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此,马超不得不多想,难道说自己真就变了那么多不成?要不然的话,怎么就变成了如今这样儿。之后马超也没管太多,一夜无话,这一夜凉州军失败,就这么过去了。但是显然,这个事儿还没有结束,马超身为始作俑者,自然是要给所有人一个交待的,谁让他执意呢。

    所以到了第二日,马超是召集了众人,在中军大帐内,他是有话要说。众人明白,这是自己主公要给所有人一个交待了。要不然的话,这也说不过去啊。是,虽说自己主公不会直接去承认自己的错误,但是大致上的东西,还是能说得过去的,众人如此认为。

    大帐中,众人都已在座,不过却是没有一个有什么表情的。毕竟这昨夜己方新败,所以他们不可能有什么好表情。但是在自己主公面前,他们也不想有个什么臭脸,所以也就只能是面无表情了。都知道,自己主公明白自己这些人的意思,倒不是要责问什么,可昨夜那死伤几千人,这却不得不解释。

    -----------------------------------------------------

    看到众人都已到齐,此时都坐下后,马超便说道:“昨夜的战事……”

    话刚说一半,马超看了看众人的反应。显然,崔安这时候是非常不忿,这昨夜的失败,中了人家的埋伏,他是一点儿都不服啊。可因为是自己主公的命令。所以他确实也不好去说什么。哪怕崔安脑筋转得慢,可却也知道。主公永远都是对的。属下犯错,那就是错误。

    至于马岱甘宁。虽说没有崔安那么狠的表情,可马超却也看得出来,他们一样儿不服。是啊,就是自己,还不也是如此吗。所以对于他们,马超其实都能理解。也就是郭嘉,他此时还是面无表情的,毕竟这个时候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主公心情是差得不行。因此,自己是什么表情最好都别表露出来。要不然的话,肯定不是好事儿。

    至于说胡轸,马超看他那意思,是有点儿害怕?马超心说,是不是因为怕自己把火儿都发到他的身上,所以才如此?

    -----------------------------------------------------

    在马超看来,对方要真是如此想法,那么也太小看自己了。说实话。别说是自己,就是曹、孙、刘随便一个,也没有说因为自己这个当主公的过错,然后最后把气都撒在属下身上的。

    扫了眼众人的表情后。马超这才继续说道:“昨夜,虽说我并不想承认,可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我军败了!地道最后未能建功,确实是出乎我之所料!今日对大家。无非就想说,还望各位能继续努力。争取早日破了江陵!至于昨夜的失败,只能说,吸取教训,以后不会有如此之事发生!”

    “诺!我等谨遵主公所说!”

    没一个敢去说自己主公什么都,至少在此时此刻的大帐中,凉州军还没有这样儿的人。他们都不傻,心里都清楚,这本来自己主公已经是因为刚败,所以心情很差了,这要是再有人说什么,那不啻于是火上浇油,所以没人敢去说什么。

    -----------------------------------------------------

    之后马超又对众人说了几句没什么营养的话后,最后他说道:“我知各位因为昨夜之事不服,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但是时不我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昨夜之败,真乃时也运也命也!好了,各位回吧,奉孝留下!”

    “诺!我等告退!”

    看到自己主公往外撵人了,可以说众人都算是松了口气。哪怕他们明明知道,这昨夜之败,自己主公是要负最为主要的原因,可却没一个敢多说的。而且还生怕殃及池鱼,这被自己主公给说一顿,那就不好了。

    可这时候却是没事儿了,自己主公往外撵人,这事儿暂时就算是过去了。至于留下奉孝先生,显然主公是有话要对他说,这个自己这些人就不用多想了。反正看自己主公这样儿,好像又和没挖地道之前没什么两样儿。

    -----------------------------------------------------

    众人觉得自己主公又变回来了,那么他们确实还是希望自己主公是如今这样儿,而不是挖地道时候那样儿的。

    众人都一一告退,至于郭嘉留在了大帐中。而他也差不多知道,自己主公要和自己说什么,其实算起来无非就是那些而已。可能对别人,自己主公还不会那么说,但是对自己,却是一定会如此,或者说是必须要如此。

    这个不单单是因为自己是如今自己主公帐下的谋士,更是因为之前自己的力谏言,不过却是几乎没有什么用罢了。哪怕最后是,也算是避免了己方伤亡更大,这个不错,但是事实,己方依旧是败了,这个也不假。

    当然郭嘉是没认为自己本事不够,但是对于劝说自己主公这儿来说,自己确实是不行。至少自己很清楚,要是换成其他人,比如说贾诩,那就比自己强,没准就劝说住自己主公了。

    -----------------------------------------------------

    看到大帐内就只剩下郭嘉一个人了,其他人都离开了后,马超对郭嘉言道:“奉孝就不准备和我说几句?”

    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哪怕马超并不是那么在意失败,但是败了。终究不是他想要的。而且这个和他所想,可以说真是相距甚远。他是失望透顶,可却还没地方去发火。因为这个事儿本来就是自己的错误,所以还能怨谁呢?

