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么最后就剩下一个郭淮了,所以只要他同意,那么自己这边儿就没有问题。而且也确实是,自己所加派的人手,己方这边要加派的人,还不就是他郭淮郭伯济吗,除了他,可没有别人啊,寇封在罗县,曹真受伤,牛金不用说了。

    而鲁肃一听郭淮直接就同意了,虽说这个和他所想一样儿,不过曹仁第一个问了对方,那么这自己也不可能说不同意了。这哪怕都在鲁肃所料当中,不过他还是觉得有点儿……

    果然,听了郭淮的话后,曹仁直接就问向了鲁肃,他自然是不过错过放过如此机会的,所以就听他说道:“不知子敬先生,以为之前我所提如何?”

    鲁肃心说,来了,不过他先看了张辽一眼,微微一笑,问道:“文远觉得呢?”

    张辽当然明白鲁肃的意思,所以他说道:“曹将军之言甚是,辽赞同!”

    鲁肃闻言点头,张辽确实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因此他是直接也同意了。

    -----------------------------------------------------

    曹仁听了张辽的话,他显得是很满意,不过江东军如今做主的还是鲁肃,因此他没忘了问鲁肃一句,“那么子敬先生认为?”

    鲁肃一笑,“其实文远之言,也是我之意。曹将军,我看就如此商定了吧!”

    鲁肃心里都明白,如今是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他不是没想过,如果说就算自己不同意。可他曹仁曹子孝,估计最后都得让郭淮上去。至于说张辽上不上,他就不去考虑了。因为这就是他曹仁曹子孝,别看之前能劝说住其人,可如今,倒是不好使了。

    “好!子敬先生如此说了,那么此时便这么定了!”

    曹仁心里都清楚,这事儿绝对是“八/九不离十”,结果果然,和自己所想差不多少。而其他人听了曹仁的话。除了牛金心里有些不爽之外,别人都没有太多的想法了。曹真是中立派,所以什么样儿都可以,郭淮是知道,自己必须同意,而且他确实也是赞同。

    -----------------------------------------------------

    至于说张辽,他都知道自己先生的意思,因此他都是跟着鲁肃走。鲁肃没有意见,他自然是同意不会说什么了。于是这事儿就这样儿。在曹仁的建议下,众人都同意,明日再出兵,就是郭淮、牛金和张辽。他们三人带兵。曹真倒是也想上,不过显然曹仁把眼一瞪,他就不敢说话了。说起来也真是。他还是有点儿怕这个所谓的叔父的,还真是如此。

    因此。再一次的攻城战,黄忠看到了三个人带兵来了。除了牛金之外。那个郭淮还有张辽,也都在,他心里高兴。心说之前在罗县,对付甘兴霸的时候,你们是都上了,这到了自己这儿,自己也是等着你们呢!之前没看到,没等到,那都没关系,无所谓了,如今等到就可以了嘛。所以黄忠看到三人带兵来攻,他是一点儿都没害怕,反而还很高兴。

    毕竟对他来说,这自己多少比甘宁能强那么点儿,所以对付自己,也当是如此!

    -----------------------------------------------------

    在黄忠看来,就得郭淮他们三个一起带兵,一起上,才算是能上城头,对付得了自己。不是他自大也不是他太狂,实在是牛金确实不是他的对手,这个不仅仅是他知道,凉州军士卒知道,就算是兖州军和江东军的人,有几个不知道的呢?毕竟谁都看得见,而且还这么多时日了,这个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不是吗。

    所以这个时候,心里最不爽的一个,当然就是牛金,他比曹真心里还不爽。毕竟曹真知道,如果自己没受伤,或者伤全好了的话,自己将军,自己那叔父,肯定还是会让自己上的。不过牛金呢,显然不是这个情况,虽说他也带兵,可这一个人带兵和这么多人,那能一个样儿吗?牛金这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哪怕他并不会和曹仁去说什么。

    但是他也知道,黄忠太强,超过了之前的甘宁,那么可以这么说,自己将军如此,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反而之前对付甘宁,最后都这样儿了,那么如今,岂不是更得如此?

    -----------------------------------------------------

    再说城头的黄忠,虽说他看到三人带兵,心里确实是高兴,不过郭淮、牛金和张辽的组合,确实是给他增加了很多很多的压力。牛金可以说是不如他,但是郭淮,那比牛金可厉害多了,至于说张辽,那更是不比他黄忠差多少的将领。因此这三个人的组合,绝对不是一加一加一等于三,而是一加一加一大于三,这是绝对的。

    就说黄忠的策略,他先是对付最弱的牛金,直接一箭射向了其人,然后接着就是指挥士卒扔滚木檑石,招呼郭淮,最后他是让士卒倒下热油,这是给张辽准备的。他要一个人带着人马对付三个人,而反过来呢,是郭淮他们三个,对付黄忠一个,所以谁更轻松,是不言而喻了。说起来这虽然不是单挑,可其实和战场上对战,也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大的区别。

    这如今从黄忠这儿来说,是一对三,从郭淮他们那儿说,就是三对一。和战场上一样儿,三对一群殴!

