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操这么一看众人,他都明白,这如今大帐内死气沉沉的,还是,他们怕自己,这些人啊,自己要是不说话,他们都不敢多说。对此,曹操也只能是无奈了。不过一想也是,这自己这个主公,这么多年了,那是多少年的积威,这真正知道自己的人都知道,当然包括他们这些人,所以他们这个时候自然是不敢多说,都等着自己说话了。

    所以曹操这时候也不是面无表情了,而是微笑道:“各位,这虽说战事不利,可也不至于如此吧?”

    众人一听,是赶紧又换了一副表情,至少不像刚才那样儿沉闷了。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这如果要是还像刚才那样儿,那么谁那么做了,自己主公就得让谁第一个说话。这如今是“出头的椽子先烂”,还真是没有几个想当这个出头鸟儿的。他们虽说不知道那“枪打出头鸟”这话,不过那个意思,他们确实也都明白。

    -----------------------------------------------------

    看到众人表情有了点儿变化,曹操还是继续微笑了,不过没继续说,而且直接点名道:“文谦,你来谈谈今日的战事如何?”

    毕竟乐进是当事人,所以曹操自然是要让他先说。哪怕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手下,此时此刻的心情不爽,而且也不想多说。但如今这个情况,你作为带兵攻关的将领。不多说两句,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曹操也没让别人说。直接就点了乐进。

    乐进一听,是心里叫苦。不过自己主公有话,自己还能说什么。只能是硬着头皮说了,要不然呢,不可能一个字都不说吧。那不玩笑了吗,怎么说你也得说个一两句才行,要不然的话,这在自己主公面前,在众人面前,可真是。丢脸。

    所以他忙说道:“主公,那个马汉倒是不足为虑,不过关上多出来的那些凉州军士卒,确实是不好对付!”

    -----------------------------------------------------

    曹操一听,是微微点头,说实话,这他也没觉得关上多了一个马汉,能怎么样儿。也可以说,一个马汉。确实没放在曹操的眼里。如果换成是马岱,那么就不一样而儿了。可马汉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自然不会入得了曹操的法眼的。所以他自然也是看不上对方,当然了。主要是对方的本事,还不足以让曹操如何去看重。

    就说如今他的态度,就算是不错了。因为曹操也知道。对任何人都不能大意轻敌,可大意是一方面。这看重和不看重,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不过曹操也知道。有些东西坏就坏在小人物的身上,这事儿还少吗。不过这事儿也不会总发生,而且就算发生了,也不一定不见得你就一定会遇到碰上。

    所以他此时听了乐进的话后,也开口道:“文谦之言有理,这马汉还真是不足为虑,还是那几千人马,却是棘手了!”

    -----------------------------------------------------

    曹操和众人商讨对敌之策,而在临湘,太守府,黄忠此时正和自己儿子黄叙,还有糜芳他们聊着今日的战事。显然黄忠是有意让两人也出战,毕竟这如今的情况,对己方来说,可是越来越不利了,所以黄忠也不想那么多,两人出战,正好!

    哪怕他也知道两人的水平,可这个也没办法,至少有比没有强,所以黄忠也宁可让他们两人一起上,也不想让对方一点儿点儿占优,己方从优势变成劣势。那样儿的话,可真是,至少不是黄忠想要看到的。这有些东西,还真是,他这个时候宁可让黄叙和糜芳上了,也不想让兖州军和江东军占到什么便宜。

    所以此时便有了他让士卒找两人前来,说自己有要事相商,其实就是让两人出战。当然黄忠不可能直接就那么去说,自己这边儿不占优了,对方威胁大了,这话他肯定不会当着自己儿子和糜芳的面儿去说。只能是委婉说一下,然后他们两人最好是主动提出来,那最好。

    -----------------------------------------------------

    黄叙和糜芳两人在太守府会客厅中见到了黄忠,黄忠让两人坐下,两人谢过后。

    黄忠便说道:“二位应该多少都知晓一些今日的战事吧?”

    黄叙和糜芳两人闻言点头,毕竟两人虽说可能地位不是那么高,但身份却在那儿摆着呢。一个是黄忠的儿子,还是唯一的一个。另一个更是马超的舅兄,所以他们都不用出门。战事结束之后,就有人直接来给他们禀报了。这年头,说起来溜须拍马的人,其实也不少。这什么时候,都少不了这样儿的人。甚至还有更厉害的,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

    因此,他们两人还能不知道城头的战事吗。而且黄叙的脑筋转得还挺快,心说自己父亲如此对自己两人说,那么岂不是表明……

    “知子莫若父”,但是对于自己这个父亲,黄叙这个儿子,他其实也算是比较了解了。因此,自己父亲这么一说,他多少就明白了黄忠的意思。

    -----------------------------------------------------

    敢情自己父亲是要让自己和糜芳出战啊,还真是,也就自己这样儿吧。大多数的人。直接一道命令下来,也就完事儿了。可显然。自己父亲却不这样儿。

    看到两人点头,其实黄忠早就知道。他们两人都收到临湘城战事的情报了,不过他也没点破这个,毕竟黄忠算是人老成精,这哪个地方也都不可能永远都是清白没有无垢的,所以只要大方面过得去,他可真是,什么都不想去管,不愿意去官。毕竟黄忠混了几十年了,都快六十的年纪的。有多少不知道不懂的东西呢。

