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了自己的帐中,郭嘉心里还是唉声叹气的,心说自己主公以前也不这样儿啊,可这今日怎么……当然了,凭郭嘉的聪明才智,自然是看得出来,自己主公可不是什么故意为之,有什么后手,而是实实在在要挖地道对敌。▲∴就和他所说那样儿,必须要试一试,不试一下的话,他可能都不甘心。

    郭嘉自然没认为这是什么好事儿,如果自己主公中这样儿不听人言的话,那么早晚要出大问题。可如今这个时候,己方受阻江陵城多日,太久了,自己也真是不好和自己主公说什么丧气话,要不然以自己主公他那个脾气,还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所以这都是郭嘉所担心的,他自然不希望马超如此,可这……

    最后也只能是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希望主公不要像今日如此,听不进人言啊。真这样儿的话,可是不好办啊!”

    -----------------------------------------------------

    对于郭嘉来说,这虽说不是他所料之中的,可他确实是不喜欢也不希望自己主公如此,但是如今的情况,让他无从下手。自己主公的决定,他也没有办法。如果这样儿的事儿,只是今日这么一件,那么什么都好说。可就怕,这不过只是个开始,真要是那样儿的话,以后确实不太好办了。郭嘉自然不希望自己主公变成那种听不进人言的主公,所以……

    除了郭嘉之外。马岱甘宁他们回到了自己大帐后,倒是没有像郭嘉他想那么多。怎么说呢。毕竟他们是武将,所以有些东西。还不是他们要想太多的。毕竟要是人人都有郭嘉那个思想,那么要谋士做什么?武将都成了谋士,谋士也只能回家种田了吧。所以他们确实没有太多的想法,不过却也想到了,这今日自己主公倒是和平时不太一样。

    可对此,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啊。说起来连奉孝先生都劝说不了自己主公,那么自己两人就能劝说住了?

    -----------------------------------------------------

    结果还没开始再一次进攻江陵之前,马超是让己方士卒,开始在己方大营偷偷挖地道。试试能不能对敌。当然这这事儿最后他交给了胡轸,让他带兵,至于说其他人,马超看他们好像都没有什么兴趣。也就至于胡轸那样儿想表现自己的,才想如此。至于说其他几个,无论是崔安也好,还是马岱甘宁他们也罢,显然对此事,他们都没什么大兴趣。

    至于说胡轸。是,马超也清楚,也知道,其人本事不怎么样儿。但是怎么说呢。这就说这么点儿事儿,他认为其人还是能办好的。而且还是在己方大营内,自己的主场。那么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至少马超知道,这不管是出了什么问题。自己都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且解决好,毕竟这是在己方凉州军大营。

    所以此时此刻。便是胡轸带兵在某一处大帐内,带着士卒在挖通向江陵的地道。虽说他觉得自己主公能交给自己这么个任务还不错,但是这事儿,也确实不算什么大事儿。

    -----------------------------------------------------

    马岱甘宁依旧带兵进攻江陵,而胡轸却是能趁机带着凉州军人马大挖特挖了,毕竟要不是这么嘈杂的环境的话,那么还真就可能被敌军所察觉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因为距离战场的情况,还有距离的原因,哪怕是霍峻江陵城这边儿负责日日去监听地听的士卒,也没有发现什么。

    当然他们没什么发现,可不是因为凉州军做事儿隐秘,还真不是。无非就是距离原因,要是再近些的话,估计就没有问题了。

    马岱和甘宁带兵,今日他们依旧是上了城头,不过结果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儿,在霍峻带着汉军士卒和荆州军士卒顽强抵抗下,他们是不得不下去了。这也没办法,如果能支持久,他们自然不会这么下去,可却实在是支持不住了。

    -----------------------------------------------------

    最后马超鸣金收兵,今日他也没在乎太多,比起这个来,他其实更加关注地道的进展。不过他也没问什么,只能是等到收兵回营再说了。

    马岱甘宁带兵撤回,马超便带着众将士回去了。到了大营后,今日难得马超没准备在大帐对他们讲什么,而是直接说道:“各位,今日随我一起去看看地道挖的如何了!”

    “诺!”

    别管挖地道谁反对谁赞成,至少自己主公的话,却是没有人不听。所以马超这么一说,众人便跟着马超去了,就是郭嘉这个反对者,也是没有离开,直接跟着自己主公走了。其实他确实,倒是想看看,等最后自己主公发现这地道一点儿作用都没有的时候,他会是什么表情。当然了,这并非是郭嘉什么恶趣味,而是他觉得,这只有如此,自己主公才能不一意孤行。

    如果要是让他吃亏了的话,那么就更好了,不过显然他也没准备还不到一日就有效果。

    -----------------------------------------------------

    马超带着他们来到了一座不那么起眼的大帐,这个地方正是胡轸带着士卒挖地道的位置。他一看自己主公带着众人来了,是赶紧出言道:“主公。各位!”

    马超微微点头,然后说道:“这如今的情况如何了?”

