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如今的情况,说起来还是对己方有利的。●⌒而乐进见对方更是喊杀声震天,虽说没害怕什么,可是心里也不得不忧虑,心说这凉州军军心甚齐,己方这确实是不好上去啊。不是他没信心,关键是这些时日以来,确实是给他造成了不少的困扰。而且马汉带兵来援后,这困难就更多了,所以乐进也不得不是如此想法。

    但是即便如此,曹操也没说撤换他,依旧让他一个人带兵去攻关。乐进就不相信,别人对自己就没有什么意见,就算当着自己的面儿,确实没有人和自己主公说什么,可背后呢?这个不难想到,他认为八成还是有。但是自己主公一直也没有什么改变,显然,他是相信自己的,是给自己机会的。所以自己当然要把握住才好,如此,才更对得起自己主公的信任。

    之前倒是好不容易上了关,不过马汉带兵来援,这又给自己增加了不少压力,这上关也多了不少阻碍。

    -----------------------------------------------------

    还别说,乐进确实是爆发了,哪怕他顶着巨大的压力,哪怕比之前登上关还要困难一些,可他依旧是带着一些士卒上了城头。看到乐进上来,都不用吴懿说什么,黄权和马汉是赶紧来帮忙,他们也不用顾及其他的兖州军士卒。说起来那些人自然有凉州军士卒去对付,而他们就准备群殴乐进了。谁让他们兖州军就他一个人带兵的,要是人多。还真是要坏。

    所以乐进一看,心说来三个自己也不惧。哪怕自己未必对付得了这三个人。可不是吗,自己又不是什么一流的武艺。所以确实是很难对付得了这三个人的围殴。并且还有他们凉州军士卒的干扰,这就更完了。

    吴懿、黄权和马汉三人,是呈一个丁字围攻乐进,当然旁边还有凉州军士卒在进攻着他。乐进心说,他娘的真别扭,这也太惨了。自己好不容易上来了,结果就落了个被围攻的下场。说起来,这虽说是在让所料之中的,可他还真是。不想接受。

    -----------------------------------------------------

    乐进是全身都是汗,也是,本来这天气就不凉,战场上穿得更不可能少,所以稍微运动一下都是汗,就更别说是在这儿拼命了。这拼死拼活的,最后下来的,基本都是汗如雨下,滴滴答答。就像是被雨水给浇的一样儿。

    这个马超虽说不在函谷关,但是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他是非常有体会的。说实话,前一世看个电视剧电影之类的。如果攻城的将领、士卒,攻一次下来后,都没什么大变化的。那都纯扯。至少马超是深有体会,有人上去一圈再下来。要不太熟悉的话,真可能你都认不出来了。这有什么稀奇古怪的。至于说全身大汗,那太正常了,要是不这样儿,才不正常。

    最后乐进还是没能顶得住,被吴懿一刀就给逼退了,没办法,他也不认为自己的武艺就能对付得了这三个人了,那还真是不太可能。而且还有那么多凉州军士卒呢,难道他们都是吃素的?

    -----------------------------------------------------

    乐进被城头的吴懿给打退,而此时观战的荀攸和程昱看了眼自己主公,虽然他们也没有在曹操脸上看到什么,可却也不得不说,两人都明白,自己主公如今心里的想法,无非就是特别遗憾,八成是要准备收兵了。

    此时荀攸和程昱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在自己主公还没说话之前,荀攸边开口说道:“主公,属下以为,该是鸣金的时候了。”

    曹操一听,没有什么表情,直接问向了程昱,“仲德以为如何?”

    程昱赶紧说道:“主公,属下附议!”

    他和荀攸都通气好了,这事儿自然是没问题。其实就算之前两人没有通气,就以他们两人的看法,也准备这个时候让自己主公收兵了。

    -----------------------------------------------------

    曹操闻言,微微点头,自然就是顺水推舟,直接让己方士卒鸣金了。对于今日的战事,哪怕乐进被打退了,但是曹操还算是满意的。就是因为乐进上了函谷关,还在城头战了那么一会儿。如今的曹操,确实还不至于奢求太多,对他来说,进步了,就是可取的。至于说其他的,他还没想那么多。曹操可不认为,如今一下就能破了函谷关。

    尤其是在马汉又带着几千人马来援的时候,所以……

    带兵撤退,乐进还没有忘了放下句狠话,结果换来的不过是城头吴懿三人和凉州军士卒的嘲笑,看到如此一幕,可给乐进和兖州军众士卒气坏了,但是自己主公都下令收兵了,他也只能是带兵撤退。而城头众人一看,是放声大笑,乐进总算是带兵撤退了,之前虽说众人不惧什么,可这面对对方的激烈进攻,他们当然是希望早点儿解决更好。

    所以看到兖州军这么快就鸣金了,他们自然是心里轻松了点儿。

    -----------------------------------------------------

    临湘城外,郭淮四人和曹仁还有鲁肃回到了曹仁的中军大帐。在大帐中,四人中以郭淮为代表的,便对曹仁和鲁肃说道:“将军、先生。我等作战不力,还……”

    郭淮作为代表。他自然是代表了他们四个人的意思,那意思就是说。咱们四个作战不力,该当什么处罚就处罚吧。当然了,他们也不是没想过,这事儿八成是不可能了。毕竟不管是己方,还是江东军一方,可都是赏罚分明,所以别说四人没有什么错误,就算是有,这事儿最后估计也会不了了之。关键是这个时候。实在是用人之际,所以

    无论是曹仁,还是说鲁肃,他们可都不会处罚大将。除非是已经是分出胜负来了,那么倒是可以这么去做了。不过那样儿也得讲道理不是,所以……

    曹仁还没等郭淮说完,就一摆手,说道:“伯济不必多言,今日战事。非你们之过。乃是凉州军守御力量加强的缘故!”

