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对黄忠来说,身为沙场大将,常带兵征战,所以说不定哪一日就不在了。£∝而一个真正的武将,自然是以战死沙场为荣。要不为什么马援那话,“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那么出名。因此,他不担心别的,就怕自己死后,自己那个不肖儿子,没有人照顾。

    自己儿子除了身体不好之外,这本事也不行。当然了,如今主要是经验少,而且年纪还不是那么特别大,如果真是年轻气盛,也不好说。因此,黄忠知道,自己要是不在了的话,那么谁能帮衬自己儿子一下。万一这小子得罪别人,那么确实也不好办了。当然了,如果自己活着,那倒是还行。毕竟自己在,自己那儿子他终究要听自己的,还有能约束他的东西在。

    可自己不在的话,不就是没有办法了。所以黄忠算是交好糜芳,也想着自己以后万一要是不在了,那么自己儿子还没成长起来,至少有人能在关键时候帮衬他一把。糜芳这人胆量也许是不足,但要真算起来,还算是比较讲情义的,所以黄忠是这么个意思。

    -----------------------------------------------------

    黄忠没有直接对糜芳说什么,但是却也暗中点了几句,无非就是说自己儿子不成器云云。但是糜芳终究不傻,如果说一句两句他没听出来黄忠的意思,可这么多句。他要是还听不出来的话,那可真是。智商太低了。

    所以最后糜芳对黄忠一笑,“将军。少将军是我军后起之秀,就连主公也亲口说起过。所以还请将军放心,少将军以后自然是一片坦途,没有问题!”

    话是这么说的,不过黄忠却是明白,这实际上是糜芳告诉自己,让自己放心,以后黄叙要真有什么事儿,他是一定会帮衬一下的。只是没有明说罢了。但是在座三人,谁还不懂?

    黄忠哈哈一笑,“承子方吉言了,我就是不放心这小子!不过今日子方这么说,我倒是放心多了!叙儿,还不谢谢子方!”

    黄叙是赶紧道谢,他都明白自己父亲和糜芳的意思。本来他不认为自己父亲会如何,但是……

    -----------------------------------------------------

    马超依旧是表扬了马岱和甘宁一番,而两人直称惭愧。他们何尝看不出来。自己主公今日就是让自己两人多战一会儿,可惜的是,也没怎么给自己主公给己方争脸,所以两人听着自己主公的夸奖。还确实是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主公,属下惭愧!”

    甘宁也说道:“不错,主公。属下当不得主公夸赞!”

    马超一听,是摆手一笑。“二位这却是谦虚了,在我军大营。在我军帐之内,却是不必如此!哈哈哈!其实二位只要像今日如此努力,那么何愁破不得这江陵?”

    “诺!属下定努力!”

    “属下亦是!”

    马超闻言点头,显然对马岱和甘宁两人的态度是满意的。不管情况如何,首先要端正态度。

    -----------------------------------------------------

    马超是收到了这几日函谷关和临湘的战报,知道一路是曹操亲自带兵,却也受阻在了函谷关下。并且吴懿他们找来了马汉,让其带兵增援,所以函谷关确实不是那么容易丢的。当然了,因此曹操带着荀攸和程昱一起,这个确实不得不说,如果他们真有什么计了,那么吴懿他们可未必顶得住。但是只要还没有,那么自己相信,他们还能抵挡得住。

    马超是相信吴懿他们四个,也一样儿相信己方士卒。毕竟己方士卒比兖州军战力要强点儿,这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天下公认的。自己不是看不起兖州军,他们是厉害,自己也承认,可所谓是“强中更有强中手”,他们碰见了己方士卒,只能相对来说,他们就是弱的了。如果己方碰到比自己还强的,那么己方也算是弱的,不就是这么回事儿。

    但是临湘那边儿,只会比函谷关那儿更紧张。马超收到的情报是,曹仁让郭淮他们四个一起带兵攻城,所以马超不得不想,这黄忠他们三人,到底能抵挡多久?

    -----------------------------------------------------

    不是马超不相信黄忠三个,实在是郭淮他们这个组合,确实很强。之前甘宁不也不是没顶住吗,当然了,当初的罗县没多少人马,这个倒是不错,至少和临湘是没法比的。所以马超认为,能守住临湘很久的话,那么就只能是靠着城内的那些守卒了。他不得不承认,临湘城内一万多士卒,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主公,主公,主……”

    马超在想着这事儿的时候,就听有人轻声叫他,一看,是郭嘉。他这才回过神来,心说自己是走神了?也是,要不然的话,郭嘉也不可能如此了。

    “咳,咳……”马超是有点儿尴尬,然后继续说道:“各位,如今江陵城横在这儿,让我军是前进不得,刘玄德更是带着绝大部分的人马在此,各位都清楚!那么如今攻城,久攻不下,我看不如开始挖地道,进攻江陵!”

    -----------------------------------------------------

    结果马超这么一说,让郭嘉是微微皱眉,显然他是不赞成这个的。但是郭嘉也知道。自己主公不会这么随便一说,所以一般来说。只要是他说的,那么基本就已经决定了。之后让众人讨论。他不过想看看每个人的想法。

    所以此时郭嘉说道:“主公,嘉以为不可!”