    黄叙和糜芳可都知道,今日那个张辽都上了城头,还和黄忠战了一场,不过对方自然是没有讨到什么便宜,最后让黄忠一刀就给逼退了。当然两人其实都清楚,就凭张辽那一流下等的武艺,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情况下,还真就不会是黄忠的对手。如果真要是要张辽占便宜了,那么一定是出什么大意外了。

    -----------------------------------------------------

    黄忠此时再次对两人说道:“如今的情况。敌军猖狂,战况越来越激烈,不知道你们两位觉得如何啊?”

    当然黄忠可没有问他们两人的意思,这话的本意实际上就是说。你们两人赶紧的,向我请命出战,这样儿的话。不就都好了。可这话,黄忠显然不可能直接对自己儿子和糜芳说。因此,他只能是委婉说出来。就看黄叙和糜芳两人的想法了。不过他也知道,就说两人也不傻,所以自然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果然,黄叙和糜芳一听,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明白了黄忠的意思。尤其是黄叙,更不用说了,他之前就知道了,如今不过是更确定了而已。

    所以他此时便说道:“将军,如今的情况,属下请战!这敌军猖狂,属下当仁不让,请求出战,对敌!”

    -----------------------------------------------------

    黄忠一听自己儿子的话,他是显得很满意,并且是手拈长髯,然后笑道:“好,好,好!勇气可嘉,如此的话,明日便与本将一起,和敌军决一胜负!”

    “诺!多谢将军成全!”黄叙还不了解自己父亲吗,所以他是赶紧说道。

    而且看自己父亲这样儿,显然是对自己很满意,这就差脸上写着“满意”二字了。当然了,他也都明白,这个时候,自己父亲就需要自己如此。而这么些时日,自己也没看到自己父亲对自己如何满意,不过看来今日,是不错了。

    糜芳此时也不甘示弱,心说你黄叙都上了,我怕个什么?再说了,你我就算都不行,那不是还有黄老将军吗?这糜芳可听自己主公,也就是自己妹夫马超说过,这黄忠本事在整个凉州军来说,那可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因此,糜芳确实没有什么可怕的,他这个时候就嫌自己是开口晚了。不过还算好,这黄叙应诺后,他就赶紧说话了。

    -----------------------------------------------------

    黄叙话音刚落,没等黄忠说话,此时就听糜芳对他说道:“将军,糜某也求请出战,此时对战敌军,我是万死不辞!”

    黄忠一听,他当然并没有因为糜芳在自己开口前抢先说话而不满,反而是对他笑了笑,然后说道:“好,快哉!我军有子方如此将领,何愁兖州军江东军不破!”

    当然别人给自己面子,自己也得给对方点儿面子,毕竟糜芳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就算是黄忠不看重其人的本事,可他不可能不给自己主公和主母面子,这是肯定的。当然了,还有糜芳的大兄糜竺,那可是掌管着整个凉州军的财政开销,这也是实权的人物啊。而且关键是其人是深得自己主公的信任,所以都这么多年了,做这个事儿的人,在凉州军中也没有换过。

    这不正说明了自己主公对糜竺糜子仲的信任吗,至少凉州军众人几乎是人人都没有,当然这其中是包括黄忠这个没加入多久的人。

    -----------------------------------------------------

    看到黄忠如此表情,听他这么一说,糜芳就知道,这黄忠对自己是满意了。如此就好啊,毕竟如今自己可是在临湘,在人家地盘这儿。虽说自己也知道,他黄忠无论如何都会给自己主公面子,但是这个事儿,也不好说。毕竟给你面子是一回事儿,可到底能给你多大的面子,那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不是吗。

    但是从自己带残兵来到了临湘之后,自己自认为黄忠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当然了,说起来,他那可不是给自己面子,而是给自己那小妹面子,是给自己那妹夫面子,自己都懂。

    所以糜芳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主动,提出要出战的意思,然后黄忠来一个顺水推舟,最后双方都是皆大欢喜。要不然的话,糜芳是不怕什么,可自己今日不给他黄忠面子,那么之后也别想人家给你多大的面子。也许看在自己主公的面儿上,他是不会说什么,但之后,自己想在临湘和之前那样儿,估计是不可能了。

    -----------------------------------------------------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黄叙和糜芳,明日与黄忠一起迎敌。

    再一次迎来了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的激烈进攻,不过这次可不是郭淮他们三个人带兵了,而是四个。因为曹真的伤势已好,所以请命曹仁,让他出阵,结果曹仁最后当然也答应了下来,至于说鲁肃,他更是乐不得如此。所以最后带兵攻城的一共是郭淮、牛金、张辽和曹真,他们四个。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456;&31680;&65292;&35531;&24744;&31227;&27493;&21040;&38642;&45;&20358;&45;&38307;&38321;&35712;&26368;&31456;&31680;&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65292;&38642;&45;&20358;&45;&38307;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