了。

    -----------------------------------------------------

    马岱和甘宁确实是尽力了,不过哪怕最后他们两人是各上了城头一次,但却没多一会儿,就让霍峻还有城头的士卒给逼退了。他们表现倒是尚可,可却没有多少凉州军士卒上到城头来,所以马岱和甘宁,他们还可能支持多久?这没伤着,就算是不错了。两人武艺不错。

    就因为是武艺高超吧,所以他们两人在城头汉军和荆州军士卒重重包围下,他们退下的时候都是毫发无损。要不然换上一个武艺不怎么样儿的,三流水平的,那是一定会受伤的。

    可马岱和甘宁,两人自然没有如此。如果说今日的战事,他们给自己评了分的话,他们会给自己两人七分多。对己方的士卒,两人能给他们六分。那就算是不错了。他们倒是不知道别的,说起来今日凉州军士卒,也就堪堪及格,如此而已。当热马岱他们是不太明白什么是及格的分数。

    又一日的战事结束。还是以凉州军鸣金收兵结束。当然了,他们没占到什么便宜就是了。

    -----------------------------------------------------

    凉州军众将士,跟着自己主公一起回了大营。知道自己主公今日也得说几句。不过看自己主公那意思,好像也没什么不满的情绪。当然了。真正要说马超是什么想法,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看得出来的。

    司隶。函谷关,函谷关战况激烈程度,说起来并不比江陵那儿差多少。只是这儿却是没有什么地道破敌,也没有霍峻那样儿水平的守城大将。所以这么些时日以来,慢慢的,确实是凉州军众人感到越来越吃力了。吴懿他们也不是认为就守不住关,主要还是兖州军给自己这边儿的压力,确实是够大了。要不是这样儿的话,也不至于像如今这样儿啊。

    兖州军再次进攻,还是夏侯兄弟和乐进带兵。函谷关上,凉州军依旧是吴懿、黄权和马汉三人带兵守城。彭羕倒是也想上到关上看看,这个倒是真的。不过吴懿他们三个,是没有一个让他过来的。所以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反正暂时是不能成了。

    -----------------------------------------------------

    这一次兖州军将士的表现,确实是比之前还要好。至少夏侯兄弟和乐进三人,几乎是同时上到了函谷关上,这一下就给吴懿他们增加了不少压力。毕竟这三个,可没一个好对付的!

    不得不说,看兖州军这样儿,确实他们是越来越占优了。可想一下就破了函谷关,这个确实,基本上是不可能。不过日复一日,兖州军从上到下,就没人放弃了,无论是谁。

    他们也知道函谷关的易守难攻,知道关上有多少士卒,这他们都清楚。

    吴懿自然是清楚这个时候己方所面临的危机,他还没忘了大喊:“快,弟兄们,杀啊!把敌军打退,打下函谷关!”

    “杀……”

    看到己方将军都悍不畏死对付敌将和敌军士卒,这关上的凉州军守卒,确实也受到了不小的感染。对他们来说,这今日和之前可都不太一样儿,所以不止是对将军的考验,更是对自己众人的考验。

    -----------------------------------------------------

    几乎是与此同时,黄权和马汉两人嘴上也都没闲着,差不多和吴懿喊了一样儿的话。他们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再调动不了己方士卒的战心战意和士气的话,那么没准己方就要惨败。

    这都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当然了,如今的情况,自己三人就算是拼死,今日也一定会守住函谷关的。但是今日也许是能过去,可以后呢,还要如何?

    所以三人也是有意为之,那意思让己方士卒都明白,哪怕兖州军上来更多的人,更多的将领,反正自己这几个是不惧什么的。当然了,他们也是希望,这今日打退了兖州军,也算是给众士卒一个想法。这今日这种程度的,也能给他们打退,那么以后呢,还不是一样儿!

    因此,他们三人是忍不住大喊,要把己方士卒的所有情绪等等吧,都给调动起来。如此的话,才对己方更为有利。

    -----------------------------------------------------

    城头的战事是激烈异常,毕竟这个时候上来的兖州军士卒倒是比之前多了。所以说是惨烈,其实也并不为过。但是如今兖州军士卒上来再多,也终究是有限,和人家城头的凉州军,确实还是比不了。

    因此,对于上来的士卒,有凉州军士卒对付。但是他们大多数人,还是在包围着夏侯兄弟和乐进他们三人。因此吴懿三人的武艺不行,所以三人也还是没傻乎乎往前冲。都知道,那样儿和傻子无异,他们自然不会那样儿。

    夏侯兄弟和乐进对于吴懿三人的伎俩,他们虽说还不是不屑,可确实,也没什么看得上的。说起来这守城守关,他们三人还是差点儿啊。

    当然也不是说夏侯惇他们就觉得自己比吴懿他们强多少,可事实摆在眼前,他们确实比这三人要强,不是吗。

    -----------------------------------------------------

    观战的曹操,心里是暗暗点头,他倒是还算满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