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之后曹仁是叮嘱了几句,主要当然还是对牛金说的,毕竟如今他才是带着联军攻城的主将。…

    不过随后他也问了曹真几句,主要就是关心他的伤势如何了,这个他之前确实是忘了问了,一直都是关心临湘战事来的。所以哪怕曹真和曹仁一起在后方观战,可曹仁确实没多和他说什么,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

    “多谢将军关心,不过就小伤而已,早已无大碍!”曹真此时答道。

    曹仁一听,是点了点头,说道:“如此就好,如此最好啊!”他确实是器重曹真,因为自己主公也是这样儿,所以他当然是不能出事儿。而且谁让他曹子丹还算是曹氏族人呢,因此,自己不可能不多关心关注他一下的。

    之后曹仁发现鲁肃好像一直都没有开口,他也不知道对方都在想什么,因此也是问了一句,“不知子敬先生对我之前所说,有何补充没有?”

    -----------------------------------------------------

    鲁肃闻言一笑,心说我还能有什么话说?这如今该说的和不该说的,你曹子孝都给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因此他是笑道:“曹将军已经说得很全面了,所以就不用我再多言!”

    曹仁一听,实在心里想着,你不说最好,要不然谁知道你鲁子敬有什么话蹦出来?他倒是不怕鲁肃说什么,主要是如今带着己方和江东军攻城的。是牛金,而牛金这个人。确实要是有其他人说他,他基本都不怎么服。你看自己如何说他。那都没有什么大问题。毕竟自己不光是他上级,让也是在自己手底下多少年了,这自己说他几句,都没事儿。

    可是要换成别人,换成是鲁肃的话,这个可就不一定会如何了。就算他看在自己的面儿上,牛金不会多说什么,可在他心里,肯定也会对鲁肃有意见的。这个曹仁心里清楚。所以他能不说什么,那么不说最好。要不然他真是觉得,要是鲁肃说出来让牛金不满的话,确实不好。

    -----------------------------------------------------

    那影响就多了,所以是不想让这样儿的事儿发生,因此曹仁自然是不希望鲁肃多说。当然了,他也没多想,其实不说其他的,就看鲁肃其人的大局观。可比曹仁多了不少,所以就算他真有意见,会当着他们这些人的面儿去说什么吗?曹仁可以说确实是没多想什么,不过至少郭淮和张辽。他们确实是知道些东西。

    两人倒是不说很了解鲁肃,至少知道其人的大局观,这个没错。所以曹仁担心的事儿。基本上是不会发生的。

    所以曹仁此时一听鲁肃的话,他便是一笑。“既然先生也没有补充,那么咱们此次商讨。就到这儿吧!”这也算是曹仁撵人了,毕竟是在他的中军大帐,在兖州军的大营。不过曹仁当然不能明着把鲁肃和张辽往外赶,所以就只能是这么说了。

    -----------------------------------------------------

    鲁肃和张辽都懂,所以两人微微一笑,然后就向曹仁四人告辞了。每次战事结束之后来曹仁的大帐,早已成为了鲁肃和张辽两人的习惯了。可以说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都默认的东西吧,显然多少还是以兖州军为主,要不然也不会是鲁肃和张辽来兖州军大营了。

    不过也确实,每次战事结束后,曹仁都有话要对众人说,多久不一定。有时候可能就要多说几句,可有时候也说不上几句,这鲁肃和张辽都知道。然后之后都说完了,就往外撵人了,直接让士卒送客,这就是他曹仁的性格。但是对此,鲁肃他们不过就是在心里一笑,说实话,这么些时日,他和张辽也算是了解曹仁的一些东西,也知道,其人就这样儿。

    他就是这么个人,所以还能说他什么。你说他可能不太讲礼,其实不是,他曹子孝就那样儿,不是那么特别在乎别人背后如何去议论他,去想他。如果他那么在乎的话,他也就不是曹仁曹子孝了。

