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绝对是霍峻的真心话,对他来说,能得到徐庶的帮助,那确实,最好不过了。而自己如今不请自来,一没有自己主公的军令,二自己和徐庶也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人家就因为自己是守城主将,而且同为汉军同僚的原因,就帮自己出了个主意,这也不得不说,霍峻心里挺高兴的。他也知道,徐庶是看在这两个原因,这才帮自己。

    之后徐庶嘱咐了霍峻两句后,霍峻便告辞了。本来这么晚不请自来,他已经是很失礼了,看徐庶都要休息,所以霍峻也知道,不好打扰。因此,他知道了徐庶的主意后,是赶紧告辞了。对霍峻来说,自己可不想做那讨人厌的事儿,所以他马上就离开了。徐庶是象征性给他送到屋门口,霍峻忙说先生不必远送,徐庶一笑,自然也没坚持,于是霍峻便离开了。

    对于江陵的战事,徐庶自然是很关心的。可是怎么说呢,哪怕是如此,但没有自己主公的军令的前提下,他也是不会去城门那儿去看什么,毕竟这军纪却是必须要遵守才行。

    -----------------------------------------------------

    如果说每个人都不遵守,都往那儿去的话,那么乱套了。所以确实,除了霍峻之外,刘备没让其他人随便去。只有他军令下达了后,指定的人才能去,因此。也没人敢去违犯军令。哪怕他们都想去江陵城门口看看,或者到城头看看。可是没自己主公的命令,真是没人敢动啊。就是徐庶。他也不会去违犯这个。

    霍峻回来了,之后他是让守着地听的士卒,密切注意凉州军动静,不到半个时辰就向自己禀报一次。

    “诺!将军放心!”士卒也不傻,发现这个事儿不小,所以他自然不敢怠慢。

    而且他还发现了,这自己将军是从州牧府那个方向来的,这难道还说明不了问题?显然最可能的就是,自己将军因为这个事儿去找谁去了。也许是自己主公。也许是其他人,比如说元直先生等等吧。还别说,这士卒倒是有些头脑,要不然他来守着地听,也是有原因的。

    -----------------------------------------------------

    霍峻听到士卒的保证后,他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勉励了两句,他才再一次上到城头去了。毕竟谁知道凉州军会不会来,所以他当然是不可能不去。至于说刚才他去找徐庶的时候。就已经让手下严密注意凉州军动向,但有所动,就马上来州牧府禀报自己。因为徐庶也住在州牧府,所以自然是要到那儿去找他。

    至于说徐庶知道这个地道的事儿。刘备不知道,那还真是没可能。在知道地道的第一时间,霍峻就已经让士卒去通知自己主公了。他倒是没亲自去,只是亲自去找了徐庶。而对霍峻来说。自己这么做,自己主公会理解的。当然了。说起来不是刘备会理解,而是他不会去计较什么,毕竟如今这守城的事儿还要靠着霍峻,所以有些东西就那么回事儿吧。

    对刘备来说,只要霍峻忠于自己,那么他只要不犯大错,不是那么不可原谅的,那么自己就绝对不会把他给如何。毕竟自己要靠着他那守城的本事,己方也缺不了他啊。

    -----------------------------------------------------

    所以哪怕刘备就算是对霍峻有点儿意见,他都不会说他什么,甚至半点儿都不会表现出来,这就是刘备,对于对他有大利益的人,有大帮助的人,他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去得罪的。要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从当初卖草鞋草席的一介小商贩,一步步走到了天下诸侯的行列中。

    用袁术的话来说,刘备就是织席贩履之徒,所以这刘备这个出身,哪怕他是汉室宗亲,可说起来汉室宗亲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但是像他这样儿什么都没有的光杆汉室宗亲,走到如今这步,确实不得不承认,刘备这个刘大耳朵的本事。要不怎么就他做到了,其他人都不行呢。

    霍峻回到了城头,士卒和自己将军打招呼,他是微微点头。然后到城墙垛口处,看向远处的凉州军大营,霍峻便问道:“凉州军之前有何动静?”

    汉军士卒回道:“回将军,一切正常,敌军并无动静!”

    “好,继续注意!”“诺!”

    -----------------------------------------------------

    霍峻点头,士卒如此态度,自己还算是放心点儿。毕竟这如今虽说凉州军已经开始挖地道了,但却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来进攻。反而自己认为,这他们正因为要掩饰地道,而且要配合地道,他们才会来进攻。至于说是白日来攻,还是夜袭,这个就不一定了。但是自己估计,他们要来,而且快了。

    至于说其他的,自己就按照先生交给自己的去做就是了。徐庶的想法,自己认为不错,至少比自己之前的想法强多了,虽说最后可能要冒着一些风险,但是先生的话却是不错,正是“富贵险中求”,这做什么事儿是一点儿风险都不存在的呢,自己怕个什么?反正自己有信心,也更相信先生。

