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必须要承认的是,黄叙真是不能和他父亲相比,这是一点儿都不错。而此时的他则早已经是满头大汗了,因为这孙翊给他的压力简直是太大了。这时候他心里还想着,估计这个孙翊和张辽,可能也差不多吧,要不孙伯符为何让他自己亲弟弟上阵?所谓是“聚贤不避亲”,显然是孙翊本事不错,所以才能如此。

    其实想想确实,孙策肯定是不能上,鲁肃就不用说了,周瑜也不可能带兵攻城,贺齐本事还不错,孙静是经验丰富,虞翻也算可以,但是他们三个都没有孙翊带兵攻城厉害,所以他不上谁上?贺齐他们也不是不能上,但是相比之下,他们确确实实,是不如孙翊来得更好。

    因此,除了张辽之外,就只有孙翊上了。而孙策用人,显然还是谁本事大,用谁,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不管其人是不是自己的亲族,那都无所谓。就是张辽和他的关系很差,可他也知道张辽的本事,所以这不是一直都在用他吗。

    -----------------------------------------------------

    当黄忠已经逼退了张辽的时候,孙翊这边儿,他还在城头上呢,可见其人本事确实不赖,所以黄忠直接就带兵加入了战圈。孙翊一看是黄忠来了,虽说他是想在城头多待一会儿,可看到黄忠再次过来,他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不过此时他却没有什么害怕的意思,反而是战意十足,毕竟他也知道只有面对黄忠这样儿的高手,自己才有可能进步。

    所以还别说,此时此刻的孙翊,还算是很明白。也是,他本来也不是傻子,如果说之前可能有些东西他还没想或者是没想到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确实是明白了不少。他也知道了,为什么那个张辽张文远,哪怕是和自己主公,自己大兄。他们关系那么差,但是他对这个攻城的差事,却也一点儿怨言都没有。

    显然这人都是“无利不起早”,所以他张文远能如此,那么就说明带兵进攻临湘城。对他是很有好处的。所以他才这样儿,要不然的话,他还能如此给自己大兄,给江东军卖命?

    -----------------------------------------------------

    所以孙翊觉得,张辽此时此刻,他能这么卖力去进攻临湘,那他不可能是为了己方江东军,更是不可能为了自己大兄。那么最后基本就剩下一种可能了,那就是他为了他自己,所以才这样儿的。其实仔细想想。好像也就这样儿,能解释得清吧。要不然,这怎么说?看如今张辽这样儿,显然不可能为了他自己以外的人,能如此啊。

    孙翊认为自己能看出来的东西,自己大兄不可能不知道。不过这样儿的事儿,就算是知道了,那么自己大兄却还得用人家。其实哪怕孙翊确实是看不上张辽,因为觉得其人实在是太不识时务了,这自己大兄还有众人劝说了他那么久。可也没有见其人如何如何。至少到了如今,还没有称呼自己大兄一声主公。所以对此,孙翊要说没有意见看法,那都是假的。

    可是他也清楚。其人的本事,可以说自己都不如对方,这是他心底所想。当然表面儿上,孙翊口中才不会这么去承认呢,承认自己不如张辽?

    -----------------------------------------------------

    孙翊看到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的黄忠,当然了。以黄忠的武艺,人没到之前,其实招式已经到了。所以在黄忠来到了孙翊近前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是先对过一招了。从表面儿上看起来,双方是平分秋色,都没有后退,没有其他的什么。可真正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最为清楚,黄忠知道,孙翊和之前也没有什么两样儿,他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

    而孙翊呢,他虽说嘴上不会说,但是心里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武艺不如人家,这估计还得和上次一样儿。本来他还想着,自己能多坚持一会儿呢,如此的话,这也算是为自己主公,为自己大兄多挣点儿面子。不过如今来看,真是难、难、难啊!这如果不是面对黄忠的话,自己之前的想法是没有什么问题。

    没看那个黄叙,也就是黄忠其子,连上前都不敢上前吗,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了?还不就是其人自认为武艺不如自己,所以是不敢上前!

    -----------------------------------------------------

    当然孙翊还没有自大地认为,自己就天下无敌了。其实仔细一看,这在战圈外不敢上前的黄叙,和其父黄忠,可以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是顾虑不少,所以知道自己武艺不行,因此就没有上去。另一个则是全军主将,而且武艺高超,自然是对孙翊没有什么顾及。并且心里清楚,自己必须要冲锋在前,这其实都已经来得晚了。

    孙翊此时大喝了一声,对黄忠展开了进攻。他虽说认为自己武艺不如对方,可斗十几个回合,他自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孙翊不认为自己都废物成那样儿,几个回合就被人给打下去。之前第一次没那样儿,这回也是,还不会如此。

    两人战在一处,和第一次一样儿,黄忠也确实没准备和孙翊单挑。也就是张辽那样儿的,还值得自己和他单对单个对个,单挑一下。而孙翊,确实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如果说换成是孙策的话,那么倒是可以,一定是这样儿。

    -----------------------------------------------------

    所以就和上一次一样儿,都是黄忠和己方士卒一起,对付孙翊和跟着他上来的一些江东军士卒。因为江东军士卒,不止是上来少,而且战力也确实不如凉州军。所以他们确实是不足为虑,至少在此时此刻,是这样儿。

    不过孙翊作为大将,确实。他还是受到黄忠和众士卒的重视。但是这次孙翊表现还不如上次,没到十个回合,就被黄忠给打退了下去。或者更准确来说,是他自己退下去的,要不然的话。就该吃亏了。

    当孙翊再次退下去的时候,孙策便对曹仁说道:“子孝将军看,此时是不是该鸣金收兵了?”

