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对于黄忠比较快就来对付自己了,说起来倒是张辽意料之中的。△↗这他自己也不是自吹自擂,张辽自认为比牛金可强不少,至于说郭淮,虽说其人也是个人才,但是要和自己仔细比起来的话,自己有些方面却是比其人要强一些,简单说,比如武艺。是,张辽也清楚,像郭淮那样儿的人,不是以武艺来闻名的,至少他武艺还不如牛金呢,所以就更别说是和自己比了。

    但是其人确实是有些头脑,这个自己也承认,说起来是个智将。所以曹孟德派其人和曹仁一起,也算是用心良苦,至少他们两人合在一起,确实是个不错的组合,这个自己也承认。

    张辽再一次陷入了苦躲当中,是,人家都是苦战,不过他是苦躲,苦苦躲着城头的零碎。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要是慢了的话,虽说是不会死,但却肯定要受伤。这凉州军不单单是在战力上,要超过己方和兖州军一些,就说这个守城,他们也不是善茬啊!确实如此,凉州军可谓说得上是经验丰富吧,这个不错。

    -----------------------------------------------------

    他是再一次被热油给逼退了,没办法,这东西来得快,还不少,张辽还真是没有信心在云梯上就能躲得过去,所以也只能是下到城下了。

    黄忠一看张辽还是下去了,他便微微一笑,然后又去对付郭淮和牛金了。对他来说。如今暂时对付三人,还算是游刃有余。不过黄忠心里也清楚,这绝对不是说自己就比他们三个加一起厉害。而是他们三个人第一次联合在一起带兵进攻临湘。是,联合在一起带兵不是第一次,可进攻临湘,却是第一次。这之前罗县是罗县,可不是临湘啊。

    一个城池和一个城池,确实是有相似的地方不假,可仔细说起来,也终究还是不同的。如果都一样儿的话,那还有什么意思了。所以在黄忠看来。对方是第一次联合在一起进攻临湘,因此,自己占点儿便宜,其实也很正常。说起来他们还处在磨合期,什么时候真正都对临湘熟悉了,那么自己也挡不住他们登上城头的脚步了,不过如今,呵呵,还差点儿。

    -----------------------------------------------------

    后面观战的曹仁和鲁肃看到郭淮他们三人此时的情况。都在心里无奈摇头。如今郭淮和张辽上去带兵攻城,这边儿就只剩下曹仁、鲁肃还有一个曹仁不让出战的曹真了,他们三个。

    在曹仁看来,这今日三个人带兵进攻临湘。确实,还得需要磨合。虽说三人不是第一次联合,可确实是第一次一起进攻临湘。所以也应该好好熟悉一下再说了。至于说鲁肃,他认为黄忠对待张辽。和郭淮还有牛金,是不同的。这个也难怪,要自己是他的话,自己也要这么去做,谁让张辽比郭淮还有牛金要强呢。

    最后的曹真,他如今的想法,就是自己怎么上不去,这自己将军什么时候才能让自己上去。是,他也知道,还得自己的箭伤全都好了之后,自己那叔父才能让自己上去啊!所以这个时候,此时此刻,曹真的心里,确实是着急,自己什么时候能上?当然是早点儿上去早好了,不过如今来看,两三日内,还是不成。

    -----------------------------------------------------

    所以三人也算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曹仁和鲁肃他们显然不认为此时该收兵了。毕竟在他们心里想来,还有机会,这今日也许不能登上城头,可却能让郭淮他们相互熟悉一下,主要是对进攻临湘熟悉一下,能真正起到磨合的作用,这就对了。

    因此,他们两人是谁也没有下令鸣金,觉得如今还不是时候。

    郭淮和牛金两人心里是更叫苦了,心说这三个人都对付不了黄忠这老卒?他真有如此厉害不成?他们当然不认为这样儿,可如今事实却是摆在眼前了,这黄忠一个人对付自己三个人,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啊。

    不过郭淮也想了,他和张辽的思路比较活泛,至于牛金,算是比较迟钝的。所以他们两人心里很清楚,这其实仔细想想,是,有黄忠其人厉害的一方面,不过也是自己这三个人对临湘城不熟的原因。

    -----------------------------------------------------

    郭淮和牛金是又一次被逼退,而等张辽也再一次落下云梯的时候,后面观战的鲁肃便对曹仁说道:“曹将军,鸣金吧!”