    -----------------------------------------------------

    当然对方肯定不会觉得这是什么群殴。如果说要是在战场上斗将,他们三个对付黄忠一个。可能有人还觉得有点儿不太好意思。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三个却是没有一个觉得不好意思的。毕竟守城本来就占优势,而且城头还有一万多士卒,这是什么概念。己方对上他们,根本就不占优,还处在劣势上。

    因此,曹仁说让他们三个一起上,对付凉州军,哪怕是牛金。他虽说心里不爽,可是说起来,他还是同意的。不为了别的,就因为自己确实不是那个黄忠的对手,这个自知之明,他还能没有吗?

    面对着城头上射下的箭矢,牛金是赶紧把头一偏,躲了过去。曹真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他可是牢记着黄忠的神射。所以一直都在提防着。至于说那两个,郭淮和张辽两人,他们也躲过了城头下来的零碎和热油。张辽最费劲的,不过还好。算是有惊无险吧。

    -----------------------------------------------------

    黄忠一看,自己带着士卒的防御,对三人是没起到什么作用。他是又来了一轮,不过没射箭。就是直接带着士卒对付三人。但是结果和上一次一样儿,之后他就没这么一起对付三个人了。是直接指挥着士卒对付张辽。毕竟他也看得出来,张辽算得上是三人中最为厉害的那一个,所以自己当然是对付他了。

    因此,张辽是倍感压力大增,毕竟之前黄忠说起来还算是同时对付他们三个人,不过也是有先有后,但是速度确实是够快。可如今呢,显然他是舍弃郭淮和牛金,就盯上自己了!不过张辽心里也有些自得,毕竟在他看来,能让黄忠如此对待,也是说明了问题。如果说自己不让他这么棘手的话,显然人家不会舍弃了郭淮和牛金,直接对付自己的。

    确实,这也是黄忠的想法。他其实也清楚,自己可能一下就对付三个人吗?就像之前那样儿,也不行,所以只能是挑那个最强的对付了。这个柿子挑软的捏也可以,不过他没那样儿。

    -----------------------------------------------------

    毕竟他也有顾虑,这万一自己对付郭淮和牛金他们其中一个的时候,张辽一下上了城头,那么可就麻烦了。所以黄忠宁可让郭淮或者牛金,哪怕是他们两人都上城头,也不想让张辽上来。毕竟他可听自己主公都说过郭淮还有张辽的一些情况,也更知道张辽的本事,并且其人成名在自己前,名声比自己还大,绝对是“盛名之下无虚士”。

    说起来张辽其人以前跟着吕布的时候,就算是被吕布所器重的这么一个人,这个黄忠都知道。所以他当然明白,就凭吕布那个虓虎的性格,要不是有真本事大本事的人,他岂能是委以重任。吕布其人就是一个非常有傲气的这么一个大将,所以能入得他眼的人,岂是泛泛之辈。而且自己也听说过,在吕布并州军中,他最为器重的人,就是高顺、张辽,绝对的。

    而这两个人是一个比一个有本事,高顺不用说了,陷阵营是威震天下,其人更是陆上大将。至于说张辽,一样儿是个帅才,不过如今却是在江东军做事儿。

    -----------------------------------------------------

    吕布还死在了孙策手中,可其人却在江东军做事儿,这个事儿还真是没法说。不过那终究是人家张辽和孙策他们自己的事儿,是张辽和江东的事儿,所以黄忠也不会多想。其实他也清楚,这江东军的张辽,就和己方的张任、兖州军的关羽,都算是一个队伍,一个类型的,都是让主公头疼的人。都是很有本事,让自己主公看重,却是又没有真正拜主公的另类。

    在黄忠的压制下,张辽确实没能登上城头,这没有什么意外的,毕竟黄忠本事在那摆着,经验在那摆着,连带着城头有那么多凉州军正规军,所以张辽也不会说第一次带兵进攻临湘,他就能占到什么便宜。黄忠是个老将不假,可在演义中,就是强如夏侯渊那样儿的,也在他手底下吃大亏了,所以张辽没登上城头,也不算个什么太大的事儿。

    是,说起演义的夏侯渊,确实是他没注意,他大意了不假,可也不得不承认,黄忠和法正的组合,确实是让夏侯渊饮恨在定军山了。

    -----------------------------------------------------

    结果就在张辽被逼退的时候,另一边儿的郭淮,已经是要登上城头了。没办法,黄忠是赶紧去救火,他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让对方上来。不过他也承认,郭淮确实是有两把刷子,毕竟在己方士卒严防死守的情况,他比牛金速度快多了,这自己要是被张辽给耽误的话,没准他这一下就上来了!

    所以他也知道,对方是不能小觑,因此是赶紧提着环首刀就到了,结果郭淮悲剧了,他对付凉州军士卒,是没太大问题,至少暂时是可以的。不过黄忠这么一上,他确实是不行了,所以也只能是落下了云梯,没办法,不得不如此。

    至于牛金,他速度也不慢,看样儿也快到了,不过黄忠指挥着士卒,又一次给他逼退了下去,牛金心里是叫苦,心里流泪啊。

    -----------------------------------------------------

    而那这边儿郭淮和牛金干下去,那边儿张辽又已经快攀爬到云梯一半了,黄忠又是赶紧过去,对付其人。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456;&31680;&65292;&35531;&24744;&31227;&27493;&21040;&38642;&45;&20358;&45;&38307;&38321;&35712;&26368;&31456;&31680;&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65292;&38642;&45;&20358;&45;&38307;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