    -----------------------------------------------------

    曹仁这辈子都致力于带兵打仗,对他来说,最为重要的就是做好自己主公交给自己的任务,这才是重中之重。让自己带兵去攻城,自己就要去攻,还得做好,尽快把城池夺取到手。并且还得让己方尽量伤亡少一些,这样儿才好。

    那么让自己去和敌军作战,自己也是二话不说,直接带兵就去,还是,尽快解决对手,这是他曹仁所追求的。至于说其他的东西,对曹仁来说,只要是过得去,基本上就没有问题了。也不是说太较真,哪怕别人有什么意见,他确实也不是那么太过看重。

    牛金再一次带兵进攻,他是坚定自己的信念,必须要登上城头一次,之前实在是太丢脸。是丢自己的脸,丢自己将军的了,丢主公的脸,丢全军的脸啊。对他来说,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要是两日真就登不上城头,那么自己不用将军撤换掉,直接暂时就不准备再带兵了,那是在是有负自己将军的厚望啊。

    -----------------------------------------------------

    这如今的情况,曹真自己将军不让他上,那么所有的担子可都在自己的肩上了,这个牛金都懂。不过他也是不想让所有人都出来,那可真是,像之前对付罗县那样儿,那也不能总用吧?说起来曹仁还真是有这样儿的想法,不过肯定不会一下就这样儿,而且他必须要考虑鲁肃的想法,毕竟如今他们可是联军。

    带着自己的坚定信念,牛金又一次带兵进攻临湘。对于黄忠来说,对付个牛金,真是手到擒来,至少这个时候,还是如此。而且这么些时日的熟悉,不是他小看牛金,他都没那个受伤的曹真厉害,自己倒是巴不得一直都是他带兵,那样儿的话,自己还真是没有什么大压力了。但是黄忠也清楚,自己不过是太想当然了。

    如果要真是这样儿的话,这兖州军和江东军要在临湘战到什么时候,短时日,是甭想破城了,时日久了才行。

    -----------------------------------------------------

    “弟兄们,挡住敌军进攻!”

    其实也不用黄忠大喊命令,但他还是比较享受这个过程的。城头的凉州军士卒在他的指挥下,确实是发挥出了应有的水平。哪怕下面的兖州军和江东军确实是比城头的凉州军要多,可这攻城战,也不是就看谁的人多,毕竟那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要是就看谁人马多,那么攻城战就简单多了。可显然,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这样儿的。

    牛金心里叫苦,心说这城头的凉州军太多了,而且这防守,可真是密不透风啊!这像铁通似的,让自己如何破得了?不是他没有信心,实在是看到黄忠和城头士卒如此坚守,是直接打击了他的自信心啊。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牛金不早登上城头了,可如今的情况呢,看样儿好像是遥遥无期。

    -----------------------------------------------------

    牛金心里不甘,这自己真有那么逊?当然他心里不会如此认为,可如今的事实却是表明,好像确实是这样儿的。

    黄忠再强,他还能有那个刘备帐下的霍峻守城厉害吗?所以牛金当然不会认为黄忠更厉害,可他也知道,是比自己强啊。可牛金依旧是不服输,不服,自己要是今日登不上城头,就只能是明日了,那是自己昨日所说的最后一日。

    虽然看着牛金已经被逼退两次了,可第三次他已经是马上就登上了云梯。虽说是敌人,但是黄忠心里却也不吝赞赏。他知道,哪怕这个牛金还不如之前那个曹真,可这顽强拼搏的劲儿,却也是感染了兖州军士卒。如果真要是按照他们这个状态进攻下去的话,三日内,他牛金能带着兖州军一部分人马上城头,这是黄忠的想法。

    至于说破城,那么还得等,至少一时半会儿,肯定不行。

    -----------------------------------------------------

    不过当第三次牛金再一次被逼退的时候,曹仁还没说什么呢,鲁肃就已经是让士卒鸣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