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卓对众人说道:“各位,此次一役,我军是大获全胜,而在座的各位都是劳苦功高。董某十分地感谢大家,那么在此,各位就都说说这一战的成果吧,如此董某也好如实地上报给朝廷,上报给陛下所知!!”

    虽然战事算是结束了,但董卓他还是依旧以自己是老大自居,当然了,此时却没有人会去计较这些,因为正是有了董卓打开了城门,这之后的汉军大军才能那么轻易地进了广宗。所以对董卓他还是以老大来发号施令,众人对此却并没什么不满。

    而且说到这个请功的事儿,自己去那确实还不如别人去干,因为自己多少都有点儿邀功的意思,那么别人去帮自己邀功那就没什么了,这样其实更好。

    马超则是微微一笑,随即把手一摊,对着董卓耸了耸肩。董卓虽然感觉马超的动作都比较怪异,但他却是明白马超的意思,那意思就是说我可什么成果都没有,爱怎么怎么的吧。

    此时打扫完战场的士卒前来禀报敌我伤亡的情况,“报大帅,此次我军一战……”

    “知道了,下去吧!”众人听士卒回报完后,董卓把手一摆。

    “诺!”士卒转身告退。

    此次汉军虽然是胜利了,但却也是损失惨重,所有的人马也都只还剩了一半,这在之前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足以见得这广宗城内黄巾军的强悍战力了。

    “各位,我们继续吧!”

    虽然董卓对如此程度的伤亡也是有些不满意,但他也知道这都是无奈啊。打仗就没有不死人的,更何况这次可是直捣了黄巾的老巢,所以一切都还算是意料之中,也不是说不能接受。

    “我军在此战中擒得黄巾张宝!”

    皇甫嵩对董卓如此说道,此时他的眼中也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之色。要说张宝不管其人的本事到底如何,但他毕竟是张角的亲弟弟,是太平道中的重要人物,也是黄巾军中的地公将军,所以能活捉他的意义很重大。这连董卓军和马超军都没有抓到他,但却让己方给抓到了,这也算是自己的颜面有光啊,所以就算是皇甫嵩其人,他也不能免俗,这也算是人之常情了。

    “好,活捉了张宝,此乃大功一件!此功董某一定会如实地上报给朝廷!”

    虽然董卓他早就知道张宝是被皇甫嵩他们一方给生擒了,但此时该做的样子还是必须要做出来的,而该说的话也是不能不说。

    董卓继续说道:“听士卒来报,说黄巾叛贼贼首之一的马元义和张角的弟子唐周如今却是已经死于战乱之中了?不知各位可知晓此事?”

    说完后,董卓还看了眼马超,那意思是说,我看这两人的死怎么都像是你干的好事儿呢。这个,董卓可以说是对马元义那真是恨之入骨啊,不过当时光顾着去张角的住所确认他尸体的事儿了,所以他也就把马元义的这茬儿给抛到脑后去了。而等仗都快打完了,他这才想了起来,不过那时却有士卒来报,说已找到了马元义和唐周的尸体,而其他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错,黄巾贼首马元义和张角的弟子唐周,据确认,他们两人确实是都死于战乱之中!”

    皇甫嵩回道,他自然也知道这个事儿,不过他也没去调查马元义和唐周两人到底是谁给杀死的。你说反正人都已经死了,就算说是去邀功请赏吧,但那这死人的功劳哪有活人的大啊。所以是谁杀得两人其实根本就已经不重要了,而在他的眼里看来,反正想要邀功的,这时直接站出来就是了,反之,不想的话,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呗。

    可惜他和董卓一样,都不知道这里面其实还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而真正知道这些的,那也就只有马超这个始作俑者了,而其他人根本就都没怎么去重视此事。马超此时心中暗笑着,好,没人去刨根问底儿最好,要不也都是麻烦啊,虽然他不怕麻烦,但那终究是别扭不是。

    “黄巾张宝已被我军活捉,而贼首马元义与张角的弟子唐周已死,但太平道中还有一重要人物如今却不知所踪!!”

    一听这个声儿就知道,说话的人绝对是朱儁朱公伟,而他说完后,还看了眼马超。此时的董卓和皇甫嵩的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心说不好,要完,这是要坏事儿啊!

    董卓和皇甫嵩自然都知道朱儁所说的太平道中的重要人物是谁,其实那无非就是崔鸿崔儒鸿此人了,不过这个人可不是张宝,更不是马元义和唐周之流,就凭他那复杂的关系,你说你怎么也得区别对待啊,可没想到朱儁直接就给拿到面儿上来说了。而马超听后心里则是冷笑,俗话说得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虽然从不去惹事儿,但可从来就没怕过事儿!

    如今知道此时崔鸿就在马超大营的,就只有董卓、李儒和马超那边的几个人,其他人就算是有所怀疑,但也不确定,因为你没有直接的证据。而董卓因为早在之前就和马超有交易,所以他是不会说出来这个的,相反他还要帮着马超,所以一听朱儁的话后,他则是一笑,说道:“公伟,公伟,这个战事一起,难免就有混水摸鱼而逃走的人,我看此人就是逃走了!”

