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吴懿和黄权两人来说,想法很简单,如果说彭羕此去宜阳,顺利的话,马汉从哪个方面来看,都得带兵前来。无论是他和黄权两人之间的交情,还是为了力保函谷关不失,还是最后就算是主公处罚,也有四个人一起承担。可以说如此,吴懿和黄权,确实是有理由相信,马汉会带兵前来。除非他没有这个魄力,但是以过往和其人的接触来看,马汉还算不错了。

    至少以前在益州,他在严颜手下做事那么多年,严颜是个什么样儿的人,不用多说了。所以马汉做事,自然也有和严颜相似的一面,至少吴懿和黄权他们最后认为,八成,其人会带兵前来,至于说最后那两成,倒是要完。不过无论是吴懿还是说黄权,他们可都认为,这个几率,其实不大。之前他们和彭羕商量之后,又让他去了宜阳,说起来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所以只要不是最后那两成≈无≈错≈的几率,那么马汉带兵过来,就没有问题,那么两人如今只要坚持到马汉带兵过来,就一切没有问题了——

    当然了,他们也没有认为,这马汉就算带兵过来,就能把兖州军给逼走,这个他们还是没想。不过更为主要的是,至少马汉带兵过来,这己方守关的人马多了,肯定要比少了强啊。这个都不用多说了。

    乐进的目的自然还是比昨日能有进步,不过看城头吴懿和黄权那样儿。今日这不仅仅是自己想着要比昨日进步,就说城头两人。看起来也是,想要狙击自己,不让自己上去啊。也是,这自己要是再带兵上关的话,这对方肯定和昨日一样儿,都觉得没有面子。哪怕昨日也没两下,自己就被逼退了。可昨日不在状态,今日可在!

    乐进带兵攻关,吴懿和黄权两人带着己方士卒是严防死守。一时间,他确实是没能上得了关。哪怕他昨日上去了,可不代表就一直能上去。当然了,只要给乐进机会,那确实还是没有问题的——

    果然,被打退两次的乐进,终于是在第三次抓到了机会,带着几人登上了函谷关。吴懿是赶紧带兵来阻,就是黄权也马上来了。乐进看着两人奔向自己。他也头疼,心说这两个的速度,太快了!不服不行啊,这还真是比自己所想更难对付。难道还要和昨日一样儿不成?

    不过和昨日还是有不一样儿的地方,就是今日乐进比昨日是多坚持了一会儿,说起来不过就那么两下而已。但是和昨日相比的话。确实是进步了。所以他下了城的时候,兖州军。便已经鸣金收兵了。

    于是就这样儿。算上这一日,是一连三日。乐进都是带兵登上函谷关,确实他是逐渐在进步,不过只是比之前能稍微强了那么一丁点儿。吴懿和黄权两人,还是很轻松就能对付得了他,但是在兖州军来看,这就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毕竟这个时候,能进步,总比那退步和原地踏步强。所以无论是曹操,还是兖州军众人,其实都觉得还算可以了,他们能接受——

    终于在第四日,吴懿和黄权接到了探马禀报:“报将军,三十里外有我军人马抵达!”

    吴懿和黄权两人对视了一眼,他们知道,这彭羕是搬来援军了。吴懿便说道:“好!公衡与我一起出关,前去看看!”

    “好!子远兄,请!”

    说完,两人准备了一下后,便出了关。这时候已经是夜晚了,兖州军攻关早就已经完事。而且虽说是夜晚,可另一边的兖州军,基本也不会知道此时函谷关所要发生的事。对他们来说,就是每日的攻城,必不可少,然后就是争取抓到机会,最后一举拿下函谷关。不过她们还不知道,这凉州军的援军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不知道要给他们带来多少麻烦。

    而最为高兴的,自然还是吴懿和黄权,并且他们是亲自出关迎接马汉还有彭阳,这也算是对他们的感谢。而在两人想法中,这也是自己两人应该做的,必须做的——

    吴懿和黄权带着几十士卒,是走了近十里,终于是和马汉还有彭羕他们相遇了。四人赶紧都下了战马,至于马汉带来的士卒,早已让他下令停止行进了。这吴懿和黄权就在前面,这他必须要停止行军,先来和两人寒暄几句才行。

    四人见面,黄权是忙对马汉说道:“马兄能带兵来此,权真是感激不尽啊!”

    吴懿在一旁也是连忙说道:“不错!不错!马将军能来,函谷关有救了!”

    马汉是赶紧谦虚,“二位不必客气,此乃小事耳!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啊!”

    然后吴懿和黄权也对彭羕说了两句,最后四人再次上马,是带着马汉的人马向函谷关行进。从马汉的话里,黄权也知道,马汉把宜阳的凉州军都给带来了。他和吴懿也不得不承认,其人确实是有些魄力。就看其人敢带所有士卒来函谷关,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四人带兵回了函谷关,士卒四个人不用管太多,有人接手。至于他们四个。直接就去会客厅一叙了。

    四人都坐下后,黄权对马汉说道:“今日幸有马兄来此救援。可算是暂时解了函谷关的燃眉之急!”