    “奉孝,如此,何以见得?”

    马超一听郭嘉反对自己,倒是很少出现的情况,所以他自然是有兴趣听一听。郭嘉此时则说道:“主公,那霍峻乃是守城大将,说起来,这挖地道进攻。乃小道耳,所以凭借其人的本事,自然不会不去防范,所以……”

    “所以,这个挖地道是不可取的,是不是?奉孝你就想说这个!”

    郭嘉闻言是连忙点头,“确实如此!主公,还得从长计议,如此。不可!”

    -----------------------------------------------------

    马超听了郭嘉的话后,他便说道:“此时不过就是试验看看,如果被霍峻发现了,那也没有办法。可要是能成,那么岂不是好事?”

    郭嘉一听,心里是微微摇头。心说这样儿的事儿,能成的几率。自己看不足两成。那么这么可怜的两成,真就值得己方大动干戈去挖?要知道这事儿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说是劳民伤财,其实并不为过。所以这也是郭嘉反对的一个原因,但是如今看来,自己主公好像是已经决定要如此了。

    还没等郭嘉再说什么,马超就问向了别人,“不知道各位还有和看法,畅所欲言!”

    第一个说话的居然是胡轸,他是自从带兵从司隶过来,就没有什么表现的地方,自己主公也没用他做太多的事儿。所以今日一听自己主公发问,他认为是自己的机会来了,所以胡轸忙说道:“主公,属下附议,觉得如此可行!”

    -----------------------------------------------------

    马超听后一笑,“好,好好。看来胡将军很有思想嘛,哈哈哈!”

    郭嘉一听,是在心里直摇头,心说胡轸,你这是误事啊!对于胡轸有多大本事,他太清楚了,如果真像胡轸所想那么容易的话,江陵城不早破了?所以郭嘉知道,自己还得再说两句,哪怕这事儿最后可能对己方没有什么大影响,可终究还是没有好。

    所以就听他说道:“主公,此事嘉以为不可,这……”

    结果郭嘉还没把话说完,马超一摆手,就打断了他的话,“行了,此事就这么定了!奉孝不必多言!”

    这,郭嘉一听,心说看来自己主公是非要如此不可了。也罢,这古人言“吃一堑,长一智”,这只有真正吃亏的时候,自己才能更明白,当初所作所为,就是个错误。不过他还是给马岱和甘宁他们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再劝说主公两句。

    -----------------------------------------------------

    结果他们倒是想说,不过却直接被马超给制止了,他直接说道:“来人,传我军令,在大营内……”

    还没等马岱和甘宁说什么呢,马超已经是下令开挖了,郭嘉是在心里无奈叹气,心说自己主公这是听不进去什么来,木已成舟,没什么可说的。郭嘉和马岱还有甘宁几人对视了一眼,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无奈。

    也就是胡轸那样儿的,如今还自得呢,以为自己赞同自己主公的话,这自己主公一定会对自己印象深刻,也许以后就有大任交给自己了。至于说崔安,他确实是半点儿都不关心什挖地道的事儿,但是他确实,也希望能早日破了江陵,最后自己大戟一挥,杀他娘的,不把汉军和荆州军杀个落花流水,自己就不姓崔!

    -----------------------------------------------------

    马超下完令,把众人给打发走了之后,他自己也想了一会儿。他当然知道郭嘉的意思,所以马超也是故意如此。当然了,他这么去做,并不是有什么后手,只是想试试而已,就这么简单。如果说这事儿不让他试一下的话,他都可能睡不着觉。

    不过马超也想了,怎么今日自己是这么不听人劝了呢,难道说自己变了?还是……

    他不觉得这是个什么好事儿,但是怎么说呢,马超也没看出来,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自己坚定自己的想法,所以就不听人劝,还是说其他的原因。总之,反正他也知道不好,但是根源在哪儿,他自己也说不清。

    最后是无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如今这个情况,不管地道如何,终究要一试才行!”

    马超自然知道霍峻不好对付,可如今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吗?所以也只能如此。

    -----------------------------------------------------

    江陵城刘备众人,此时此刻还不知道马超的想法,就是霍峻本人,他也没有想过,马超能用挖地道的招数来对付自己。但是作为一个守城大将来说,对于这个事儿,可以说他是防范极其森严。其实就别说是霍峻了,随便一个有经验的武将,守城的时候,都是很重视对方挖地道这么个方法,所以都是防范着。

    因此,就更别说是霍峻了。像当初王平那样儿的,初出茅庐没有什么经验的将领,还被委以重任的,其实说起来终究是少数。而王平像当初喝了兖州军洗脚水,这辈子,至少在地道这个方面,基本他是不会再吃亏了。

    当然,这个没有绝对的,如果真要是很多事儿都赶在一起,那么真正有顶级谋士出计,那王平未必就不会再中计。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便是他确实对待地道这上面,再也不敢大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