    而郭嘉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却是苦笑了一下,随即说道:“嘉以为,主公知道嘉要说什么,所以嘉也就没多说。”

    马超一听,是轻叹了口气,“唉。奉孝,说起来昨夜的战事,确实,还是我考虑不周,若非奉孝谨慎小心,我军可真要伤亡惨重了!”

    郭嘉闻言是赶紧说道:“主公此言,嘉不敢居功,非我军将士用命,不能如此!”

    -----------------------------------------------------

    此时马超对着郭嘉摆了摆手。然后说道:“奉孝,咱们相识也有十几载了吧?”

    虽说马超这是个询问,但是实际上,他的语气却是肯定的。

    郭嘉闻言一笑。“主公所说不错,确实如此!”

    马超则说道:“奉孝觉得如今的我,和当初。是否有什么变化?”

    郭嘉一听则说道:“主公当年意气风发,如今十几载过后。嘉以为,变化自然是有。不过有些东西变了,但是有些却还是没有变!”

    马超此时点了点头,“奉孝,这十几载弹指一挥间,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变化还是不少的。是,也许有些东西没变,可很多,却都是变了!”

    郭嘉还想说什么,却被马超给制止住了,“奉孝不必多言,想来,也许我应该好好想想自己了,毕竟像之前的事儿,却是不好再发生!”

    -----------------------------------------------------

    这回郭嘉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自己主公有决心,而且显然,他是认识到自己的一些错误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也可以说大帐内是暂时安静了一会儿,之后马超也没多说其他,就是简单和郭嘉闲聊了几句,然后郭嘉便告辞了。对他来说,这个时候,自己也该走了。自己主公算是认错了,他没当着众人的面儿说自己错了,可之前对众人的那番话,其实也差不多了。

    至于之后和自己,这个倒是可以说,他是真认错了。以自己主公如此身份地位,能做到这样儿,说起来确实,已经算是不错了。就是那曹操曹孟德,这人知道自己错了,他都从来不会承认,不管是当众还是和谁地底下说话,他都不会承认自己错误的。也是,当主公的嘛,永远都是对的。

    郭嘉告辞离开后,马超看着其离去的背影,他算是松了口气。

    -----------------------------------------------------

    相比马超这儿,在江陵城,可谓是另一番景象,当然这不是这个时候所发生的,而是昨夜霍峻带兵埋伏了凉州军,胜利之后,所发生的事儿了。

    有士卒打扫战场,而霍峻直接就被刘备派来的士卒给请回了州牧府。在州牧府会客厅,哪怕都已经是这么晚的时辰了,可以刘备为首的众人,却一个没落,都在会客厅中。

    见到自己主公和众人后,霍峻连忙说道:“主公,属下幸不辱命!”

    那意思很简单,就是说我已经把敌军给打退了,凉州军败了!

    刘备自然是高兴,所以他忙说道:“仲邈却是辛苦了,来来来,快坐!”

    “谢主公!今夜之胜,全赖将士用命,同样也少不得元直先生的妙计!”

    刘备一笑,“好,仲邈所说,我皆记得。不过要我来看,还是仲邈,我军没有仲邈,焉有今夜之胜?”

    -----------------------------------------------------

    虽说众将不是那么喜欢霍峻,毕竟就因为自己主公重用他,所以自己这些个,在江陵都没有用武之地了。但是他们却也不得不承认霍峻的本事,至少在守御城池方面,从心里,却是没一个人认为自己能超过其人的。

    但是即便如此,众将对于自己主公的安排,也确实,要说一点儿意见都没有,那是假话。不过正因为都过了这么些时日了,所以慢慢慢慢就变淡了,这个也没错。

    不过对于胜利,哪怕他们对霍峻还是有羡慕嫉妒,可却也不得不说,同为汉军的将领,他们心情确实是不错的。毕竟能击败凉州军一次,真要说起来,其实还是挺不容易的。如果不是霍峻,不是徐庶,那么还真是,不那么容易胜凉州军一次。

    毕竟算起来凉州军确实不是那么容易败的,至少这么些年了,也真是,他们失败的战例,还真是有数。

    -----------------------------------------------------

    而和众将想法不同的,就是徐庶了。毕竟之前霍峻向他请教过,而如今胜了之后,其人又在自己主公面前提起了自己的帮助。这个虽说就算霍峻不说什么,自己主公一样儿是不会忘了自己,但是对徐庶来说,这个时候霍峻还没忘提自己一下,这个就说明其人确实,不是那么贪功,也是知恩图报的人。所以他对霍峻的印象,可以说确实是不错。

    毕竟徐庶不是个武将,他不可能去城头城头,所以说起来他可是和霍峻一点儿利益冲突都没有。因此,这众将是一个想法,他却是另一种想法了。

    这个时候刘备说完后,众将也没有吝啬赞美,毕竟可以说霍峻也真是,让己方是扬眉吐气了一回吧。以前也是日日打退凉州军的进攻,可今夜和之前却不太一样儿。至少今夜是更振奋人心,更能提高己方的士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