    马汉一听,是连连摆手。然后对吴懿和黄权两人说道:“函谷关的情况,之前我也听探马的情报说了。不过之后还是从永年那儿得到的详细情报,却是不知道如今的情况如何了?”

    听了马汉所问,吴懿便把彭羕走了之后,这几日的情况,简单和马汉还有彭羕两人说了一下。说起来,如今虽说还是己方占优不假,可兖州军却是越战越勇,这都已经是给了己方巨大压力了。之前可没有如此过。这如今却是压力大得不行。就说他们如今这每日都在进步中,如果久而久之,显然这函谷关就要守不住了——

    所以吴懿和黄权两人,在马汉没来之前,他们确实是担忧不行,这如果真在援军还没到之前,就被人给破了函谷关了,那可真是,要了老命了。不过如今还好。至少吴懿和黄权对马汉还有彭羕两人,他们算是暂时有了个交待。要不然的话,今日两人带兵来这儿,要是函谷关已经失守的话。那么吴懿黄权也真是没有什么脸面去见他们了。

    不过还好,就是函谷关依旧是守得住,哪怕如今优势慢慢在减弱。不过这个不是问题。这至少在座的四人都相信,这已经又多了几千人马在这儿。那么优势可不止是一点儿半点儿了。并且还有马汉这个带兵的将领在呢,他可不是彭羕。就算是上了关也没有大用。马汉毕竟是个将领,所以真是比彭羕强多了。至少他在关上,就能帮助吴懿黄权他们不少。

    如果换成是彭羕的话,虽说不至于是帮倒忙,可确实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要不然的话,为什么他就一直没在城头出现,带兵迎敌呢——

    不单单是吴懿和黄权不让彭羕上去,就是他自己,也不想上。毕竟彭羕也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这带兵的事儿,自然有吴懿和黄权去操心。至于说自己呢,那就只负责出主意就可以了。就像如今这样儿,还不就是自己出主意,然后也是自己亲自去宜阳,才把马汉请来吗。

    吴懿此时对马汉说道:“之后的战事,就要劳烦马将军了!”

    马汉一听,都明白,显然吴懿的意思就是想让自己也参与到守城的战事中来。如此正合自己的意思,那么还有什么不答应的。

    所以他对吴懿黄权两人一笑,“子远兄、公衡,此事交与我了!放心,咱们同心协力,未必就抵挡不住兖州军的兵锋!”

    “好!痛快!”“如此,有劳马兄!”“马将军威武!”

    第一句是吴懿所说,第二句自然是黄权说的,最后那句显然是彭羕的话了——

    马汉是连忙客气了几句,毕竟说起来他可没认为自己比吴懿他们三个厉害,不是说他们三个加一起比自己厉害,而是随便拿出来一个,都比自己强。也就是彭羕,他带兵守城是不如自己,可吴懿和黄权,那可是要超过自己的,这自己可都知道。

    对黄忠来说,这郭淮他们三人撤退,临湘城守住了,那就比什么都强。哪怕如今自己觉得压力是越来越大了,可如此,自己也没有什么可惧的。哪怕最后真是,城池失守,可那自己也没有办法不是。毕竟面对着兖州军和江东军的联军,也不是说自己想如何,那就一定如何的。如果真那样儿的话,什么都好了,可不是吗,万事大吉了。

    一日后,再一次迎来了兖州军和江东军疯狂的进攻。对于兖州军士卒和江东军士卒来说,他们确实是看到了己方的希望。那就是郭淮将军和牛金将军,如今都能上得了城头,这岂不是给己方增加了不少的希望吗——

    所以相比之前来说,连城头都上不去的时候,如今的联军,确实是士气大振。这有一个好的将领,那么自然是比什么都强。一个好的将领,说是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负,其实都是不为过的。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为什么有句话说得好,叫做“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这人马的多少,只要你钱粮足够,那么就一定会有。

    所谓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带兵就是为了吃饷,为了混口饭吃,甚至给家人口饭吃,如此而已。

    可一个大将,上哪儿去找,说是“可遇而不可求”,其实也并不为过。因为没有几个诸侯是真正就不看重己方的将领,自己手下的。也许有人是看不上己方的士卒,看不起他们,可真是没有几个人不重视自己手下。毕竟你没有手下,谁给你做事儿呢?所以还真是……——

    因此,一个将领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了。这如今兖州军和江东军,可是郭淮、牛金还有张辽,他们三个一起带兵攻城。这比之前牛金一个人带兵,强了可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啊,所以可以想到,如今黄忠他说面临的压力。

    哪怕他确实是不怕什么,可并不代表他就一定能守得住城池。至少黄忠心里清楚,这城池是久攻必失,久而久之,自己也要守不住。

    第六六九章马汉兵至函谷关: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456;&31680;&65292;&35531;&24744;&31227;&27493;&21040;&38642;&45;&20358;&45;&38307;&38321;&35712;&26368;&31456;&31680;&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65292;&38642;&45;&20358;&45;&38307;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