    -----------------------------------------------------

    说完,他看了眼鲁肃,那意思就是,你也说两句啊。鲁肃一看曹仁这个表情,他便是一笑,然后此时也开口道:“子孝将军所言不错。我也是如此意思!”

    听到鲁肃如此说完,几人便放心多了。毕竟这如今可是联军。所以还不是说就曹仁一个人做主了,那开玩笑。虽说鲁肃主动说话的时候。和曹仁相比,确实没多少。可无论怎样,曹仁都是必须要听鲁肃的一些意见的,要不然也不会如此。

    几人赶紧是谢过后,这才落座。不过之后曹仁也说了,这如今联军这边儿,是变成四个人一起带兵进攻临湘了,可人家那儿呢,也是,从黄忠一人,变成了如今的三个人。虽说那黄叙和糜芳,他们确实并不看重,可也不得不说,这在城池的依托下,在城头那么多士卒的抵挡下,这己方不是还没占到多大便宜?

    当然了,己方的表现,还算是可以的,至少曹仁和鲁肃还算是满意了。

    -----------------------------------------------------

    对于今日城头的变化,曹仁虽说是没有预料到,可也不是那么出乎他意料。毕竟临湘城内的情况,他自然是门儿清。说实话,他早就知道黄叙和糜芳一直都在临湘,就是从来没看过他们露头儿而已。至于说当初罗县的甘宁,他也知道,对方估计是跑江陵去了,因为当初的那个方向,不是去临湘的,而是去江陵的。

    至于说鲁肃,这还真是他所料当中的。至少以他对黄忠这些时日的了解来看,他认为,要是己方一直都不占什么优势,不让这个老将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威胁,那么他绝对不会找人来帮忙。不管是他儿子,还是那个糜芳,因为这是一个真正大将的傲气。可真当他也要顶不住的时候,黄忠也只能是无奈让黄叙和糜芳上了。

    哪怕鲁肃不知道之前在太守府所发生的那些,不过一想也不难猜到,黄忠是怎么让两人上的,不太可能是他的军令,而是……

    -----------------------------------------------------

    之后就是曹仁和鲁肃两人简单说了几句,然后无非就是鼓励勉励的话,对郭淮他们四人说的。说起来无论是曹仁,还是说鲁肃,他们可都不认为,这己方四个人,还对付不了黄忠他们。这在两人看来,无非就是时日的问题。久而久之,最后临湘还是会被己方攻破的。这又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反而还是很可能,甚至就是了。

    “还望各位今后能再接再厉!”

    “诺!一切听从将军所言!”

    曹仁满意点头,对他来说,几人都能听得进去,这如今的战事,还要靠着他们。他们只要没有什么大过,自己自然不会去说什么。而且想来那个鲁肃鲁子敬,估计和自己所想也都差不多。

    -----------------------------------------------------

    鲁肃最后也没有忘了对众人道:“该说的,曹将军都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我要说的便是,今后战事,各位多加小心,胜败不是最为重要的,只要各位能平安就好!”

    众人一听,赶紧是齐声说道:“多谢先生关心!”

    鲁肃是连忙摆手,“战事还要靠各位努力,一个临湘城,只会阻碍我们一时而已。今后,却还要靠各位多加努力,才能破了临湘!”

    “诺!我等定加倍努力,破了城池!”

    听了四人的话后,鲁肃是笑着点了点头,一旁的曹仁也是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鲁肃毕竟是个读书人,比自己读书多,主意也比自己多,所以还真是,他的话,更有煽动性,自己比不了啊。

    仔细一想,虽说曹仁不愿意承认,可心里确实是这么个想法。

    -----------------------------------------------------

    郭淮他们四个也有自己的想法,无非就是之后战事,必须要努力,比之前更要进步,如此才好。每个人基本都是这个想法,反正都是大同小异。不管是郭淮、牛金和曹真,还是说张辽,虽说不是一个军中的,可想法却是差不多少。

    回到太守府之后的黄忠,还是继续表扬了黄叙和糜芳一番,毕竟这要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的情况,黄忠是不会让这样儿的事儿发生的。所以他也清楚,自己之前哪怕也说了,表扬了两人一番,可是还不够。两人那个年纪,虽说不小了,可在自己看来,还算是年轻,因此,自己还不知道他们要什么?

    黄忠可真不愧为老奸巨猾的,不对,是经验丰富的老将啊,至少可以说他拿捏黄叙和糜芳可真是一来一来的,这个是半点儿都不错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