    胡轸直接说道:“回主公。算起来属下如今带领我军士卒,挖了约有……”

    听着胡轸说完。马超满意点了点头,“好,胡将军带人继续努力,争取早日完工!”“诺!”

    如今的马超也只能是这么说,而且也真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可能被霍峻给发现了。当然了,他要是不发现最好,可真要是发现了,那么当然是不好了。如果真那样儿的话,自己这可真都是白干了。都是徒劳啊。

    之后他和胡轸说了两句,然后又勉励了干活儿的士卒几句,就带着众人离开了。不过他也没带着众人跟着自己,而是直接让他们各回各自的大帐,自己也是回了自己的中军大帐。

    -----------------------------------------------------

    众人和马超告辞,就各自回去了,不过他们所想,还是各有不同。崔安是没什么想法,这个时候还是想着吃喝的问题。所以他确实,心够大的了。至于说郭嘉,他还是在想地道,这个时候看起来对方是没有发觉。可不代表以后也没有。是,他当然和马超想法一样儿,他也希望地道能建奇功。可这事儿哪有那么容易?破江陵靠着一个或者几个小小的地道?笑话!

    不过这话他半个字都不可能说,谁都不可能对谁说。所以郭嘉也只能是憋在心里。然后自己回去了。

    至于说马岱和甘宁他们,他们对于地道的事儿。倒是没想那么多。反正他们确实认为昨日郭嘉所说是有道理的。但是怎么说呢,如果地道能建功,那么确实是挺好,如此的话,这久攻不下的江陵城,也终于是能被己方攻破了。可要是不成,那么最后还得靠着自己两人带兵强攻,这个就需要自己两人继续努力了,争取早日破城。

    -----------------------------------------------------

    马超众人都回去了,只有胡轸,他是继续带兵在大帐这儿挖着。他也没想过太多,不过自己主公既然如此交待,那么八成这事儿没问题,这就是他的想法。不过这个要真是那么简单的话就好了,显然是没那么简单。

    江陵,已经都到了亥时,不过霍峻依旧是在城头巡视着,防备着凉州军。哪怕他确实不认为凉州军这几日会来夜袭,但是怎么说呢,这自己不小心肯定不行,防患于未然,还是很有必要的。

    而就在他准备下城的时候,却是迎面上来了一名汉军士卒,见到他后,赶紧说道:“将军,地听有动静!”

    霍峻一听,是眼眉挑起,直接说道:“有动静?”

    “是!”

    “好!前面带路,我去一观!”“诺!”

    -----------------------------------------------------

    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反而是很大,所以马上就让士卒带路,他前去一看。

    结果到地方这么一听,自然是听出来问题了,霍峻便问士卒道:“何时发现的?”

    “回禀将军,就是刚才!”

    霍峻微微点头,“好!你算是有功,到时候上不了你的好处!”

    士卒笑道:“谢将军,多谢将军!”

    之后霍峻叮嘱了士卒两句后,他便离开了,对他来说,这个事儿虽说自己是,也能处理,但是自己可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来,所以还是求助一下高人更好。自己守城倒是没有问题,可这出主意对付凉州军,显然就是不行了。所以他离开之后,直接向州牧府行去,他要去拜访徐庶,让军师给自己出个主意更好。

    -----------------------------------------------------

    霍峻很顺利就见到了徐庶,本来徐庶是要休息了,不过一看是霍峻过来了,他就知道,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对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自己。所以他根本就不会但慢,让其人坐下后,徐庶笑道:“仲邈夤夜来此,是因为凉州军吧?”

    非说徐庶是问霍峻,但是他却听得出来,对方语气中的坚定。所以霍峻也没藏着掖着,是直奔主题,“元直先生,不错,正是如此!这之前在地听……”

    徐庶一听,心说果然有事,而且还不小!然后他再次问道:“那么仲邈的意思,让我如何帮忙?”

    其实徐庶这话就是明知故问了,不过这求人的事儿,还得霍峻亲口说出来,而不是他主动去说要帮忙什么的,哪怕都是汉军中的一员,但是这个事儿还是不太一样儿的。所谓上赶着不是买卖,徐庶和霍峻也不熟,自己主公也没说什么,所以他不至于那样儿。

    -----------------------------------------------------

    而此时霍峻是再次说道:“不错,先生,我的意思就是,不知先生能否出一计,对付凉州军如此?”

    徐庶闻言点头,想了一下,“可以,要我看,此事仲邈可以……”

    霍峻在旁是认真听着,生怕遗漏什么,对他来说,徐庶不会亲自去城门口指挥,所以也只能在这儿对自己言传。其实这样儿就不错了,至于说其他的,别强求。如今人家先生能出主意,确实就算不错,真的。

    他是不住点头,觉得徐庶的话有道理,如果真这样儿的话,确实比自己想法好。而且更适合,自己倒是没想那么多,毕竟这事儿也没怎么遇到过,经验还差点儿。但是人家毕竟是军师,哪怕也可能没遇到过,但是终究是很有注意主见的人,这却不是自己所能比的。

    “多谢先生指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