    皇甫嵩也赶紧打圆场,“是啊,广宗城近二十万大军的混战,如今也才刚刚结束了战事,而逃跑的黄巾士卒更是多达近五万人,那么其中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也说不定,估计他就隐藏在了黄巾的士卒中,然后是趁乱逃走了!”

    皇甫嵩心说,之前明明都说好了,不能在马超面前提起此事,不能说,不能说的。可公伟你怎么就不听人言呢,这下可倒好了,你怀疑崔儒鸿此人就在马超那儿,但你有什么证据啊,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如今是说什么你都不占理啊,唉,不该啊,不该……

    皇甫嵩是属于比较圆滑之人,向来确实就是能不去得罪人那就不去得罪人,所以他在朝中的口碑可以说是相当的不错,从来都没有人去恶意中伤他,去说他什么。而皇甫嵩当时从曹操口中得知了审问朱狼的结果后,也知道了崔鸿此人,再之后一调查,就知道了崔鸿和马超还有崔安之间的关系,而此事朱儁自然也是都知道了。

    在此次广宗的战事结束了之后,关于崔鸿,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朱儁对此就开始怀疑上了,他又想到之前在董卓大帐中的时候,唯独马超一人没来,董卓说他是有什么紧要之事,所以朱儁就怀疑,是那个时候马超就是去把崔鸿藏了起来。

    他把怀疑和皇甫嵩一说,皇甫嵩听得是直皱眉,因为崔鸿的事儿你朱儁这边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只是怀疑,所以他就劝朱儁千万别说,因为这不是什么好事儿,而是得罪人的坏事儿。可朱儁听后也没表态,之后皇甫嵩以为他不能说了,却没想到这时候还是给提了出来。

    而这时候的皇甫嵩不只是觉得朱儁要得罪马超,如今看看董卓的态度,明显是在帮着马超说话,所以朱儁只要再说什么的话,那就一定会把董卓和马超一起给得罪了。要说这时为了一个崔儒鸿,一下就得罪了两路大军的主帅,这个也太得不偿失了,不值得啊,真不知道公伟是怎么想的,看来他的牛脾气这是又上来了,唉,有什么办法呢。

    朱儁听了董卓和皇甫嵩的话后,他则是一笑,“哈哈哈,我说二位,如今你们可还没有听我讲此重要的人物到底为谁,那么为何就认定了此人一定是逃走了呢?要说此人就是太平道中的崔鸿崔儒鸿,乃是一文士,司隶扶风茂陵人,想来各位对他应该也都有所耳闻吧!”

    说完之后,他的眼睛就紧盯着马超和崔安,可从马超的表情中,你确实是看不出来什么。可崔安就不一样了,他对朱儁是怒目而视,像是仇人一样。要不是之前马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和他说别轻举妄动的话,估计这时候崔安都能冲上来,然后暴打朱儁一顿了。

    董卓闻言,他心里更是不爽,此时他心中是暗骂着朱儁,这他娘的也实在是太不给老子面子了!想你朱公伟是不可能看不出来什么的,可还是这么的不给面子,到底是什么意思?看来是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病猫啊。

    朱儁在官场上也混了几十年了,所以他是不可能看不出来董卓是偏袒着马超的,可就这样,他还是我行我素,所以董卓对此是特别的不满。要说整个朝野上下,除了世家中人以外,还真就没有几个敢不给他董卓面子的,可如今这又多了朱儁一个,董卓他要是心情好才怪。

    而皇甫嵩听了朱儁的话后,他脑袋是嗡了一下。心说,公伟啊,公伟,你到最后还是得罪了两个人啊,虽然我如今也帮不上你太多了,但毕竟几十年的交情了,看来如今也只能是见机行事吧,希望此事你不要被董卓和马超所记恨啊!他是暗中摇了摇头,也怪朱儁不听他的。

    朱儁继续说道:“崔鸿,字儒鸿,司隶扶风茂陵人。为马超马孟起之启蒙恩师,也是崔安崔福达之生父!之前董帅和义真兄皆言,崔儒鸿此人也许是趁着混乱而逃出广宗了,可我却不这么认为,我倒是觉得是不是有人把他给藏了起来,而不让我们找到其人呢?这个想来,也不是不可能吧!所以,不知孟起你对此事是怎么认为的呢?”说完,他又紧盯着马超。

    朱儁这个人就是这样,他混迹官场这么多年了,当然也不是说一点儿都不懂得变通,但只要他的牛脾气一上来,那么就算是在刘宏的面前,他也是这么直来直去地说话,一点儿都不留什么余地,不讲什么情面。

    在他看来,这事儿其实很简单,把崔鸿抓到陛下面前,然后让陛下去处置他,那那个时候再去求情什么的,都没说的。可要是有人敢徇私,私自把人给藏了起来,那就一定不行,他是第一个不答应,凡事皆有规矩,而且大汉律法在那呢,任何人都不能徇私枉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