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456;&31680;&65292;&35531;&24744;&31227;&27493;&21040;&38642;&20358;&38307;&38321;&35712;&26368;&31456;&31680;&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65292;&38642;&20358;&38307;

    怎么说吴懿和黄权两人的年纪,可是比彭羕大了都不止一岁两岁,所以马超放心他们两人。所以以前彭羕在长安,这个时候在函谷关,马超都算是放心他。他就算不相信彭羕,可总是相信吴懿和黄权的。如果说他们不一定能守得住函谷关太久,不过压制住彭羕,不让他惹事儿什么的,这个马超认为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彭羕说起来算是个人才不假,但同样儿吴懿和黄权,可也不是善茬,他们两人加在一起,绝对是能镇得住彭羕的。对此,马超放心。之后三人闲聊了几句,这就算是过去了。不过他们也都知道,这随着时日越来越久,兖州军在关下鏖兵,这对己方来说,确实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儿。说起来没有永远都不失守的城池,哪怕是天下雄关,也是如此。就算是天下第一,也幸免不了,更何况函谷关可未必就是天下第一关。天底下好些个雄关,无论是壶关、汜水关、武关、阳平关还是葭萌关等等,那些可都不比函谷关差——

    试问哪处不是易守难攻之地,哪处又不是兵家必争的地方?所以函谷关可未必就能排在首位,这天下人有天下人的看法,不是每个人想法都一样儿。

    又一日,乐进继续带兵进攻。对他来说,这其实还真是和黄权、彭羕他们所想差不多。他心里确实是惭愧非常。毕竟这自己一直以来,攻关都没有什么建树。这自己主公非但是没说自己什么,反而还鼓励自己不少。乐进也是个好面子的人。因此,他心里也不好受。哪怕是自己主公给自己劈头盖脸,一顿数落,也比如今好。

    可如今呢,乐进感到自己肩上的压力很大,不止是如此,这心里更不好受,这个才是关键。毕竟人得病了,一般的病还能治疗。可这心病,确实是不好整。所谓是“心病还须心药医”,这是一点儿都不错,除非乐进能比之前强,能带兵上了城头,要不然的话,他这样儿下去,确实是对他没有什么太多的好处——

    而吴懿和黄权两人呢,随着时日的增加。他们也自然是觉得自己肩上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了。他们的想法也许和乐进不同,毕竟他是觉得自己丢脸,带着己方和自己主公都丢人。而且自己主公不说自己多少。这自己心里不爽,并且还愧疚。而显然,吴懿和黄权他们不是如此想法。毕竟至少他们认为,如今自己两人守御函谷关。还是不错的,尽力了。也守住了。

    是,这早晚要让乐进和兖州军士卒上来,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如果说他们永远都上不到关上来,那岂不是最后要灰溜溜撤退了?所以他们两人心里也算是有数,知道如今能抵挡住兖州军激烈进攻,其实两人就算是不错了。毕竟说起来乐进可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而相反的,在天下的名声,他乐进乐文谦可绝对比自己两人要出名啊。

    是吴懿和黄权两人也知道,自己两人是有些小名,不过那是在益州。这如今拿到天下来说,确实是不如乐进,这个都不用再说了——

    乐进对己方士卒大喊道:“弟兄们,随我冲啊!今日不登关,誓不撤回!”

    真要是说起来,这撤退不撤退,还真不是他乐进就能决定得了的。曹操那边儿一下令鸣金,他就算是再不想撤退,也得撤回去。毕竟军令不可违,这个就连刚加入的新兵蛋子都知道,所以就更别说作为将领的了。不过乐进也知道,这今日自己要是再不在鸣金之前登上关头,自己也真是,别带兵和凉州军作战了。这丢不起那个人,也让自己主公和众人失望啊!

    最为关键的,还是他心里不爽,愧疚,这个才是最为主要的。如果不是这个的原因,他也不至于说这样儿。毕竟之前也是如此,没能登上关头,可最后,乐进不还是没有如今这么多想法吗。反正之前和如今也有一样儿的地方,就是结果你接受也得接受,是不接受,可也得接受,不是吗——

    看到关下爆发的士气,吴懿和黄权两人是对视了一眼,而他们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担忧。毕竟这乐进看起来都要不正常了,如果说他疯了,肯定有人相信。虽说两人都知道,不是那样儿的,可是不了解实际情况的人看了此情此景的话,估计基本都会如此想法的。

    乐进带着兖州军士卒已经是玩命了,这不得不说,给关上的吴懿和黄权两人带来了无比大的压力。也许今日他乐进就会上来?吴懿此时心说。至于说黄权,他和吴懿所想也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乐进都这样儿了,他要是再登不上函谷关的话,这也真是,说不过去了。

    两人从来没有看轻过其人,也都知道乐进的本事。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两人也不至于一直都是严阵以待,对攻过来的兖州军士卒和乐进,都是严防死守。还不就是他们厉害吗,需要让两人重要,要不然的话,何必如此呢。

    乐进这看起来像疯了似的,不过他自己也清楚,还没那样儿,只是一种状态吧——

    还是吴懿对付乐进,而黄权则是在另一边儿带着己方士卒抵挡兖州军士卒的激烈进攻。不过吴懿还是没有挡住乐进的脚步,居然是上他抓住了机会,直接上到了关上。

    黄权早就看到了,所以他只能是先扔下这边儿不管,直接是提着环首刀就奔乐进去了。\黄权说起来是个文士没错,可他虽说是文士,却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武艺。虽说没有李恢那么有点儿变/态,但也确实,算是个三流的水平吧。所以黄权知道,自己过去,不是去帮倒忙,而是真正去帮吴懿的忙。

    说起来乐进的吴懿其实差不多,所以这个时候两人已经是战在一处了。不过有凉州军士卒的干扰,乐进确实也没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来。结果这个时候,黄权已经的环首刀是直奔乐进而来,这直接是向他左胸边刺。

    战场之上,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有几个能去留手呢,黄权自然不会——

    不过乐进哪怕没有全都发挥出来,可上来围攻他的凉州军士卒,基本上都是非死即伤。至于吴懿的攻击,还被他给躲开了,但是黄权的一刀已经到了。乐进是大汗淋漓,也不可能不这样儿,实在是对方人马太多,而且还有两个武将,这自己心里不得不承认,自己不是对手啊,要不然,不会如此!

    堪堪躲开了黄权的一刀,乐进是直接就下了关头。他没办法再在城头上和吴懿他们对战,这自己不在状态,更何况这己方人马上来的还没多少,而且来到关上的,基本都被凉州军给杀了,所以他知道,自己也只能是下去了。

    看到乐进被逼退,曹操心里是遗憾非常,无奈对士卒道:“鸣金吧!”

    “诺!”

    这时候就算曹操不说话,荀攸和程昱也得让自己主公鸣金——

    乐进就知道,自己下了关,自己主公就得鸣金,结果果然是和自己所想一样儿。说起来这都是在自己所料之中的,而且自己也确实,今日是没有心思再战函谷关了。

    带兵退回,曹操是鼓励了乐进两句,毕竟今日有所进步,因此,他不说两句那是不行的。而且这也算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己方一直都是,赏罚分明,也算是曹操收拢人心的一步吧。

    而在函谷关上的吴懿和黄权两人,今日终于是被乐进带兵攻上来了。虽说两人是没害怕什么,可也确实是流了一声汗,这不是什么冷汗,而是之前战斗的。哪怕和乐进就过了几招,但是体力消耗,还是有的。不过还好,没太久,就那么一会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