    其实曹仁也正是这么个想法,所以是微微点头,然后下令鸣金了。他也清楚,这三人是第一次联合在一起进攻临湘,所以确实是生疏。不过自己也看到了希望,联军的希望,如今是不熟悉不错,可慢慢来,终究会熟悉的,不是吗。

    后面听到了鸣金声,郭淮他们三人是无奈带兵撤退。三人心里都是不甘,牛金觉得,这自己之前一个人的时候,上不去城头,自己认了,自己也确实是不如那个黄忠。和曹真一起的时候也没上去,自己也认了,自己和曹真两个加一起,也不如黄忠。可如今曹真没在,却是换成了更厉害的郭淮,再加上个张辽,结果还是不行,这……

    所以他心里还能甘心吗,他这是真不甘啊

    -----------------------------------------------------

    不过有一点还算好,算是让他心情还算不错的。那就是他也知道,这自己之前一个人带兵。是没有什么建树。可如今呢,三个人带兵。不还是对临湘没办法吗?所以自己是承认对付不了黄忠,但是一时间,就算是再多两个人,也不好使!是,他也没认为这对方就永远也上不来城,那不可能。至于说破城,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至少今日,不还是和之前一样儿吗,这他们联军。不还是鸣金收兵撤退了吗。不是黄忠看不起他们,实在是如今这事实就是如此的。

    马岱甘宁听到己方鸣金,便是无奈带兵撤退,两人确实是心里也抱怨,这自己还没拿出来真本事呢,自己主公就鸣金收兵了,实在是没对自己两人抱什么太大希望啊。

    所以在带兵回来后,见到自己主公,还没等马超说话。马岱先开口了:“主公,属下以为,我与兴霸还能再战!”

    -----------------------------------------------------

    说着,看了甘宁一眼。那意思简单,就是你也说两句。甘宁会意,在马岱话音刚落后。便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伯瞻之言不错!属下认为还能再战!”

    马超一听两人的话。便是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一听是一头雾水。不太明白自己主公这是唱的哪一出啊。不过还没等他们问什么,就听马超说道:“伯瞻和兴霸的意思,我都懂,都明白!今日不过就是提前鸣金了,不过明日,有你们的机会,明日不出意外的话就不早收兵了,如何?”

    两人闻言是赶紧说道:“多谢主公成全!”

    马超继续大笑,不过他也说道:“我军战事,却还要仰仗二位!二位却是辛苦了!”

    “为主公效劳!我等义不容辞!”两人齐声说道。

    -----------------------------------------------------

    马超一看两人如此说了,他也就不多说了。说起来他之前也不是没想,这两人都意犹未尽呢,就让自己鸣金收兵给召回来了,这没准他们就要有意见,或者说肯定是要有意见。不过马超没认为两人就一定会当着自己面儿说,毕竟这事儿确实是不一定。结果两人还是当着面说他们的不满了,而对此,马超是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没有什么不满情绪之类的。

    在他看来,这要是自己的话,估计自己也得如此,所以就别说是别人了。因此,说起来也不是不能理解,至少自己还是能理解的。

    马超带着众人回营,回了自己的中军大帐,还是和往日一样儿,作战后总结,叮嘱马岱他们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这都是他要做的。

    如果说之前马超还有点儿着急的话,在甘宁来了之后,他还就没那么着急了。怎么说呢,这之前就马岱一个,他也没太多底儿,到底什么时候能登上城头,甚至什么时候破了江陵。

    -----------------------------------------------------

    但是甘宁来了之后呢,马超自然是信心多了,比之前多太多。毕竟马岱一个人,也许他就不是霍峻的对手,但是再加上个甘宁呢,别看这两日他们也没能登上城头,可马超当然不认为就一直会这样儿下去,那不可能。

    守御在关上的吴懿和黄权不知道,怎么今日的兖州军,不管是带兵的乐进,还是普通士卒,怎么都像疯了似的?这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当然他们不会知道,因为曹操的几番话,确实是给兖州军的将领更大的决心。而将领被说完了,他们手下士卒,自然也是要被他们说一番,因此,这最后的结果是好的,那就是众人都欢喜鼓舞,争取早日登上关,早日破了函谷关。

    当然想法是不错,不过结果还没有那么简单,乐进是比之前还拼,可在吴懿两人的严防死守下,这新的一日,他依旧是没有带着己方士卒占到什么便宜。

    -----------------------------------------------------

    乐进从来没认为自己在一个函谷关这儿,是吃这么大亏,这可不少城池都难进攻啊。是,自己也承认函谷关是天下雄关,可这雄关也太雄了吧,就到了如今,自己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己方会止步在这儿吗?乐进不相信,他更相信的是,自己主公昨日的几番话,己方早晚是必破函谷关。但是到底是什么时候,自己也没底了。不是他没有信心,实在是如今的情况,确实是没给乐进多少信心。或者哪怕说他就算是再有信心,可是也没有说能自大认为,这几日就能破了雄关。登上城头,也许一两日就解决,但是占据关隘,自己却也不知道要何时。

    乐进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迫下了云梯车了,他就听到了己方鸣金的声音,所以只能是带兵撤退。他也清楚,看如今自己的表现,自己主公不会满意的。不失望就不错了,自己到时候都没脸见他。

    -----------------------------------------------------

    所以就因为有这么个想法,乐进带兵回去的时候,都没脸去看自己主公一眼。说起来平时他可绝对不是这样儿的,不过如今,却是不好意思,他是倍感惭愧啊。确实,如果换成是其他人,也是多少日都登不上关的话,估计也得像他这样儿。毕竟兖州军众将,哪怕他们没小看轻看了凉州军,可是这一个函谷关,就把己方的大军给阻拦了下来,实在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