    别看孙策好像是询问,可曹仁心里清楚,其实这是对方的命令。就算自己说不同意,可最后也没有对己方有太多的好处。

    因此曹仁是赶紧说道:“不错,孙将军所说甚是!”

    -----------------------------------------------------

    曹仁心里,其实他也想着收兵来着,不过就是没对孙策说罢了。所以这个孙策一提,本来不管曹仁什么想法。最后都得说同意,因此,他直接自然是来了一个顺水推舟。这算是皆大欢喜吧,是你好我好他也好,谁都好。

    孙策微微点头,然后就命己方士卒鸣金收兵了。以前孙策没有带兵来临湘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曹仁下令,让己方士卒鸣金。鲁肃对这个,是没有什么反对的,毕竟算起来。兖州军在临湘还比己方要强上一分,所以就看在这一分的面儿上,鲁肃也不会说什么。

    可如今孙策带援军来了,不说孙策本人的身份地位。那就不是曹仁他所能比的。就说孙策带来了五万人马,这个时候就不是兖州军比江东军强上一分了。而是此时的江东军,比起兖州来,到底要强上多少。所以主导权,当然是从曹仁手中到孙策的手中,做主的。自然是江东小霸王,而不会是他曹仁曹子孝。

    -----------------------------------------------------

    听到鸣金声,无论是张辽还是孙翊,包括曹真和牛金,他们四人心里都不无遗憾。四人的想法,都认为自己能比之前表现更好,可显然,自己主公将军是不准备自己几人机会了。

    不过想想也是,之前也承认,可能自己几人表现也不好。就是上了两次城的孙翊,他也没觉得自己就表现好到哪儿去。至于说张辽,他也是如此。而曹真和牛金呢,就更不用说了。曹真没觉得自己表现怎么样儿,而牛金,觉得自己更丢人。

    四人带兵撤退,当然是孙翊和张辽带着江东军撤,而曹真和牛金自然是带着兖州军退。这哪怕他们如今都已结盟好久了,这个不假,但是在这样儿问题上,他们确实,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不会搞混了。

    最后四人退了回去,临湘城头的黄忠三人,终于算是能松了口气。三人看着兖州军和江东军撤退,他们终于能擦把汗了,这时候他们真是,汗如雨下,并不为过,是事实。

    -----------------------------------------------------

    不过还好,那就是如今敌军已经撤了,这就让黄忠他们最为欣慰的地方。这江东军多了好几万援军,不得不说,给了他们无比大的压力。看黄忠几人说这又不怕,又敢去和敌军一战什么,但是他们可没说敌军这又多了这么多,这又不好对付了,类似的话,他们确实没说几句。说实话,他们心里清楚,这不过就是江东军援军到来后的第一日情况而已。

    是,他们并不怕什么,可不得不说,几人确实是忧虑。要说没有一点儿担心,那都是假话。不过还算好,这第一日就这么过去了。三人不是没想,这要是久了,估计自己也顶不住啊。毕竟人家可比己方多了那么多人马呢,是己方的多少倍?所以……

    还算好的就是,终于是熬过了第一日,但是黄忠他们都懂,这之后的日子,只能是越来越不好过了,它不会是越来越轻松。此时看到敌军撤退了,黄忠三人是相互对视了几眼,他们可都从对方两人的眼里看出了担心,忧虑。不过也没办法,这事儿都这样儿了,还能不担心?

    -----------------------------------------------------

    江陵,这日夜,胡轸来到了马超的中军大帐,“报主公,地道已经挖好了大半!”

    马超听后,是心里高兴,心说这都已经挖好大半了,这不是就说明快要挖通了!所以他对胡轸说道:“好,再接再厉,争取早日挖通!”

    “诺!”

    不过马超还是没想,这个时候霍峻到底是发现没发现。其实如果对方真没发现的话,那么一切都好,可要是早被对方给发现了,那么……

    胡轸和马超告辞,再一次去指挥士卒挖地道去了。虽说马超还不至于疯魔了,但如今他这样儿,确实是对这个地道抱以很大的信心。这就不得不说,一个江陵,一个霍峻,还有城头那近三万的人马,不说给他逼疯了,可也差不多少。

    -----------------------------------------------------

    这马超二十载中,还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困难攻取的城池。这说起来到现在,江陵如果称第二,就没有敢称第一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