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30070;&22963;&38321;&35712;&21040;&27492;&31456;&31680;&65292;&35531;&24744;&31227;&27493;&21040;&38642;&20358;&38307;&38321;&35712;&26368;&31456;&31680;&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65292;&38642;&20358;&38307;

    对曹仁来说,不说曹真自身的本事如何,就说他是自己主公所看重的人,还算是曹家的人,冲着这个,他也不可能再让他带兵了。至少在伤痊愈之前,是不可能了。要不然在看到其人跌落云梯的时候,曹仁也不会那么紧张,然后直接就下令鸣金了。这当然是有原因的,不可能无缘无故如此就是了。

    牛金和曹真带兵退回,曹仁赶紧让人给曹真治伤,对他来说,曹真确实是不容有失。但是他还是先说了一句,“子丹此次负伤,便休养着吧!等伤好之后,再说其他!”

    曹真一听,明白自己将军的意思,他只能是点了点头,“一切听从将军安排!”对于这些,都是在他所料之中,因此,曹真对于曹仁的话,确实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反而他都知道,自己这个将军,这个叔父对自己的关心。所以哪怕自己其实也不是说就真不能带兵攻城了,但是自己却不会违犯军令的,非要带兵。

    -----------------------------------------------------

    这一想明日曹真又上不了了,曹仁心里就叹%∵气,心说这子丹的命也是不好,之前在罗县,碰到了甘宁那样儿强劲的对手不说,之后马上就被撤换掉了。如今虽说也是遇到了黄忠这样儿更强的对手,可这刚开始,自己和那鲁肃,可都没有说要换将的意思。但他却是中箭负伤。实在是时也运也命也啊!

    而对此,曹仁心里却也有一丝愧疚和惭愧。毕竟在他想来。就是自己这个主帅,其实也有失误。明明知道黄忠箭法超群,可之前却是没有提醒过牛金和曹真两人。这牛金是没被黄忠瞄上,可曹真却是中箭负伤了。因此,曹仁确实是心里有点儿愧疚,毕竟自己这个侄子受伤,也是和自己有点儿关系的。

    但是这事儿后悔也没有用了,所以如今也只能是不让曹真出战,好好养伤,如此而已。曹仁当然是不希望如此。可对方都受伤了,自己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

    而在临湘的黄忠看来,这今日射中了曹真,虽说没要了其人性命,可他也受了伤。如果自己是曹仁的话,自己基本就不会再让他上了。黄忠也是从情报中得知,这个曹真和曹操是有点儿关系,所以他们其实都是曹氏族人。

    结果和他所想,确实是一样儿。曹仁自然是不会再让曹真带兵,至少在其伤没有完全好的时候,是不会了。而且因为曹真中箭的事儿,他还多少有些自责。并且严令牛金,是一定要加倍注意城头的箭矢,尤其是黄忠亲自射过来的。

    不过显然。在黄忠的想法中,他没有太大把握的话。基本上是不会再用箭射谁了。别看他自认为自己箭法不错,可也得有天时地利人和。要不缺少这些东西,就算是百发百中的神射手,那又如何?你觉得你能射中人家,但是人家未必就躲不开。什么是“艺高人胆大”,而不是无知者无畏。

    -----------------------------------------------------

    有一日的进攻,当然曹真没上,还是,只有牛金一个。曹仁和鲁肃还没决定让所有人都上,所以也只能是牛金一个带兵对付黄忠了。

    不过显然,他不是黄忠对手,他娘的,这又下来了,牛金心说,这自己刚上去,就被人家给逼退,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城头的黄忠此时是哈哈大笑,对着城头的凉州军士卒说道:“弟兄们,兖州军和江东军,必被我军打退,给我砸!”