    这便是霍峻的想法,他觉得畏首畏尾的话,那不是自己性格,也不是一个守城将领应该有的。

    -----------------------------------------------------

    另一边儿的凉州军大营,马超也没有忘了,让胡轸每两个时辰就来汇报一次地道的进展。当然了。要是休息了的话,就不用来了。不过在马超还没休息之前。胡轸是再一次自己亲自过来了。

    本来这事儿让个士卒过来就可以,毕竟马超可没有指定说。就必须胡轸亲自过来。但是显然这位觉得自己亲自来,显得更有诚意更重视,如此的话,没准自己主公更看重自己也说不定。其实马超要真这样儿的话,他也真是,白混那几十年了。

    说实话,对于胡轸的那点儿小心思,那个小九九,他可真是一清二楚。不过不管怎么说。其人还算做得可以,所以马超也不会去说什么。但是这样儿耍小聪明的人,他确实也真是不怎么喜欢。如果不是看在实在是没有人了,这事儿也真是轮不到他。因为马超可是看到了,可没谁真正就是支持自己的,所以便宜胡轸了。至少他这溜须拍马的,马超觉得还可以。

    -----------------------------------------------------

    “主公,如今地道的进展……”

    一边儿听着胡轸的禀报,马超是一边儿点头。可以说自己派了那么多士卒。要是再慢的话,那只能是说明他们都偷懒了。但是显然,己方很难出这样儿的事儿。因为马超不但是给了他们挖地道士卒非常好的待遇伙食,所有负责挖地道的士卒。还不用去攻城了,所以这他们还会有什么怨言吗?

    毕竟攻城可是要死很多人的,但是挖地道。虽说不可能就一定不死人,但是就算死。也肯定没有那么多就是了,也就几个。差不多吧。所以挖地道的士卒,宁可都永远就这么挖地道,也不想去攻城去玩命。

    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偷懒,真要那样儿被自己主公给知道了的话,肯定是免不了一番处罚。毕竟谁不知道,己方向来都是奖惩分明,不会姑息。

    -----------------------------------------------------

    听胡轸说完进展后,马超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胡将军不错!”

    “为主公分忧,乃是属下分内之事!”

    马超依旧微笑,“好了,多了不必说了,你回去吧,看好那帮人,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完工!”

    “诺!请主公放心就是!”

    马超依旧点头,对于胡轸,别管怎么说,至少如今对方确实是尽心尽力,这就足够了。哪怕其人是为了讨好自己,确实是有些溜须拍马,但是这确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对方能好好完成自己交给他的人物,就可以了。这其实也是自己所要的,因此其他就变得不重要了。

    胡轸说完后,便告辞离开了中军大帐。他走了之后,马超这才去休息。

    -----------------------------------------------------

    翌日,凉州军继续进攻江陵城。哪怕马岱和甘宁都知道,那个地道也算是寄托了自己主公一些希望,他们都清楚。但是说实话,他们就和郭嘉一样儿,并不看好那地道。所以两人心里都想着,只要自己两人努力,那么不管地道最后如何,自己主公都不会不用自己,也一样儿是看重自己。而且要是地道被人发现了,或者没什么用,那不就更显出自己两人本事吗。

    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自己两人能表现得好。要不然的话,说什么都没有用。其实好好想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两人都表现,不是让自己主公那么太满意的话,自己主公岂能想出来去挖地道这么个主意?而且这说起来还不能算是什么好主意,就连奉孝先生都没认为如何。但是自己主公却是力排众议,非要如此不可啊。

    因此,是马岱也好,甘宁也罢,都认为这个事儿和他们有着很大的关系。甚至就可以说,和两人有着直接的关系。

    -----------------------------------------------------

    而如果最后的结果,要真是地道有用,能建功,那么确实,也不错。可要不这样儿,两人心里也不会太好受就是了。所以对马岱和甘宁来说,什么情况下,他们都要努力尽力拼死去攻城。哪怕这之前那些时日,他们都没有占到什么优势,什么便宜,但是这却不代表以后也如此,不代表就破不了城池。

    而这些在霍峻看来,倒是没什么,他虽说不知道马岱他们的具体想法,但却也都明白,马岱和甘宁都憋着气呢。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说自己是他们的话,自己如今也会如此,没有什么稀奇的。

    所以面对着敌军的激烈进攻,霍峻也是带着城头的汉军士卒和荆州军士卒严防死守。 别看凉州军士卒是厉害,战力强不假。而马岱和甘宁也都是大将,这也不错。但是面对城头这么多人马,还有霍峻这个守城大将的时候,确实是没占优。

    -----------------------------------------------------

    在后观战的马超一看,心说这要是日日都这么费劲的话,自己可真是,不寄希望于地道,还能怎么样儿?面对如此坚城,而且城内还有刘备、徐庶和刘巴他们,郭嘉别说没有什么计,就算是有,也未必能成。

    刘巴不算,但是徐庶,那不比郭嘉差,就是刘备,也是个有主意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想让他们中计,很难,难上加难。因此,别说本来就没有,就算是有,自己这边儿也得从长计议才行,只有把握大了,最后才能取胜,不是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