    对于自己将军的话,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还是相信的,而且如今的情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就是己方占优啊,所以这难道还打退不了敌军吗?敌军一直都破不了城,那么最后就只能是灰溜溜撤退了。

    -----------------------------------------------------

    当然这不得不说,不少凉州军士卒,他们所想还是还简单的。不过要是有些头脑的,当然不会是如此想法了。可大多数的士卒,基本上还是没有什么头脑的。

    牛金是再一次咬着牙登上了云梯,对他来说,今日务必要登上城头,这样儿才对得起自己将军信任自己。对他来说,这一直都让自己带兵攻城,就是自己将军的信任,如果不是这样儿,那么自己将军大可去让郭淮来带兵。至于说其他什么别的原因,他确实是没有想那么多,毕竟牛金还算是个头脑比较简单的人,绝对不复杂。

    这次也算是运气不错,牛金终于是比之前都要强,看着已经是登上去不短的距离了,就算是距离城头,也是不远。但是黄忠他自己没有射箭,更是没进攻,而是直接对着己方士卒比了个手势,结果城头的凉州军士卒,推滚木的推滚木,扔檑石的往下扔檑石,还有倒热油的,牛金一看,这他娘的,想要了老子的命啊!

    -----------------------------------------------------

    如果是其他东西,牛金确实不怕,但是这热油,他确实是不得不重视。而且如今的情况,可是什么东西都往自己这儿来了,所以他还能不躲开?可躲开的唯一办法,就只能是跳下云梯,所以没有办法,只能是如此。

    “鸣金!”

    曹仁无奈对士卒说道,他也知道,如今曹真没让他上,就牛金一个,那么还是赶紧让他撤退回来了。他也是能看得出来,如今就凭牛金的本事,确实是带着士卒也没有太大的建树。不是他本事不行,主要是他本事不如黄忠,人家厉害。你本事最大,可是不如人家,那有什么办法?可如果说你本事不大,但是比敌军主将,只要强的话,那么倒是好了。

    牛金无奈带兵撤回,他算是明白,这自己将军是认为自己再带兵进攻也没有什么大用啊,要不然的话,岂会如此?

    -----------------------------------------------------

    所以他一想到这儿,心里就不好受,憋屈啊。但是他确实,在心里也承认,自己是不如对方那个老将黄忠,这个他承认。所以再一想到这儿,牛金就又觉得,自己将军不相信自己能对付得了黄忠,其实也并不是不对。

    当然了,这如果自己能对付得了对方的话,自己将军也不会这么快就鸣金收兵了不是。而且牛金还想了,这也许是昨日曹真中箭负伤,所以今日自己将军就不得不更小心谨慎了,要不然的话……

    牛金带兵退回去了,他今日虽说是有遗憾,但是却也知道,今日没有机会了。那么如今的自己,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明日。自己就不相信了,自己登不上城头?

    当然了,在他看来,这让自己一下就破了临湘,这个确实是不太现实,不用多想了。但是要说登不上城头,这个可能吗?

    -----------------------------------------------------

    攻城受阻,虽说这一切都是在所料之中,但是马超依旧是情绪不高。哪怕在众将士面前,他虽说不会表露出来太消极的情绪,但也确实是比往日少了很多的欢声笑语。毕竟己方这受阻江陵,折损了不少人马,他也确实是笑不出多少。

    凉州军的第三次进攻,马超对马岱抱着不小的希望,当然他没指望着马岱今日就破了江陵,那就算是做梦估计都梦不到。但是只要能比之前进步,那么就好说,自己就是满意的。毕竟马超也认为,自己还算是个比较知足的人吧。

    于是马岱是再一次带兵杀奔江陵,看着城下攻来的凉州军士卒,霍峻的眼里都闪着精光。他只要每打退凉州军一次,他这心情都是特别爽。当然他也知道,这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可是只要己方能占优,那么一切就都是好的,不是吗。

    -----------------------------------------------------

    所以霍峻就算不为了别的,就只为自己,他也肯定是要尽全力抵挡住凉州军的进攻。虽说他确实没认为就一定能让凉州军最后撤退,可他确实是为了这个目标,而一直努力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